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二十六章老乡见老乡(下)

    杨峰笑道:“不喝就不喝。咱们吃饭!”这话刚说出口就被老婆踢了一脚,杨峰两口子结婚这么多年,十分的默契,他收到妻子递来的信号,马上就明白了,人家不是不喝,可能是嫌酒不好,于是借口去洗手,出门转了一圈拿了瓶飞天茅台回来。

    张扬看到杨峰出去买了酒,有些哭笑不得,人家显然误会他的意思了,不过这两口子出手也算阔绰,这瓶飞天茅台得不少钱,就凭他们那点工资估计够呛能消费起,不过想想人家都是干部,手上多少有点权力,这些东西应该能够报销。张扬道:“杨镇长,我不是这意思,酒您千万别开,我最近身体不好,真不能喝!”

    梁艳笑道:“不能喝就少喝。老乡见面不喝点酒哪成?”她催促杨峰把酒开了,给张扬倒了一杯。

    张扬是酒道高手,平时又常喝飞天茅台,算得上相当的熟悉,这酒倒到杯里就发现有些不对,闻了闻更确定了他的判断,张扬道:“杨镇长,这酒你哪儿买的啊?假了!”

    杨峰也不是没喝过飞天茅台的人,他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唇道:“是假了!”

    梁艳气得满脸通红,她生气并不是因为买了假酒,而是在张扬面前失了面子,她怒道:“杨峰,你能干什么?真酒假酒你都分不出来,还不赶紧去换?”

    杨峰尴尬点头,拿起酒瓶,捡起地上的酒盒子去旁边的烟酒店换。

    张大官人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假酒事件,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各种各样的负面事件也层出不穷,制假售假在中华大地上悄然流行起来,现在市面上的茅台酒假货太多,买到假货容易,买到真货反而很难,这也算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吧。

    杨峰出去很快又验证了一件事,强龙不压地头蛇,到旁边的烟酒店没交涉几句,情绪就激动起来。杨峰虽然在老婆面前俯首帖耳,可人家毕竟是一镇之长,还是有些脾气的,情绪激动之下拿起酒瓶子在柜台上顿了顿,这一顿就把玻璃台面给弄裂了。

    那烟酒铺的老板可得了理,马上揪住杨峰的领子让他赔钱,杨峰跟他厮打之中挨了两拳。

    外面的动静把张扬他们惊动了,张扬一猜就是杨峰遇到了麻烦,事情落在头上,他就算不管也得管,几个人出了门,看到三名男子围着杨峰打呢。

    张扬看到眼前的情景正犹豫是不是出手帮忙,身边的梁艳已经尖叫一声就冲了上去,奔跑的过程中已经将风衣给脱了,抡起右掌,狠狠给了正在踢打杨峰的烟酒铺老板一个耳光,梁艳出手极重,一巴掌将烟酒铺老板打得原地转了个圈,然后梁艳抬起右腿,一脚踹在那老板的下阴。

    张扬乐了,搞了半天梁艳是个练家子。从梁艳的出手来看应该是有些武功底子,当然谈不上什么高手,不过她的猝然出击还是把那个烟酒铺老板给打懵了。

    梁艳一出手,对方的人也没闲着,马上就有人上来照着梁艳的屁股就是一脚,梁艳毕竟是个女人,对方人多,她惨叫一声,扑倒在地上。

    那烟酒铺老板被打得红了眼,抄起门口的圆凳就要砸梁艳,张扬慌忙伸手一把将他的手腕握住,这时候警笛声响起。

    派出所距离这边不过二百多米,这边一闹事人家就知道了。不过这帮警察也有点太夸张了,这么短的距离还开了辆警车过来,警笛拉得震天响,从车上下来了三名警察。

    其中那个胖子应该是带队的,指着他们道:“干什么?大白天的打架闹事?眼里还有法律吗?”

    张扬放开了烟酒铺老板的手腕,整个过程中他没打人,只是及时出手拦住这烟酒铺老板行凶,其实他是没来及出手,如果这帮警察再来晚一步,张大官人就要大开杀戒了。

    常海心来到张扬身边,她也很欣慰的看到张扬没有出手打人,这次真是不容易。

    胖警察来到那烟酒铺老板面前:“周川,怎么回事儿?”

    那个叫周川的烟酒铺老板指着杨峰两口子道:“他们诬陷我卖假酒,还砸我的店!”

    梁艳也不是善于之辈,她厉声道:“你有没有卖假酒?我们有证据!”说到证据她看了看杨峰:“酒呢?”

    杨峰这才想起酒还在店里,刚才只顾着跟人理论了,把假酒落在烟酒铺了。

    烟酒铺老板转身走了进去。拿出一瓶酒:“说我卖假酒?谁不知道我的信誉,我经营烟酒店十多年了,有一个人说我卖假货吗?连派出所的警察同志都在我这里买烟买酒,他们买过一次假货吗?这瓶茅台,要是假货,我把瓶子给吃了!”他激动中泼出了少些酒水,周围人闻到酒香,的确是正宗茅台的味道。

    张扬算是看明白了,这瓶酒肯定是掉包了。

    杨峰两口子也明白了,梁艳气得脸色煞白:“你把假酒掉包了!”

    周川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周川做经营讲究的是信誉,你们诬陷我经营假货,还砸了我的柜台,我要你们赔偿损失!”

    胖警察凑过去拿起那瓶茅台酒闻了闻:“这酒不假啊!”他说这话是因为这酒的确不假,还有一个原因是派出所的跟周川都很熟,平时都在他的烟酒铺里拿东西,周川也很会做事,没事给他们扔个一两盒香烟,时不时请他们喝上那么一两次,这些警察心理上自然帮他。

    胖警察把酒凑到杨峰面前道:“你说这酒假吗?”

    杨峰望着那瓶已经掉包的酒真是无话可说。

    梁艳怒道:“掉包了!”

    胖警察道:“真是搞不懂你们,好好吃饭就是,闹什么事儿?”

    张扬懒洋洋的声音从后面响起:“你是质监局的?你一看就知道酒是真是假?”

    胖警察愤然转过身来。

    张扬不屑的看着他:“你一个月的工资只怕都买不了两瓶茅台酒,你喝过几次啊?”这话就有点侮辱人了。

    胖警察气得满脸通红:“你们都跟我去所里。把事情说清楚!”

    张扬之所以这么高调是因为这片属于广盛分局,张德放是广盛分局副局长,他拿出手机给张德放拨了个电话,然后向胖警察道:“你过来!”

    胖警察这个气啊,你他什么人啊?居然敢对我指手画脚的。

    张扬道:“张德放的电话你接不接?”

    胖警察一听心里就怕了,张德放是什么人物?人家是广盛分局的副局长,还是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外甥,就是市局局长也得给他一些面子。胖警察接过手机。

    “我是张德放,你是谁?”

    胖警察赔着笑把自己的名字报了。

    张德放说话很干脆:“被打的是我朋友,你看着办!”

    胖警察明白了,人家张局给定性了。他朋友是被打的,换句话来说烟酒铺老板就是打人的。他把手机交给张扬:“都跟我们去所里解决。”

    到了派出所,可能胖警察给周川做了工作,周川的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不但把杨峰的酒钱给退了,还赔偿了杨峰二百块钱医药费,一场闹剧就此终结。

    张扬他们离开了派出所,杨峰两口子通过这件事对张扬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人家一个电话就把这件事摆平了,要知道这里是省会,不是江城,可见张扬的圈子多广,面子多大,攀交的心更迫切了,可是张扬经过这事儿也没了吃饭的兴趣,推说自己有事,骑着他的那辆破破烂烂的幸福带着常海心离开了。

    

    两人随便找了家江南面馆凑合了一顿,然后来到丁兆勇的保龄球馆打发时间。

    可巧梁成龙和陈绍斌也在那里玩,看到张扬和常海心过来,两人把保龄球放下迎了过来。

    张扬摆了摆手道:“你们玩儿,我就是没事瞎转悠!”

    丁兆勇听说张扬来了,也从办公室里出来,他新开的电脑公司生意不错,春节后保龄球场的生意也忽然好了起来,今年财运亨通,他笑道:“不是晚上才请客吃饭吗?怎么现在就来了?”

    张扬笑道:“今儿党校报到,我没什么事情可干,又遇到了我同学,所以来你这里消磨下时间,!”

    丁兆勇他们之前和常海心没打过多少交道,都以为这是张扬新交的女朋友,都暗暗佩服这厮大胆,在东江的地面上也敢这么招摇。

    陈绍斌嬉皮笑脸的凑到常海心面前:“常小姐,你好,我是张扬最好的哥们,我叫陈绍斌,平海工商行信贷部主任!”他伸出手去。

    常海心两只手仍然插在衣兜里笑道:“您打保龄球还没洗手呢!”一句话引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陈绍斌。你的黎姗姗呢?”

    陈绍斌垂头丧气道:“吹了,大爷的,说起这件事就窝火。”他说这话的时候狠狠瞪了梁成龙一眼。

    梁成龙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来,接着打球!”

    陈绍斌道:“不打了,我去洗手间!”

    张扬看出两人之间好像有些不对,低声道:“怎么个情况?”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黎姗姗傍上何长安了!”

    张扬微微一怔,随即就明白了,十有是梁成龙这小子给牵得线,现在他和何长安联手开发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地块,两人的联系很多,黎姗姗和白燕又是好朋友,肯定是通过这层关系才得以认识何长安。

    常海心对这种事情有些反感,一个人去玩保龄球了。

    丁兆勇叫了几杯饮料,梁成龙和张扬围着玻璃桌坐下,张扬道:“这就是你不厚道了,哥们的女人你也往外扒!”

    梁成龙叫苦不迭道:“天地良心,我根本没有把黎姗姗介绍给何长安,谁能想到一起吃顿饭,她就贴上去了,现在的女人太现实,听到人家有钱,恨不能马上就爬到人家床上去。”

    丁兆勇道:“反正你小子也没安好心,陈绍斌对你有意见也是应该的。”

    梁成龙道:“真不关我的事,其实咱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未尝不是好事,黎姗姗贪慕虚荣,就算跟陈绍斌成了早晚也得悲剧,借着这件事看清一个人,我觉着还好。”

    张扬点了点头:“何长安在东江?”

    梁成龙道:“不在,他这个人的确大气,把东江纺织百货商场的工程拿下来之后,全都放手给我,如今都是我在做,跟他合作很愉快。”

    陈绍斌走了过来阴阳怪气道:“有钱真他好,想干什么干什么!”

    梁成龙对他有些愧疚,知道他冲着自己来的,却没有搭茬。

    张扬笑道:“说到有钱,你最有钱,大笔一挥,几亿几十亿的贷款往外哗哗的流淌。”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哪有你说的这么牛气?又不是自己家的钱,随便伸手会被抓的!”

    丁兆勇笑了起来:“咱们别聊钱了,俗!”

    此时听到球道那边传来一声欢呼,却是常海心又打了个全中。

    陈绍斌看着常海心窈窕的背影,不怀好意笑道:“张扬,那是你女朋友?”

    张扬摇了摇头:“朋友的妹妹!她爸是岚山市市长常颂!”

    陈绍斌双目生光道:“那啥你看我都惨到这份上了,帮我介绍介绍,权当拉哥们一把?”

    张扬懒洋洋道:“你又不是不认识,想追人家自己表现呗!”他起身去玩保龄球了。

    陈绍斌嘟囔着:“没义气!”

    梁成龙道:“你也不想想,他不扒拉你身边的女人就是好事了,你居然还敢打他的主意。”

    陈绍斌狠狠瞪了梁成龙一眼:“没义气,全都没义气!”

    

    求本周的推荐票,月票!

上一篇:第三百二十六章 老乡见老乡(上) 下一篇:第三百二十七章 感谢CC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