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八章古方(下)

    推荐砖业玩家新书《超级土建》。三流大学设计系学生陈逸天,得到外星高科技建材工厂,取之不尽的建材,用之不竭的施工队,从此以后幻想成为设计大师的小宅男踏入土建行业,打造属于自己的土建帝国。http:///Book/1709847.aspx

    http:///Book/1709847.aspx

    

    牛文强被他说得有点急了:“我农民出身,你不是农民?你quan家都是农民!”

    一群人都笑了起来,荣鹏飞道:“农民怎么着?我们哪个不是农民出身?”

    张扬让秦欢给他们敬酒,徐立华看到孩子已经吃饱了,带着他先上楼去午睡了。

    荣鹏飞道:“张扬,才一个月没见,你哪弄了个儿子出来?”

    张扬这才将秦欢的来历简略说了,当然只说是朋友的孩子,秦萌萌的事情他并没有提及。

    几个人听到秦欢小小年纪就生了脑瘤,一个个都动了恻隐之心,牛文强马上又拿出一千块钱来,他今天带的现金不多,表示如果有需要,他可以随时送钱过来。

    这次没人说他炫富,张扬也没收牛文强这一千块,毕竟他不缺钱。楚嫣然已经表示要负担秦欢的医药费,秦萌萌那里也先拿了两万块钱过来。

    荣鹏飞道:“回头我们几个凑点,有多拿多,有少拿少!”

    张扬道:“别介,你们的心意我领了,钱够用,真要是缺钱了我自会开口。”

    杜宇峰道:“徐阿姨一个人照顾孩子也不成,这么着,我让我老婆过来搭把手!”

    张扬笑道:“等住院后再说!”依着他的意思并不想惊动太多的人,秦萌萌的性情他多少也了解一些,人家把孩子交给自己是为了治病,对于这些复杂的社会关系秦萌萌肯定不习惯也不喜欢,张扬也怕人太多打扰了孩子的清净,所以这帮朋友问孩子什么时候住院,在哪儿住院,他都一概保密。凭他目前在江城的人脉,如果他儿子住院这件事散播出去,怕不要把他的门槛踏破。

    张扬交代了几句,让他们几个尽量不要声张。

    午饭之后,荣鹏飞和张扬来到湖边小码头坐下,这码头是开春的时候胡茵茹让人刚刚建好的,码头前方还拴着一艘小船。

    两只白鹭从湖面掠过,人处在这样的环境中总会自然而然的放松下来,荣鹏飞轻声道:“真是羡慕你,能够休息这么久。”

    张扬笑道:“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如果给我个公安局长当当,我一天都不想休息。”

    荣鹏飞哈哈大笑。他的笑声随着湖风远远送了出去,惊起藏在芦苇荡中的几只鸥鹭,荣鹏飞道:“这里环境真好,江城市区再也找不出第二块这样的地方。”

    张扬深有同感道:“雅云湖虽然不错,可是那里开发毫无规划,现在湖边饭店林立,商业味太浓,哪里还像个景区?”

    荣鹏飞道:“景区发展到最后往往难免会成为商业区,在咱们中国,发展景区的目的归根结底还是搞商业,所以再好的景区一旦经营起来,一旦游客云集,这景区也就失去了她本身的韵味,最近我去过几次清台山,感觉和过去也有些不一样了,很多山民以旅游区自居。所以说发展是好事,我们同时也要注意到发展带来的弊端。”

    张扬想不到这个公安局长竟然对经济发展有着一套独特的见解,可转念一想人家是市委常委,有这样的见解也实属正常,他的这番观点想必已经在常委会上表达过。

    荣鹏飞道:“不谈这些了,前两天宋省长给我打了电话。了解一下你的情况。”

    张扬笑道:“我这名声算是臭到家了,前两天我在北京遇到他了,事情也已经解释清楚,没事!”

    荣鹏飞道:“你啊!做事就是不拘小节,在官场上混,敌人永远比朋友多,即使是表面上的朋友,一旦你们的利益相冲突,他就会变成你的敌人,你的优点越大,越会被很多人嫉妒,你的缺点哪怕再小,都会被有心人无限放大。”

    荣鹏飞的这番话相当中肯,张扬默默记下。常言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即使像他这种强者,也不得不顾及流言的存在。张扬道:“可嘴是别人的,他们想怎么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荣鹏飞道:“体制中最常见的一招就是转移视线,你继续休息下去,只会有越来越多的流言传出来,最好的方法就是投入到工作中去。”

    张扬道:“我工作之后这些流言就能消失?”

    荣鹏飞笑道:“你是个麻烦不断的人物,我相信,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你就会制造出新鲜的话题。”

    张扬一琢磨,荣鹏飞真是了解自己,不禁哈哈笑了起来。

    荣鹏飞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方文南不久前割脉自杀了,幸亏发现的早,被抢救了过来。”

    张扬内心一沉。方文南沦落到如今的地步让人不得不为他的命运感叹。张扬低声道:“董德志的案子有没有进展?”

    荣鹏飞摇了摇头。

    张扬道:“我这次去英国,有个叫陈美琳的丫头想杀我!”

    荣鹏飞皱了皱眉头,他对张扬所说的名字陌生得很,没有什么概念。

    张扬道:“陈祥义的女儿,陈祥义这个人当年绑架过秦清,是前市长黎国正的手下,黎国正对他有恩,包括陈美琳出国在内的很多事都是黎国正帮他做的。”

    荣鹏飞是一名出色的警察,从张扬的话中马上就意识到他在提醒自己什么,低声沉吟道:“你是怀疑董德志的幕后有人?”

    张扬没说话,其实荣鹏飞一直都不相信董德志会是这一系列事件的策划者,他认为董德志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

    荣鹏飞道:“死无对证,董德志已死,所有线索都中断了,现在那个刘五变得很关键,希望从他身上能够找到突破口。”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董德志和田庆龙的关系不错,在过去,他和前省长许常德的关系也很好。”

    张扬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他轻声叹道:“许常德已经死了!”眼前突然浮现出许嘉勇的面庞,这一系列的事情究竟和他有没有关系?

    

    第二天一早,张扬将秦欢送到了江城第一人民医院脑科中心,这个中心刚刚成立。性质也很特殊,行政管理由院方负责,医疗技术由于子良统一领军,看到医院医生护士的白大褂,秦欢不由得紧张了起来,小手紧紧抓住张扬:“爸我不想来医院,我想回家”

    张扬安慰他道:“放心,只是做检查,给你做个全面体检,咱们呆会就回去。”

    于子良为秦欢准备了专门的病房,这是给高干用得套间。方便家属陪护,还安排了专职护士负责全程陪护,张大官人的面子可非同一般。

    安排好秦欢住院的事情后,张扬来到于子良的办公室。

    于子良的办公桌上堆着厚厚的书籍,这些天他查阅了无数手术治疗,排除了种种手术方案,最终定下来了一个,他将手术方案递给张扬:“你看看!”

    张扬接过方案并没有看,放回桌上,实事求是道:“我对西医上的东西懂得不多,这些方案你说了算,我负责的就是减缓他的血循速度,降低手术中出血的可能,减少术后瘢痕的发生。”

    于子良叹了口气道:“你有多少把握?”

    张扬道:“最难办的就是术后瘢痕问题,如果是皮肤好说,可是颅内,不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于子良道:“也就是说你没有确然的把握?”

    张扬点了点头。

    于子良道:“我考虑许久,这台手术我们应该能够做下来,切除肿瘤让秦欢存活下来的几率很高,可是术后的并发症很难控制,我害怕他以后的智商业协会受到极大影响。”

    张扬道:“我正在想办法。”

    此时他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常海天打来的,张扬送往生化实验室的逆天丹有结果了,实验员分析出了其中的成分,应该有百分之八十,还有百分之二十的不确定因素,因为药丸中的不少成分经过这四百年多年的岁月已经发生了化学反应。

    张扬站起身道:“我马上过去!”

    常海天听说他在医院,让张扬没必要亲自跑一趟,他问了于子良办公室的传真号码,直接把化验结果传真过来。

    张大官人望着那份化验结果仔细思索了一阵子,这份用现代科技分析出的明朝药方,虽然残缺不全,可是对他来说的确很有启发之处。

    于子良对他手中的古方也很感兴趣,虽然他在中医上的水平一般,可仍然能够看出这份配方中有不少的稀缺药材,低声道:“很多东西恐怕不容易找到!”

    张扬道:“先把这些东西配齐了!”

    于子良接过配方道:“这件事交给我吧,就算江城没有。我马上让人去外地进!”

    张扬点了点头,他唇角露出笑意,走出门外的时候,他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引得几名小护士诧异的向他看来,张扬之所以发笑是因为他发现逆天丹中的很多成分和他过去制作的回春丸相似,为了配制回春丸,他过去曾经查遍古方,历经三年方才配制而成,不过药丸仍然没有完善,他总觉着在配方上有所欠缺,发挥不出其中最大的药效,一直到他被隋炀帝所杀,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刚才看到那份化验结果,张大官人发现,这逆天丹竟然是在他配方上的改良,他几乎可以肯定,李时珍当年一定得到了自己的配方,在自己配方的基础上制成了这颗逆天丹,过去困惑他的几个难题竟然被李时珍解决了,张扬心中这个得意,如果不是自己阴差阳错的穿越到九十年代,又怎会见到逆天丹?又怎会知道自己时候又出了一位神医李时珍,人家还居然在自己的基础上改良发展。这就是缘分,这就是造化。

    张大官人心中的感叹不足为外人道也,秦欢看到他满脸欢喜的走了进来,也笑道:“爸爸,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张扬道:“医生说了,你做完手术就会恢复降!”

    秦萌萌此时打来了电话,自从张扬带秦欢前来江城之后,她几乎每天都要打五六个电话,虽然秦欢才走了两天,秦萌萌却越来越牵挂。

    张扬安慰她几句,秦萌萌告诉他,自己明天晚上就能够抵达江城。

    张扬挂上电话,将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秦欢,秦欢开心的跳了起来。

    张扬悄悄将胡茵茹叫到一边,这两天他必须研制丹药,所以照顾秦欢的事情就交给她了。

    胡茵茹柔声道:“你只管放心,我和阿姨一定会把小欢照顾好。”

    张扬低声道:“什么阿姨,我妈就是你妈,别让咱妈累着,还有你也别累着了。”

    胡茵茹红着俏脸瞪了他一眼,美眸中尽是柔情蜜意。有些时候,女人要的不一定是什么名份,可她要知道在你心里的位置,要知道你重视她。

    

    荣鹏飞给张扬提了个醒,他也意识到这样休息下去,流言肯定会越演越烈,张扬抽空去了趟市委市政府,他的那辆吉普指挥官出现在停车场内的时候还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走入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在电梯前遇到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肖鸣,如今已经是肖副市长了,他现在仍旧分管过去的那一块。

    肖鸣看到张扬,一脸的惊喜:“小张回来了!”如果是私下,肖鸣肯定会张老弟长张老弟短的叫,可这里是公众场合,还是市委市政府办公大楼,出来进去耳目众多,自己一个副市长要是这么叫,肯定会落人口舌,别人说他江湖气重还在其次,万一有人说他不顾身份,想通过张扬这层关系攀附领导就不好听了。

上一篇:第三百零八章 古方(上) 下一篇:第三百零九章 拍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