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却摇了摇头道:“不用,搬来搬去的挺麻烦的,我都住习惯了,这33号位置在一招内最好,房间超大,清净,还有这么漂亮的观海平台,打着灯笼没处找,你只要跟他们说,别让其他人过来打扰我就行。”

    王广正听他这样说,只能作罢,其实人家宾馆巴不得有客人愿意入住呢,只要住人,人气就会慢慢上来了,以后再有客人因为过去的凶杀案说三道四的,就可以说,人家张市长都住过,怎么不见人家有事?

    本来王广正是要亲自送老同学返回南锡的,既然张扬愿意相送,他就省得跑这一趟,王广正把徐光胜送上车,不忘向张扬道:“张老弟,等你下周回来,我请你吃饭,咱们哥俩坐一起好好聊聊。”

    张扬笑着答应了下来,人很多时候是不打不成交的,王广正本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任何上了张扬皮卡车的人都会对这车的配置感到惊奇,徐光胜也没有例外,这样的皮卡车他也是头一次见。徐光胜赞叹道:“这车太够劲了!”

    张扬笑道:“朋友帮忙弄的。”

    徐光胜道:“帮你改装的绝对是个高手。”

    张扬心中暗想,国安负责改装车辆的专家肯定是国内一流的高手,能进国安的,有哪个不是出类拔萃的人物,想到这一层,张大官人也不禁得意起来,自己无疑是国安中的翘楚人物。

    徐光胜对张扬还是很感兴趣的,他觉着张扬的身上有着太多的神秘色彩,这么年轻,竟然拥有这么多不可思议的本领,这样的人他从没有见到过,这次的静海之行证实了他大哥徐光然所说的事情。

    张扬道:“徐书记最近身体怎么样?痛风病有没有再犯过?”

    徐光胜笑道:“完全好了,张市长,你的医术真是非同凡响,我拿着你给我大哥开得药方问过许多专家,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张扬道:“祖传的偏方,我祖上有位医生,他留下一本医书,上面有很多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法,我上卫校的时候才开始研究,可惜我天资愚鲁,到现在也没有太多长进,感觉在医学上没有什么前途,所以才弃医从仕。”

    徐光胜道:“张市长太谦虚了。”

    张扬道:“不是谦虚,是事实,我到现在连行医执照都没有,帮你大哥看病,纯属无证行医,你千万别举报我啊!”

    徐光胜被张扬的玩笑话逗笑了,他真诚邀请道:“有机会来南锡做客,我代表我大哥邀请你!”

    张扬道:“南锡我会去,毕竟要在静海呆五十多天呢。”

    徐光盛笑道:“好,你来南锡,我来做东。”

    汽车驶入南锡市区,徐光盛住在南方玫瑰园,张扬一直将他送到大门外,徐光盛道:“沿着这条路一直往西开,大约十五公里的地方有路标指示牌,你按照上面的标志往南拐,一路开下去就可以到达锦湾了。”

    前往锦湾的路很好走,因为是南锡的重点景区之一,所以这一路上车辆不少,张扬按照徐光盛所说的路线一路前行,来到锦湾入口的停车场,看到车辆牌号大都是外地的,他停好车,先给秦清打了个电话。

    秦清还没有动身,让他先去辅明书院等着,房间也已经订好了,是用张扬的名字预约的。

    锦湾村内不允许任何车辆出入,张扬在门口买了五十元一张的门票,随着游人走入锦湾,首先看到的就是两棵巨大的榕树,绿荫如盖,遮天蔽日,再往前行就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想要进入锦湾,必须越过这条小河,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座拱桥,桥型各异,因为年月久远,小桥之上青苔处处,写满岁月的痕迹。

    站在小桥之上,举目望去,一片白墙青瓦的村落映入眼帘,古村笼罩在淡紫色的暮霭之中,充满了神秘的色彩,霞光将脚下的小河染得五彩缤纷,河水清澈,游鱼历历可数。

    张扬往村内走去,只觉空气湿润,景色秀美,非清新明秀所不能形容。

    辅明书院位于锦湾村的东南,沿着青石板路来到书院前,这座书院和锦湾的多数建筑一样,都改作了商业用途,辅明书院最早见于明末,后来清兵入关之时,成为忠臣义士汇聚之地,最终被清兵围剿,将书院内的所有人屠戮一空,然后将辅明书院付之一炬,直到乾隆皇帝登基之后,下江南之时了解到这件事,御笔亲批重修辅明书院,不过辅明改为辅民,这一名称一直延续到清末,满清灭亡之后,书院重新改为辅明书院,只可惜再也不复昔日繁荣景象。到了文革时期,书院再遭浩劫,被冲动的红卫兵们选为破四旧的首要目标,将书院损毁严重,后来村民们分隔后作为居所,直到九十年代,锦湾开发旅游,南锡市政府方才出资重新修建辅明书院,其实等于在原址上的重建,如今的辅明书院已经成为一座现代化的酒店,星级评定也已经挂上了四星级。

    张扬来到服务台将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证送上,打扮的就像五四时期女学生的服务员将他引领到房间门前,这是辅明书院最好的房间之一,房间三十多平方,分成卧室和工作区,房内的陈设也古色古香,推开隔窗可以看到让锦湾得以扬名的地方——锦湾。

    此时晚霞漫天,锦湾的水被映得红彤彤的,张扬忽然想起路上听到的一个典故,据说清兵围剿辅明书院的时候,杀死那些手无寸铁的书生,鲜血将锦湾染红了,他不觉又联想起33号别墅,相比而言,辅明书院的杀气更重一些,这里还不知藏着多少冤魂。

    秦清在晚上七点的时候方才来到辅明书院,她穿着寻常的T恤,牛仔裤,带着红色棒球帽,带着黑框眼镜,一些伪装还是必要的。

    秦清刚刚进入房内就被张扬整个抱了起来,她勾住张扬的脖子,啐道:“大热的天,你干什么?”

    张扬道:“因为太热,所以想泻泻火!”

    秦清伸手在他胸前轻打了一下:“别胡闹,我中午到现在都没吃饭,咱们去吃饭。”

    张扬这才将她放下,在她俏脸上吻了一记:“我说清姐,都说你多少次了,工作起来不要这么玩命,累垮了身体,我该有多心疼。”

    秦清的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小声道:“就是要你心疼我”只有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秦清方才能够放下自己女强人的假面,做个小鸟依人的温柔女性。

    两人稍稍准备了一下,离开辅明书院,沿着曲曲折折的小路走向锦湾,锦湾的商业集中在锦湾两侧的河岸,南锡旅游业发展水平很高,旅游业的发展促进商业繁荣的同时也削弱了这座古村的人文气氛,锦湾两侧到处都可以听到觥筹交错,欢声笑语。

    秦清不喜人多,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害怕有人会认出她,还和她本身的性格有关。

    张扬也不喜欢人多,因为他想要和秦清享受这难得的相处时光。两人在锦湾北边的一家菜馆坐下,点了几样锦湾的特色小菜。坐在锦湾旁,望着身边不时经行的小船,看着那一盏盏的红灯,总算感受到了洗去浮华的气氛。

    秦清端起杯中酒道:“干杯,为了咱们在锦湾第一次。”

    张扬笑眯眯道:“第一次是在清台山春熙谷,那块石头可以作证!”

    一句话把秦副市长羞红了脸,秦清啐道:“讨打,你就喜欢往沟里带我!”

    张扬从桌下握住她的纤手,轻声道:“和你在一起永远都新鲜!”

    “我怎么听着这么像电影台词?”秦清忍不住笑,但此时的心中是温暖的。

    张扬道:“真心话,绝对是我的原创。”

    两人干了一杯,此时远处的流浪歌手唱起了一手耳熟能详的歌曲:“如果有一天,时光以改变,岁月改变青春的脸,你还会不会,在我的身边,陪着我渡过长夜,如果有一天,人们都走远,当沧海都已成桑田,你还会不会,在我的身边,细数昨日的缠绵,一天一点爱恋,一夜一点思念,我们不再相信谎言,不再需要蜜语甜言”

    秦清深情的望着张扬的双目,沉醉在他的目光中

    喧嚣的锦湾终于在夜色中沉淀了下来,一切回归于静谧和自然,秦清慵懒无力的靠在张扬的胸前。

    张大官人轻轻抚摸着她光洁的娇躯,低声赞道:“秦副市长口才越来越好了。”

    秦清红着脸在他耳朵上轻轻咬了一下,小声骂道:“厚颜无耻!”

    张扬拿起床头上的凉茶想喝,却被秦清制止,秦清道:“喝凉茶对身体不好,等下,我去给你重新泡一杯!”她站起身用一旁的浴巾包裹住完美的娇躯,一双纤长的还是无法掩藏得住。

    秦清泡好茶放在张扬床边,然后坐在张扬的身边,重新靠在他的怀中。

    张扬道:“你猜这两天我遇到谁了?”

    秦清道:“张副市长交游满天下,你遇到谁都不奇怪。”

    张扬道:“都说33号别墅是凶宅,昨晚就有一女鬼跑到我房顶上去了。”

    秦清只当他是在开玩笑,轻声道:“这世上哪有什么女鬼?”

    张扬道:“有,真有,还被我抓住了,结果竟然是朱俏月的妹妹朱俏云。”

    秦清有些惊诧的啊了一声,她充满迷惑道:“朱俏月的妹妹为什么要装神弄鬼?”

    张扬这才将前因后果向她讲了一遍。

    秦清秀眉微颦,她轻声道:“朱俏云显然是蓄意想要接近你,她想通过你为她姐姐伸冤。”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也这么想。”

    秦清道:“南锡政法委书记唐兴生政绩相当突出,这个人的官声向来还不错,你是丰泽副市长,要考虑清楚,究竟应不应该趟这趟浑水。”

    张扬道:“我也不想惹麻烦,可我在想,万一这个朱俏云拿出证据,我究竟帮不帮她?”

    秦清道:“你的脾气性格已经告诉了我答案,就算我说不帮,你也一定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更控制不住心中的正义感。”

    张扬搂住秦清的香肩道:“还是你了解我!”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就响起来了,张扬拿起电话,电话是朱俏云打来的,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朱俏云的语气显得有些紧张:“张市长我找到一些证据!”

    张扬道:“什么证据?”

    “电话里不方便说,你能不能尽快回来?”

    张扬真是哭笑不得,自己怎么惹上这个麻烦?朱俏云偏偏找上了自己,张扬道:“我事情还没办完”

    秦清却抓住他的手腕,向他点了点头。

    张扬明白了秦清的暗示,叹了口气道:“这样吧,我明天上午返回静海!”

    朱俏云道:“我明天清晨给你电话。”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张扬道:“好好的一次旅行被她给搅和了。”

    秦清莞尔笑道:“明天中午我也要回岚山,这阵子岚山在创建卫生城,事情很多,要加班加点的工作。”

    张扬有些心疼的看着秦清,捧住她的俏脸道:“宝贝儿,悠着点,千万别累着了。”

    秦清美眸含春道:“这世上只有你能让我累着!”

    朱俏云说到做到,第二天清晨七点钟就打来了电话,把张扬想睡懒觉的愿望也给破坏了,张大官人正想发两句牢骚,却听朱俏云道:“张市长,好像有人跟踪我,我怀疑他们想害我!”

    张扬道:“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我们的国家安定团结,怎么会有人想害你?”

    “真的!昨晚有人想潜入我的房间,被我的叫声吓走了,我不敢在一招继续住下去,现在已经出来了,从出门就有人跟踪我,我一连换了好几辆车,才摆脱跟踪。”

    张扬听她这样说,也意识到问题有些严重:“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

    朱俏云道:“我在前往南锡的汽车上,八点半到南锡客运站。”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好,我八点半在客运站出口等你!”

    秦清早已醒了,刚刚沐浴完毕,芙蓉出水般出现在张扬的面前,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道:“怎么?这就要走?”

    张扬点了点头道:“她说被人跟踪了,看来真的是遇到麻烦了。”

    秦清道:“赶紧去吧,我吃完早饭就走!”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反正过两天咱们又见面了。”

    秦清走过来凑在他唇上吻了一下,张扬的手却趁机探入她的胸前摸了一把,秦清尖叫了一声,扬起手想要打他,这厮却灵巧躲过,躲到了洗手间内。

    八点半,张扬已经准时出现在南锡客运站,他手里拿了个糯米滋饭啃着,眼光却一刻不停的盯着出口处,终于朱俏云的身影出现在出口处,张扬向她挥了挥手,朱俏云警惕的向两旁看了看,这才加快步伐向张扬走了过来。

    朱俏云走了几步,脸色却突然变了,她看到两名中年男子正向自己冲了过来。

    朱俏云拼命向张扬跑去,张扬看到了那两名男子,大步向朱俏云迎去,可他距离朱俏云毕竟远一些,那两名男子先他一步将朱俏云抓住,拧住朱俏云的手腕。

    张扬也出现在他们面前,怒吼道:“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人?”

    其中一名男子向张扬亮了亮警官证:“我们是警察,你最好不要妨碍公务,刚才在汽车上,我们盯了她很长时间了,其中一名男子抢过朱俏云的手袋,从其中摸出一个钱包,冷冷道:“年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居然偷东西!”

    此时听到一名女子的尖叫声:“我的钱包,我的钱包!”

    那名男子拿着钱包走到那女子面前:“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钱包?”

    那胖女人点了点头,将里面的东西说了一下,那名便衣警察将钱包还给了他,胖女人双眉倒竖,指着朱俏云骂道:“小,竟然敢偷我的东西,我撕烂你这张脸皮子。”她想冲上来却被那名警察拦住。

    朱俏云一双美眸眼泪汪汪,求助的望着张扬:“我真没偷东西!”

    张扬相信,抛开朱俏云的身份不论,单单是她的手包也得好几万,她大老远从澳洲过来,不可能是为了偷东西。

    两名便衣警察一人抓住朱俏云的一条手臂,一人道:“有没有偷东西,跟我们回警局再说。”

    朱俏云道:“我是外籍华人,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

    一名便衣警察冷冷道:“这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任何人犯法都要受到法律的严惩。”一句正义凛然的话引来周围不少喝彩声。

    朱俏云望着张扬,无声的说了句:“救我!”

    张大官人从她的口型读懂了她的意思,张扬的内心也在激烈的交战中,这种时候如果出手相救,等于公然和警方作对,朱俏云只是说她有证据,可这一点尚未证实。

    就在这时候,朱俏云忽然一脚狠狠踩在那名抓住自己手臂的警察脚上,然后用后脑撞击在那名警察的鼻梁上,另外那名警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朱俏云一脚踢中下阴。

    张扬一旁看得笑逐颜开,幸亏自己没出手,这朱俏云的跆拳道还真不是盖得,不过这两名警察也太废柴了一点。朱俏云不顾一切的向马路对面冲去。

    被她撞得鼻血长流的那名警察竟然掏出了手枪,张扬眼疾手快,抢在那名警察没有开枪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蓬!子弹飞向空中,现场顿时乱成一团,从出站口出来的旅客们尖叫着到处逃窜。

    朱俏云已经逃到马路中心,一辆深蓝色桑塔纳轿车高速向她撞击而来,朱俏云腾空跳起,越过那辆桑塔纳的引擎,躲过了这致命的撞击,她高速冲入马路对面的街巷。

    张扬也趁着混乱离开了现场。

    朱俏云慌不择路的在小巷中穿行,终于来到了相邻的大街,张扬驾驶着他的皮卡车及时出现在朱俏云的面前,推开车门道:“上车!”

    朱俏云毫不犹豫的跃入汽车之中,张扬开着皮卡车消失在滚滚车流之中。

    确信没有人跟踪而至,朱俏云方才急剧的喘息了几下,掏出纸巾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他们诬陷我!”

    张扬没说话,表情却十分严峻。

    朱俏云道:“我发现了一些证据,这么多年以来,我姐的江南春一直都在替一些领导洗黑钱,她死亡的原因是掌握了太多的证据。”

    张扬道:“证据呢?”

    朱俏云道:“事情和唐兴生有关,你有把握将他治罪吗?”

    张扬道:“只要有足够的证据,不管是谁,我一样会把他绳之于法。”

    朱俏云指了指前面的车站:“你在那儿放下我!”

    张扬道:“你不怕警察抓你?”

    朱俏云摇了摇头道:“我既然敢回国,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拿到证据。”

    张扬道:“你要小心!”

    “放心吧,不把我姐姐的事情查清楚,我决不罢休!”

    张扬按照朱俏云的指示把她放在车站,朱俏云交给张扬一封信,轻声道:“看了这封信,你就会明白。”

    张扬目送朱俏云离开,这才展开那封信,信是朱俏月写给朱俏云的,信中写了她和唐兴生的关系,谈到她心情的纠结,谈到她知道了许多不该知道的事情,字里行间中可以感受到她很害怕,信中写着现在她住在静海市一招的33号别墅,想起了姐妹俩小时候的事情,想起在海滩边玩耍,脚拧了,妹妹一直把她背回家,最后道——如果可能好想姐妹俩一起去过去的那片沙滩。

    张扬合上那封信,心中暗道:“难道信中的沙滩藏有所谓的证据?不过从朱俏云险些被警方抓起的经历来看,这件事显然有着不为人知的内幕。”张扬到现在还是有些矛盾的,他想了想这件事也许应该征求一下宋怀明的意见,毕竟涉及到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唐兴生,万一处理不慎,会惹火烧身。

    张扬拿起手机拨通了宋怀明的电话,在他的个人感情上和宋怀明无疑要更亲近一些。

    宋怀明接到张扬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家里休息,他还以为是罗慧宁来了,张扬把这件事的前后原委向他讲了一遍,电话那头宋怀明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听到宋怀明不说话,张扬的内心不免忐忑了起来,或许宋怀明并不喜欢自己多事。

    宋怀明的沉默并非是因为责怪张扬多事,就在昨天省常委会议上,省委书记乔振梁还提出了省公安厅副厅长的人选,其中一人恰恰就是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南锡市公安局长唐兴生,当然提名唐兴生的是现任公安厅长王伯行,唐兴生是王伯行的门生,乔振梁对唐兴生也颇为赏识,可以说整个平海公安系统内,有两个风头最劲的人物,一个是江城市公安局长荣鹏飞,另外一个就是南锡市公安局长唐兴生。宋怀明和荣鹏飞是老交情,他提名了荣鹏飞,不过昨天常委们的初步讨论情况还是倾向于唐兴生,毕竟南锡市这几年的良好治安情况所有人都看得很清楚。江城虽然在荣鹏飞过去之后有所好转,可和南锡相比仍然差上不少。

    宋怀明从常委会后心情并不好,公安厅副厅长这个位置从表面上看无关紧要,可现任公安厅厅长王伯行明年初到点,副厅长田庆龙的年纪也不可能受到提拔了,其他几个副厅长年龄普遍偏大,在如今提倡干部年轻化的前提下,新任副厅长无疑将会是未来平海公安系统的当家人。宋怀明和乔振梁都很看重这次人事调整,倘若唐兴生上位,宋怀明在省内的话语权将会进一步削弱。

    张扬在这个时候反应唐兴生的问题,无疑让宋怀明产生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宋怀明斟酌良久,轻声道:“张扬,这件事非同小可,本着对党对人民负责的态度,你务必要查清证据,在我们的社会决不允许冤情的存在,在我们的党内决不允许黑恶势力的存在,你只管查下去,出了任何事,我给你顶着!”

    张扬没想到会得到宋怀明这么积极的恢复,这厮顿时有些热血沸腾了,有了宋怀明这句话,他可就敢甩开膀子大干了。可张扬考虑事情已经越来越全面,盲目乐观是不可取的,他只是丰泽市副市长,凭什么去查人家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张扬心眼儿也极其活络,他低声道:“宋叔叔,要不,你给刘书记打声招呼,临时再把我借调到省纪委几天。”

    宋怀明哈哈笑出声来:“张扬啊张扬,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缩头畏尾了?让你做,你只管放大胆子迈开步子去做,不要考虑后路,我就你的后路!”这句话等于给张扬了一颗定心丸。

    张扬道:“好!我一定把这件事查他个水落石出!”

    宋怀明放下电话,抬头看了看清晨的阳光,今天的阳光格外明媚,也许他和乔振梁之间远未到磨合成功的地步,他们的斗争仍将继续,不同的是,这次首先宣战的是他!

    张扬听到了警笛声,两辆警车一前一后将他围堵了起来,从车内下来三名神情威严的警察,他们来到张扬的车前看了看牌号,然后敲了敲张扬的车窗。

    张扬落下车窗,一副蛮不在乎的表情:“有事儿吗?”

    带队的警察冷冷看着张扬:“你是平A12345的车主?”

    张扬点了点头。

    “把你的驾驶证和行驶证拿出来!”

    张大官人还是表现的很配合,将驾照和行驶证递了出去,不过他没有下车的打算。

    那名警察仔细看了看他的证件,然后道:“下车!”

    张扬没理会他。

    他的口气顿时变得严厉起来:“听到没有,马上给我下车!”

    张扬道:“你跟我说话啊?”

    “你最好配合我们的工作,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张扬哈哈笑道:“警察我见多了,可见到的都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是人民的朋友,见到我这样遵纪守法的人首先要客气,要有礼貌!”

    一旁的小警察火了:“就你也配!贼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大官人还是头一次听到别人这么形容他,他推开车门,指着那小警察道:“你他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月票惨淡,名次不断下滑,兄弟姐妹们支持几张月票吧!】(!)

上一篇:第四百一十五章 锦湾(上)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七章 北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