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八章一枪飙血(上)

    杜天野道:“小苏。你妈妈身体怎么样?”

    苏媛媛道:“时好时坏,老是头疼!”

    杜天野道:“改天让张扬过去帮她看看,他一手祖传的针法很好,专治头疼。”杜天野是少数知道张扬医术的人。

    苏媛媛半信半疑道:“他还会看病?我不信!”

    “人不可貌相嘛!”

    苏媛媛道:“我还以为他只会打人呢!”

    一句话引得杜天野又笑了起来,张扬在江城的口碑的确不怎么样,可这次中央台的正面报道对他应该有些好处,至少起到了转移视线的作用。

    苏媛媛环视客厅道:“杜书记,你闷不闷啊?”

    杜天野道:“习惯了!”他忽然意识到每次苏媛媛来的时候,他的心情都很愉悦,可以暂时忘记官场上的勾心斗角,他可以畅快淋漓的笑出声来,他就像个年轻人一样,其实他并不老,可他却感觉自己最近老得很厉害。

    苏媛媛道:“杜书记,我觉着你越来越不爱说话了,是不是所有当大官的都这样?”

    杜天野道:“可能是平时的公务太忙,开会开得太多,开会的时候始终都是我一个人在说,所以下班回家就不想说话。”

    苏媛媛脱口道:“那谁要是嫁给你多郁闷呢!”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吐了吐舌头道:“对不起,我瞎说八道!”

    杜天野笑了笑。他缓缓放下茶杯道:“多数人都想改变周围的环境,可到最后都是被环境所改变。”

    苏媛媛道:“我感觉你心里压得事情太多,其实你应该定期放松一下,休息的时候出去走一走,到处看一看,这样既可以起到放松的作用,又能够体察民情,何乐而不为呢?”

    杜天野道:“我经常出去啊,明天一早我就去清台山!”

    “清台山?哇!春天的清台山一定很美的,我跟你一起去吧?”苏媛媛是鼓足了勇气说出这句话的。

    杜天野犹豫了一下,居然点了点头:“好啊!”

    

    这个周末的夜晚对张扬来说是美妙和幸福的,他喝了不少酒,这是他的庆祝方式之一,顾佳彤载着他回到秋霞湖别墅,仍然处在兴奋状态的张扬开始了他的第二轮庆祝,这次的庆祝就要顾佳彤密切配合了。

    顾大小姐虽然内功小有所成,体质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仍然禁不住这厮的折腾,终于求饶道:“你今儿怎么这么兴奋?”

    张大官人感叹道:“沉冤得雪啊!”

    顾佳彤格格笑着,两条常春藤一样缠住了他的双腿,手臂抱紧了他,缠住他不让他动作,柔声道:“人家吃不消了”

    张扬轻吻她的耳珠,抓住她的双手将她的手臂压了下去:“我发现我是个容易冲动的人!”

    “我早就发现了!”

    “什么时候?”

    “从见到你第一眼的时候!”

    “你第一眼见我时,对我有什么感觉?”

    顾佳彤的娇躯在张扬的动作下抖动这,她咬着嘴唇,媚眼如丝。死命抱住张扬,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过了好久顾佳彤方才娇滴滴道:“你不是个好东西!”

    张大官人坏坏的笑了笑,然后因顾佳彤的这句话对她进行了一番暴风骤雨般的惩罚。

    风雨过后的顾佳彤美眸凄迷,娇躯酥软,一动不动的伏在张扬的怀中,连话都懒得说了。

    张扬轻轻抚摸她的秀发,低声道:“我在想我的事情会不会给杜天野带来麻烦啊?”

    顾佳彤很讨厌他在这种时候提起外人,伸出手恶作剧的在他捏了一把。却觉察到张扬又有了反应,吓得慌忙将手抽了回来,向一旁挪动了一下:“怕什么?中央台都已经给你正名了,这件事的性质是捍卫国家利益,你是正面人物,换句话来说,杜天野为你出头也是理所当然。”

    张扬道:“你爸快退了吧?”

    顾佳彤点了点头道:“还有三个月!”

    张扬算了算:“不到一百天了!”他展开手臂,顾佳彤枕在他的手臂之上,轻声道:“我爸这次退下来的意思很坚决,他打算去老家西樵去住!”

    张扬道:“可能他做了这么多年的官真的厌烦了!”

    顾佳彤道:“做官容易,可是做好官却很难,往往人们都看到做官表面上的风光,谁知道背后要付出多少的努力和辛苦!”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在顾佳彤的心中她的父亲无疑是一个好官,张扬也这么看,顾允知主政平海这么多年,平海的发展有目共睹,而且顾允知为人清廉,大公无私。

    张扬又想到了宋怀明,宋怀明因为出国考察并不在平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宋怀明将成为未来平海的掌门人,他和顾允知一样,都保持着清廉简朴的作风,不过宋怀明的施政方针更为严格,他看重法制,和顾允知的重点发展平海南部地区,以区域带动全省的方针不同,宋怀明注重均衡发展,他提出重点发展平海北部经济,以江城为中心形成新的区域发展热点,在短时间内改变北贫南富的现象,缩短南北差距。

    顾佳彤看到张扬沉思不语,用手指轻轻抚摸他的胸膛道:“想什么?”

    张扬道:“我在想,顾书记退下来之前我这个副处能不能够转正!”

    顾佳彤笑了起来,她知道张扬是故意这么说,他很少借用父亲的力量,顾佳彤小声道:“其实你并不需要我爸帮你!”

    张扬听出她的言外之意,宋怀明才是自己的未来岳父,张扬道:“我就是这么一说,其实我谁都不想让帮,我就不信凭着自己的本事混不出一个人样来。“

    顾佳彤格格笑道:“你在我心中最最厉害!”

    张大官人道:“那是。我属于那种看着好看,用着好用,用过说好的,这就是有口皆碑!”

    顾佳彤啐道:“大言不惭!”

    “不信?要不,你再感受感受?”

    “不要”

    

    苏媛媛和杜天野约定第二天五点半出发,她激动地彻夜未眠,一早就起来了,五点钟就来到约好的公车站台前等着,春寒料峭,偏偏又起了风,大清早站在风里的感觉可不好受,可苏媛媛的心里是火热的,她一边跺脚一边向马路上张望着。

    杜天野五点半的时候准时开车到来,推开车门,笑道:“这么早啊?”

    苏媛媛可怜兮兮道:“害怕你把我忘了!”

    杜天野哈哈大笑:“我答应过的事情就不会忘记!”他看了看时间:“咱们争取七点爬山!”

    苏媛媛今天特地穿了全身的运动装,看起来就像一个运动员,可到了爬山的时候,她的体力就有些不济了。杜天野不得不停下来让她休息,杜天野微笑道:“你平时缺乏锻炼!”

    苏媛媛一边喘气一边摆着手,坐在大石头上歇了一会儿方才道:“杜书记,你还说自己年纪大了”

    杜天野笑道:“人想要保持青春就得坚持运动。”

    苏媛媛道:“那你下次运动的时候叫着我!”

    杜天野微笑不语,他觉察到苏媛媛话后的意思。

    苏媛媛并没有得到杜天野的回应,美眸之中不禁流露出些许的失落。

    杜天野指向青云峰的方向:“咱们要爬到峰顶。到了峰顶你才能够感到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苏媛媛歇了一会儿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起身道:“走,继续爬山!”

    “不休息了?”

    苏媛媛摇了摇头道:“我不能拖杜书记的后腿!”

    对陈崇山来说,他的清晨和清台山一起苏醒,最近几乎每个周日,杜天野都会过来看他,他天不亮就起来了,去山上打两只山鸡,给儿子做顿丰盛的午餐。

    陈崇山的收获颇丰,打了三只山鸡,一只野兔。回来的路上经过杜鹃坡,这儿本来已经开发了,可安家的投资款无法到位,从去年年底就停工了,可今天却有十多个人正在那里,他们拿着各种各样的测绘仪器,似乎在考察着什么。

    陈崇山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还没等他靠近,一个穿着蓝色中山装的人就呵斥道:“老头,你干什么?”

    陈崇山冷冷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那男子走了过来:“我们是市勘探队的,在这里执行工作,你赶紧走,别在这儿影响我们的工作!”

    陈崇山觉着这帮人十分可疑,浓眉紧锁,一脸严峻道:“清台山是市里重点景区工程,你们在这里搞勘探,我没听说过,证件呢?拿出来给我看看!“

    几名男子对望了一眼,还是那名身穿中山装的男子拿出一个绿本本向陈崇山晃了晃,然后道:“这清台山真是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算了,咱们是给国家打工,别这么卖力,走,歇着去!”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了。

    陈崇山觉着很奇怪,可在现场也没看到太多可疑的地方,再看那群人并没有在山上逗留,径直向山下去了。

    陈崇山把猎枪背好,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向自己的方向走来,男的是杜天野,女孩子陈崇山不认识,很年轻很漂亮,在陈崇山的记忆里,杜天野还是第一次带女孩子上山,他对文玲的事情十分清楚,了解文玲带给儿子的伤害,如今看到儿子带女孩子过来,难以形容心中的喜悦。可陈崇山表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惊喜,微笑道:“天野来了!”

    杜天野叫了声陈叔,虽然他和陈崇山都明白彼此间的关系,可是谁都没有捅破这最后一层窗户纸。

    苏媛媛很礼貌的叫了声陈叔叔。

    杜天野走过去帮着陈崇山拿猎物,陈崇山道:“我估摸着你今天要来,所以早起去打猎,收获还不错!”

    杜天野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杜鹃坡。

    陈崇山道:“停工好一阵了,过去说在这儿要建游客休息处,挖得一片狼藉,缺钱就停在那里了,早知道这样,清台山还不如不开发。”

    杜天野明白陈崇山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也皱了皱眉头道:“清台山的旅游开发一直都是春阳县具体主管,安家的那笔投资迟迟不能到位,是开发受阻的主要原因,不过这件事应该很快能够得到解决。”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知道安语晨利用股权换取内地投资权,而且安语晨也表示安家在江城的投资不会有任何变化。

    经过紫霞观的时候,杜天野带着苏媛媛进去转了一圈,老道士李信义不在,一道早就到后山采茶去了。

    来到陈崇山的石屋,陈崇山已经烧开水将山鸡褪好毛,野兔也剥好了。听闻老道士不再,陈崇山不禁笑道:“看来只能我动手给你们做饭了!”

    苏媛媛主动请缨道:“陈叔叔,我来吧,你和杜书记聊天!”

    陈崇山笑着点了点头,望着苏媛媛走入厨房,陈崇山小声向杜天野道:“小苏是你的”

    杜天野害怕被他误会,慌忙将苏媛媛和自己的关系介绍了一下。

    陈崇山笑道:“我看这孩子倒是不错!”

    杜天野当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笑道:“我现在单单江城的政务都忙不过来,哪里顾得上考虑其他!”

    “话也不能这么说,你今年都四十岁了,个人问题也该解决了,总不能当新中国第一个打光棍的市委书记?”

    杜天野听他说得有趣也不禁笑了起来。

    

    求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七章 感谢CCTV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八章 一枪飙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