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梁成龙他们几个也没想到张扬会和乔梦媛一起出现。不由得愣住了,可随即他们相互望着都笑了起来,这帮人都是高官子弟,也都是人精儿,顾书记到点了,乔书记来了,谁都会想方设法的把握机会,和乔家子女处好关系,这是将来在平海继续发展的根本,从他们身上就能够看出他们父辈的动向。

    张扬心中暗叹这些人的现实,可在梁成龙他们看来,张扬比他们还要高明,他们想通过乔鹏举拉近和乔书记的关系,人家张扬已经走了捷径,直接和乔书记的女儿攀上关系,这种手段这厮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可人家就是有这个本事。最羡慕张扬的要数陈绍斌,他实在对张扬的女人缘佩服的五体投地。都是男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乔鹏举和他父亲的和蔼不同,此人气宇轩昂,身材魁梧。不等乔梦媛给他介绍,已经哈哈大笑着向张扬走了过来,主动伸出手去:“张扬!我认识你!”

    张扬笑眯眯伸出手去和乔鹏举握了握:“我好像和乔先生没见过面!”

    乔鹏举道:“你可是个风云人物,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也听我爸提过你!”

    张扬道:“乔书记很平易近人的!”

    乔鹏举笑道:“你别忙着拍马屁,我爸这会儿不在!”一句话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乔梦媛把安语晨介绍给大家,一群人坐下之后,乔鹏举道:“蓝魔方今天请了天堂乐队,我想起你平时最喜欢听他们的CD,所以把你叫过来听现场!”

    乔梦媛欣喜万分道:“真的?”

    乔鹏举道:“当然是真的,我这个当大哥的什么时候骗过你?”

    丁兆勇开了一瓶芝华士给张扬他们倒上,张扬道:“我喝不惯这玩意儿,弄扎黑啤吧!”

    梁成龙叫了服务,不一会儿,一名衣着性感的兔女郎走了进来,张大官人望着那兔女郎惹火的装扮,不由得有些愣了,这俱乐部看起来多少有些擦边,什么人敢在东江这么玩?

    乔梦媛和安语晨都是见惯场面的人,并没有觉着尴尬,事实上有乔鹏举在,这帮人也不敢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女郎端着一大杯扎啤放在张扬面前,这时候外面传来笑声。

    张大官人听着这笑声十分的熟悉,他循声望去,却见梁孜身穿蓝色绣花旗袍走了进来,张扬也认识梁孜,知道她是省电力局局长刘晓忠的小姨子。张扬记得她接下了周云帆的百乐门,想不到,这家蓝魔方也是她开的。梁成龙和她关系不错,一直都是姐弟相称,难怪到这里来。

    陈绍斌附在张扬耳边小声道:“这家俱乐部,梁成龙也有股份!”

    张扬点了点头,看来梁成龙已经从体育场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梁孜很善于交际,跟乔鹏举趁机攀了攀关系,张扬不觉想起了尚在狱中的顾明健,以后东江的公子圈必然因为省委书记的更替而重新洗牌,乔鹏举必将成为这个圈子的核心。

    梁孜和乔鹏举聊了一会儿,方才留意到张扬,她向张扬扬起酒杯道:“张主任,我们又见面了!”

    张扬笑了笑,梁孜的记忆力倒是挺好的。

    此时外面天堂乐队已经开始演出,乔梦媛和安语晨一起出去看演出。

    张扬和梁成龙碰了碰杯道:“我听嫂子说你出来了!”

    梁成龙道:“保外就医,现在每天都得老老实实汇报去向。”

    张扬笑道:“你也该有点约束了!”

    梁成龙对这段过去发生的事情显然不想在提起,叹了口气道:“咱们这么久没见,就不能聊点开心的?”

    张扬道:“哪有那么多开心的事情?”

    丁兆勇端着酒杯凑了过来,搂住张扬的肩膀道:“比如说,你当了丰泽副市长!”

    张大官人苦笑道:“我那个副市长听起来好听。实际上就是一副处!”

    乔鹏举道:“你这么年轻已经是副市长了,以后的前途还是不可限量的。”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始终没有问起乔鹏举是干哪行的,他微笑道:“乔先生在哪里高就?”

    乔鹏举道:“过去在体制中混了几年,可惜一事无成,我爸说我不是当官的料,于是我就下海经商,想当新时代的弄潮儿,可惜我又不会水,整天被水呛!幸好到现在还没被淹死!”

    梁成龙笑道:“乔哥真是谦虚,我正要向你讨教生意经呢!”

    乔鹏举微笑道:“我做生意不行,和几个朋友一起做期货,自己从不过问,好在他们都很厉害,我只等着收钱!”

    张扬对股票金融期货啥的只是听说过,懂得并不多,可是从乔鹏举那辆价值百万的奔驰吉普车来看,乔鹏举的身家也非同一般。

    ********************************************************************************************************

    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陈绍斌跟他一起出来了,陈绍斌道:“乔鹏举那个人很有能耐,在京城太子党圈里也很有名气,为人也很仗义,人称新时代的孟尝君。别看梁成龙生意做的大,可跟乔鹏举比起来,他那钱赚的就太辛苦了,乔鹏举股市期货全面出击,和他朋友和搞了一个新金融公司,听说每年收入都以亿计!”

    张扬也不由得咋舌道:“这么有钱?”

    陈绍斌道:“我他**都干腻歪了,这辈子我顶天混个行长,还得担心哪天一不小心贪污受贿。把我给逮进去了,人家都能经商,我也经商。”

    张扬对着小便池抖了抖,陈绍斌忍不住探头向他看了看。

    张扬怒道:“看什么看?你自己没有啊?”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有是有,不如你的富态!”

    张扬笑骂道:“有你这么形容的吗?我这叫威猛!”

    陈绍斌往自己脸上贴金道:“我这叫儒雅!”

    张扬道:“不恶心人你会死?”

    陈绍斌呵呵笑了一声,收起了自己儒雅的宝贝,接着刚才的话题道:“现在搞金融贸易,股市期货的,又有几个真正懂得这些专业,无非是有内幕消息罢了。”

    张扬发现这厮言语中透着不平,洗了洗手道:“绍斌,你该不是真的想下海吧?”

    陈绍斌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大家都往钱看,我不往钱看就得落后,落后就会挨打!”

    张扬笑道:“什么混蛋逻辑!”

    两人出了洗手间,陈绍斌拉着张扬去了吧台,重新叫了两扎黑啤,陈绍斌满腹的话想对张扬说,张扬也不想进去,梁成龙那帮人都在奉承乔鹏举,人家才是众星捧月的中心点,张扬也不想去当陪衬。

    远处小舞台上,天堂乐队正在演奏着轻音乐。听起来很舒服。

    陈绍斌跟着乐曲的节奏轻轻晃着脑袋,张扬被他晃得心烦:“我x,你别扭得跟个*头似的!”

    陈绍斌差点没把那扎破泼到张扬脸上去:“有这么骂人的吗?小心我告你人身攻击!”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我说哥们,你们的风向转得可真快,明儿乔书记当政,今天你们就攀上了乔家大公子,以后这平海还是你们这帮人的天下。”

    陈绍斌苦笑道:“我他**是被梁成龙拉来凑数的!”

    张扬笑道:“怎么?你和梁成龙的疙瘩还没解开?”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早就忘了,我算想通了,黎姗姗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就算不通过梁成龙,见到有钱的男人一样会像苍蝇一样钉上去!”

    “苦大仇深。真是苦大仇深!”张扬忽然意识到陈绍斌之所以兴起下海经商的念头十有**和这件事有关。

    陈绍斌道:“我爸也没几年干头了,我在单位没多少前途,你知道的,我这人自制力又不怎么样,容易被外面的事物所诱惑,所以还是趁着现在有关系的时候尽早离开,抓紧挣点银子才是正途!”

    张扬笑了笑,现如今高官子弟经商的现象很普遍,陈绍斌有这样的想法也很正常。

    陈绍斌指了指远处的乔梦媛道:“你和乔梦媛的关系不错?”

    张扬道:“亦友亦敌!”

    陈绍斌差点没笑喷了:“我x,你就别玩深沉了好不好?”

    张扬道:“不是玩深沉,真的,你应该知道,她未婚夫许嘉勇和我不对乎!”张扬之所以这样说,是不想别人把他和乔梦媛往一处扯,陈绍斌的这张嘴还是很厉害的。

    陈绍斌道:“乔梦媛真是不错,凭你的本事……”

    张扬怒视这厮道:“打住了,剩下的话给我咽回去,哥们什么人?你以为人品都跟你一样龌龊?”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跟你比人品,那是对我的侮辱!”

    张扬道:“我就奇怪了,你对我是不是有意见?”

    陈绍斌喝了点酒,话自然就多了起来:“当然有意见,但凡我看上眼的女孩子,都喜欢用你的标准来衡量我,你说我心里能平衡吗?”

    张扬笑道:“谁啊?”

    “常海心!”

    张扬听到常海心的名字顿时不言语了。

    陈绍斌还想说什么,目光却定格在远处,张扬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原来是天堂乐队的那名主唱歌手正在乔梦媛和安语晨的身边搭讪呢。

    陈绍斌道:“哥们,有人想挖你墙角!”

    张扬笑道:“你他**有毛病,人家聊聊天罢了!这点自由都没有吗?”

    ********************************************************************************************************

    这时候丁兆勇出来找他们,凑到张扬身边:“张扬,你可不够仗义啊,来东江都不打个招呼!”

    张扬解释道:“突然决定的事情,打算明天再跟你们联系呢!”

    丁兆勇要了杯破,跟张扬碰了碰,喝了一大口道:“什么时候有空,请阿姨和叔叔过来,两家人见见面!我爸的意思!”

    张扬笑了起来。丁巍峰是平海政法委书记,他能够提出这件事实属不易,要知道赵静和丁斌都在读书,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丁巍峰提出见面,等于是认同了两人的亲事,单从赵静的父母方面而言,两家地位悬殊太大,可张扬无疑为赵静的身份增添了一个重要的砝码。张扬道:“太早了吧!”

    丁兆勇笑道:“他们两人感情挺好的,现在每到周末赵静都到我家里来吃饭,我爸妈都挺喜欢她的。”

    张扬点了点头,虽然一直到现在他对丁斌当初的懦夫行径都有些耿耿于怀,可既然是赵静做出的选择,他也不好说什么,更何况现在他和丁兆勇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面子上怎么都要顾及一下,张扬道:“成,我回去问问父母的意思。”

    丁兆勇端起酒杯想要跟张扬再喝一口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骚乱,两人抬头望去,却见乔梦媛和安语晨座位那边乱了起来,天堂乐队的几名成员全都冲下了舞台。

    事情的起因是陈绍斌,这厮最近一直心气儿不顺,再加上今晚喝了点酒,看到天堂乐队的主唱和乔梦媛、安语晨两人聊得开心,一股邪火莫名升起,他来到桌前,抄起酒瓶就把那主唱给开瓢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舞台上几名天堂乐队的成员看到主唱平白无故被打,全都冲了过去,围着陈绍斌就是群殴。

    安语晨和乔梦媛两人都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儿,乔梦媛挺欣赏天堂乐队的音乐,谈得正高兴,凭空杀出了一个陈绍斌,然后场面就乱了,安语晨护着乔梦媛让到一边。

    这边张扬和丁兆勇已经冲到眼前,张扬大吼道:“别打!别打!**大爷的,我让你别打!”,这厮哪是拉架,连出两拳已经把键盘手和贝司手放倒在地,然后抓住鼓手的小辫,一拖一拽,那鼓手近一米八零的大个凌空就飞了出去,惨叫着摔倒在舞台上,脸先着地,标准的狗吃屎。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三章 基金启动(下)八千字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绝不低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