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丁兆勇也没闲着,一个勾拳将吉他手也放倒了。陈绍斌鼻子也出血了,扳住郡主唱的衣领子,来回攮耳光:“找死!

    梁孜听到消息慌慌张张的赶过来了,叫苦不迭道:“别打,剔打,都是自己人!”

    陈绍斌杀红了眼,瞪着俩眼珠子道:“谁他妈跟你 自己人,滚一边去 !”他又是一个耳光抽了下去,打得郡主唱跟猪头一样。

    乔瞒举和梁成龙听到动静也出来了,梁成龙和梁孜的关系一直释很好,这种事情他当然要出面,大声道:“陈绍斌,你给我住手 !”陈绍斌把那名主唱推到在地。

    渠成龙问明于情况,真是火从心生,指着陈绍斌的鼻子道:“你他妈掐什么?自己人的场子也砸?”

    陈绍斌指着那名在地上呻吟的主唱道:“我就是看不惯这帮卖唱的傻逼,自以为能唱两首,跟个人似的招摇撞骗,哄人家小姑娘「下次让我见到你这样,我弄死你!”

    乔梦媛气得徨脍煞白:“你 J!- 野蛮,我们聊得好好的,你干嘛冲过来打人?”

    陈绍斌在气头上,也忘了考虑什么面子,他瞪着眼睛道:“我已经打了,怎么着吧?你们这么大女孩子最容易吃亏上当,我是挽救你们,别让这帮孙子给骗了 !”乔瞒举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渠成龙上前抓住陈绍斌的手臂:“你灌了多少猫尿,喝多了,走,一边去!”

    陈绍斌用力摔开他手臂:“你少假惺惺做好人,不就是钱吗?我赔!”他从怀里掏出一打钞票向空中扬了出去。

    张扬皱了皱眉头,陈绍斌今天的行为的确不占理。他和丁兆勇出手是因为不想陈绍斌吃亏,朋友有难,当然要站在朋友的立场,这是张扬的原则。~∽胂岬●唧r'●●■●唧●砷●●岬●唧r'●●■●唧●唧~唧唧~~●●■●唧 唧唧砷●●~∽唧十■●唧●砷●●岬●唧r'●●■●唧●砷●●岬●唧r'●●砷//岬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有钱了不起?你打了我的人,就得给我道歉!”

    一个青年人缓步走了过来,刚才出事的时候,他正坐在角落中和一个女孩子聊天,所以每人注意到他。

    张扬微微一怔,他万万没想到那个躲在昏暗角落的年轻人竟然是乔鹏飞,乔鹏飞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和张扬相遇,不过现在见到张扬,他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畏惧,他现在的日标也不是张扬,他望着陈绍斌道:“乐队是我请来的,他们都是我朋友,你凭什么打人?”

    渠成龙笑着打圆场道:“大水咽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说一干道一万,咱们都是自己人,我看,算了 !绍斌,你喝多打人不对,赶紧给这位兄弟道个歉!”

    陈绍斌也是在东江强横惯了的人物,让他在公众场合低头,等于当众打他的脸,他怒视乔鹏飞道:“嗑瓜子磕出个臭虫,你他妈谁啊?”(更新最快 读读吧   医道官途

    乔瞒飞没敢出手,这是因为张扬在场的缘故,他虽然武功不错,可是比起张扬要差出许多,内心中还是颇为忌惮的。

    一直没有说话的乔鹏举道:“忘了介绍,这是我堂弟乔鹏飞,他也来东江玩儿!”

    陈绍斌内心一怔,他是真没想到这年轻人竟然是乔鹏举的堂弟,今天还真的捅了漏子,可事情已经弄到了这种田地,他有些骑虎难下了,陈绍斌道:“我以为他想骚扰乔小姐她们!”陈绍斌说出这句话等于已经示弱了。

    渠成龙暗自松了一口气,陈绍斌有了这句话,这件事就好办多了,可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顺利,那名被打的主唱捂着血流不止的嘴唇站起来。

    乔鹏飞道:“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磕头认错,要么让亮子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回去 !”

    那名叫亮子的歌手有人撑腰,这会儿顿时神气起来,瞪着俩大眼珠子望着陈绍斌:“有种你再打啊!”渠成龙向乔鹏举道:“乔哥,都是自己人!”

    乔瞒举也觉着乔鹏飞的要求有点过分,他向乔鹏飞道:“小飞,应谋是误会!”

    乔瞒飞不能不给这位大堂哥面 子,他点了点头道:“好,看在我哥的面子上,我退一步,你打人不能白打,你给亮子端茶认错!渠成龙捣了捣陈绍斌的手臂,低声道:“ 差不多就行了 !

    陈绍斌哪受过这样的窝囊气,他咬了咬牙,毅然决然的摇了摇头道:“医药费我赔,端茶认错我不干 !”乔鹏飞冷笑道:“大哥,人家不要你的迳份人情!”

    乔瞒举皱了皱眉头,他认为自己给足了陈绍斌面子,可陈绍斌运人明显有些不识好歹。

    张扬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件事表面看起来简单,可真正的意义却非同寻常,这代表着新旧衙内之间的礓撞。陈绍斌如果低头,就代表着他们那一群人向乔鹏举低头,陈绍斌平时虽然玩世不恭,可他并不糊涂,他也有大局观,他懂得这件事的意义,所以这个错更不能认。梁成龙又道:“绍斌!”他是想劝陈绍斌就此算了。陈绍斌却怒吼道:“别他妈叫我,打都打了,怎么着?”乔鹏举兄弟俩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渠成龙赔着笑道:“不好意思,陈绍斌喝多了,亮子,我送你去医院,这次的演出费我双倍支付!”

    乔瞒飞道:“亮子是我的好哥们,打他就是打我,今天我还就得认这个理儿,陈绍斌,让你端芬认错是便宜你了 ! 别给脸不要脸!

    陈绍斌道:“人我打了,想让我道歉没门 !”

    梁成龙拼命向张扬使眼色,意思是让他说话。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成龙,你 是想让我说话吧?

    渠成龙心说你怎么把我给卖了呢?

    张扬向前走了一步,拍了拍陈绍斌的肩膀道:“在东江提起你陈绍斌,怎么也算得上一号人物,这个面子不能栽,男子汉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尊严绝不能丢 !”这句话说到了陈绍斌心里,他激动地点了点头道:“说得对,这他妈才是我哥们!”

    乔鹏飞冷冷看着张扬道:“他要尊严,我哥们就不要尊严了?”张扬不屑道:“一个戏子谈什么尊严?”这句话一说出口,妾堂乐队的几名成员顿时都火了,他们向前围拢过来:“你他妈说谁呢?”

    张大官人冷笑道:“说你们呢?没事儿不在舞台上老老实实唱歌,跑到下面来干什么? 看你那油头粉面的熊样,长得就欠揍,打你有错吗?工作期间不好好在舞台上,你这叫串岗 !”(更新最快 读读吧   医道官途

    张大官人刚才已经暴露出一部分武力,天堂乐队的几名成员虽然生气,却不敢真正出手。

    乔鹏举静静看着张扬,他并没有生气,日光中反倒流露出几分欣赏,他的父亲明天将接手平海省委书记之职,连梁成龙这样的强势人物都想尽办法攀附自己,可张扬却仍然敢坚持立场,这个人不仅仅是硬气,也拥有相当的智慧,难怪当初堂弟会在他的手下吃亏,乔鹏举欣赏有立场的人。

    渠成龙担心张扬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慌伦打断张扬的话道:“张扬,你少说两句 !”

    张扬压根没理会梁成龙,向前走了一步,双目挑衅的望着乔饿飞:“乔鹏飞,刚才我也打人了,你要求我道歉吗?”乔鹏飞和张扬对视着,两人针锋相对,心中的怒火一触即发。

    这时候乔梦姣说话了:“你们有意思吗?都说是误会了,解释清楚不就完了,非得再打一场,让别人都看笑话才好吗?”

    安语晨来到敉扬 身边道:“打就打,我无条件站在我师父这边!”

    乔瞒飞心里也明白,自己的武力值要比张扬差上许多,就算真打自己也讨不了好去。

    乔瞒举哈哈笑道:“算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都给点面子吧,算了 !”

    渠成龙道:“是啊,都是自己人,所有损失都算我的,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乔瞒飞还想说什么,却被乔梦姣挽着手臂给拖走了,天堂乐队的那几个看到乔鹏飞走了,也没了靠山,自然不会再闹,梁成龙偷偷把主唱亮子拉到一边,给他说了个让他心动的数日,这件事就这么暂时告一段落。

    乔瞒举也没多说话,向张扬微笑着点了点头:“各位不好意思,我先是一步 !”

    张大官人很礼貌的笑了笑,他和乔鹏飞有梁子,可是和乔鹏举却没有翻脸,没必要搞得跟仇人似的。乔瞒举走后,梁成龙忍不住埋怨道:“我说你们唱得是哪一出?”

    陈绍斌冷冷道:“以后这种拍马屁的事儿少他妈叫我 !”他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张扬向渠成龙摇了摇头,也没说话,转身离去,安语晨自然是跟着他一起。

    来到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暴雨,陈绍斌站在门口等着他们,看到张扬他冲 过去抓住张扬的手道:“你是我哥们,我和梁成龙从此成为陌路!”(更新最快 读读吧   医道官途

    丁兆勇这会儿也跟了出来,他叹了 口气道:“从小玩到大的哥们,至于吗?”

    陈绍斌道:“我在乎,这个头我不能低,我要面子,栽了这个面子,我他妈以后在东江再也抬不起头来,是我 兄弟的就该挺我!”他眼圉发红,大声叫道:“张扬,你是我兄弟,今晚的事情,我陈绍斌记住了,以后但凡有用着我陈绍斌的地方,上刀山下火海,我皱一下眉头就是孙子 !”

    张扬心中也有些感动,他拍着陈绍斌的肩头道:“绍斌,你喝多了 !”

    陈绍斌道:“哥们没喝多,我清醒着呢,兆勇,你也是我哥们,他梁成龙不是!我看透他了 !”丁兆勇上前扶住陈绍斌道:“我送你回家!”安语晨已经拦了辆出租车,几个人好说歹说,才把陈绍斌送上了出望着出租车远去,安语晨不觉笑了起来。张扬有些不解的看着她:“我说小妖,你笑什么?”

    安语晨道:“我笑你刚才面对乔鹏飞的时候真是好威风好煞气,帅呆了 !”张大官人不无得意 道:“我一直都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臭美 !”张扬呵呵笑道:“住哪儿啊?我送你回去 !”安语晨道:“省政府招待所,跟梦好一起! 你呢?

    张扬这才想起自己到现在还没安排好住处,他的那辆尼桑皮卡还停在省人民医院停车场,这么晚了又下了大雨,他也懒得去秋霞湖别墅,再说顾佳彤今晚也无法过去,自己一个人孤零零跑到那边多没劲。张扬道:“要不我跟你住得了 !”安语晨呀了一声,俏脸羞得通红:“你怎么这样说话啊?”“我哪样了?我去省政府招待所住,又没说跟你一个房间 !”张扬明知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还故意逗她。安语晨又羞又恼,挥拳就打。

    当师父的岂能让徒弟给打了,张大官人轻轻巧巧就抓住 了安语晨的手腕,笑道:“大庭广众的,注意点影响,我可是国家干部!”

    渠成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干吗呢,你们跑到这里来打情骂俏了 !”安 秸-晨转过身瞪了他一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渠成龙呵呵笑了一声,四处张望了一下:“陈绍斌呢?”张扬道:“兆勇送他回去了 !”梁成龙道:“他生我气了,其实今晚的事情,他做的有些过张扬道:“得了吧你,事情要是搁在你自己身上,婆千头也不能渠成龙道:“有什么不能低头的,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安语晨已经拦了辆出租车,催促张扬上车。渠成龙道:“我送你们!”

    安语晨对梁成龙的印象并不是太好,摆了摆手道:“不麻烦你了 !”张扬上了出租车,安语晨道:“我不喜欢他!”

    张扬知道安语晨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性子,他低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你

    可以不喜欢,但是人家有选择生活的权利!”安谆晨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张扬,轻声道:“我发现你比过去有内涵了 !”张大官人道:“错!我一直都有内渴,是你的认知力提升了 !”

    安语晨正想 跟他拌嘴的时候,乔梦媛打来了电话,原来乔梦媛已经回刹了省政府招待所,听说安 f6晨和张扬在一起,也就放心了。

    张扬和安语晨来到省政府招待所,雨非但不见减小,反而越发的大了,天空中闪电不断,闷雷也是一个接着一个。

    张扬在总台办理入住寻续的时候,乔梦姣走了过来,听说张扬也要在这里入住,轻声道:“不用单开房间了,我们那里还空着两间客房,我爸刚才还聊你呢!”张扬假惺惺道:“那多冒昧啊!”

    乔梦姣道:“也不是让你白住,我妈秦i&腰疼病又犯了,你去帮她看看 !”乔梦嫒见识过张扬的医术,当初他救时维的时候,乔梦妃就在身边。张扬乐呵呵道:“这么说,我就心安理得了 !”

    乔振梁一家住在省政府招待所的观云楼,这座小楼是专门招待省部级官员的,观云也暗合官运两字,领导们对这些也是很在乎的,谁不想自己的官运亨通,步步高升?

    虽然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乔振梁仍然没睡,在客厅中帮妻子孟传美轻轻按摩着腰部,看到乔梦媛带着张扬和安语晨进来,乔振梁乐呵呵点了点头:“张扬来了,快请坐 !”

    (更新最快 读读吧   医道官途

    张扬真是纳闷,乔振梁这个人实在让人看不透,一个省部级的高官,平易近人,谦和的就像一个普通老百姓,可外界关于他的传闻究竟是真是假?

    孟传美看到来了客人,想要起身,却不经意牵动了腰部的老伤,痛得哎呦叫了一声。张扬殷勤道:“孟阿姨,我来帮你看看 !”乔振梁有些惊奇道:“你也懂按摩?”

    安谆晨忙不迭的帮着介绍道:“乔叔叔,我师父可是卫校毕业生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这丫头是夸我还是骂我呢?

    孟传美痛得额头见汗:“小张我这是老伤了,年轻时落下的根,一 到阴天下雨,腰疼病就犯哎呦佛祖保佑”孟传美信佛,这会儿还不忘了佛祖保佑。

    张扬心中暗笑,佛祖保佑不了你,还是我来吧,这厮今天是存心想显摆,明天乔振梁就是平海省委书记了,借着这个机会和他一家子拉近关系倒也不错。

    张扬让孟传美在沙发上釉好了,他运指如风,轮番点中孟传美背后的几处穴道。孟传美顿时感到腰部的疼痛完全消失,她又惊又喜,刚才对张扬还 半信半疑,这会儿已经信了八分了。

    张扬先为孟传美诊脉,微笑道:“孟阿姨,您是老伤,伤处乃是在腰骶!这伤应该是二十五年前落下的 !”

    孟传美和乔振梁同时咦了一声,两人同时道:“你怎么知道的?”

    张扬为孟传美一边按摩着腰部,一边道:“根据你的脉象来看,应该是冬季落下的,大概是腊月,那年你生产的时候是不走出了些问题?”

    张扬这边说得平平淡淡,可乔振梁和立传美两口子已经是目瞪口呆了,孟传美二十五年前生得乔梦嫒,就是在生产的时候遭遇难产「当时差点死了,前往医院的路途中又受了风寒,从那时起就落下了腰疼病,这件事连乔梦姣都不知道,却不知张扬是怎么推断出来的。

    听母亲说完当年事,乔梦媛心中一阵酸楚,母亲为了自己承受了多少苦楚,她轻声道:“张扬,你一定要帮我妈妈把腰疼病治好!”

    张扬笑道:“冲着你这份孝心,我也得帮忙啊! 不过孟阿姨的病不在外,而在内,想要彻底根除腰疼的毛病,就必须服药 !”他让乔梦妓取来纸笔,当场写下了方子,按照他的这个方子,连服一个月的草药,一定能够根除腰疼的顽疾。

    张扬写方子的时候,乔峨举也到了,看到张扬过来,他颇感惊奇,不过还是很礼貌的跟张扬打了 个招呼,他们谁都没提起今晚的不快,乔振梁和孟传美先去休息了。安语晨和乔梦值一起也上了楼。

    客厅内只剩下张扬和乔饿举,张扬笑道:“不好意思,今晚叨扰了 !”

    乔瞒举笑道:“说起来都是自己人,有什么客气的,你帮我妈看好了腰疼病,我还没顾得上谢你呢!”张扬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乔瞒举对张扬的医术是持有相当怀疑的态度的,不过刚 才他已经看到母亲没事人一样走回了房间,证明张扬还是有 些手段,乔鹏举道:“喝酒吗?”张扬笑了起来,乔鹏举的邀请 当然不L好拒绝。

    观云楼的配套设施很完备,楼下有厨房有餐厅,乔鹏举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有几包五香蚕豆,还有一只卤鸭,乔鹏举笑道:“想不到还很丰盛 !”

    两人一起动手,乔鹏举把蚕豆 装盘,张扬剁好鸭子。他们在餐桌前坐 了,乔鹏举开了瓶飞天茅台,笑道:“其实我不喜欢喝洋酒 !”

    张扬也笑了起来:“我也不喜欢喝那玩意儿,不过都说喝那东西有情调!”

    乔瞒举哈哈笑道:“一男一女喝洋酒多少沾点小资,俩大老爷们喝洋酒那叫装逼!”

    [ 2q号了,起点的双倍月票活动正式开始,各位兄弟姐妹,章鱼这厢有礼了,看爽了,把你们压箱底的月 票全都投给我吧!]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四章 新旧衙内(下)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五章 绝不低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