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四十八章攻防转换(下)

    高勇不无嘲讽的笑道:“骚乱的真正原因?难道球场骚乱和看台坍塌有关吗?”

    刘艳红道:“很不幸。你说对了,根据目前各方专家的考证,看台坍塌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在短时间内,看台上涌入了太多的球迷,超出了看台设计的承受能力,而且是两倍以上,看台的设计没有问题,施工的质量和工艺也没有问题,在排除了上述两个重要因素之后,主要的原因就是这场球迷骚乱,而制造这场球迷骚乱的根本原因是这场不公平的比赛,造成比赛不公平的恰恰是你和朱毅的内幕交易!”

    高勇再也沉不住气,他站起身怒吼道:“你撒谎!你们在推卸责任,发生这次惨剧的根本原因就是你们看台施工质量的问题,你们平海在为自己推卸责任!”

    刘艳红道:“没有事实证据我们不会这样说,既然我们说出来,就会负责任!高勇你不但要为行贿负责,你和这场不公平竞赛的制造者还要为球场骚乱埋单!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的罪行很严重!”

    高勇怒视刘艳红,可他的目光深处闪烁着恐惧。

    刘艳红起身道:“张扬。接下来的问讯交给你了!”

    刘艳红离开之后,张扬叹了口气道:“何苦来哉,我看人从不走眼,就你这副德行,最多也就是个跑腿的,老实交代吧,到底是谁让你贿赂裁判的?想替人背黑锅,也得分清楚轻重,搞不好把自个儿的性命给搭进去,那就不值得了!“

    高勇道:“你在威胁我!”

    张扬道:“有那必要吗?我跟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

    “你们以为我是三岁小孩?把看台坍塌归结到球迷骚乱,你们可真敢想,我倒要看看这世上有没有公理,你们这是地方保护主义,为了保住平海的官僚和商人,不惜昧着良心将责任推到我们的身上!”

    张扬冷笑一声,抓起桌上的一份材料扔了过去:“你仔细看,我有的是时间,不懂的地方我可以给你解释,那啥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全都经过专家们的论证,设计没问题,工程质量没问题!”

    高勇从头开始仔细观看材料,越看额头上冷汗越多,他渐渐感觉到这件事比他预想中还要严重得多。

    

    洪伟基来到东江之后本想去见顾允知和宋怀明中的一个,可是两人都采用避而不见的策略,让洪伟基这个云安省副省长,云安省方面的全权代表很没有面子。不过平海方面还是派出常务副省长赵季廷陪同他。赵季廷这个曾经平海的政坛之星,自从儿子赵海卫找人欧阳如夏,导致欧阳如夏崩溃自杀后,他整个人也颓丧了下去,每个人都看得到他的消沉,赵季廷老了很多,欧阳如夏,那个热情似火让他心爱的女人,如今已经魂归天国,害死欧阳如夏的凶手,却是他的儿子赵海卫,因为这件事赵海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就算在狱中表现良好获得减刑的情况下,走出监狱也已经是二十一世纪,因为赵海卫的事情,妻子李萍大受刺激,于上个月已经病逝,接连的打击让赵季廷变得心灰意冷,他不再像过去那般热衷名利和地位,他明白,真正造成这场悲剧的是自己。只是上天没有把报应落在自己的头上。

    洪伟基在赵季廷的身上找到了共同点,两人在平海的官场上都很失意,而且都是栽在女人这个问题上,不同的是洪伟基很幸运的很迅速的爬了起来,而赵季廷却没有那么快。

    赵季廷这次给洪伟基的感觉是很麻木,仿佛游离于体制之外,洪伟基想通过他了解一些平海方面的最新进展:“赵省长,我听说你们抓了泰鸿俱乐部副总经理高勇,请问是什么原因?”

    “调查需要!”赵季廷说完就沉默下去。

    洪伟基又道:“我不明白平海方面为什么要把球迷骚乱作为4.17惨案的主要原因调查?”

    “既然是查清楚,就要全面而广泛的调查!”赵季廷又沉默了下去。

    洪伟基感觉很无趣,他印象中的赵季廷不是这个样子,当初赵季廷被视为平海省长最有力的竞争人选,那时候他意气风发,在诸多副省长中最受顾允知的欣赏和器重,想不到他在欧阳如夏的事件之后就此一蹶不振。

    洪伟基道:“赵省长,我是从平海走出去的干部,可我仍然觉着这次平海在4.17事件的处理上表现的不够积极,想想那些仍然站在体育场外苦苦哀嚎的死者家属,我们做领导的于心何忍。”

    赵季廷道:“已经有调查组在调查,相关的赔偿方案马上就会出台,省里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洪省长应该多点耐心!”

    洪伟基不可能有耐心,他感觉到平海省上上下下有意识的在防范自己,将自己隔离于事件之外,他将事情目前的进展通报了省委书记乔振梁。

    乔振梁听闻平海省方面将泰鸿俱乐部副总经理高勇抓走,并开始全面调查泰鸿俱乐部的时候,气得拍了桌子,他平时都是一团和气,可生气的时候没有人敢靠近。秘书吓得悄悄退了出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乔书记的脾气。

    中组部方面已经和乔振梁谈过话,他知道平海将会是自己的下一站,在他还没有前往平海之前,想不到就出了这件惨案,乔振梁很痛心,他在云安省老百姓中的口碑很高,乔书记平易近人爱民如子,事实上乔振梁也是这样,这位省委书记出了名的没有架子,云安省各城市的街头巷尾,甚至村口稻田都出现过他的身影,他热衷于微服私访,他始终认为这样可以听到老百姓最真实的呼声。

    知道4.17球场惨案之后,乔振梁认为自己的应对并没有错,派洪伟基作为代表前往东江了解情况是必须的,他让洪伟基去的目的是给云安的这帮球迷撑腰,也是带去云安省领导的慰问,当然他也有给平海方面压力的意思,死了这么多人,云安省球迷死去了25人,伤113人,这么惊人的数目。这么惨痛事件,发生在东江,发生在平海,平海方面应该负担全部的责任,应该给云安的老百姓一个交代,乔振梁是云安省的省委书记,哪怕是他在任还有一天,他都要尽好父母官的本分,他要维护云安省老百姓的利益。

    

    乔振梁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他主动给顾允知通了电话。

    顾允知接到乔振梁这个电话的时候,刘艳红正在向他汇报最新进展。

    乔振梁的这个电话早就在顾允知的意料之中。顾允知道:“乔书记,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顾允知的这句话让乔振梁很恼火,可他又不能发作,虽然两人的级别相同,可顾允知的资历摆在那里,人家是老同志,对老同志是要尊敬的,乔振梁控制情绪的功夫很自如,他轻声道:“顾书记,我想跟你沟通一下4.17球场惨案的事情!”

    顾允知道:“这件事啊!平海方面正在积极调查,目前情况并不明朗,至于事情的最新进展我们都通报给了伟基同志,他应该都跟你说了!”

    乔振梁道:“说了一些,不过出于保密机制,他对事情的进展了解的并不全面!”他的言外之意是平海方面缺少跟他们的沟通。

    顾允知向刘艳红看了一眼,他此时的心情轻松了许多:“根据专家组的论证,体育馆的看台设计和施工都不存在太多的问题,造成坍塌的主要原因是球迷骚乱,涌上看台的球迷数量超出了看台的承载能力!”

    乔振梁道:“顾书记,这个原因恐怕外行都不会相信!”他被顾允知的理由激怒了。

    顾允知道:“我也觉着不可信,可专家论证的结果就是这样,中央方面也派来了工作组,工作组的专家在进行进一步的论证!”

    乔振梁道:“如果工程不存在隐患,这场悲剧就不会发生!”

    顾允知道:“无论是不是工程的隐患,工程的施工方,建筑的承包商都已经被抓起来了,我们务必要将这件事查的清清楚楚,但是有一点无可否认,球迷骚乱也是造成这场惨剧的重要原因之一。等中央工作组的专家出来结果之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乔振梁道:“顾书记,您以为责任方在谁?”

    顾允知道:“事情已经发生,对我们来说首先是抚恤死伤者,这方面的工作由怀明同志在做,调查工作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我会在离休前处理好这件事,把一个干干净净健降康的平海交给我的继任!”

    乔振梁心知肚明,顾允知这句话在提醒自己。他就要离休了,自己才是平海的未来接替人。乔振梁道:“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我身为云安省省委书记,必须要为这些老百姓的利益着想!”

    顾允知意味深长道:“每个人都是这样,你为了云安,我为了平海,但是我们都是为了中国,我们要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来处理这件事,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事件的相关责任者,乔书记,事情既然发生在平海,我就会负责到底,我会给死难者家属一个满意的交代。”

    乔振梁听出了顾允知的言外之意,事情是发生在平海的,人家不需要自己的干涉。乔振梁道:“我赞同顾书记的说法,我希望我们能够协同处理好这件事,早日让死者入土为安,让生者从悲痛中解脱出来!”

    顾允知道:“这件事的确需要我们双方理性的协同合作,不然只会让事件进一步计划,对云安,对平海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乔振梁怎么听都是顾允知在敲打自己,他心头很不爽,开始后悔给顾允知打这个电话了,这正是他不如顾允知老道的地方,作为受害者的一方,他本该占据主动才对,而顾允知以守为攻,稳扎稳打,步步紧逼,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完成了攻防转换,姜是老的辣,顾允知果然名不虚传。

    平心而论,乔振梁也存在借着这件事在平海立威的打算,此时他方才意识到,顾允知还没有退,他在平海一日,平海就轮不到别人说话,哪怕是他也不例外。

    顾允知的进攻并没有就此结束,他平静道:“振梁同志,泰鸿俱乐部方面行贿裁判的事情已经落实,我希望你们可以彻底调查这件事。”

    乔振梁道:“顾书记,我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泰鸿俱乐部方面我会派人跟进!”

    顾允知点了点头,和乔振梁又交换了一些看法方才挂上电话。

    一直旁听的刘艳红亲耳见证了省委书记的强势,她庆幸遇到这样的领导,顾允知是个有担当的人,同时他的头脑极度清醒,他尊重事实,而不是因为发生重大事件,而匆匆处理,抓几个事件的相关人员应付一下,对公众作出交代,草草了事。

    顾允知道:“小刘,你刚才说专家认定工程安装方面不存在质量问题?”

    刘艳红道:“应该不存在问题,我省建筑专家已经论证过,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能够推卸责任,体育场翻修工程存在着非法转包的问题,新宏建设根本没有施工资格证,体育场翻修工程的承包商梁成龙明知他没有施工资格证,仍然将工程转包给他,全都是利益驱动!体委主任惠敬民的儿子惠强在其中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而新宏建设的刘海军又是惠敬民的亲侄子,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中肯定存在着极其复杂的利益关系!”

    顾允知道:“小刘,相关人员一个都不可以放过,但是要掌握技巧,现在的板子要打在明处,要让人心服口服,如果在这种关键时刻,挖得越深,越会落人口舌。”

    刘艳红明白顾允知的意思,在这个敏感时刻如果追查到底,只会将矛盾的焦点聚集在平海方面,这对平海显然是不利的,顾允知并非是要纵容包庇这些人,而是要秋后算账。

    刘艳红道:“泰鸿俱乐部存在着相当大的问题,可是泰鸿俱乐部经理高勇已经站出来主动承担了全部责任,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之中。”

    顾允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刘艳红道:“我们调查组内部交换过意见,以高勇在俱乐部的身份地位他是不敢做出这样大胆的决断的,他的背后一定有人指使,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策划贿赂裁判的人极有可能是俱乐部经理赵国梁,我们查到赵国梁在战前动员上曾经流露出要用一场胜利给他的父亲祝贺生日!”

    顾允知点了点头:“赵永福!”

    刘艳红道:“泰鸿集团董事长赵永福!”

    顾允知道:“你们尽量想办法让高勇说实话,只要他开口说实话,如果这件事真的和赵国梁有关,我想事情会简单很多!”

    刘艳红道:“张扬正在审问他,他说有办法让高勇说实话!”

    

    张扬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大吼道:“看清楚没有?”

    高勇吓得哆嗦了一下,他把那份材料放下:“你不必费尽心机了,行贿的是我,我认罪!”

    张扬起身缓步来到高勇面前,双目盯着高勇的眼睛:“我倒是蛮欣赏你的,有个词怎么说的呢?叫愚忠,你对赵国梁就是这种吧?”

    高勇强装镇定道:“你不要误导我,在我的律师来之前,我不会回答你的任何问题!”

    张扬冷笑道:“律师,律师顶个屁用?我没跟你谈法律,这里也不是谈法律的地方,我代表纪委,代表4.17调查组调查这起惨剧的缘由,高勇,你嘴巴很硬,如果你是义气或者是愚忠,我佩服你,你也算得上一条汉子,可如果是别人威胁你,或者利诱你这样说,你就是一傻!”

    高勇冷冷道:“你骂我的每句话,我都会向有关部门投诉!”

    张扬笑道:“有关部门管不了我,从我进入体制内开始,我就是这种工作态度,就是这种工作方法,我能够平平安安的走到现在,就证明有关部门不但不反对,而且很赞成,我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你说实话,我选了最温柔的一种,现在讲究,讲究人道,严刑逼供那些事儿离咱们很远,咱们也不屑于那么干,高勇,我挺可怜你的,你觉着认罪之后,所有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大不了给你一个行贿罪,最多判个三五年你就能出来?”

    高勇没说话,鼓足勇气和张扬对视着。

    张扬道:“做梦去吧,我给你看得这份材料不是伪造的,专家组论证的结果是,球迷骚乱才是造成看台坍塌的主要原因,这么多条人命,总得有人担待,常言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的行贿罪跟这件事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根据我的经验,你至少是一无期!”

    高勇大叫道:“你少吓唬我,球迷骚乱跟我什么关系?”

    张扬冷笑道:“你虽然没有直接杀他们,你却是这起球迷骚乱的直接制造者,你不是有种吗?你只管承担,31条人命,你担得起吗?无期还是轻的,搞不好会被枪毙,你儿子才一岁吧,这么小的孩子就要失去父亲,这是怎样的残忍,是不是有人答应你,只要你承担下来,你的家人由他照顾?我想问你,就算他能够给你家人金钱,他能给他们感情吗?能给你儿子父爱吗?”

    “别说了!”高勇额头上全都是冷汗。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懒得跟你玩心理攻势,你想当牺牲品,我成全你,对我而言事情完全可以就此结束,罪魁祸首已经找到了,我把你和那个朱毅缴上去就全部结束I是我真可怜你”张扬摇了摇头,拿起那份材料:“高勇,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应该为家人考虑,我言尽于此,至于最后做出怎样的选择,全都在你自己了!”

    张扬说完向门外走去,走了两步,他又折回头来,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放在桌面上。

    高勇垂下头去,却是他和妻子抱着儿子满周岁的照片,看到妻子温柔的笑靥,看到儿子天真无邪的笑容,高勇的内心宛如被子弹突然击中了,他的血液随之而凝固了起来,然后他的勇气随着内心无形的创口迅速被抽离了出去,他捂住面孔,指缝中泪水已经滚滚涌了出来。

    张大官人恰到好处的说了一句:“你儿子真可爱!”这厮问询的技巧已经登上了一个全新的高度,不用针扎不用点,不用给对手皮肉之苦,单单是心理攻势就可以瓦解对方的防线,这才是张大官人的高明之处。

    

    六千字奉上,共计万字更新!求保底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四十七章 立场(下) 下一篇:第三百四十九章 控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