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四十九章控制(上)

    专家组关于体育炒台工程的第二次论证结果出来了。事实证明工程质量并不存在太多的缺陷,这个结果绝对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包括刘艳红在内的所有调查组成员都没有想到,这个连工程资质都没有的刘海军,带着一帮农民工居然没有干出豆腐渣工程来,或许刘海军的一句话能够解释这一奇怪的现象:“我娘说了,干事就得踏踏实实的,拿了钱就得把事情做好!”刘海军的娘已经过世多年,可能她也没想到自己当初的一句话会给儿子日后造成这么大影响。

    工程的质量不存在问题,这让平海省内方方面面都松了口气,无论体育场的翻修工程存在怎样的漏洞和问题,工程的质量是过关的,这是事实,也通过了两次专家组的论证,换句话来说,施工方不应该为这次看台坍塌事件承担主要的责任,造成坍塌的真正原因,还是短时间内涌到看台上的观众人数大大超过了看台本身设计的承载能力,坍塌在所难免。

    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和省长宋怀明在事情初步明朗之后再度聚在了一起,他们商量这件事的应对方法,宋怀明首先向顾允知汇报了一下赔偿的方案。赔款方面他们参照相关规定给予了最高限额的赔付,伤者的医药费也由平海方面全部负责。

    顾允知道:“其实追查球迷骚乱事件,并不是想推卸责任,我只是不想云安省方面给我们施加太多的压力,想让他们意识到在这次事件上他们也有责任。”

    宋怀明叹了口气道:“工程的设计和施工质量虽然没有问题,可是其中仍然存在着诸多的问题,如果没有4.17惨案的发生,这些内幕可能会被永久的隐藏起来,可随着看台的坍塌,这些藏在阳光背后的内幕交易也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顾允知道:“看台坍塌的真正原因是球迷骚乱,短时间内拥上西看台的人数太多,超出了看台的承载极限!”

    宋怀明道:“这是事实,可却不容易被老百姓接受,多数人都会直观的认为工程质量存在问题,如果现在我们把真正的原因抛出去,估计那些死难者的家属肯定不会答应,事态非但不会平息,反而会更加的激化!”

    顾允知道:“任何人都要尊重事实,遇难者是值得同情的,但是他们也对这次的事件负有一定的责任,这次的事情存在多方面的责任,比赛的主办方,比赛的协办方,执场裁判,俱乐部官员方面,乃至球员方面,问题无处不在!”

    宋怀明道:“云安省方面要求接手调查泰鸿俱乐部行贿案!”

    顾允知淡然笑道:“他们开始积极主动起来了。开始意识到应该面对现实,而不是一味的给我们施压,这次的悲剧不是平海单方面的责任!”

    宋怀明道:“顾书记觉着我们应该把泰鸿俱乐部行贿案交给云安省方面嘛?”

    顾允知反问道:“你认为呢?”

    宋怀明道:“按道理来说我们应该交,如果不转交,我们最多查到泰鸿俱乐部,再往下也查不下去!”

    顾允知道:“交过去,云安省方面会继续查吗?”

    宋怀明没说话,他对泰鸿的背景也有所了解,虽然高勇已经承认是赵国梁指使他向朱毅行贿,可这件事被赵国梁矢口否认,将他们转交给云安,事情肯定会出现变化,但是这次问题的关键并不是追查假球黑哨,而是引起这场球迷骚乱的原因,裁判员朱毅是受贿者,行贿者是泰鸿俱乐部副总经理高勇,但是他们的出发点是操纵比赛,球迷骚乱也不是他们想发生的。如果他们对这起事件紧追不放,云安省方面势必会针对工程质量的问题继续做文章,双方会陷入艰苦的博弈之中,挖得越深。暴露出的问题就越多,事情就更加难以解决。宋怀明道:“查不查是他们的事情!”

    顾允知意味深长道:“4.17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宋怀明道:“省体委主任惠敬民要出来承担责任,体育场翻修工程承包商要对这起事件负有一定的责任,施工方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顾允知道:“既然已经证明工程设计和施工质量不存在问题,为什么还要打他们板子?”

    宋怀明道:“板子必须要打,梁成龙非法转包,其中涉及到有人收取工程回扣,打他们板子,是为了给公众看,也是为了给他们教训!”

    顾允知点了点头,这件事涉及到两个省,极其敏感和微妙,如果处理不好,双方继续僵持,拒不合作,其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他相信乔振梁是个聪明人,平海方面把泰鸿俱乐部行贿案交给云安方面,乔振梁就会明白他们的态度,用不了多久的时间,乔振梁就会前来平海担任省委书记,在这件事上他不可能做绝,如果一追到底,在他没来到平海之前,就会给平海的各级官员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会激发官员们的抵触情绪,这对乔振梁未来的工作是不利的。

    宋怀明并非是不想查,而是这件事没办法查下去,事实已经很清楚。体育炒台坍塌和工程质量无关,但工程之中的确存在问题,责任总得有人承担,制造这起坍塌事件的是球迷,正是他们的这场骚乱方才导致这场惨剧的发生,可球迷已经成为受害者,仍将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引起他们骚乱的原因是这场不公平的比赛,而比赛的制造者是执场裁判和俱乐部。

    宋怀明对中国的体育机制并没有太多的兴趣,可问题摆在眼前,他必须要有所作为,他虽然是一省之长,对这方面所做的事情却并不多,这种机制的范围太广,并不是他一己之力可以改变。

    顾允知似乎觉察到了宋怀明此时的心中所想,低声道:“有些丑陋的东西就像生存在人身体上的毒瘤,恨不能一刀把它们全部切掉,可切掉了,这个人就会失血过多,就会引发更严重的病症,所以我们只能一步一步的来,一个一个的切!恢复降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必须要有耐心!”

    宋怀明和顾允知一般想法。他叹了口气:“终有一天,我们会把这些毒瘤全部切除掉,让我们的体制健降康,让老百姓安居乐业!”

    

    洪伟基向省委书记乔振梁汇报完事件的进展情况,发现乔振梁好像并没有在听,洪伟基有些尴尬的停住说话。

    乔振梁的目光望着办公桌的桌面,若有所思,他忘记了眼前洪伟基的存在,足足出神了三分钟左右,方才醒了过来,不好意识的笑了笑道:“昨晚睡得太晚了。忽然感到有些倦了!”

    洪伟基不知道他的这句话和今天探讨的主题有什么关系,笑了笑道:“乔书记要多注意身体,我们还要靠您领导呢!”

    乔振梁即将前往平海省上任的事情已经悄然传播了出去,他也没有隐瞒的必要,淡然一笑道:“领导你们的时间不多了!”这还是乔振梁第一次在人前流露出自己要走的事情。

    洪伟基道:“乔书记真的要走?”

    乔振梁点了点头:“中组部已经找我谈过话了,五月底就要前往平海上任,老贺接替我的位置。”他口中的老贺是原平海省省长贺金民,今年五十五岁,年龄比乔振梁还要大一些。洪伟基哦了一声,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失落,从资历和政绩上,他距离云安省一把手的位置还很远,更何况他前来云安省并没有多久的时间,凳子还没有坐热,想要获得提升很难,不过他和贺金民相处的还算不错,他们两人是老乡,在这个意义上关系比起乔振梁还要亲近一些。

    洪伟基内心深处是很想接近乔振梁的,可乔振梁的为人绝非像他表面上那样和蔼可亲,乔振梁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一团和气,可他和任何人之间都保持着相当的距离,和这种人相处,很难拉近彼此的关系,乔振梁的出身和背景决定,他根本不需要去考虑别人的感受,他生来就是一个上位者,如果你认为他向你笑得温暖代表着他愿意向你敞开心扉,那你就错了,大错特错。洪伟基感叹道:“真舍不得您走啊!”

    乔振梁又笑了,他长相很亲民,笑起来很亲切,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的身份,谁也不会跟省委书记联系在一起。乔振梁的思维跳跃性很大,忽然又回到了4.17事件上:“东江体育炒台坍塌事件真的和工程质量无关?”

    洪伟基点了点头:“平海专家组,中央专家组都进行了论证,我们旁听了论证会。工程的设计符合标准,施工质量也没有问题,应该说真正导致看台坍塌的是这场球迷骚乱,短时间内看台上涌入了太多的球迷,大大超出了看台的承受上限,进而发生了这次惨剧。”

    乔振梁道:“组织管理上存在很大的问题!”

    洪伟基道:“平海方面已经做出了反应,省体委主任、东江市体委主任、足协官员、建筑承建商全都被控制起来了,看样子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乔振梁淡然道:“不这么做,不足以平民愤!”

    洪伟基道:“他们把泰鸿俱乐部的事情移交给了我们!”

    乔振梁向后靠在椅背上,低声道:“泰鸿俱乐部行贿的事情是否属实?”

    洪伟基道:“泰鸿俱乐部副总经理高勇已经供认了行贿的事情,执场裁判朱毅等人也承认受贿的过程,双方口供相符,不过高勇在平海的时候有一份口供指认泰鸿俱乐部总经理赵国梁指使他前去行贿,可他回到云安后,又马上翻供,说是对方调查组张扬对他刑讯逼供,迫使他这么说的!”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现在之所以搞到如此尴尬的局面,和泰鸿俱乐部行贿案密切相关,否则他们和平海之间的博弈中,云安会占尽上风,事情发展到现在,平海表面看上去雷声很大,覆盖面很广,可雨点却很小,并没有将事件深入下去,不知顾允知和宋怀明出于怎样的考虑?乔振梁也明白,他们之所以顺利的将泰鸿俱乐部行贿案移交给云安方面,绝不是一种妥协,而是一种态度,他们期待自己有所表现,双方协同合作,将4.17事件处理好。

    乔振梁低声道:“根据你所说的情况,客观的来看,这次的坍塌事件是球迷骚乱造成的?”

    洪伟基点了点头。

    乔振梁道:“这么说,罪魁祸首是这场不公平的比赛咯?”

    洪伟基道:“乔书记的意思是要彻查俱乐部的事情?”

    乔振梁闭上双目,似乎入定一般,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查的越多,云安方面的责任就越大!”

    洪伟基有些迷惑的看着乔振梁。

    乔振梁道:“事情发生在平海,开始的时候,应该牵涉不到云安,平海方面围绕几条线齐头并进,他们查球场黑哨真正的用意就是想把我们拖进来,让云安从纯粹的受害者,转变成责任的承担者之一!”

    洪伟基也已经看清了这件事,不得不佩服顾允知高明的手腕。

    乔振梁道:“事实上泰鸿真的不干净,所以这件事才会发展到如今的境地。”

    洪伟基已经明白了乔振梁的意思,正如他刚才所说,查的越多,云安方面的责任就越大,就算查,也不是现在。他低声道:“乔书记放心,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张扬在第一次以朋友的身份探望了梁成龙,事情已经基本明朗,梁成龙必将承担责任,不过责任没有如预想中严重。

    梁成龙望着张扬笑了笑:“张主任要提审我?我该说的全都说了!”

    张扬笑道:“你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梁成龙感叹道:“我为什么不能笑出来?鬼门关上走了一圈我又回来了,庆幸,我真的很庆幸!”

    张扬在他对面坐下,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拆开后递给梁成龙一支,又帮他将香烟点燃。

    梁成龙抽了一口道:“今天你是以朋友的身份来探望我还是以纪委方面的身份来讯问我?”

    张扬道:“前者!”

    梁成龙道:“真是不容易啊!”

    张扬道:“你这次认罪态度挺积极的!”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这些天我没睡过一个好觉,如果工程质量存在问题,那是要杀头的!我他还没活够,我的事业才刚刚起步,这样死了我不甘心。”他停顿了一下,接连抽了几口烟。

    张扬皱了皱眉头,忍不住提醒他:“少抽两口,别跟个烟鬼投胎似的!”

    梁成龙吸了一口气,嘴巴中冒出的白烟被他的鼻孔吸了进去,他的表情很享受,可张扬看着却感觉到有些恶心。梁成龙道:“真的,我本来以为这次我死定了,只要不牵连到别人,不给别人造成影响就行!”他口中的别人就是他的叔叔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

    张扬道:“你还算有担当,算得上一条汉子!”

    梁成龙道:“死了这么多人,我良心上过不去,我认为是工程质量的问题,我后悔将工程转包给刘海军,可没想到这次的问题并不是出在工程质量上。”

    张扬道:“你一样要受罚,非法转包!”

    梁成龙道:“这是我罪有应得,其实如果从一开始我咬死口,不把刘海军供出来,我的责任会更轻一些,别人也就不会知道转包工程的事情。“

    张扬笑了起来:“在抗日战争时期,你这种人就是当汉奸的料,还没怎么严刑逼供呢,你全都招了!”

    梁成龙道:“上面的处理意见出来了没有?”

    张扬道:“这件事影响很大,虽然工程设计和质量上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你必须要为工程中的非法转包暗箱操作埋单,据我说知,你可能会被判刑!根据性质不会超过七年。”

    梁成龙道:“只要不死我就已经万幸了,我服从任何判罚!”

    张扬道:“你的违规转包会面临一大笔罚款!”

    梁成龙道:“除了罚款之外,我决定捐两百万给这次遇难的死者,以此表达我内心中的歉意!”

    张扬望着梁成龙,忽然感觉到这厮的身上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人在经历大起大落之后的确会让心态产生变化,梁成龙经历这次事件,和死过一次没什么分别,所以他对现在的结果能够坦然接受。

    但张扬心里并不舒服,他辛辛苦苦追查泰鸿俱乐部行贿一案,利用各种方法,突破高勇的心理防线,让他供出了赵国梁,就在张扬准备对赵国梁下手的时候,上面将泰鸿俱乐部一案移交给了云安方面,这让张扬有种一拳落空的感觉,他很失落,他去找刘艳红发牢骚,刘艳红也很郁闷,只说是上头的意思,自己也没有办法。

    这种时候,无论顾允知还是宋怀明心情都不会好到哪里去,张大官人也不敢主动触这个霉头,他愤愤然道:“事情难道就这么结了?我都查到赵国梁了,他才是行贿的策划者,他是这起惨剧的罪魁祸首,为什么不查下去,为什么要将泰鸿俱乐部的事情移交给云安?”

    刘艳红苦笑道:“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云安方面反馈过来的消息,说高勇投诉你对他用刑,他是屈打成招!”

    张扬怒道:“麻痹的,什么东西,让他过来验伤!”

    刘艳红瞪了他一眼,这厮开口就是粗话,不过想想也情有可原,好不容易才挖出一条大鱼,一转眼这条大鱼又要跑了,谁心里也不会好受,刘艳红道:“人家也不是真想追究你,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高勇翻供了,行贿的事情和赵国梁无关!”

    “无关才怪,傻子都能看出是赵国梁指使他!”

    刘艳红道:“高勇咬死口,你证明不了这件事,现在云安方面接手了,人家认为已经查清了这件事,4.17事件应该了结了!”

    张扬冷笑道:“政治果然是少数人的游戏,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死了31个人,如今追查到了原因,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彻底给搞清楚?”

    刘艳红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平息这次事件,让死伤者得到安慰,就算你能够证明赵国梁唆使高勇行贿,无非是多一个人入狱而已,死去的人还会复活吗?你深挖泰鸿俱乐部,云安省方面是不会允许的,对云安和平海来说,继续深挖下去就是相互拆台,后果只能是两败俱伤。”

    张扬道:“那就放任赵国梁这种人逍遥法外?”

    刘艳红叹了口气道:“张扬,高勇站出来承担了这件事,在法律上是没有漏洞的,虽然之前他承认是赵国梁唆使他,可赵国梁予以否认,人家洗的很干净,从财务拿钱也没有他的签字,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

    张扬道:“只要抓住他,我就能让他招!”

    刘艳红道:“我们是纪委,不是公安局,你要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事情过去了,你必须接受这个现实!”

    张扬道:“整件事就没有公平可言,梁成龙、刘海军他们虽然存在非法转包,可工程质量没有问题,他们却要承担法律责任,真正造成球迷骚乱的罪魁祸首是赵国梁,这混账东西却要逍遥法外!”

    

    第一更六千字奉上,晚上还会有更新,章鱼拜求保底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四十八章 攻防转换(下) 下一篇:第三百四十九章 控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