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a>

    陈绍斌笑得差点没岔了气,眼泪就快流出来了,指着张杨的鼻子!道:“黄,不是个好东西你你小子嫉妒人家,因为张主任不提拔你一一r一一一”

    张扬正色道:“我不靠女人提拔!”

    陈绍斌笑道:“你喜欢提拔女人!”张大官人厚颜无耻道:“是男人就谭掌握提拔的主动权!”

    陈绍斌感叹道:“我倒是想提拔别人,可找不到对象!”

    张扬道:“我说你丫怎么这么?今晚让你跟我来办正事的,不是听你说话的。

    陈绍斌道:“我真是后悔,怎么认识你这种朋友,我这么纯洁一

    张扬道:“本性使然,跟我有个屁的关系!”直到天黑,两人方才开着车来到餐厅前,透过窗口,可以看到吴明和张立兰坐在一起,四目相对,谈得十分默契。

    陈绍斌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会儿,有些失望道:“人家两人好像没什么,感觉很正常!”

    张扬道:“正常?这么晚了孤男寡女跑到这地方来吃饭?鬼才相信,吴明是岚山市委副书记,张立兰是省党校教导主任,他们两人在一起干什么?谈工作?我不信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谈!”

    陈绍斌道:“你说我们图什么?俩傻小子蹲在这里偷看人家吃饭,我都快饿死了。”

    张扬道:“耐心点,等他们吃饱了再说!饱暖思欲,只有吃饱

    饭才能琢磨点别的事儿!”

    陈绍斌呵呵笑了起来,跟张扬在一起,任何荒唐事都能干出来。

    张扬道:“你在这儿盯着,我先去他们房间潜伏!”

    陈绍斌道:“你知道他们住哪儿?”

    张扬笑道:“简单啊!我在南国山庄还是有些朋友的。”

    张大官人推门下了汽车,缓步来到5号楼,这厮现在的气场已经非同一般,单看他的样子就已经让人列备贵宾之类,再加上他出示了钻石会员卡,在南国宾馆这张卡就意味着可以享受到最高规格的待遇。

    前台小姐的尊敬之情溢于言表:“先生,请问要住宿吗?”

    枨扬点了点头道:“给我安排一个房间,我柽一晚上!”

    “好!先生请稍等!”

    张扬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对了,给我安排在吴明先生的房间旁,我们是老朋友,晚上走动也方便一些。”

    那小姐并没有生疑,微笑道:“他在茸弭房间,那我就帮你安排在哀!7

    房间!”

    张扬笑道:“麻烦你了,小姐,你是我在南国山庄见到的最温柔漂亮的服务员。”一句话把服务员的小脸都给夸红了。

    ●//●岬胂◆●唧唧●砷●●.I●唧■0呻●●.I●唧■●●●■●唧∽唧●●●11●■●●●.I●●砷●●唧','●●'.●●岬●唧r'●●■唧唧●','●●.I●唧●','●●.I●唧N唧唧','●0

    张扬拿了房卡来到自己的房间,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张扬拉开窗户看了看外面,确信没有人从楼下走过,这才借着夜幕的掩护攀爬了上去,他订下的房间和吴明相邻。

    张大官人做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了,国安的工作开拓了他的视野,让这厮学会了很多的做事方沽,贴着墙壁,缓缓游移到写纤的窗前,这两天的休整已经让他的功力开始缓慢的恢复,让张大官人惊喜的是,窗户并没有从里面扣上,这为他的潜入提供了便利,张扬想起当初在北京想要王学海和林钰文的偷情照,却误打误撞柏到了林钰文和蔡旭东的私情。这次颇有点异曲同工,原本想跟踪张立兰,她和孔源,谁曾想张立兰跑来幽会的对象是岚山市委书记吴明。

    虽然没有抓住孔源的把柄,可张扬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失落,甚至可以说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更加理想。当初吴明曾经让岚山晨报的刘文军派人他和奏清,想不到报应轮回,这次轮到吴明自己身上了。张大官人准备很充分,手头有利器,一架红外摄影机,他找好位置将摄影机隐蔽好。然后轻车熟路的跑到床下呆着,这是为了留取录音。

    张扬心中这个得意,手机震动起来,是陈绍斌打来的,张扬接通电

    话,陈绍斌道:“他们离开餐厅了,正向5号楼走去。”

    张扬低声道:“知道了!”

    陈绍斌又道:“别忘了多帮我拍两张火爆照片。”

    张扬低声笑了声,叮嘱他道:“等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启

    动火警。”

    没过多久,张扬就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他躺在床下,听到房门蓬!地关上,张立兰道:“八点半了,十点钟我得回去。”

    吴明有些失望道:“这么早啊!”

    张立兰道:“最近女儿在中考,我得回去给她检查功课。”

    张扬心说倒不失为一个好母亲。

    吴明似乎有所动作,听到衣衫摩挲的声音。

    张立兰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伸手把灯关上了,小声道:“你还没关窗一一r一一一

    吴明低声道:“我喜欢开灯!”

    张立兰道:“讨厌死了嗯去去把窗户关上1窗帘

    拉好一一一一一r

    吴明道:“我才不怕,我就喜欢开着窗,我喜欢这样干你!”

    啪!地一声,应该是张立兰在吴明的身体上打了一下,她格格笑了一声,走过去将窗户关好,窗帘拉上。

    张大官人从床下望去,灯被再度打开了,虽然不亮,可是能看到张

    立兰两条白生生的腿。

    吴明冲了上去,从身后抱住了张立兰。

    张立兰啐道:“小吴,你也不怕别人看到!”

    他抱着张立兰,张立兰被吴明魁梧的身体压得趴

    倒窗台上,双腿叉开,紫色长裙被掀起。

    张大官人看到张立兰的黑色三角裤衩吴明一把给扯到了足踝处,张大官人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麻痹的,想想这娘儿们白天装得一本正经,居然是个不择不扣的。

    张立兰一声轻叫,张扬不用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种场面不看白不看,本来他是看不着的,没想到吴明喜欢开灯做这种事,张大官人虽然看不到全貌,可是从张立兰叉开的两条大白腿,和吴明长满黑毛不断奋力挺近的双腿已经可以想到全貌了,这厮又开始浮想联翩了。

    张立兰叫得声音很低,外面是听不到的,可张大官人听得清清楚楚,这厮在床下偷听之余也没忘了把录音机给打开,他很快就发现吴明更喜欢叫唤,一边动作一边叫着:“兰姐,兰姐,我好喜欢你!你的好大好圆!我恨不能啃上两口!”

    张大官人差点没笑出声来,吴明同志果然是年轻有为的干部,与时俱进,语言词汇之丰富让他都甘拜下风。

    张立兰哼哼叽叽的叫了几声。

    张扬看了看时间,吴明的耐力还凑合,大概动作了二十多分钟方才鸣金收兵,两人的主战场选在了窗口,并没有选在床上,这也避免了床板坍蛹将张扬砸在床下的危险可能。

    两人忙活完之后,相捅躺在了床上,这会儿把灯给关上了,室内异常寂静,张大官人屏住呼吸,生怕被他们发觉,他发现今晚还没有录制到什么关键内容。

    吴明道:“我的事情怎么样了?”

    张立兰道:“周武阳获得提升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省里不少人倾向于让常颂接班,不过看乔书记的意思并不怎么欣赏他,毕竟他的年纪摆在那里。”

    吴明有些紧张道:“孔部长怎么说?”

    张立兰道:“我跟他提过,不过这种事情不能说的太明,如果让他产生了怀疑,非但不能帮上体,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吴明搂住张立兰亲了一下道:“委屈你了!

    张立兰道:“你知道我对你怎样就好”

    吴明道:“知道,兰姐,我当然知道。”

    张立兰幽幽道:“小吴,我不求你什么,只冬你能对我始终这样好,我就满足了。”

    吴明信誓旦旦道:“一定,我爱你,我心里最爱的就是你!

    张立兰叹了口气远:“算了,别说r这些。”

    吴明道:“在党校工作还顺利吗?”

    张立兰道:“还好,不过今天一个叫张扬的跑到党校来闹事。

    吴明听到张扬的名字不禁一怔,低声道:“那个丰泽副市长?”

    张立兰道:“你认识他?”

    吴明冷冷道:“当然认识,宋省长的未来女婿嘛,凭着裙带关系,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市长,江城新机场的现场指挥,很有名气的人物。

    张立兰道:“我本不想得罪他的,可孔部长坚持要压一压他,所以我把他的党校毕业证压了下来。”

    吴明笑道:“狗咬狗一嘴毛,老孔的心胸也不怎么样!”

    张立兰道:“传言说在静海的时候,孔部长被人打了一巴掌,那人就是受了张扬的指使?”

    吴明点了点头道:“应该是这样,这件事在南锡传的很盛,据说是老孔看到秦清表现的过于热情了,张扬和秦清有过一段暧昧,他看着不顺眼,所以就想办法报复了老孔,争风吃醋的事儿,真是贻笑大方。

    张立兰叹了口气:“老孔那个人的确有些问题。”

    吴明拥住张立兰道:“兰姐,我永远都会记得你为我做过的一切。

    张立兰道:“别这么说,我没为你做作幺,我就是害怕你会嫌弃我张立兰道:“可是”听得出她的意志有些松动。

    一

    吴明道:“再多陪我两个小时,十二点走好不好?”张立兰犹豫了一会儿,终于嗯了一声。

    两人开始在床上纠缠起来。

    一

    张大官人望着头顶颢巍巍的大床,真的有些害怕这床板不知何时就会坍塌下来,他可没时间在运儿继续承受两个小时的煎熬,悄悄撂出手机,找到陈绍斌的号码摁了出去。

    r

    头顶的战斗刚刚打响,急促的消防警铃声响起了。

    一

    吴明和张立兰明显有些慌乱,他们中断了战斗,慌慌张张穿上了衣服,吴明道:“你先出去,我随后,你往左边,我往右边,别让人家看到了!”这厮在危急时刻还是流露出他的自私本色。

    张立兰顾不上说什么,稍稍整理了下,拉开房门向左边跑了。

    一

    吴明也匆匆离开了。

    张扬等到他们离开之后,迅速从房内出来,收拾好东西,也大摇大摆的从玄弭房间内走了出去,他没走远直接进入了隔壁房间,他知道消防警报是陈绍斌给弄响的,根本就没有什么火灾。

    张扬从艺的窗口向下望去,看到慌慌张张从楼内跑出去的宾客,吴明和张立兰都在其中,两人远远相隔着对望了一眼,张立兰咬了咬嘀唇,没说话,径直走向了自己的红色桑塔纳,启动汽车,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一

    吴明道:“怎么会?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最纯洁最可爱的兰姐!"

    张扬暗暗称赞,这厮的嘴巴也甜得很,对女人的确很有一手.!.好自己和秦清之间情比金坚,否则真要是有这么一位情敌,还真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吴明的手又开始有些不老实了,张立兰哚了一声道:“不要我真的要回去了”

    吴明道:“兰姐,我想死你了,别是今晚你就陪我一次好不好?”

上一篇:第四百七十一章 毕业证书(下) 下一篇:第四百七十二章 提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