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顾佳彤离开酒店之后,张扬稍事整理就去了省党校,他的函数课程已经进行完了,应该去拿本科毕业证了。说来惭愧,张大官人的不少功课都是常海心代劳的,仅有的几次考试,也是事先做足了工作,别的功课可以代劳,可学历要自己亲自去拿的,因为前阵子工作忙,他连函授班毕业典礼都没来参加。张扬准备在中午邀请党校的几位老师和教务处主任吃饭,在党校张扬还是很有些名气的,这里的教师谁也不会真正把这帮学员当成普通的学生待,谁心里都有杆秤,这帮学生全都是前来镀金的,党校是个干部培训场,更是各级干部相互促进感情的交流场。可以说党校是官场关系形成的一个重要环节之一,在这个特殊的场合里,大家可以相互认识,彼此交流,一个一个的圈子也悄然形成。

    张扬认识的人虽然很多,不过他却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圈子,真的要说有圈子的话,那就是和常海心,他们的小圈子却并不是因为政治利益,而是一种友情,或者耳以说某种超脱友情之外的情愫。

    对于学历,张大官人向来是不怎么看重的,可人在体制之中,学历已经成为你能否获得提升的重要标准之一,想要在仕途上继续走下去,你就必须得随波逐流,一个中专生很难在更高级别的岗位上担任工作,张扬的正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和学历问题也有着相当的关系。

    

    可张扬并没有想到这次的党校之行并不顺利,首先党校的教导主任更换了,现在的教导主任换成了女的,名叫张立兰,过去是省委宣传部的一个干部,张大官人跟人家没打过交道,不过这厮对自己的社交能力相当自信,见到张立兰的时候,咧着嘴,笑得阳光灿烂:“张主任,我是张扬,咱们还是一家子呢!”

    张立兰今年四十四岁,长得也有几分姿色,担任党校校长还不到两个月,她对张扬的态度很冷淡:“张扬?”然后她点了点头道:“我正要找你呢,你缺席了上次的结业典礼。”

    张扬依然满面笑容:“上次我请假了,工作太忙,实在走不开。”

    张立兰道:“不要强调理由,为什么别人都可以来,只有你一个人缺席?我不信这么多的党校学员只有你一个人工作繁忙,同期学员中比你级别高的多了,比你岗位重要的也多了,怎么不见别人请假?这根本就是一个态度问题。”

    张大官人笑道:“是!是!张主任教训的是,以后我一定谨尊张主任的教导,绝不再缺席任何的培训课程。

    张立兰语重心长道:“小张,你是一个年轻干部,未来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怎么可以这么不认真呢?”

    张扬开始感觉到这女人很会装逼,天生一副政治说教的面孔,可自己的学历还指望着人家呢,张大官人也懂得忍一时之气的必要,他笑道:“张主任,以后看我表现吧。”

    张立兰道:“你的作业我们都看过,笔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的。”

    张扬有些觉着不妙了,这张立兰看来很关注自己,他笑道:“您看错了吧,那些作业全都是我一笔一划写出来的。”

    张立兰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上级领导强调要严肃培亦纪律,对于一些消极对待学习,时常旷课,不遵守学校纪律的学员,要给予严肃处理,经过我们的一致讨论,认为你今年的成绩恐怕没办法毕业,也就是说我们不能颁发给你毕业证书!”

    张大官人有些怒了,他看着张立兰道:“张主任,你什么意思?合着我在党校上了这么久的课,做了这么多的作业,完成了这么多的课程全都白费了?”

    张立兰道:“不是白费,是你的学习态度有问题,没有达到我们毕业生的标准,想拿到毕业证,你必须要补考几门课程。

    张扬道:“我哪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你这儿。”

    张立兰也火了:“瞧瞧你的态度,一个连学习态度都不端正的人,怎么可能从我们这里拿到毕业证书?”

    张扬道:“学习态度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函授课程全都通过了,当时你怎么不说让我补考,现在该拿毕业证了又给我来这套,你什么意思?我得罪过你吗?”

    张立兰气得满脸通红:“我就没见过你这样蛮不讲理的学员。”

    张扬笑道:“张主任,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我对你还算是通情达理,我蛮不讲理的时候你还真没见过!”

    张立兰道:“你在威胁我!”

    张扬道:“一个老娘们值得我威胁吗?”

    张立兰气得抓起了电话:“要么你自己走出去,要么我让保安把你赶出去!”

    张大官人笑着摇了摇头道:“张主任,都是一家子做事情你何必那么绝呢?这本科学历我不稀罕,可我一门门熬过来了,你到最后给我玩这一手,那可不成。”

    张立兰已经打通了保卫科的电话,愤然道:“来人,有人在我办,公室内闹事,把他给我赶出去!”

    张扬望着张立兰,心中有些纳闷,自己跟她没什么过节啊,她干嘛要和自己作对?

    几名保卫很快就赶过来了,可看到是张扬在里面,一个个都不敢向前,张扬的威名他们都是听说过的。

    张大官人笑了笑:“别介啊,我自己走,不用你们送!”

    他转身圭出了办公室,几名保卫跟在他的身后,张扬来到学校宣传栏前,无意中看到里面的照片,是函授班的毕业合影,正中坐着组织部长孔源,张扬皱了皱眉头,看了看旁边的介绍,这才知道孔源居然担任党校校长了。张大官人很快就琢磨出了门道,难怪张立兰会这样对待自己,看来十有都是孔源在背后授意。

    张大官人转过身去,看到教导主任张立兰站在阳台上,愤愤然看着他,张扬笑道:“张主任,别送了,你把毕业证书给我准备好了,待会儿我过来拿!”

    

    省委组织部长孔源刚刚开完常委会回来,在办公室没坐下多久,秘书宋景春就走了进来,他小声道:“孔部长,丰泽市副市长张扬要见您!”

    孔源皱了皱眉头:“没看见我正忙着呢?”

    宋景春从这句话就知道孔部长不想贝张扬,他点了点头出了门,向张扬笑道:“小张同志,孔部长正忙着呢,这会儿不方便见你。”

    张扬笑道:“没关系,我等着,你过十分钟再给我通报一次!”

    宋景春一脸为难之色:“小张同志,这样不好吧!”

    这时候又有人过来求见孔源,张扬笑着向那人道:“孔部长正忙着呢,现在不方便见人!”

    当秘书的都善于察言观色,宋景春看出这厮来者不善,如果处理不当可能要出问题,他一转身又进了办公室,向孔源道:“孔部长,他不愿意走。”

    孔源道:“你怎么回事儿?这么一件小事都处理不好!”

    宋景春苦着脸道:“他把其他人都拦在门口了,您要是不见他,其他人也别想进来。”门口此时传出吵闹声。

    宋景春慌忙出去了。

    却是几名来放的客人和张扬吵了起来,他们都是预约过的,可张大官人坚持先来后到,什么预约都不行,必须得在他后面排着,所以发生了矛盾。

    省委机关什么地方,这边的吵闹声很快就引起了警卫的注意,马上就有警卫奔了过来。

    张扬笑眯眯道:“大家稍安勿躁,这里是政府机关,千万不要扰乱工作秩序,咱们孔部长忙,接客也得一个一个的来!,周围人听着又好气又好笑,几名跟张扬争辩的访客此时也知道了他的身份,一个个也唯有苦笑了。

    宋景春来到张扬面前,陪着笑脸道:“小张同志,咱们省委机关是有来访制度的,要不我给你登记一下,预约一下行吗?,

    张扬道:“不行!我的事情关系重大,关系到平海的未来发展,特殊情况特殊办理,你要是再拦着我,出了大事你能担待得起吗?”

    宋景春正在发愁,此时听到一个声音道:“张扬,你什么时候来平海的?”却是纪委副书记刘艳红走了过来,她来这里办事刚巧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张扬笑道:“刘书记,您来的正好,我有要紧事想见孔部长,被拦在这儿了。要不您帮我说说,我真有十万火急的事儿,关系到一位好干部未来的前途命运,如果耽误了,造成的后果不可估量。”

    刘艳红才不会相信他的话,不过她对张扬和孔源的过节是清楚的,孔源前往静海视察精神文明建设学习班的时候,被保洁女工打了一巴掌,这件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后来又有传闻说那名女工是张扬雇来的,虽然没有什么确切证据,可传得沸沸扬扬,孔源对张扬没有点成见是不可能的。

    刘艳红道:“我刚好有事找孔部长,你跟我一起进去吧。”

    宋景春再大的胆子也不敢阻拦刘艳红,只能眼睁睁看着刘艳红带张扬进去了。

    “

    孔源正坐在那儿看报纸呢,其实他现在心里也不踏实,张扬是什么角色,他早就领教过了,虽然自己没有确切的证瑰陛明当初保洁女工打自己的那个耳光就是张扬指使的,可公品狞种迹象判断,那件事十有就是张扬干的,孔源的心胸还没有到能容纳这件事的地步。

    张扬也没猜错,他的毕业证书之所以遇到问题,就是孔源的原因。

    刘艳红找孔源是谈公事,张扬找孔源却是为了私事,他见到孔源之后,笑道:“孔部长真忙啊!”

    孔源还是表现出很好的气度,微笑道:“小张啊,找我有事情吗?用得着把我们刘书记都惊动吗?”

    刘艳红笑着在沙发上坐下道:“他口口声声有重要事情向你汇报,说是关系到平海的未来发展,关系到一位好干部的前途命运,我看他说得这么严重就带他进来了。”

    孔源暗骂刘艳红多事,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显露,轻声道:“小,张,既然进来了你就说说,到底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张扬道:“我这次过来是找党校校长的,我报名参加了党校的本科函投学习班,这两年里,我每样课程都顺利通过,眼看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了,可校方刁难我,把我的毕业证给扣下来了。”

    刘艳红一旁听着,马上明白了这件事的起因,难怪张扬要过来找孔源,他拿不到本科毕业证十有是孔源的原因,如果真的这孔源的心胸也未免太狭隘了一些。

    孔源笑道:“小张啊!我虽然是党校的校长,可具体的教学我是不过问的,学校不给你下发毕业证,也未必就是刁难你,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帮你问问情况,看看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张扬道:“没误会,张立兰张主任明确的告诉我这届函授班就我一个人不符合标准,拿不到本科毕业证。”

    孔源道:“这样啊,你来找我,是想让我帮你说情啊?”

    刘艳红看在眼里“心里对孔源的印象也打了折扣,一件小事而已,更何况张扬是省长宋怀明的未来女婿,你孔源是省组织部长,省常委,党校校长,一句话的事情,非得刁难一个年轻人干什么?刘艳红心理上是站在张扬这边的,她并没有从孔源的立场出发,孔部长被打耳光那可是怨念深重啊,如今总算找到了一个机会,他当然要做点文章。

    刘艳红笑道:“孔部长,你就帮帮这孩子,他要是真拿不到毕业证,在宋省长那里肯定没法毒代了。”刘艳红这句话看似在帮着张扬说话,可言语中威胁孔源的意思很明显。

    孔源听在耳朵里,内心中极度不爽,他不是不知道张扬和宋怀明的关系,也知道张扬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要买这些人的面子,平海省内你宋怀明不是最大,国内政坛,你文国权也不是最大,就凭一个小字辈也想过来欺负我?孔源淡淡笑了笑,他拿起了电话,当着刘艳红和张扬的面打给了党校教务处。

    教务主任张立兰显然还没从愤怒中解脱出来,气哼哼把张扬刚才的行为添油加醋的汇报了一遍。孔源听着听着就皱起了眉头,他放下电话,叹了口气道:“小张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算校方没有发给你毕业证,你也不能出言恐吓校领导,我跟党校方面说了,对于你的问题他们会好好讨论一下,这两天会有一个最终的结果,小张啊,我看你还是先去给张主任道个歉吧。”

    张大官人心中暗骂:“道你妈的歉!”他算是看出来了,孔源纯粹是故意恶心他,如果孔源肯说句话,张立兰肯定会把毕业证乖乖送过来。

    张扬道:“孔部长,我不耽误您工作了!”转身走了。

    孔源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就走了,颇为好奇的望着房门处。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孔部长,我也走了!”

    孔源笑道:“刘书记不是找我有事吗?”

    刘艳红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您这么忙,我就不浪费你时间了。”

    孔源听出刘艳红的话里充满了不悦,他知道是张扬的缘故,笑眯眯道:“张扬的事情我会帮忙协调一下,年轻人总是要多磨砺磨砺才好,什么事情都一帆风顺对他的成长没什么好处U”

    刘艳红道:“希望他能够理解孔部长的这番苦心才好。”说完她就走了。

    孔源冷冷望着刘艳红的背影,心中有些恼怒,这女人什么意思?威胁自己吗?自己什么级别,她刘艳红什么级别,只不过是个纪委副职,居然也敢出言恐吓自己,不就是仗着有宋怀明给她当后台吗?

上一篇:第四百七十章 真实的谎言(下) 下一篇:第四百七十一章 毕业证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