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离去之后,王广正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现在算是相信了,这张扬可真是不好惹,宁惹阎王,莫碰张扬!”王广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八个字日后渐渐流传出去,成为张扬最有特色的标签。

    张扬现在的心思却不在王广正身上,给他的惩罚已经足够了,相信从今以后王广正不敢再胡乱说话,张扬对朱朱俏玉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一个从澳洲回来的留学生,深更半夜的跑到自己屋顶装神弄鬼,这一切已经勾起了张大官人的好奇心,他来到总台,前台经理对的这些人都很熟悉,他笑着向张扬道:“张先生,不知有什么可以帮到你?”这是的一直要求,希望他们在这里入住期间,服务人员不要称呼官衔,主要是当官的太多,容易搞混,还是用先生称呼最为妥当。

    张扬道:“我想问一下,这里的住客有没有一个叫朱俏玉的?”

    前台经理调出电脑上的名单帮他查了一下,很快就摇了摇头道:“没有这个人!”

    张扬内心一怔,正想问问有没有持澳洲护照入住的华人,此时看到一位身姿窈窕的年轻女郎向自己走来,正是昨晚扮鬼吓人的朱俏玉,她今天穿了一身棕色套裙,披散的头发已经梳理的整整齐齐,肤色白皙细腻,气质很好,来到张扬面前,取下戴着的墨镜,微笑道:“张市长,我们又见面了!”她主动向张扬伸出手。

    张扬望着她清澈的明眸,想要从其中找出点什么,可是他失望了,朱俏玉的目光实在太纯净,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张扬和朱俏玉握了握手,发现朱俏玉的手上戴着一个别致的海星形状的钻戒。张扬道:“戒指很漂亮!”

    朱俏玉道:“未婚夫送给我的!”

    张扬笑了笑:“你的未婚夫胆子一定很大!”

    朱俏玉明白张扬这句话的意思,淡然笑了笑,轻声道:“我们去外面喝点饮料,我请!”

    张扬和朱俏玉一起来到沙滩上的饮吧,要了两杯饮料,来到遮阳伞下坐了,朱俏玉戴上墨镜,张扬留意到,她的鼻梁上有几粒浅浅的雀斑,朱俏玉的皮肤稍显苍白,有了这几粒雀斑反而生动了许多。

    张扬喝了口椰汁道:“你昨晚对我撒了谎!”

    朱俏玉居然点了点头,她平静道:“我既然去33号别墅,就要打听清楚里面有没有人住,其实本来我想订那套房的,可惜被你抢先了。”

    张扬道:“不是我抢先,是别人都不愿意住,所以分给我了。”

    朱俏玉道:“电闸是我拉的,其实我没想吓你,我装扮成那样是害怕被别人遇上,没想到还是遇到了你,我本想把你吓走,可是你胆子太大,根本不害怕,我逃又逃不了,打也没能打过你!”

    张扬笑道:“你有些武功底子,普通人打不过你。”

    朱俏玉道:“跆拳道四段,可惜在你面前连反手的机会都没有。”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张扬的真正实力,如果知道她就不会有任何遗憾了。

    朱俏玉道:“我今天做了一些调查,知道了你的一些事情。”

    张扬道:“你放心吧,昨晚的事情我不会再提了,你不用记在心里。”

    朱俏玉低声道:“张先生,我想求你帮忙!”

    张扬道:“咱们俩萍水相逢,素昧平生,这要求有点突然吧?”

    朱俏玉道:“你是党员,你是国家干部,你有责任伸张正义!”

    张扬哈哈笑道:“你搞清楚,这里是静海,我是丰泽市的副市长,你就算真有什么冤情,可以去找静海市的领导,再不行去找南锡市领导,我可不能越俎代庖。”

    朱俏玉咬了咬嘴唇道:“整件事是一个巨大的阴谋,牵连很大,如果他们知道我掌握了一些事情,恐怕我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张扬微微一怔,试探着问道:“和你姐姐有关?”

    朱俏玉点了点头:“记不记得我说过,我姐临死之前给我寄来了一封信?”

    张扬没说话又喝了口椰汁,他对这件事已经越来越有兴趣了。

    朱俏玉道:“那封信我一直留着,没烧,你要不要看?”

    张扬道:“跟我没什么关系,你还是交给南锡方面吧。”

    朱俏玉也没拿出那封信,叹了口气道:“我听说你是个不畏强权坚持正义的好干部,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和其他那些只顾着往上爬的官员没有任何区别。”

    张扬笑道:“激将法,对我没用。”

    朱俏玉道:“我姐死的很冤,她和傅连胜没有任何暧昧关系,她死的时候,已经包下33号别墅一周的时间,傅连胜只是当天过来找她。”

    张扬道:“你是说杀你姐的另有其人?”

    朱俏玉道:“我在整理信箱的时候发现,我姐在死前一周给我寄来了一封信,她说了一些事,而且”朱俏玉欲言又止。

    张大官人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而且什么?”

    朱俏玉道:“还是别说了,你要是介入这件事恐怕会影响到自己的前程!”

    张扬道:“说,我不怕!”

    朱俏玉打开手袋,从其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张扬,张扬接过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和一位中年男人的合照,这男人大约四十岁的样子,长得高高大大,正气凛然。

    张扬道:“谁?”

    朱俏玉道:“一个是我姐,另外一个是南锡市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党委书记、公安局长唐兴生!”

    张扬打心底吸了口冷气,我x,真的要玩大了!

    朱俏玉透过墨镜看着张扬:“怎么?你害怕了?”

    张扬道:“我会害怕?你接着说,这个唐兴生跟你姐是情人关系?”

    朱俏玉微微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方才道:“我姐的情人很多,不单是唐兴生一个,不过,她最喜欢的是唐兴生,她寄给我这张照片,信中说对国内的生活厌倦了,她想移民,想要去澳洲找我”说到这里,朱俏玉的眼圈红了,她除下墨镜,掏出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如果如果我不去海岛考察如果我能早一点收到这封信,或许我姐就不会死。”

    张扬安慰她道:“冥冥之中,一切早有注定,你怀疑唐兴生和你姐的死有关?”

    朱俏玉道:“我不清楚,不过,我姐既然和唐兴生有这么一层关系,又怎么可能跟傅连胜有关系?”

    张扬对朱俏月的私生活并没有任何兴趣,他提醒朱俏玉道:“仅凭着怀疑这两个字是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的,想要查清你姐的真正死因,就必须要有证据,你觉着她有冤情,想为她伸冤,你必须要有足够的证据,明白吗?”

    朱俏玉道:“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找上你了吗?”

    张扬道:“你当我冤大头!”

    朱俏玉道:“能够为我姐伸冤的大头,我相信你有能力!”

    张扬道:“这是一潭浑水,我就算进去把大鱼给摸出来,也弄得满腿泥泞,我图什么?”

    朱俏玉误会了张扬的意思,她咬了咬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很艰难的回答道:“只要你替我姐姐伸冤,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的脸上浮现出两抹红晕。

    张大官人为之气结,朱俏玉把他当成什么人了?张扬道:“朱小姐,你别把我们党的干部都想得一团糟,蛀虫和垃圾也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朱俏玉道:“恕我直言,我对中国的官场没有任何信心,不然,我早就拿着证据去南锡市委市政府击鼓鸣冤了。”

    张扬道:“你有证据?”

    朱俏玉道:“有些线索,可是我还不能完全信任你!”

    张扬起身道:“你爱信不信,我回头还得听课,先走了!”

    朱俏玉望着张扬的背影,摇了摇头,美眸投向远方蔚蓝色的大海,小声自语道:“姐,你放心,我一定要让所有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张扬虽然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可现在他已经不是初涉官场的愣头青,对官场的规则已经很明白了,这并不代表着他学会了圆滑世故,学会了明哲保身,而是张扬开始拥有智慧,单靠勇气和拳头解决不了问题,他必须要寻找最佳的解决途径,每一个官员的身后都有一张网,唐兴生能坐到现在的位置肯定有着相当的北京,而朱俏玉是个普通的公民,过去是中国公民,现在是外国公民,可仍然还是公民,在大隋朝那会儿就是一普通民女,民女告官,这种案子张扬见多了,真正打赢官司的又有几个?更何况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唐兴生是个贪官,朱俏月和他之间的私情最多是作风问题,自己如果为朱俏玉出面,肯定会在南锡官场上掀起一场风云,自己是来学习散心的,可不是个惹祸精。张扬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对这件事采取冷处理,在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只当这件事从未发生过。

    因为今天是周五,上午看完录像很多人就回家了,张扬没打算回去,他和秦清约好了一起去南锡城西的锦湾古村游玩,吃过午饭后,回到住处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发。

    朱俏玉此时又过来造访,这次她没带墨镜,来到客厅内,开门见山道:“我有证据!”

    张扬道:“我等着出门,你要是真有证据,等我明天下午回来再说!”

    朱俏玉道:“你真的不感兴趣?”

    张扬道:“我是真有急事儿,这样吧,我把电话留给你,你要是想起了什么重要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朱俏玉收好了他的号码,轻声道:“算了,你去办事吧,反正我也不急着离开静海,别影响了你的心情。”她又叮嘱道:“我跟你说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

    张扬笑道:“你只管放心,我会为你保密的。”

    朱俏玉道:“我在这里登记的名字是英文名JADE。”

    “简达?”

    朱俏玉点了点头道:“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千万不要穿帮!”

    张扬和朱俏玉一起离开了别墅,他把行李扔到了皮卡车内,看到徐光胜和王广正一起从餐厅方向走了回来,王广正显然已经恢复了正常,看到张扬,远远就热情的招呼道:“张市长,你要出门啊?”

    朱俏玉从另外一条路走了。

    王广正向朱俏玉的方向看了看,心中浮想联翩,可嘴上却不敢再胡说八道了,这次的教训太深刻了。

    张扬笑道:“是啊,准备去静海周边看看!”

    徐光胜道:“去锦湾吧,那里是南锡最美的地方之一。”

    张扬道:“听说过,没去过!”

    徐光胜道:“锦湾位于南锡和岚山之间,是一片古村落,自然环境保护很好,要不这样,我刚好回南锡,你让我搭顺风车,我给你指路!”

    张扬哈哈大笑道:“徐主任很会打如意算盘啊!”

    徐光胜微笑道:“如果你愿意,我还可以给你当免费导游,到了南锡我请你吃饭。”

    张扬道:“别这么客气,我送你回去就是。”

上一篇:第四百一十四章 朝天椒(下)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五章 锦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