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七章感谢CCTV

    当晚张大官人把这帮朋友全都请到了望江楼。他出面请客,没有一个不来的,顾佳彤是最晚到来的一个,在门口遇到了表哥张德放。

    虽然两人是表兄妹关系,可顾佳彤一直都不喜欢张德放,打心底不待见他,总觉着张德放为人太虚伪。张德放对这个表妹却是相当的热情,他主动走了过来:“佳彤,来了!听说舅舅最近身体不太好,我正想去看他呢。”

    顾佳彤淡然道:“放心吧,没事儿,这两天好多了。”

    张德放何其精明的一个人物,他知道顾佳彤不喜欢自己,也懒得看她的脸色,这时候张扬迎了出来,乐呵呵跟张德放握了握手,又装模作样道:“顾总来了!”这就有点装过了头,张德放对两人之间的关系清楚的很,心说你就装吧。他先走了进去,顾佳彤走到张扬身边,伸手悄悄在他手臂上掐了一把。责怪他过犹不及。

    张扬乐呵呵道:“还是叫你佳彤姐亲切!”

    众人坐定之后,张扬煞有其事的把每个人都介绍了一遍,其实今天稍微生疏一点的就是常海心。

    因为今天张扬打着请客的旗号,所以他当仁不让的做了主位,顾佳彤身份摆在那里,挨着张扬坐了,常海心跟张扬最熟,也挨着他坐了,看着张大官人身边的两位美女,真是羡煞了这帮损友。

    张扬有些纳闷,今儿除了自己,这些人没一个带女朋友来的,陈绍斌是失恋进行时,可梁成龙是怎么回事儿?梁成龙看了看表,笑道:“清红晚上七点的飞机,到这儿要七点半了,咱们先开始。”

    虽然说是张扬请客,可谁也不会让他结账,能坐在这里的全都是有能耐的主儿,谁也不会在乎这一顿饭钱。

    几杯酒下肚,张扬笑道:“这杯酒我得先敬张局,今儿的事情多谢你了!”

    张德放笑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顾佳彤听出张扬有闹事了,轻声道:“怎么回事儿?”

    张扬把今天的事情说了。

    顾佳彤道:“你就是一惹祸精,走到哪儿惹到哪儿!”

    张扬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今天这事儿可不赖我,常海心也在场。你说是不是啊?”

    常海心点了点头道:“今天张扬没惹事,我给他作证!”

    顾佳彤笑道:“你是他朋友当然帮他说话!”

    常海心面子薄,被顾佳彤这句话说得脸红了。陈绍斌趁机献殷勤道:“我相信常小姐,常小姐一看就不是作伪证的人!”他今天专门坐在了常海心身边,可谓是居心叵测。

    梁成龙、丁兆勇几个都是心明眼亮的人物,都看出常海心和张扬之间也不是那么纯洁,绝不是单纯的那种普通朋友关系,一个个暗叹陈绍斌没眼色,搞不好还会悲剧一次。

    酒桌的气氛越来越和谐,话题也越来越深入,自然而然的谈到了张扬这次被免职的问题,张德放道:“免职不是什么坏事,谁也不可能一帆风顺的走下去,没听说过三起三落的事情?这没准是个好兆头,破而后立,越挫越勇,我看是好事儿!”

    张扬眉开眼笑的端起酒杯道:“借你的吉言,咱俩干一杯!”

    顾佳彤忍不住泼冷水道:“你做事就是太高调,这次的事情不是偶然,如果以后不注意,肯定还要发生。”

    张扬道:“人不会总走背字儿。”

    丁兆勇道:“顾总。最近我这边接了个办公自动化工程,想找你帮帮忙呢!”

    顾佳彤道:“行,你直接跟赵经理联系,最近我把精力都放在药厂那边了。”

    梁成龙恭维道:“顾总才是做大生意的人,药厂的设备一转,那钱都是哗哗的。”

    顾佳彤笑道:“别说我,现在东江最有前景的那块地被你拿下了,这次发达了啊!”

    梁成龙心中喜孜孜的,嘴上却谦虚道:“地是何长安的,我只跟着打打杂!”

    张扬揭穿他道:“别这么说啊,我听说了,何长安跟你五五分账,这次你可不少赚!”

    袁波跟着起哄道:“这次梁总得请客!”

    梁成龙很豪爽的说道:“这么着吧,等我把工程主体做完,我每人送一个最新款的手机!”

    张德放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我记下了啊!”

    此时林清红从门外走了进来,笑道:“什么事这么热闹?”

    顾佳彤笑道:“你家老公正要给我们发手机呢!”

    林清红道:“哟呵,发了点小财就开始得瑟了,你个败家子!”

    梁成龙道:“老婆,你让我发我就发,你不让我发,我全都交给你!”他的话引来一片嘘声。林清红也是极其慷慨的一个人当然不会这么小气,她笑道:“要送就赶紧送,别让大伙儿老惦记了!”

    她看了看时间让服务员把房间的电视打开,梁成龙有些不解道:“干什么?”

    林清红笑道:“你们当真不知道啊,今晚的新闻时空听说有张扬的节目!”

    

    张扬也愣了,他虽然知道中央台会播自己的新闻,可没想到是今晚。一听是这件事情,所有人都来了劲。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视屏幕上。

    新闻时空刚刚开始,女主持表情端庄郑重道:“随着改革开放的进行,港商外商投资的热情不断高涨,各地政府在促进经济发展的前提下给予投资商最大可能的优惠,可新的问题出现在眼前,那就是诚信问题,在不少地方出现了投资商因对风险评估不足而主动撤资的现象,我们今天把镜头转向平海省江城市。”

    电视画面上出现了清台山出现了南林寺,随后又出现了清台山景区的停工画面,然后主持人开始介绍清台山面临的困难。

    张扬本来以为这新闻会围绕自己殴打港商进行,却想不到居然从港商撤资谈起,他开始觉着有意思了。

    新闻中并没有出现张扬殴打安达文的画面,不过有对市委书记杜天野的专访,杜天野道:“我们过去一直都在竭力为投资商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可是在我们吸取投资的同时忽略了对自身利益的保障,所以最近才会出现投资商和地方政府之间的矛盾。”镜头一闪而过,从江城转到其他省市合资工程撤资停工的现象。

    女主持人道:“改革是个不断前进摸索的过程,我们在吸引投资的同时也要维护国家的利益,维护老百姓的利益,江城的部分干部已经先行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屏幕上出现了张大官人的一段录像:“我们是国家干部,我们更是国家公仆,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维护老百姓的利益,谁触犯了老百姓的利益就是跟我们这些国家干部过不去。谁想坑老百姓,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张扬愣了,好不容易才想起这是自己在当选江城市十佳青年的时候说过的一段话,居然被中央台给剪辑到里面了。

    主持人总结道:“这是一个江城普通年轻干部的心声,他说的话不但代表了自己,也代表我们国家年青一代的干部,他们为了维护老百姓的利益正在默默奉献,他们必将成为改革大业的中坚力量!”

    张大官人心里这个畅快啊,麻痹的,瞧瞧人家这水准,这他才是新闻。这他才是报道,这他才是CCTV!

    这厮此时的状态可以用容光焕发四个字来形容,再往深了说就是飞扬跋扈,不可一世。

    新闻这边播完了,在场所有人同时鼓起掌来,梁成龙第一个站了起来鼓掌,其他人都跟着站了起来,还是鼓掌。

    张大官人有些不好意思了,可心里这个美啊,新闻时空的报道中,自己完全是一个正面形象,是为了维护国家利益敢当马前卒的年轻干部,他也站了起来,鞠了个躬:“谢谢大家,谢谢党和国家对我的肯定!”

    陈绍斌道:“厉害大了,中央台都表扬你,张扬,你厉害大了!”

    张大官人大言不惭道:“我真不是故意的,一不留神居然成了正面人物,多谢各位来宾,多谢各位领导,多谢那啥CCTV!”

    

    看到这则新闻的不仅仅是他们,这则新闻引起震动最大的地方在江城,杜天野看到新闻的时候,即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他并没有想到中央台的新闻到底还是播了,意料之中的是罗慧宁肯定会搞定这件事,不会让斗争的矛头指向张扬。可新闻中张扬被塑造成了这么一个正面先进人物,多少让杜天野有些意外,看来这个世界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新闻报道的微妙之处不是寻常人能够理解的。不过这样一来市里对张扬的处理就变得和上头的精神背道而驰,杜天野听着新闻,喝着清茶,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张扬啊张扬,你还真是个麻烦!”

    放下茶盏,杜天野独自走向阳台,他越来越不喜欢住在这个小楼里。他当初搬来这座小楼,目的就是想和父母住在一起,可父亲的突然离世,让他从入住这里边始终孤零零一个人,寂寞的时候只能和星月相伴,杜天野仰起头,揉了揉酸麻的脖子,不由得想起张扬的诸般好处来,如果他在江城,自己还有个可以喝酒聊天的对象。

    门铃响了,然后响起钥匙开门的声音,是苏媛媛,每到周六晚上七点到九点,她就会前来杜天野的小楼打扫收拾,这是她自愿承担的工作。

    杜天野来到客厅,看到苏媛媛穿着绿色的毛衣,灰色筒裙,新剪了短发,显得学生气十足。

    苏媛媛一双美眸眨了眨,有些羞涩道:“杜书记好!”不知为何,每次她见到杜天野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心中明白这并非是因为杜天野官位的缘故,而是无法开口的原因。

    杜天野微笑道:“都说过不用来了,我刚才已经收拾过了!”

    苏媛媛没有多说话,穿上工作服,马上投入到工作中。

    杜天野心底还是很喜欢苏媛媛的,这也是他一直拒绝配备保姆的原因,苏媛媛现在的角色更像是他的生活秘书。

    杜天野道:“小苏,别忙了,一起喝杯茶吧!”

    苏媛媛应了一声,发现杜天野收拾的很干净,的确没有多少活可干,她去洗净双手,脱了工作服,回到客厅看到杜天野已经给她泡了杯茶。

    苏媛媛坐下看了看茶叶,是普通的茉莉,轻声道:“杜书记,过两天我给你送点好茶叶过来。”

    杜天野笑道:“我对喝茶没什么讲究,不像张扬,我喝茶只要解渴就行!”

    苏媛媛道:“我哥出来了,烟酒批发部不干了,开了家茶叶店,新进了不少春茶,下次我给您带点尝尝。”

    杜天野也没跟她客气,嗯了一声。

    苏媛媛忽然道:“别动!”

    杜天野端着茶杯僵在那里。

    苏媛媛伸出手,小心地将杜天野头上的一根白发拔掉,有些心疼道:“您都有白头发了!”

    杜天野笑道:“老咯!”

    “哪有,您年轻着呢!”

    杜天野不无感慨道:“马上就四十岁了!”

    “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反正我觉着您也就是三十岁不到的样子!”

    杜天野哈哈大笑道:“哪有那么夸张?”

    苏媛媛道:“我看就是!”

    

    遇到点事情,刚刚回到家,还没吃饭,先送上更新,一周刚刚开始,还望大家的推荐票月票能够跟上!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六章 老乡见老乡(下)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八章 一枪飙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