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刚刚来到省委省政府办公大楼的一楼大厅,刘艳红就追赶了来.她在身后道:“张扬!”

    张扬停下脚步.笑了笑道:“刘书记.找我有事?,刘艳红道:“去我办公室坐坐!”

    张扬道:“不了,我得去忙活毕业证的事情。”

    刘艳红笑道:“孔部长不是答应帮你问问吗?”

    张扬道:“等他问出一个结果,恐怕黄花菜都谅了。,刘艳红道:“有没有见过宋省长?”

    张大官人有些心虚的摇了摇头,自从上次刘艳红拿出时维和他的照片,这斯心里就对宋怀明产生了畏惧.知道宋省长肯定在气头上.当然不敢主动去触霉头。

    刘艳红道:“我已经帮你解释过了.宋省长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张扬道:“谢谢刘阿姨!”这斯突然改变称呼,明显表露出对刘艳红的感谢。

    刘艳红道:“我是觉着你和嫣然挺般配的.不应该因为这件事而发生误会。”其实张扬到目前和楚嫣然之间并没有什么误会.而是和宋怀明之间有误会。

    张扬道:“我晚上抽时间去宋省长家里去一趟,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刘艳红欣赏的点了点头道:“无论遇到什么困难.男子汉就应该去面对.逃避不是办法。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刘阿姨,我发现你进来越像我妈了!.

    刘艳红听得脸不由得一红.啐道“混小子胡说什么。”

    张扬道:“说错了,说错了、你这么年轻.我还是叫你姐吧以后,我管你叫刘姐。

    刘艳红早就习惯了他的胡说八道,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道:‘你总是没有正形.难怪别人会说你的闲话。

    张扬道:“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还就不怕别人乱说。”

    刘艳红道:“党校的事情你先压一压、回头我帮你想想办法.一张毕业证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你千万别沉不住气。,张扬明白刘艳红是害怕他闹事,张扬笑道:“刘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早就过了冲动闹事的年纪。

    ”他倒好.这就改口叫姐了。

    刘艳红也没反对.她轻声道:“党校那边对你的反映不好.孔部长也是公事公办、其实具体务他也不负青。”

    张扬道:“我也没说他针对我,不过那个张立兰我可没得罪过.

    她为什么要刁难我?”

    刘艳红当然明白.如果没有孔源的授意,张立兰一个教导主任是不敢在这件事上做文章的,可她不能这件事说明白,劝道:“反正你有违纪的地方!”

    张扬道:“这个教导主任还有几分姿色、孔部长很喜欢撞拔女干部啊,”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道:“捕风捉影的事情你能不能别瞎说?,张扬道:“我没瞎说啊,孔部长喜欢漂亮女干部,体制内都都道.难道你们纪委不知道?”

    刘艳红道:“我只知道有人说你雇保洁女工打了孔部长一个耳光.有没有这回事?”

    张扬居然笑着点了点头道:“在刘书记面前我不承认,可在刘姐面前我承认,孔源不是一般的色.您最好离开他远点儿。”

    刘艳红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张扬这小子皆真是口无遮拦,什么话都敢说。如果让孔源听到他的这番话、还不知道会有怎样的麻烦。她之所以追出来跟张扬讲这番话,就是害怕他压不住火闹出事端,孔源是平诲省常委,又是组织部长.张扬跟他闹下去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刘艳红提醒张扬道:“要不,你晚上跟宋省长说说?”在刘艳红看来.只要宋怀明肯说一句话,孔源一定会卖他这个面子。

    张扬摇了摇头道“刘姐,这么点小事我怎么敢劳动宋省长大驾,算了,不就是一毕业证嘛,大不了我重新来过,放心吧.我不会往心里去的。

    张扬说是不往心里去.可自打来到这东江之后.他就感觉诸事不顺.给乔老治病让他的保膘钟长胜无辜揍了一顿,去凳校领毕业证又被张立兰刁难.张大官人心头的郁闷开始不断膨胀.他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

    如果他去求助于乔扳梁或者是宋怀明.毕业证的事情应该很好解决.可张大官人看出这件事的背后是孔源在做手脚.当初在静海张扬对孔源的做派就极其反感,所以才引出了女保洁员怒打组织部长的事情.

    现在看来孔源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并记恨上了自己.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以后孔源肯定还会给他制造障碍。

    张大官人喜欢光明磊落的做事风格,可当别人对他背后做小动作的时候、这斯就忍不住去想些坏主意。张大官人很执着的认为张立兰的提升和组织部长孔源有着很大的关系,他们两人之间肯定有暖昧。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猜测,张扬去找了,陈绍斌,陈绍斌的老爷子是省宣传部长陈平潮,他对张立兰其人应该有些了解。

    陈招斌听说张扬拿不到本科毕业证.笑得前仰后合。

    张扬看到这斯幸灾乐祸的样子.气得照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你丫笑什么?”

    陈绍斌道:“你活该.我要是校长,我也不发给你毕业证.瞧你一脸的样,你那也叫学习?整天跟常海心眉来眼去的,看得我鼻眼滴醋!”

    张扬道:“那跟函授哨个毛的关系,我和常海心那是青年干部培训班.根本就是两码事。

    陈招斌道:“报应你勾三搭四的报应。”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我这两天气正不顺呢,你不是想挨揍啊。

    陈绍斌敢跟梁成龙瞪眼晴,可他敢跟张扬叫板,他笑眯眯道“我打不过你、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

    张扬点了点头陈招斌道:“张立兰我知道一些,过去在我爸手下干过.不过我爸并不欣赏她,熬了这么多年,直到最近才算出头了.当上了党校教导主任.听说是孔源的关系。我看.我爸的面子她未必肯给。”

    张扬道:“张立兰和孔源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暖昧?”

    陈绍斌道:“我没听说过,张立兰有个当人民教师的丈夫.平时显得很清高.没什么桃色新闻。”

    张扬造:“我还就不信了,平白元故的孔源为什么要提升她?东江女干部多了、她有什么能耐?“陈招斌道:“你小子现在越来越像个阴谋家,在你心里、但凡人家获得提升,就得付出某方面的代价?要么是钱要么是色,你什么思想境界?我虽然不是体制中人.我都替你觉着丢人.你做人就不能阳光点?

    张扬道:“问题是孔源,他这个人喜欢关心女干部!”

    陈绍斌哈哈冷笑了起来,他拍了柏张扬的肩膀道:“哥们,别瞎琢磨了.我给你出个主意.想顺顺当当的把毕业征拿到手,去找乔梦媛.凭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只要她让乔书记说句话.孔源还不得乖乖把毕业征给你送过来?”

    张扬道:“我一大老爷们.屁大点事儿就去求女人.丢人不?”

    陈绍斌道:“要脸还是要毕业征.你自己选!”

    张大官人想了想道:“两样我都想要。”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张扬道:“孔源跟我之间的梁子结得太深.这次只是一个开始.以后他抓住机会还得搞我。”

    陈绍斌叹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张扬道:“除非我能抓住他的把柄。”

    “怎么抓?”

    张扬道:“哥们.要不咱俩当一次侦探.查查孔源和张立兰之间,的关系?

    陈绍斌也是个闲的蛋疼的主儿,最近股票被套.这厮正愁没事解闷呢.他乐呵呵点了点头道:“听起来有点意思.可人家就算真有什么、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我们抓住,而且孔源是什么级别.我们盯他可没那么容易。”

    张大官人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咱们不查孔源.从张立兰查起、你帮我查查她家住哪里,从她下班开始.咱们就盯她的梢。

    陈绍斌道:“不用查.我都知道。你怎么就能断定他们今天会见面?

    张扬笑道:“麻痹的,这老娘们做了坏事,故意刁难我,我不信她一点都不害怕一点都不心虚?女人害怕的时候最渴望的就是得到安慰,我看.她今晚肯定会寻求安慰。”

    陈绍斌嘿嘿笑了起来.他感叹道:“你这货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什么人要是得罪你,真他妈是瞎眼了。、

    于是张大官人和陈绍斌的侦探二人组隆重登场了,陈绍斌不但提供了最基本的跟踪工具一一汽车.而且出工出力。两人坐在陈绍斌的丰田车内,张扬用望远镜观察着党校门口的情况。

    陈招斌道:,别急、还差十分钟才下班呢。

    张大官人道:“现在的领导干部哪有谁时上下班的?

    陈绍斌道:“盯住那辆红色桑塔纳就行,张立兰平时都是自己开车上下班。、

    张扬道:“出来了!、

    陈招斌慌忙坐直了身子.果然看到一辆红色桑塔纳驶出党校大门向方拐入江风路。

    张扬已经把车牌号码报了讲来:“平a726

    “是她!”陈绍斌打着了火、驱车跟了上去张扬一边提醒他注意保持距离,一边用望远镜观察着车内的状况.

    张立兰穿着黑色套裙,带着墨镜、车内自有她一个人,她一边开车一为打着电话。

    前方遇到红灯,张立兰等待红灯的时候.特地拉下遮阳板,对着里面的化妆镜观察了一下自己的样子。

    张大官人看得仔细,低声道:“有情况,很注意形象,今晚肯定有节目。.

    陈绍斌笑道“未,她两口子关系平时不错。”

    张扬道:“女为悦己者容,我不信她为了自己丈夫总是照镜子.

    肯定是要去约会。

    陈招斌笑了笑.继续跟住张立兰的汽车,一连拐过几条街,陈绍斌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道:“前面就是雅瑰园.她家就住在那里.咱们白忙活了。”

    张扬颇有点楔而不舍的精神,他低声道:“继续跟着,搞不好她约男人回家里幽会呢。、

    陈绍斌给冷笑道:“你有没有搞错,她家里公公婆婆都在,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这么做!,张扬道:“跟着,今天我就得看个明白。”他的电话突然响了,却是顾佳彤打来的,她和女友逛了一天街.晚上要回去陪父亲吃饭.

    为了告诉张扬.今晚要晚点才能到酒店。

    张扬道:,好,我也正忙着呢!忙完再跟你联系!、挂上电话.发现陈绍斌已经把车停了.张立兰的红色桑塔纳已经不知去向。张扬道:“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不跟了?,陈绍斌道:“人家进小区了,咱们跟进去目标太明显.容易被发现“、

    张扬道:“真回去了?,陈绍斌笑道:“我说你别搞这些捕风捉影的事儿.就因为人家得罪了你、你就把一良家妇女想象成风骚.哥们.咱不带这样的.心理太阴暗了。”

    两人说话的功夫,发现那辆红色桑塔纳又驶了出来。擦着他们的汽车开了过去,两人慌忙都伏下身去.生怕被张立兰看到。

    等到桑搭纳走远.陈绍斌方才赶紧掉头又追了上去。

    张扬通过望远镜看了看,发现车内还是张立兰一个人不过这次换上了深紫色的连衣裙.还戴了副墨镜。张扬不无得意道“让我猜中了,还他妈搞伪装,眼看天都黑了,心里没鬼戴什么墨镜。

    陈绍斌也觉着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他笑眯眯道:“还真看不出.搞不好个晚会有意外地发现。

    这次张立兰去了郊外.她的目的地竞然是南国山庄。张扬对南国山庄是很熟悉的.他还有这里的一张钻石会员卡,吃饭住宿全部免单。

    张立兰对这里很熟、开着车直接前往住宿区,张扬和陈绍斌两人害怕被她看到.等了一会儿方才开车进去.张扬的那张钻石卡起到了相当的作用.他们的汽车可以自由出入。

    看到张立兰的红色桑搭纳就停在5号小楼前。

    张扬让陈绍斌把车停好、正准备去查看一下张立兰去了哪个房间。两人还没来得及下车,就看到张立兰和一名男子并肩走了出来。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十分便于他们隐蔽,张扬看到手打那男子有些熟悉.仔细一看不由得内心一惊.想不到和张立兰一起的男子竟然是岚山市委副书记吴明。张大官人实在想不通.他们两人怎么会在一起。张扬对吴明是没有多少好印来的,因为吴明想要追求秦清.体制内有很多人都知道。

    可张立兰和吴明又是怎么回事儿?

    陈绍斌虽然不认识吴明.可他认得张立兰的老公.倒吸一口冷气道:“我靠.真让你Y给碰上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张扬笑了起来.他本以为张立兰和孔源有一腿,来南国山庄是为了和孔源相会,可想不到她约会的居然另有其人。张扬道:“那男的叫吴明,是岚山市市委副书记。”

    陈绍斌道:“也是一个人物啊!”

    张扬道:“管他是谁?只要惹了我一样没有好下场。,陈绍斌道:“惹你的不是张立兰吗?

    张扬道:“他敢跟张立兰搞在一起.

    活该他倒霉。、

    陈绍斌兴奋的两眼冒光,低声道:“捉奸在床!你抓不住人家的证据.说什么都是白搭。”

    张扬道:“我们人有的是耐心和毅力.南国山庄是吴明在东江的根据地,我还就不信了、他能够老老实实的陈帮斌道:“这位吴书记好像比张立兰要小啊!”

    张扬一脸坏笑道:“老牛吃嫩草的事情多了,看来们张主任喜欢提拔年轻干部。.

    陈铝斌哈哈笑道:“怎么提拔?,张大官人笑道:“提提拔拔!”

上一篇:第四百七十一章 毕业证书(上) 下一篇:第四百七十二章 提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