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沈庆华的讲话时 间不长,他讲话的风格属于标准的 行政式,公文式,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很难激起在场人的兴趣,不过大家齿于礼貌还是给予了相当热烈的掌声。

    沈庆华讲话结束之后,副市长娄光亮、教育局长刘强先后讲话,他们的讲话风格和沈庆华属于一个类型,这就没多少人给面子了,掌声寥寥,掐到最后,原本也想凑热闹说两句的副市长王华昭也失去了兴趣,他看出来了,自己的气场不够,还是别自讨没趣的好。

    嘉宾团方面,推举乔梦媛作为代表讲话,乔梦姣微笑着站起身道:“很荣幸能够代表江城的企业家和投资商讲话,我们这次接受张市长的邀请前来丰泽,为的是助学基金,大家都明白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无论作为张市长的朋友,还是作为江城的企业家,我们都愿意为-丰泽的未来出一份力,沈书记刚才说得好,教育落后,就会落后于未来,希望我们的绵薄之力能够多帮助几个孩子,能够为丰泽和我们的国家多培养几个人才 !”张扬率先鼓掌,这厮今天率先了好几次了。

    乔梦媛笑道:“我做个表率,我代表汇通集团捐献缈万元作为助学启动资金!”

    乔梦妓的声音不大,可是却宛如惊雷般震动了现场丰泽领导的内心,当然张大官人除外,他对这些人的实力清楚得很,s0万对乔梦媛算不了什么-,她起到 了表率作用,这是对他工作的支持,张扬心中感到一阵温暖。

    一位位企业家的出手彻底震性了 丰泽的这帮领导,他们原本认为今天的助学基金启动仪式只不过是一个形式罢了,没指望能够募捐到多少钌,可在乔梦姣捐献缈万之后,安语晨也捐子县】万,随后林清红、常海天都代表企业拿出 了s0万,其他前来的企业也纷纷慷慨解囊,最后竟然募集到愍5万元助学基金,连沈庆华都没有想到今天会达到这样的效果,素来沉稳的他,也激动地起身表示感谢。

    副市长娄光亮的眼里,这些人全都是财神爷,如果能够让其中任何一家企业在丰泽开办工厂,都将会是一件了不起的政绩,娄光亮望着那五百多万基金,眼睛都红了,这也难怪,丰泽的副市长普遍都没有实际的财政大权,哪见过这么多钱啊!

    午宴开始之酋,张扬来到沈庆华面前,装出一副很诚恳的样子:“沈书记,我得向您承认错误!”沈庆华道:“怎么了,今天你组织的很好啊!”

    张扬道:“沈书记,我今儿擅自把招待标准提高了,每桌饭都按照驳y的标准,一共是五桌饭,这违反了咱们市委市政府的招待规定!这厮说出这件事的时候,一双眼珠子偷偷瞄着沈庆华,他其实就是存心故意,你沈书记不是喜欢四菜一汤吗?今儿我倒要挑战一下你的权威,这绍帕乡标准你看 着 办吧。

    沈庆华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又不是市政府招待所,招待这些著名企业家,用不着太死板,政策也要灵活运用。”沈庆华何其的老道,心中已经明白了,小子,你是故意的,看在这五百多万捐款的份上,我饶了你。

    张扬心中暗乐,他最喜欢的就是得寸进尺,又道:“沈书记,这些人很多都喜欢喝酒,我要是不陪他们喝吧,他们就会觉着我不够热情,我要是喝吧,又违反咱们的禁酒令!”

    沈庆华气得差点没骂娘,这混小子真是蹬鼻子上脸,可那五百多万的捐款却是实实在在,沈庆华居然点了点头:“只要是为了工作,喝点酒也是难免的,不过喝酒后就别去单位了,让人看到了影响不好!”沈庆华能说出这番话已经给足了张扬面子。

    张大官人这个乐啊,看来任何制度都是针对特定群体的,连素来拘泥古板的沈庆华书记,现在不也懂得变通了吗?虽然明知道沈庆华违心的成分比较多一些,可张大官人仍然认为自己取得了一场胜利。砷//岬胂岬唧●唧砷●●■●唧唧砷0 呻●0,''●唧砷●●■h∽唧唧◆,''●唧r'●●■●唧●●//唧唧'+ 唧唧r'●●岬唧●砷0 呻●岬唧 唧唧 r'0 呻●岬唧唧r'唧唧砷//,'●0

    沈庆华在现场敬了一杯酒之后就匆匆离去,虽然他就许 了张扬在工作期间大吃大喝,可他自己可不想留在这种场合,免得留给其他人一种与平时不符的印象,沈庆华笑着将现场交给张扬,借口还要召开抗旱工作会议先走了。

    副市长娄光亮把沈庆华送出了白鹭宾馆,沈庆华在上车前向娄光亮指示道:“一定要招待好这些企业家,下午有时间可以邀请他们去丰泽的开发区看看。”娄光亮本来就是这个意思,笑着不断点头。

    沈庆华这次没有步行,主要是下午他要下乡馈去视察,市委秘书长齐国远跟着他一起上了车,故意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个张扬倒是很能折腾!”沈庆华意味深长道:“他来丰泽之前,你不就是已经知道了吗?

    齐国远笑道:“过去是耳闻,今天是日睹,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

    沈庆华道:“有道是黑猫白猫逮着耗子就是好猫,张扬今天这件事做得很漂亮啊!”齐国远道:“五 百多万,轻轻松松就到手了,他还真是有本事。那些企业家和他的关系都很好,难怪过去他会在招商办当主任 !沈庆华道:“他倒是挺适合做招商工作的!”

    齐国远从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些门道,低声道:“沈书记,难道您想让他主持招商工作?”沈庆华有些不满的 看了齐国远一眼:“李忠干得不是挺好吗?”

    齐国远不说话了,他知道自己不小心触及了沈书记的逆鲸,招商办主任李忠是沈庆华亲手提拔起来的。更何况沈庆华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这些越级的话,干部的职责分工又岂是他齐国远的管辖范围?沈庆华闭上双目,脑子里却在想着张扬刚

    和张扬相比市长孙东强反倒要老实得多,孙东强来到丰泽之后一直循规蹈矩,无功无过,两者相比,沈庆华都不怎么喜欢,前者过度张扬,后者虽然低调,可是沈庆华相信孙东强表现的低调只是为了韬光隐晦,他也许在等待时机,等待着取代自己的那一天。沈庆华心中暗自感叹着,看来属于自己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每个人都会面临告别政坛的那一天,顾允知在这一点上已经看得很开,想得很透,随着离任日期的临近,他已经将工作基本都交给了宋怀明,连今天的省委常委会,也没有去主持,而是让宋怀明代为主持。顾允知留在家里,他要照顾女 儿顾佳彤。

    顾佳彤前天在西樵淋了些雨,回来后就感冒了,烧了两天,仍然没有退烧的迹象,顾允知本想送她去医院,可是顾佳彤不想去,坚持留在家里吃药,可病情不见减轻,反而越来越重了。顾允知今天一早就把省人民医院的呼吸科主任韩立群给叫到了家里,顾书记对于这种小节并不在意,什么叫滥用职权,为了女儿,这叫变通。

    韩立群为顾佳彤检查完之后,开了些药,临来之前他就已经问明了病情,并准备了一些抗病喜的药物,小护士配好药后,给顾佳彤输液。顾允知和韩立群来到外面,关切道:“绰主任,我女儿怎么样?

    韩立群笑道:“没什么 大事,就是上呼吸道感染-,不过我建议她最好还是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顾允知点了点头:“好,等她输完液我就送她过去 !”

    顾允知将韩立群送走,返回女儿的房间内,看到女儿正拿着 笔记本电脑,看着药厂这个月的账日情况。顾允知马上板起面孔道:“你迳丫头,生病 了,还要工作,难道不要命了吗?”

    顾佳彤咳嗽了一声,把笔记本放下:“没事儿,就是普通的感冒,爸,您怎么不去上班?身为省委书记,你带头违反劳动纪律,这可不好!”

    顾允知掰着手指头算到:“明天乔振梁就过来准备接班了,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我干了一辈子草命工作,没迟过到,没旷过工,怎么都得感受一下。”

    顾佳彤忍不住笑 了起来:“爸,人家都是站好草命最后一班岗,到了您这儿怎么就不一样了呢?”她心中却明白,父亲之所以不去上班,是因为要照顾自己的缘故。

    顾允知道:“要不,你给张扬打个电话,让他过来,凭他的医术,一定可以药到病除!”顾佳彤摇了摇头道:“他刚刚上任忙着呢,还是不要影响他工作

    顾允知望 着女儿憔悴的俏脸,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酸,对于女儿和张扬的关系他早就心知肚明,虽然他已经就认了这个事实,可看到女儿现在的样子,心中还是有些替她不平。

    顾佳彤从父亲眼神的变化中精到了他心中所想,伸出手握住父亲的大手,拉着父亲在她身边坐下,轻声道:“爸,我的事儿您就别操心了,西樵的房子已经装修好了,什么时候去看看?”顾允知道:“明天工作交接,等你病好了,咱徂就 过去住一阵顾佳彤笑着点了点头:“等养养暑假,刚好去西樵写生 !”外面传来保姆的声音:“顾书记,电话!”顾允知拍了拍女儿的手背,来到外面,从保姆手中接过了无绳电话,电话是宋怀明打来的,新任省委书记乔振梁提前一天就到了,现在已经在省政府招待所下榻,顾允知听到这个消息不禁皱了皱眉头,乔振梁预定是明天抵达,现在提拼了一天,不知他脑子里打得什么算盘。顾允知道:“他通知你的?”

    宋怀明道:“不是,是省政府招待埠那边反馈过来的 消息,我正准备去拜会他 !”

    顾允知道:“我明天就到点了,这些事和我无关 !”说完顾允知就挂上了 电话,顾允知对于这些事情的确有些厌倦了,像他们这种层次的官员,每做一件事都有很明确的目的性,乔振梁 也是如此,宋怀明告诉自己这个消息也有他的用意,顾允知懒得去想,乔振梁既然到了东江,从今天起他就等 于卸任了,什么站好草命的最后一班岗,无非是将政治斗争进行到底,顾允知不想斗了,把战场让给别人,以后的平海是乔振梁和宋怀明的舞台,他顾允知从今天起就提前退出,顾允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虽然隐隐有些失落,可那种轻松 感是多年来从未感受过的。

    此时顾家的门铃响了,保姆去开了门,门外一对中年夫妇笑眯眯站着,却是前来上任的平海省委书记乔振梁夫妇。

    顾允知听说乔振梁夫妇来了,并没有意外,乔振梁来平海接班,理当过来拜会自己,他笑着走出门,站在小楼的门口并没有继续向前。

    乔振梁看到顾允知的身影出现在小楼外,慌忙加快了脚步,率先伸出手去,笑逐颜开道:“顾书记,我不清自来,还望不要见怪!”

    顾允知微笑站在那里,伸出手去,等着乔振梁握住他的大手,一语双关道:“你可是拿着中组部委任书过来的,名正言顺,哪里是不清自来啊!”两人同声大笑起来。顾允知邀请乔振梁夫妇来到客厅坐下,让保姆沏了一壶好茶。乔振梁道:“顾书记,我自己开车过来的,今天一早从云安出发,三 个小时就开到了东江 !”

    顾欠▲知微笑道:“振梁同志正当壮年,真是让我羡慕啊!”

    乔振梁的妻子孟传美道:“我都劝他了,五十岁的人了,眼都花了,还是让司机开车安全,可他就是坚持自己来。”

    顾欠▲知道:“做领导的就应该有身体力 行的精神,能自乇做的事情,最好不要假手于人。”

    乔振梁笑道:“顾书记和我一般的想法,别人开车我还真不放心,我驾龄都三十年了,什么车我都能开,坦克车、装甲车、连机动三轮我都能开 !”顾犬▲知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振梁同志真是厉害啊!”

    乔振梁道:“特定的时代造就特定的人,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有我过去的那种经历,同样,顾书记的经历我也望尘莫及。”顾欠▲知笑道:“我老了,现在明-显精力不济。”

    乔振梁道:“顾书记,您可别这么说,我今天过来拜访,一是提前跟您报个到,二是为了挽留您,您在聿海当了这么多年的书记,平海在您的领导下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我想请您留在平海继续发挥余热。

    顾允知笑道:“我之前 已经把自己的意图表达的很明确了,既然离休了,就走得干干净净,每个人的思维和想法都不一样,我留在平海非但不能起到帮助作用,将来还会成为你们的绊脚石,老了就是老了,留在政协参政议政又有什么意义?我提不出什么有用的意见。到了我这种年纪,领导方式更多的是凭借经验,不是我想这样做,而是人性使然,不由自主的会这样做。”顾允知停顿了一下又道:“也许我留下能够提出一个两个的良好建议,可我起到更多的是反作用,我也走过来人,开始的时候,我也像多数人一样尊重老同志的意见,希望老同志能够给我帮助,可后来我慢慢发现,老同志带给我的弊大于利,渐渐的我对老同志只是尊重他们,但是不尊重他们的意见了。到了最后,我干脆就他们说他们的,我干我的 !”乔振梁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起来,顾允知此人少有的明智。

    顾欠▲知笑道:“明天常委会后,我就正式退下来,这平海就交给你了,你也别征求我的意见,过去,你就是云安省委书记,云安搞得不错,每 个领导人的执政风格都不一样,我按照我的一套在平海 搞得还算顺利,可你照着我的方法来,未必就能够成功,所以,你还是按照你自己的思路去做,总之我们共产党人,只要抱有,为老百姓谋福祉「为国家的富强而奋斗的精神,那就够了 !只要目标明确,无论走怎样的路,最终走到目的地就行!”

    乔振梁真诚道:“听顾书记一言,乔某茅塞顿开 !”顾欠▲知微笑道:“振梁同志,说句心里话,你想我走呢,还是想我留?”

    乔振梁有些错愕的看着顾允知,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道:“等我将来离休的时候,我会做出和顾书记一样的选择!”两人都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

    在二楼负责陪护顾佳彤的小护士忽然惊慌失措的跑了下来:“顾书记,顾小姐她她的体温忽然升高了 !”顾犬▲知脸色一变,大声道:“备车,马上去医院!”

    张扬中午喝了不少的酒,这么多 朋友过来,大家这么给面子,让他的助学基金启动仪 式搞得风风光光,在丰泽他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张扬端着酒杯来到安语晨和乔梦媛之间 坐下,笑眯眯 道:“小妖,梦媛,你们今天可不能走,留在丰泽住一天,我带你们好好玩玩!”乔梦媛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吃完饭我就得走!”安语晨也跟着点了点头。张扬道:“你添什么与L啊?”安语晨笑道:“梦媛姐要去东江,我说好了跟她一起去玩!”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想到,最近乔梦媛的父亲要来平海上任「乔梦媛前往东江十有八九是为了去探望父母,张扬低声道:“乔书记来了?”乔梦媛也没瞒他,点了点头道:“明天就正式接手工作了 !”

    张扬笑道:“恭喜恭喜,你见了乔书记别忘了帮我恭喜他荣升”话说出口又转过神来,好像不是什么高升,跟自己差不多,属于平调。

    乔梦媛淡然笑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向他转达的!”

    安语晨道:“我去东江玩两天,回来的时候再骚扰你这位市长师父!”张扬笑道:“小心我告你非礼啊!”安语晨柳眉倒竖道:“我才不怕呢!”乔梦媛在一旁看着,心里这个纳闷,这像师徒吗?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暧昧。

    张扬这边喝着痛快,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大声道:“谁啊?”到底当了市长,气势不是一般得足。可当他听到顾允知低沉的声音,马上脸上笑逐颜开,声音也低了八度:“顾书记,找我有事啊!”乔梦媛和安语晨在一旁都听到了,两人都很鄙视的看着他,当官的脸变得就是快!

    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起身出门去接电话,咱奴颜婢膝的时候也不能让别人看见。

    顾允知的声音显得有些 紧张:“张扬,佳彤的体温总是控制不住,我已经送她到医院了,大夫也没多少好办法!”

    张扬微微一怔,不由得也有些紧张了起来,他轻声道:“顾书记,您别急,先把情况说给我听听,我这就去东江 !”

    顾犬▲知将顾佳彤的情况简略讲了一遍,张大神医就算再有本事,单从顾允知描述的情况中也无法判定顾佳彤到底是什么病,他当即决定马上前往东江。

    张扬给办公室主任张登高打了 个电话:“张主任,我千去东江出差 !”

    张登高一听怎么说出差就出差啊?他想问还有点害怕,张扬的脾气他已经有所了 解,万一惹火了人家,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张扬接着给出了理由:“省委书记交接工作,我必须得去一趟!”

    张登高这个纳闷啊,心说你张副市长是牛逼,可你毕竟是个县级市的副市长,人家省委书记交接工作跟你有-啥关系?他斟酌了一下低声道:“张市长,要不您给孙市长说一声 !”

    张扬一听就火了:“你当我是跟你请假吗?我是告诉你我的去向,你想跟孙市长汇报,你只管去说,我没必要向他请假!”张大官人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回到宾馆内,中午的宴会也接近了尾声,乔梦姣准备离去,她是打算先回江城,然后从江城再乘火车返回东江。

    张扬道:“你们俩别忙着走了,我也去,等我把他们道走了,咱们开车去东江 !”

    乔梦妓微微一怔,刚才怎么没听他说起要去东江,出去接了个电话就要一起过去,难道是为了顾允知?她心思缜密,虽然感到奇怪「却没有多问。安语晨听到张扬要一起前往东江,自然开心不已。

    张扬将这帮江城的企业家送上车,把工作向常凌峰简略交代了一下,便开着他的那辆尼桑皮卡带着乔梦姣和安语晨一起离开了 丰泽。

    因为张扬中午喝了不少酒,所以乔梦媛坚持不让他开车,离开丰泽这一段是乔梦妓开得。

    张扬牵挂顾佳彤的病情,不停催促乔梦嫒快点,乔梦妓的脾气开车自 然是不紧不慢,时速就没超过一百,最后还是安语晨被他催得心烦,接过了方向盘,加快速度向东江驶去。乔梦妓轻声道:“这么急去东江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张扬点了点头道:“救人!”乔梦嫒隐约猜到这件事可能和顾佳彤有关。

    夜色腰胧的时候,他们终于赶到了东江,张扬把乔梦妓和安f6晨放在了省委招待所门口,顾不上多做解释,开着车一溜烟就驶向省人民医院。安谆晨叹了口气道:“我这个师父,到哪儿都是风风火火的!”乔梦妓微笑道:“看来他真的有急事 !”砷////●●■●唧唧唧 唧 砷●●岬●唧砷●●■●唧唧砷●●岬唧呻岬唧唧~唧r'●●■●唧●砷●●'+唧~唧砷●●■●唧唧砷●●岬唧唧r'●●岬唧●砷●●岬●∽唧唧砷//

    顾佳彤的体温仍然在三十九度以上,暂时睡着了,不过人开始说起了胡话,顾允知坐在床边守着女儿,听到她不停道:“张扬张扬”心中不禁感到酸楚,女儿对张扬用价竟然如此之深,可他们之间的感情又见不得天日,顾允知心中喟然长叹,暗下决定,找到机会,一定要和张扬好好谈谈。

    正在顾允知心潮起伏的时候,张扬推门赶了进来,他从停车场一路跑到病房,气息也有些急促,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跟顾允知打了个招呼。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现在的体温是3q5。”最高的时候达到410。”医生想了很多的合法,可是体温仍然无法降下去。”

    张扬来到床边,顾不上顾允知还在身边,伸出手掌,探了探顾佳彤的额头,感觉到顾佳彤的前额火烫,他皱了皱眉头,翻转顾佳彤的皓腕,手指搭在她的脉门之上,顾佳彤的脉息急促但是充满了力量,张扬意识到这是顾佳彤自身内力的应激反应,顾佳彤的内力已有小成,在受到外力伤害之后,她会自然而然的激发内力对抗这种伤害,这和人体的免疫机制有些相似。

    张扬握住顾佳彤的纤手,闭上双目,一股内力缓缓注入顾佳彤的经脉之中,他要以内力探寻顾佳彤究竟伤在何处,张扬的内息在顾佳彤的经脉内流转,运行一周,随着顾佳彤的内力导向,最终来到她的足踝经脉。张扬睁开双目,掀开被褥,脱下顾佳彤左足的袜子,却看到在她洁白如玉的足踝之上又一条斑驳的红色细线。

    顾允知也凑了过来,看到那红线不由得一怔,低声道:“怎么了 ?”

    张扬用手指轻轻磁了磁那处皮肤,感觉热的烫人,他皱了皱眉头道:“中毒,应该是被毒虫咬到了 !”

    他取出针盒,从中抽出一支银针,刺入顾佳彤的肌肤内,那银针瞬间变成了蓝色。顾允知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会中毒?”张扬道:“顾书记,佳彤姐这两天去过什么地方?”

    顾允知想了想道:“西樵老家!”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对啊,佳彤从西樵回来就生病了,难道真的是在西樵被毒虫咬了?

    张扬点了点头,看 来他想要为顾佳彤疗伤,可是顾允知在身边总是不太方便。

    顾允知何其老道,一眼就看出张扬的为难,他低声道:“如果在这里不方便,我们可以把佳彤先接回家!”张扬道:“顾书记,让家里准备好浴缸,我要为她逼毒!”

    顾佳彤此时幽然醒转,她烧得昏昏沉沉,朦胧中依稀看到是张扬,顿时扑入张扬的怀抱中,紧紧抱着张扬道:“张扬,我好想你”

    张大官人抱着顾佳彤一时间连脖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妈妈咪呀! 顾书记就站在身边,张大官人都感觉到顾书记那两道目光宛如刀锋般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八千字更新送到!求周一堆荐票,评价票 !]

上一篇:第三百七十四章 新旧衙内(上) 下一篇:第三百七十四章 新旧衙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