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见不得光的鼠辈,你敢不敢跟我面对面说这一句话?”

    对方发出一声阴测测的冷笑,然后迅速挂断了电话。

    张扬将手机扔到副驾上,咬牙骂道:“什么东西?”可内心中蒙上的那层阴云却变得越发浓重,今天发生的一切已经表明朱俏云所说的一切可能是事实,朱俏月死亡的背后有着一个巨大的阴谋,如果这件事真的和唐兴生有关,他为了维护自己的前程和地位势必会殊死一搏,而唐兴生的背后又有多少力量,和他有牵涉的南锡官员又有多少?这是张扬无法估计的。

    回到静海的当晚朱俏云没有出现,第二天朱俏云仍然杳无消息,张扬开始越来越担心了,自从昨天那个恐吓电话之后,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如果说有事,那就是33号别墅的下水道堵了,宾馆方面暂时给张扬更换了房间,工人们正在积极抢修。

    周一上午看完录像,张扬一个人来到海边他打算租一艘小艇,去对面的西岛去看看,在码头正谈价格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朱俏云打来了电话。

    张扬听到朱俏云的声音,打心底松了一口气:“你去了哪里?我一直都在担心你!”

    朱俏云道:“你往回看!”

    张扬转身望去,却见朱俏云穿着黑色的比基尼泳衣坐在不远处的沙滩上正晒着太阳,张扬合上电话,笑着走了过去。

    朱俏云的皮肤很白,长期的户外工作却没有让她的肤色有任何的改变,她的腰部纹着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张扬忍不住看了一眼。

    朱俏云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个叛逆少女!”

    张扬笑道:“看不出!”

    朱俏云道:“往往人表现出来的都不是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她向张扬看了一眼,张扬这阵子肤色深了不少,户外锻炼让他的肤色焕发出古铜般的色彩。朱俏云道:“我一直都很想拥有你这样的肤色,可惜,我怎么晒都是徒劳的。”

    张扬哈哈笑道:“女人太黑了不好!”

    朱俏云道:“我从事海洋生物研究,我们的团队只有我这么白,比白种人还要白,所以一有时间我就会跑到沙滩上来晒太阳,虽然知道这是徒劳的,可我已经成瘾了,享受阳光,享受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她伸出双手,似乎想要捧住金色的阳光。

    张扬道:“说说看,你有什么发现?”

    朱俏云道:“我回了一趟家,姐姐在家里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所以我又回来了。”

    张扬道:“也就是说你没有找到任何的证据?没有证据我就无法证实你的猜测。”

    朱俏云道:“你亲眼看到,他们诬陷我是小偷,想要把我带走,证明他们已经盯上我了,他们害怕我找到证据。”

    张扬道:“推测是没用的,想要查清楚这件事,你就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

    朱俏云咬了咬嘴唇道:“我怀疑,证据就藏在33号别墅!”

    听到这句话,张扬的脸色变了,他忽然想起今天下水道堵塞,因为这件事他暂时更换了房间,他站起身向宾馆的方向走去。

    朱俏云道:“你去哪里?”

    张扬道:“我回去看看!”

    33号别墅的房门紧闭,可这难不倒张大官人,他攀上二层平台,从窗口进入房内,却见房间内已经是一片狼藉,卧室内,书房内,甚至连洗手间的顶棚全都被翻得乱七八糟,人已经走了。张扬明白,自己中了调虎离山计,下水道堵塞一定是人为的,他们利用这件事让自己离开了33号别墅,然后肆无忌惮的在别墅内找寻想要的东西。

    张扬拉开房门,快步冲向总台,他向前台经理大吼道:“什么人进入了33号别墅?”

    前台经理被他吓了一跳:“张先生,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道:“我问你,什么人进入了33号别墅?”

    “下水道堵了,所以我们请了专业疏通人员,他们的车刚走!五十铃客货。”前台经理指向外面。

    张扬转身追了出去,看到那辆五十铃客货刚刚驶出大门,张扬大吼道:“给我停下!”

    五十铃客货车反而加速向外面驶去,等到张扬追出门外,客货车早已无影无踪,张扬有些懊恼的挥舞了一下拳头,他看到马路对面的朱俏云,朱俏云的脸色也显得有些惶恐。

    张扬返回前台之后,勒令前台经理马上将房间给他调换过来,宾馆方面看到别墅内被翻成这幅模样也是大吃一惊,可初步清点之后发现房间内并没有丢失损坏什么东西,于是就打消了报警的念头。和疏通公司联系之后,方才知道,他们根本没有派人来过,可那些人为什么要冒充疏通公司的过来疏通管道?如果说他们是窃贼,又为何一样东西都没带走?

    服务员重新整理房间之后,张扬回到这里,朱俏云也跟着他一起过来。

    张扬关上大门:“你到底有什么线索?”

    朱俏云指了指客厅上的那盏水晶吊灯:“你去看看吊灯的底座内有没有什么东西?”

    张扬找来两把椅子叠在一起爬了上去,拧下吊灯的底座,其中空空如也,没有找到任何的东西,他向朱俏云摊了摊手,表示毫无发现。

    朱俏云秀眉微颦,低声道:“难道我姐姐给我的指引是错的?”

    张扬道:“或许证据已经被那些人拿走了。”

    他正准备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吊灯底座的内侧好像有字迹,他咦了一声,低声道:“底座内有一行铅笔字!”

    朱俏云激动起来:“什么字?”

    张扬低声道:“15、3、21、10、43、121、121、121”他念着这行数字如同坠入云里雾里,这是什么意思?

    朱俏云的眼圈却红了,明澈的美眸之中涌出晶莹的泪光,她颤声道:“你下来吧,我明白了!”

    张扬跳了下去。

    朱俏云坐在沙发上捂住俏脸低声啜泣起来。

    张扬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安慰她道:“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就算证据被他们拿走了,我们再想其他的办法,总之我保证一定会帮你查清这件事。”

    朱俏云擦干眼泪道:“我们走!”

    “去哪里?”

    朱俏云道:“北岛!”

    海上的天气风云变幻,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现在已经是阴云密布,张扬和朱俏云在海边租了一艘快艇,张扬虽然开车的水准已经不错,可驾驶快艇方面还是个初哥,朱俏云主动承担了驾驶的责任,在她的操纵下,快艇高速向北岛行进,北岛距离海岸线大约十五海里的距离,岛屿本身并不大,长径一公里左右,海拔一百七十米,北岛上过去曾经有过渔村,后来逐渐荒废,文革期间也有一个班在这里驻扎,改革开放后也被撤回,因为北岛实在没有太多的战略意义。静海成为旅游城市之后,这里的海滨成为热点,旅游的发展也带动了海岛经济,不过发展起来的是距离海岸线更近的西岛和放马岛,北岛因为地势较远,加上小岛本身的地势比较险峻,仍然被人们所遗忘。

    快艇在海浪上颠簸行进,随着海浪起伏,时而腾空时而落下,海风吹得张扬有些睁不开眼,他大声向朱俏云道:“看样子要起风了!要不咱们回去,明天再去北岛?”张大官人可不想在海上遇到风浪。

    朱俏云淡然笑道:“没关系,云层还很远,我们到达北岛之前不会下雨!”

    张扬望着头顶乌沉沉的云层,满脸的不相信:“我看悬!咱们刚才应该租一艘大点儿的船!”

    朱俏云笑道:“放心吧,我是从事海洋专业的,一直都在跟海洋打交道,这点风浪对我来说只是小儿科!”

    张扬道:“信你一次!”他感到有些冷了,悄然运行内息化去身体的寒意。

    一道闪电将乌云撕裂开来,朱俏云道:“刚才的海洋天气预报都没有说今天会有风雨!”

    张扬大笑道:“现在的天气预报要是能靠谱,母猪都能上树!”他的话音刚落,一连串的闷雷在天空中炸响。

    朱俏云驾驭快艇灵巧的越过浪尖,海浪拍打船体溅起的水珠落了张扬一脸一身。

    墨绿色的北岛出现在不远处,很突兀,北岛的顶端全都被水汽和云雾笼罩,显得十分的神秘。

    张扬拿起手机看了看信号,还剩下一个格,可随着快艇接近北岛,那一个格闪烁了一下,也很快就不见了。张扬暗暗道:“应该在北岛上面架一座信号塔了。”

    快艇一直冲上了北岛的沙滩,朱俏云熄灭引擎,跳了下去。

    张扬跟着她跳了下去,两人合力将快艇拖上去,将缆绳系在礁石上。张扬舒展了一下手臂,这快艇是租用渔家的,五千块押金,看这快艇破旧的样子,撑死了也就值这个价,万一在海上遇到什么不测,估计没人过来找他们。

    朱俏云从快艇内拿起她的大包,指着北岛被雾气笼罩的顶端道:“山上有一片石头房子,我们的目的地就是那里。”

    张扬跟着朱俏云一起向上走去,他好奇道:“你对这里的环境好像很熟悉?”

    朱俏云道:“我父亲过去是个生物老师,也是一个户外运动的爱好者,过去他经常带我和姐姐出来玩,我姐姐十五岁生日的那天,他带着我们姐妹俩来到北岛露营,那时候我十岁”朱俏云从背包中取出一根登山杖,不断挥舞挑开前方的树枝藤条。

    张扬想起了刚才在吊灯底座内看到的第一个数字15,难道说这个数字意味着朱俏月的十五岁生日,他低声道:“你姐姐的生日就是三月二十一了?”

    朱俏云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道:“你很聪明!那一连串的数字除了我和姐姐以外,没有人能够猜得到。”

    张扬道:“10意味着什么?”

    朱俏云道:“我当时的年龄!”她的脚步滑了一下,张扬及时伸出手去,扶住她的纤腰。

    “谢谢!”

    张扬放开手道:“有件事我始终不明白,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有证据,可现在看来,你至今没有任何的证据。”

    朱俏云道:“没有人比我更懂我的姐姐,我一定会找到证据!”

    一滴雨水落在张扬的头顶,张扬道:“快走,要下雨了!”

    前方雾气越来越浓,道路因为多年无人经行,多处都已经中断,并不是他们想快就能快得了的。距离北岛顶峰还有五十多米的时候,暴雨突然降落,两人相互扶持着来到石屋前,都被淋得如同落汤鸡一样。张扬抬脚将一间石屋的门踹开,里面灰尘遍布,到处接满蛛网尘丝。

    墙壁上还贴着毛老爷子的头像,褪了色的标语上还铭记着那个特定的时代,反帝国主义,反修正主义

    【下一更会稍晚,零点前!】(!)

上一篇:第四百一十五章 锦湾(下)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六章 仗势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