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四十七章立场(下)

    一种洞悉人体秘密。使人类身体直接吸收日月光能,以光能不断强化肉身的神秘技能;一种能轻易将一颗恒星炼成蚕豆大小的星石的神秘技术;一种能制造出各种各样以星石为能量驱动且能轻易达到光速器具的惊世技艺;他们的组合将在宇宙中引发怎样的狂澜?敬请期待易刀新作《炼星之旅》

    http:///Book/1783890.aspx

    http:///Book/1783890.aspx

    

    洪伟基道:“大家放心,作为云安省的领导,我会尽到一个父母官的责任,会尽到公仆的责任,为你们讨还公道!”

    刘艳红、齐波、张扬三人站在人群中望着洪伟基的一举一动,张扬道:“老洪很会做人,这个时候蹦出来,刚好是树立威信的时机,看来离开江城之后,他终于悟到群众路线的重要性了。”

    刘艳红和齐波都听出张扬这话里的嘲讽意味,刘艳红笑道:“有些话必须得说,无可指责!”

    张扬道:“洪伟基交给你们对付,我去找小鬼切磋切磋!”

    刘艳红微微一怔,却见张扬已经向人群中的赵国梁走去。

    赵国梁正将一束百合花放在死难者的遗像前,很虔诚很恭敬的向遗像鞠躬。他感觉到有人来到他的身边,转身看了看,却见张扬也向遗像鞠躬,并将手中的花束敬献了上去。

    赵国梁皱了皱眉头,今晚是俱乐部组织的哀悼会,来参加的都是云安省球迷、云安省的领导。张扬是平海方面的人,他来干什么?

    张扬道:“赵先生,我想跟你谈谈!”

    赵国梁冷冷道:“我没兴趣,也没时间!”

    张扬眯起眼睛看着赵国梁,这小子的狂傲让人感到反感,张扬道:“我忘了介绍自己的身份,我现在是4.17东江体育场坍塌事件调查组成员,正在对这起事件进行全面调查,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

    赵国梁道:“你们需要的不是调查,而是交代,是要给我们俱乐部一个交代,给云安省球迷一个交代,给云安省几千万老百姓一个交代!”

    张扬道:“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遇难的人不仅仅是云安省的球迷,死伤的一样有平海的球迷,我们应该承担的责任绝不会逃避,可你们俱乐部方面需要承担的责任,也不可能逃脱!”

    赵国梁面色一凛:“你什么意思?”

    张扬道:“我们怀疑这场比赛存在不公平因素,现在请你协助调查,赵先生,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的工作,而不要让事情激化,逼迫我们对你采取强制手段!”

    赵国梁冷笑道:“强制手段?我倒要看看,你们会采取怎样的强制手段!”他身边的两名同伴走了上来,凶神恶煞般瞪着张扬。

    张扬镇定自若,笑眯眯在赵国梁的肩头上拍了一下,虽然只是轻轻一拍。却让赵国梁感觉到肩头骨骸如同要碎裂了一般,他痛得一张面孔变得惨白,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张扬微笑道:“赵先生同意吗?”

    赵国梁痛彻心扉,唯有点了点头。

    张扬搂着赵国梁的肩头,宛如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走向远处。

    来到自己的吉普车前,张扬方才放开赵国梁,赵国梁如释重负,他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指着张扬的鼻子怒吼道:“张扬,你给我记着,你这是人身伤害,我要告你!”

    张扬冷笑道:“你别吓我,我找你谈,是给你脸,你要不要对我来说无所谓,可有些话我得跟你说明白了,引发东江体育炒台坍塌事件的主要原因,是球迷骚乱,而球迷之所以发生冲突,全都是因为这场比赛存在太多的争议因素。我们调查组通过取证已经认定现场主裁朱毅存在错判漏判的问题,而且我们已经初步掌握朱毅拥有大量不明来路的财产,这件事的进一步调查正在进行中,如果认定朱毅在比赛中有吹黑哨的行为,我们会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赵国梁道:“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跟朱毅不熟,你这些话应该去对他说!”他随即又道:“你是不是在怀疑,我影响了朱毅的判罚?我警告你,没有证据的事情你最好不要乱说,否则我会告你诬蔑!”

    张扬道:“赵先生很敏感,其实你用不着这么激动,有道是清者自清,跟你没关系的事情自然不会找到你上!”

    赵国梁道:“张扬,你想干什么我明白,声东击西,避重就轻,想不到我们商场上经常这么玩,你们政治上也这么干!想转移公众视线,让老百姓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体育炒台坍塌事件上,哈哈,真是可笑!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会知道造成这么多球迷死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体育场的工程质量才是根本的原因,承建商才是谋杀这么多球迷的罪魁祸首,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们平海方面不去面对,想到的却是推卸责任,我想问问,有关方面是不是还有良知?”

    张扬道:“赵先生,良知存在于每个人的心底,而不是用嘴说出来的!”

    赵国梁点了点头道:“你对我有成见!”

    张扬微笑道:“你想多了。在我眼里无论身份地位全都一视同仁!”

    洪伟基和刘艳红并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不过之前他是江城市市委书记,而现在他已经是云安省副省长,当时刘艳红找他目的是查他,而现在洪伟基已经走出了困境。人的处境不同,心情自然也不同。

    洪伟基已经一扫昔日的颓势,表情很淡定很从容:“刘书记,想不到你也来参加哀思会?”

    刘艳红道:“洪书记,哦!不,现在应该叫您洪副省长了!”刘艳红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洪伟基的事情,当初就是她负责调查,对洪伟基的根底她清楚得很,看到洪伟基这幅模样,心中不免有些不爽,说话自然就有些不客气。

    这番话让洪伟基很不爽,他最忌讳别人提起过去这段事情,刘艳红偏偏要捡他的伤疤揭,可洪伟基在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反感,淡然道:“怎么叫还不是一样,我还是我!”

    刘艳红道:“洪省长,有些话我想和您单独探讨一下!”

    洪伟基点了点头。

    刘艳红指了指自己的车。

    洪伟基笑道:“我不喜欢在车内谈话!”

    刘艳红意味深长道:“洪省长喜欢去纪委谈话?”

    洪伟基笑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的丰田商务车:“空间大些!”

    刘艳红跟着洪伟基上了他的商务车。两人对面坐下,刘艳红看了看车内环境,微笑道:“原本想把您请到我的红旗车内的,还是这里好些,洪省长占据主场之利啊!”

    洪伟基意味深长道:“在平海的土地上全都是你们的主场!”

    刘艳红道:“洪省长离开平海没多久时间,已经和平海划清了界限!”

    洪伟基并不想在言语上和刘艳红分个高下,他提醒刘艳红道:“在其位谋其政,我这次是代表云安方面过来处理4.17事件。”

    刘艳红道:“洪省长对这件事怎么看?”

    洪伟基道:“平海的内部事务我们是不适合干预的,可是这次死伤的大部分都是云安的球迷,我们必须要对死伤者的家属有所交代,我们过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给平海方面施压。而是想了解一些真实的情况!将这些情况反馈给老百姓,让老百姓放心,让领导安心!”

    刘艳红道:“洪省长,自从事情发生之后,我们平海方面正在积极应对,顾书记亲自过问这件事,宋省长亲临第一线进行指挥,可以说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我可以负责的说,平海领导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积极的,是主动的!”

    洪伟基道:“我是平海走出去的干部,我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是公平的,我不可能只站在云安的立场上说话,刘书记,你看看这些人,他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悼念那些无辜逝去的生命,他们来平海,来东江是为了欣赏一场球赛,是为了寻求快乐,可他们得到的却是一个难以承受的悲剧,刘书记,人心都是肉长的,看到他们的痛苦,我们这些做领导的又怎能无动于衷,我们又岂能心安?我声明过,我们这些云安省的干部过来,并非是要给平海方压力,也不是想问责,我们相信平海领导处理事情的能力,相信你们会尽早将整件事查清楚,相信你们会给我们一个公正的交代,可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十个小时了,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只是表示遗憾,表示痛心。这样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可是我们想听句实话,想看到实际行动!”

    刘艳红道:“洪省长,不知您想要的是什么实际行动?”

    洪伟基道:“我之前和赵副省长见过面,我代表云安提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东江体育场为什么会发生坍塌事件?这和工程质量有没有关系?第二,为什么要把云安省球迷安排在西看台?当时体育场并没有满座!”

    刘艳红道:“洪省长关心的问题也是我们所关心的问题,顾书记第一时间成立了调查组,就是想眷调查清楚整起事件,看台坍塌有很多方面的因素,你说的工程质量只是其中之一,设计也在其中占有相当大的因素,还有一个重要的诱因就是,当时发生了球迷骚乱,短时间内太多的球迷冲上了西看台,根据我们初步的统计,当时涌上西看台的人数在设计容纳人数的两倍以上。”

    洪伟基皱了皱眉头,他是个政治老手,从刘艳红的话已经听出,对方正在有意识的将重点引向球迷骚乱,让球迷骚乱成为看台坍塌的重要因素之一,这是个不好的现象,如果证明球迷骚乱是看台坍塌的主要原因,那么也就是说云安球迷也在这次事件中负有一定的责任。洪伟基道:“刘书记,我知道你会从平海的立场出发,可是我们必须讲究实事求是,在我看来,这次惨剧的根本原因就是工程质量存在很大的问题!而不是什么球迷骚乱!”

    刘艳红道:“既然是实事求是,我们就应该从客观出发,调查清楚每一个原因,而不是单纯从个人立场出发,洪省长,眼前最重要的是稳定住死难者家属的情绪,让大家冷静,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就要积极面对,而不是让事态变得激化!”

    洪伟基道:“想要稳定这些死难者家属的情绪,就必须要给人家一个说法,要交出造成这场惨剧真正的罪魁祸首,而不是一味的推诿责任!”

    刘艳红针锋相对道:“我们在积极地调查,从没有过推诿责任的想法,洪省长,我刚刚说过的三个原因全都是客观存在,而不是我的主管臆造,工程的质量我们已经派出专家组进行鉴定,工程的设计也在同步论证中,只要证实这两方面出了问题,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

    洪伟基道:“我听说体育场的翻修工程是丰裕集团承建的!”

    刘艳红道:“相关责任人梁成龙已经被警方控制,其他相关人员,我们也采取了措施!洪省长,你放心,只要是在这件事上有责任的人,我们一个都不会放过!”

    洪伟基道:“能够做到一视同仁最好!”

    刘艳红道:“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请洪书记协助我们调查!”

    洪伟基点了点头。

    “我们怀疑这场球赛存在内幕交易事件,正是裁判朱毅的两次明显误判,方才导致了这场球迷骚乱,进而发生了球炒台坍塌事件,所以,我们会请泰鸿俱乐部方面协助调查!”

    

    更新不多,就不好意思要月票了,明天的更新估计会在晚上了,现在章鱼手头没有一个字的存稿,多说也没啥意思,下月用实际行动证明吧,零点会有个拉票章,例行的,希望大家谅解,明晚至少一万字更新吧!

上一篇:第三百四十八章 攻防转换(上) 下一篇:第三百四十八章 攻防转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