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八章古方(上)

    常海天点了点头。他充满信心道:“药厂的基础条件很好,而且改革进行的十分顺利,我初来这里主要是抓抓生产效率,市场上的事情,我没做太多过问。”他停顿了下,笑道:“不管是顾佳彤还是胡茵茹搞市场都很有一套,我估计没她们那种能耐。”

    张扬喝了口茶,慢条斯理道:“她们算是商界奇葩了。”

    常海天道:“胡茵茹发展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他并不知道胡茵茹离开制药厂是要办广告公司,胡茵茹虽然向顾佳彤实话实说,可顾佳彤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别人。

    张扬狡黠笑道:“她不走,这肥缺能轮到你?”

    常海天笑道:“这么说我得谢谢你!”

    “光嘴巴说没用,要有实际行动!”

    常海天道:“明白,今晚水上人家,我给你接风!”

    张扬道:“今晚不成,我妈待会儿从春阳过来,我得招呼她,我也不能把我儿子一个人扔在家里!”

    “你儿子?”常海天满脸的诧异。

    张扬并没有向他解释,提起秦欢不由得想起自己出来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起身道:“你忙吧,我得回家了!”

    常海天一直追出门去:“你把话说明白,你哪来的儿子?”

    张扬一边下楼梯一边摆了摆手道:“以后有机会再说!”

    

    张扬刚刚来到楼下。就听到楼上窗口处传来秦欢的声音:“爸,爸爸!”

    张扬抬头望去,却见秦欢趴在窗户上看着自己,心中又是感动又是怜惜,被人牵挂的感觉真不一样,张扬回到家中,秦欢在胡茵茹的帮助下从窗台上下来,他奔向张扬紧紧抱着他:“爸爸,你怎么出去了这么久?”

    张扬笑道:“才出去不到两个小时!”

    胡茵茹道:“你刚走,小欢就醒了,让他吃饭也不吃,话也不说,就是趴到窗前看你。”

    张扬知道这孩子的心思,他是害怕自己扔下他不管了,秦欢从小缺乏亲情,所以这孩子很没有安全感。

    看到张扬会来,秦欢这才安心去吃了早餐。

    临近中午的时候,牛文强开车把张扬的母亲徐立华给送来了,张扬租住的地方显然住不下这么多人,他让胡茵茹带着母亲和秦欢去了南湖木屋别墅。

    张扬上了牛文强新买的凯迪拉克,车提来还不到一个星期,连车牌都没上呢。

    张扬一屁股坐在驾驶座上。

    牛文强道:“我说,这车你会开吗?自动挡!”

    张扬笑道:“不就是一凯迪拉克吗?再好的车我都开过,你上来啊!”

    牛文强真是有些舍不得,他今天开新车过来就是想显摆的,没想到张扬压根不和他客气,其实谁看到新车都手痒。

    张扬启动了凯迪拉克。这厮有个大脚轰油门的毛病,一启动,牛文强就心疼了:“我说哥们,咱还在磨合期!”

    “磨合个屁,我不信出厂的时候人家就不轰油门!”张扬说完,汽车就向前方窜去,驶入大道的时候,这厮也不减速,凯迪拉克的地盘又底,牛文强清晰地听到磕腾一声,心如刀绞,肉疼,他满脸痛苦的看着张扬。

    张扬居然笑了笑:“我开习惯吉普了,忘了这车底盘低,没事儿,美国车,耐操!”他有些不满的看着牛文强:“干嘛这么看着我?跟个怨妇似的?”

    牛文强叹了口气道:“我算看出来了,车和女人都是一样,到了你手里,你不玩舒服,决不罢休!”

    张扬笑骂道:“放屁!”

    

    牛文强还是第一次到张扬的木屋别墅来。虽然这木屋别墅是在胡茵茹的名下,可牛文强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张大官人的产业,站在草地上,踩着地毯般的春日小草,感受着正午的阳光,还有迎面吹来的湖风,牛文强舒服的就快呻吟出来,他打心底赞道:“张扬,你眼光真是一流,这地方太好了!”

    张扬笑了笑道:“跟我没啥关系,这是人家胡茵茹的房子!”

    牛文强道:“我夸你选女人的眼光!”

    张扬向身后望了望,看到胡茵茹正陪母亲说话,秦欢在草地上玩皮球。低声向牛文强道:“你别胡说八道!”

    牛文强感叹道:“张扬,你变了,变得开始注意影响了,没过去有种了!”

    张扬笑道:“初生牛犊不怕虎,我都在体制中混两年多了,总不能还是过去那个青涩模样?”

    秦欢把球踢到他的面前,张扬轻轻一脚踢了回去。

    徐立华笑道:“小欢,你看你一头的汗,进屋去吧,别着凉!”

    张扬也担心他体质弱,不能剧烈活动,向秦欢道:“跟奶奶进去歇歇!”

    秦欢很听话,跟着徐立华进去了。

    牛文强道:“这儿好是好,就是没什么配套设施,买个菜都要开车出去!”

    胡茵茹走了过来,她轻声道:“所以我买了个大冰箱,厨房里还有冰柜。每周都会采购一次,沿着右前方的小路开两公里就是桥村,直接到菜农那里买菜既便宜又放心。”

    牛文强笑道:“你要是去春阳住,我们那儿的菜更便宜,生活成本更低,空气比这儿更好!”

    张扬道:“你丫就是一杠头,这回来江城就是为了显摆吧?”

    牛文强叫苦不迭道:“我是专程送徐阿姨的,没功劳也有苦劳吧,什么事情到你嘴里动机都变得不那么单纯。”

    张扬笑了笑。

    牛文强道:“一阵子没见你和姜亮杜宇峰他们了,心里想得慌,本来我想把赵新伟叫过来,可惜他最近忙着考试,没时间过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待会儿把姜亮和老杜招来,咱们好好喝两杯。”

    牛文强道:“家里太麻烦了,咱们还是出去喝。”

    张扬道:“我妈发话了,今天中午她做饭,你想想,她老人家大老远来了,我这当儿子的总得先陪他吃饭。”

    牛文强仿佛重新认识张扬一样上下打量着他:“行啊,哥们,大孝子啊!”

    张扬叹了口气道:“跟你这世俗商人说不明白,你丫根本就不懂亲情!”

    中午徐立华和胡茵茹做了不少菜。胡茵茹从小独自生活,厨房这点事情根本难不住她,徐立华看到胡茵茹如此勤快利索心中也很是喜欢,虽然张扬没有说起过他和胡茵茹的关系,可老人家的眼光也是很犀利的,儿子和胡茵茹之间的暧昧,很快就被她看出来了,徐立华暗自感叹,这些女孩儿个个出色,真不知道儿子以后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她这个当娘的反正也管不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徐立华对秦欢十分喜欢,人上了年纪反倒和孩子变得容易沟通起来,秦欢也和徐立华很亲,一口一个奶奶叫得徐立华眉开眼笑,可想起这孩子的命运,徐立华眼圈又红了,抱着秦欢舍不得放手。秦欢从小到大那经过这么热闹的场面,时常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呆着,现在有这么多人围着他,对他好,关心他,心中别提多幸福了。

    中午姜亮和杜宇峰也赶来了,跟着一起过来的还有江城市公安局长荣鹏飞,还有张扬的事实兴子秦白。

    外面阳光明媚,胡茵茹招呼他们将桌子搬到了草地上,秦欢也帮忙出力搬板凳,拿筷子,很有主人翁精神。

    荣鹏飞叫了声徐阿姨之后,来到张扬面前,握着他的手道:“张扬,我不请自来,你别介意啊!“

    张扬笑道:“荣局能来这里蓬荜生辉,我高兴都来不及,咱们今天中午一醉方休!”

    他们几个过来的时候都给徐立华买了礼物,可谁都没想到张扬又凭空蹦出了个儿子,荣鹏飞做出表率,拿出二百块给秦欢,让孩子去买玩具,局长这么做了,姜亮几个也纷纷解囊,牛文强本来没想起这事儿,看到人家都给了,他也掏出钱包,拿出一千块,很气势的来了一句:“牛大爷给的,拿去买糖吃!”

    荣鹏飞笑着没吭声,转身去陪徐立华说话了。

    姜亮照着牛文强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你大爷的。牛大爷就厉害了,一个人把我们四个都比下去,有倆臭钱就了不起?”

    杜宇峰也跟着骂。

    张扬替牛文强解围道:“咱牛哥那是春阳首富,你们这帮工薪也想跟牛哥比,那啥,吃饭,吃饭!”

    姜亮仍不解恨,指着门口那辆凯迪拉克道:“你小子给我记住了,等上了牌子,我通知江城交警,见一次查一次,你不是有钱吗?我让你多给国家做点贡献!”

    牛文强知道他只是吓吓自己罢了,苦笑道:“公报私仇啊!”

    胡茵茹过来招呼吃饭,张扬把刚才几个人给孩子的红包都交给她,牛文强笑眯眯来了一句:“胡总真是张主任的贤内助!”

    胡茵茹当着这么多人被他来了那么一句,俏脸一红,啐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常鹏飞当然不会介意这种小事,席间杜宇峰提起这件事的时候,常鹏飞笑道:“上头多次强调,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牛总正是先富起来的这批人。”

    牛文强这会儿懂得谦虚了,人家常鹏飞是市委常委,江城市公安局长,自己就算有俩钱,社会地位距离人家还有十万八千里,刚才拿出那一千块一是因为关系到了,还有一个原因,的确有显摆的因素在内,牛文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荣局,您别笑话我了,我算什么富人,咱不谈全中国,单单是江城,比我有钱的人多了,汇通的乔梦媛、天骄的林清红,盛世集团的方家兄弟,哪一个不是亿万身家啊!”

    张扬笑道:“你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现在有多少身家了?亿万算不上,我看几千万应该有了。”

    牛文强道:“你太看得起我了,就说这春阳,比我有钱的人也多得是,远的不说,咱们说郭达亮父子吧,我接手了他们的养猪场之后,才知道其中的利润有多大,现在他们跟楚嫣然合作搞得那个猪饲料厂,已经成为春阳的利税大户,我看他爷俩比我有钱。”

    杜宇峰嗤之以鼻道:“哭什么穷,我们又不找你借钱!”

    牛文强道:“我真不是哭穷,做生意就得不断总结,要吸取别人的先进经验,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市场淘汰!”

    姜亮道:“你就是没知识没文化,整一个小农意识,眼光太狭隘,始终放在春阳县城!”

    牛文强不服气道:“春阳县城怎么着?现在市里不是鼓励来春阳投资吗?清台山旅游搞得如火如荼,以后肯定会有大发展。”

    胡茵茹剥了一只虾送到秦欢的嘴里,她笑道:“姜哥有句话没说错,想做大生意,就不能把眼光局限于某一处,春阳的经济收入摆在那里,春阳的人均消费水平也摆在那里,就算你生意做得再好,也得和春阳的实际情况相联系。”

    张扬道:“胡总的话我赞成,多大的池子养多大的鱼,你在春阳那个地方折腾,发展肯定要比别人慢。”

    杜宇峰道:“除了开饭店就是养猪,一看就知道你是农民出身。”

    

    二连更,还有一章!

上一篇:第三百零七章 恩仇(下) 下一篇:第三百零八章 古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