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七章恩仇(下)

    秦欢醒来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他有些惊恐的看着四周,看到旁边熟睡的张扬,稍稍放下心来,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握住张扬的大手,似乎安心了许多。

    张扬缓缓睁开双目,望着秦欢的小脸,低声道:“小欢,醒这么早?”

    黑暗中看到秦欢眼中晶莹的泪光,他搂着张扬的臂膀道:“爸是不是阿姨不要我了?”

    张扬笑着摸了摸他的头顶:“傻孩子,怎么会?”他看了看时间,火车还有半个小时到江城,舒了一个懒腰道:“小欢,马上就到江城了,等到了那里,我带你去见爷爷奶奶,带你去见好多好多的叔叔阿姨,还要带你去清台山玩儿!”

    秦欢一双眼睛露出兴奋的光芒:“清台山是不是有许多许多的小动物?”

    张扬点了点头:“我带你去打猎好不好?”

    秦欢兴奋的点头。

    

    火车准时抵达了江城站,张扬提前给胡茵茹打了电话,胡茵茹在站台等着他们。当胡茵茹看到张扬牵着一个小男孩走过来,微笑着迎了上来,将手中的一个玩具熊递给秦欢,柔声道:“你一定就是小欢了!”

    秦欢点点头:“阿姨好!”

    张扬笑道:“叫干妈!”

    秦欢微微一怔,还是叫了声干妈,一句干妈把胡茵茹叫得俏脸微红。

    张扬道:“你可以有好多好多干妈!不过干爸只能有我一个!”

    胡茵茹悄悄伸出手去在张扬的屁股上拧了一记,这厮真是可恶。

    张扬带着秦欢上了胡茵茹的皇冠车,秦欢搂着玩具熊坐在后座,一上车就睡过去了。

    张扬在胡茵茹无瑕的俏脸上吻了一记,微笑道:“想我了没有?”

    胡茵茹啐道:“少臭美了,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算什么帐?我这阵子可一直老老实实的,坑蒙拐骗的事情我可一样都没干!”

    胡茵茹笑道:“你才不是什么好东西呢,现在你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已经成为街头巷尾的笑谈了。

    张扬满不在乎的把座椅向后调了调,双手枕在脑后道:“无非是传我犯了错误得了性病!”

    胡茵茹格格笑道:“你还知道啊!”

    张扬道:“反正我已经是臭名昭著了,要不这么着,我登报发一声明,说自己没性病!”

    胡茵茹啐道:“人家会说你此地无银三百两。”

    张扬道:“你信吗?”

    胡茵茹红着脸儿道:“我怎会相信那些无聊的事情?”

    张扬嬉皮笑脸道:“我要是得了那啥,你也跑不掉!”

    胡茵茹空出一只手拧住他的耳朵:“你恶不恶心?再胡说八道,以后别想碰我!”这话说得,分明是还想张大官人碰她。

    张扬喜滋滋的躺好了:“对了,先送我去宁阳路,我妈今天会过来。”张扬来江城之前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过江城来住几天,顺便帮忙照顾秦欢。他毕竟有忙不完的事儿,不可能时刻把秦欢带在身边。

    胡茵茹将他的手机递给他:“一直没开机,给你充好电了。你张主任今天开始是不是投入工作?”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急,反正我的病假还有十来天呢,趁着这次机会,我得好好休息一下。再说,小欢最近还得开刀,身边需要人照顾。”

    胡茵茹道:“你放心吧,我最近把制药厂的工作交接的差不多了,小欢交给我照顾吧,阿姨年龄大了,你别累着她。”

    张扬点了点头:“成,借着这个机会你跟我妈多亲近亲近!”

    胡茵茹白了他一眼,这话听得有些委屈,就算表现再好又怎样?自己一辈子也只能做他的地下情人。

    张扬道:“佳彤不在江城?”

    胡茵茹道:“顾书记最近身体也不太好,本来她想在江城等你回来的,可昨天接到电话,又去东江了!”

    张扬点了点头,顾允知的年龄的确大了,今年就会从省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不知道身体方面是不是受了心理上的某些影响?回头要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他轻声道:“药厂情况怎么样?”

    胡茵茹笑道:“多亏你推荐了常海天,这个人可真的很有能耐,短短的时间内已经将厂里的事情基本理顺了。我现在能够放心离开也是因为他来了的缘故。”

    张扬道:“岚山日化厂的事情是个意外,常海天只是不幸出来顶罪而已,他本身的管理水平还是很高的。”

    胡茵茹道:“佳彤姐给他的待遇很好,如果常海天今年能够按计划完成他的任务,还会奖励给他股份。”

    张扬微笑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很快你们就会知道常海天的能力配得上他的薪水。”

    胡茵茹微笑道:“你真是知人善任啊!”

    张扬笑道:“应该是投桃报李,佳彤向我推荐了常凌峰这个人才,我怎么也得送给她一个好帮手,更何况,你和海兰、歆颜开广告公司,不能让她有什么想法。”张大官人考虑还是很周到的,一碗水要端平了,这四位全都跟他有亲密关系,她们彼此间心知肚明,不过这层窗户纸始终不能戳破,做人难,做男人更难,做个有许多女人喜欢的男人更是难上加难。

    胡茵茹道:“佳彤姐才没有那么小心眼呢!”说话的时候已经来到张扬的住处,胡茵茹停好车,帮张扬拉开车门,张扬把仍在熟睡的秦欢抱了下来。

    回到房内,将秦欢放在自己的床上,胡茵茹帮他盖好被子,忙着出门去买早餐。

    张扬先给秦萌萌打了个电话。

    这次秦萌萌的电话只响了一声她就接通了,秦萌萌一夜都没睡好,声音中透着疲惫。

    张扬笑道:“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我和秦欢已经安全抵达江城了。现在他在睡觉呢,我跟你报声平安,等他醒了再让他给你打电话。”

    秦萌萌轻声道:“麻烦你了,我忙完这边的工作就过去,预计三五天吧!小欢有没有哭?”

    张扬道:“还好,就是怕你不要他了!”

    秦萌萌沉默下去,张扬从她变得急促的呼吸声中猜测到秦萌萌可能流泪了,他感觉到并不适合继续谈下去,低声道:“你放心忙工作吧,眷过来就是!”

    秦萌萌嗯了一声,又说了句谢谢。

    

    张扬并不在乎秦萌萌是否感谢自己,事实上他之所以帮助秦欢,是因为秦欢和他投缘,秦欢的命运触及了他内心中最为软弱的部分,他同情这孩子,他要改变秦欢的命运。

    张扬接着又给于子良打了电话,于子良已经先一步回到江城,听说秦欢到了,很高兴,他回到江城之后一直都在考虑手术方案,还专门和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几位脑科专家商量了这件事,院长左拥军表示会无条件支持他动这台手术,于子良虽然将手术方案设计的很详细周到。可是其中的几个最为关键的环节并不是他能够掌握的,那要依靠张扬。

    放下电话,张扬也感觉有些忐忑,是他说服了秦萌萌给秦欢动手术,于子良之所以同意来做这台手术,是顶着巨大压力,不仅仅是同情秦欢,更是看在他们之间的友谊上,他对张扬神乎其技的中医水平十分信赖,张扬从刚才的对话中觉察到于子良所承受的压力,他也开始感到忐忑起来。任何事情都存在风险,如果秦欢这次的手术出了意外,自己肯定会为这件事负疚终生。

    望着秦欢单纯的小脸,张扬忽然感到一种强大的压力,利用龟息之术固然可以延缓秦欢的血循速度,可是手术进行的时间并不在他的掌握之中,而且术后伤口瘢痕的问题,如果在体表,他可以保证不留瘢痕,可这是在颅内。张扬想起一件事,他打开衣橱,从底层取出一个布包,展开布包里面是一个用墨玉雕成的盒子,这是北海寒玉匣,安志远死前亲手送给他的东西,这北海寒玉匣中装着一颗逆天丹。安老交给他这东西的目的是为了以备日后挽救安语晨的性命,可这逆天丹经过这么多年,早已失效,已经没有任何的治疗价值。

    触手处冰冷非常,张打开机关,推开北海寒玉匣,冷气向四周浸润开来,张扬定睛望去,却见里面果然放着一颗黑乎乎的药丸,那药丸留存至今已经有四百多年,水分完全失去,比起当初制成之时缩小至少一半。

    张扬捻起那颗药丸闻了闻,闻不到任何的味道,药效应该已经散尽。

    此时胡茵茹端着早点走入房内,看到那墨玉匣颇为惊奇,走进也感觉到那股逼人的寒气,她放下早点,伸手摸了摸北海寒玉匣,惊呼道:“好凉!”

    张扬道:“这是北海寒玉匣,天然的冰箱!”

    胡茵茹看着他手中的那颗逆天丹:“什么宝贝?难道是长生不老药?”

    张扬笑道:“哪有什么长生不老药,这颗药丸叫逆天丹,据说是明朝李时珍所制。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这么神奇?”胡茵茹接过那药丸看了看,又凑在鼻子上闻了闻:“什么味道都没有!”

    张扬道:“从明万历到现在已经四百多年了,什么灵丹妙药也失效了,我只是在想有什么方法能够测出其中的成分,或许有些用处!”

    胡茵茹道:“拿到药厂生化实验室去化验咯,实验室设备和技术水平都是一流,最多三天肯定能有结果,不过我看意义不大。放了四百多年的一颗药,成分恐怕都变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回头我送过去!”他将北海寒玉匣交给胡茵茹道:“收好了,这玩意儿挺值钱的,是安老留给我的礼物!”

    胡茵茹小心将北海寒玉匣收好。

    张扬吃了早点,看到秦欢仍然未醒,他让胡茵茹留下来照顾秦欢,自己则驱车去了江城制药厂。

    

    听说张扬到来,制药厂新任厂长常海天特地前来相见,他来到生化实验室,看到张扬也穿着个白大褂煞有其事的跟几位研究员聊着什么。

    常海天笑道:“张主任下来指导工作,为什么不先去找我?”

    张扬笑眯眯打量了常海天一眼:“不敢麻烦你这位新扎厂长,我这不有点私事儿想要他们帮忙,于是直接过来了。”

    常海天笑道:“张主任的事情比什么都重要!”他邀请张扬去他办公室坐。

    常海天现在的办公室就是过去胡茵茹的那间,重新装修过,老板桌上放着一条扬帆远航的红木帆船,张扬伸手摸了摸:“不错,很有意义!”

    常海天道:“海龙送给我的!”

    张扬在沙发内坐了:“海心送给你什么了?”

    常海天指了指墙上的一幅十字绣,上面是一匹奔腾的骏马:“海心亲手绣的!”

    张扬笑道:“看来你弟弟妹妹对你期望很高,常厂长要扬帆远航,一马当先!”

    常海天笑着按下免提,让秘书送两杯茶进来,他靠在老板桌上:“张扬,我还没顾的上谢你,这个机会可是你送给我的!”

    张扬道:“跟我用不着客气,那是你真有能耐,如果你没有本事,就算有我推荐,顾佳彤也不会用你。”

    

    周一求推荐票!

上一篇:第三百零六章 将门虎子(下) 下一篇:第三百零八章 古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