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六章将门虎子(下)

    先入为主这句话千真万确。一个人留给别人的印象很难改变,张扬这次是真心想帮助秦欢,他对秦萌萌没有什么私心杂念,可别人不信,就算人家不说,可心里都在猜想着张扬和秦萌萌的关系。

    秦萌萌把秦欢交到张扬的手中:“小欢就交给你了,我这边的事情忙完,马上就去江城跟你们会合,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星期。”

    张扬笑道:“你放心吧,回到江城还得做个全面体检,没这么快开刀的!”

    秦萌萌点了点头,有些不舍的看了看儿子,她觉察到周围人好奇的目光,所以并不想在春阳驻京办呆下去,临走之前将一个信封交给张扬:“里面是两万块,你先拿着,如果不够,我再准备!”

    张扬想了想还是把钱收了下来,秦萌萌这个人不喜欢欠别人的情,自己如果坚持替她拿这笔医药费,反而会让她怀疑自己居心不良。

    秦萌萌摸了摸秦欢的小脸:“小欢。你要听张叔叔的话,阿姨等工作忙完就过去陪你!”

    秦欢有些不舍,牵着秦萌萌的手道:“阿姨,为什么不能跟我一起去?”

    秦萌萌蹲下望着秦欢可怜巴巴的小脸道:“阿姨突然接到紧急任务,没办法跟你一起过去,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忙完工作,很快就会去陪你,你跟张叔叔好好玩!”虽然秦欢口口声声叫张扬爸爸,可秦萌萌并不承认。

    秦欢点了点头。

    秦萌萌起身离去,她不敢继续逗留下去,害怕看到孩子依依不舍的眼神。

    秦欢虽然有些难过,可是他也明白阿姨很快就会过去陪自己,而且身边还有张扬这个爸爸陪着,张扬抱起秦欢,向于小冬道:“怎么样?我爷俩像不像?”

    于小冬看了看,居然点了点头道:“还别说,真有点像!都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于小冬提醒他道:“该走了,我送你们去火车站。”

    张扬点点头,他去房间内取了旅行袋,秦欢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小手牵着张扬的衣角,生怕跟丢了,张扬不禁笑道:“你真是个小跟屁虫儿!”

    秦欢道:“阿姨说现在社会上坏人多,小孩子一定要跟紧大人!爸,你不会嫌我烦吧?”

    

    张扬摇摇头:“好儿子,爸疼你都来不及呢。上车!”他伸手拉开车门,此时一辆军用吉普车直接驶入了驻京办的院子内,从车上下来了一位矮壮敦实的军官,从他的军衔看应该是大校,车里还有一个人,并没有跟着下来。

    那军官一下车,目光就落在秦欢的身上,秦欢见到外人就有些害怕,慌忙藏在张扬的身后,张扬原本以为他是来找于小冬的,可看样子应该不是,他从进门后就盯着秦欢看,张扬道:“我说同志,你找谁啊?我家儿子胆小,你不苟言笑的别吓着我孩子。”

    军官眯起双目,冷冷盯住张扬道:“他是你儿子?”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啊,我说,这跟你有关系吗?”

    秦欢看着那军官板着面孔,威严逼人感觉有些害怕,扯了扯张扬的手指道:“爸爸咱们走吧”

    那军官听到秦欢这样叫张扬,顿时确信无疑:“我想跟你谈谈!”

    张扬有些不耐烦了:“我压根就不认识你。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那军官点了点头道:“我叫秦振远,是秦萌萌的二哥,现在知道我找你干什么了吧?”

    张扬微微一怔,想不到眼前这个敦实矮壮的军官竟然是秦萌萌的二哥,可他刚才为什么不跟秦萌萌一起进来?张扬马上就猜到,一定是他跟踪秦萌萌来到了这里。张扬把秦欢交给了于小冬,让她带着孩子先回办公室,以免他们的谈话被孩子听到。

    秦振远脸色阴沉,双目死死盯住张扬道:“混账,原来就是你害了我妹妹这么多年!”,他出手比说话更快,一拳已经向张扬的下颌打去。

    张扬也没想到他说出手就出手,秦振远虽然身材不高,可是一身格斗擒拿的功夫却是相当厉害,谈到单打独斗,寻常十几个人近不了他的身,他这次猝然发难,意在攻其不备,当然秦振远也是对张扬憎恶到了极点,方才会突然攻击。

    张扬可不怕他,秦振远的出手再快,也快不过张大官人的反应。

    张扬一把就将秦振远的手腕握住,一带一拧,将秦振远的身体整个抓了起来,狠狠摔了个背挎,秦振远哪想到张扬这么厉害,被他摔得躺倒在地上,闷哼了一声,不过秦振远的抗击打能力也是超强。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

    咬牙切齿道:“王八蛋,我崩了你!”

    张扬这才注意到一个可怕的现实,秦振远配枪了,不但他有枪,刚才还在吉普车内观战的一名军官也推开车门冲了下来,那军官比秦振远年轻一些,军衔也比他低了一级,是秦振远的小弟秦振堂,秦振堂冲出吉普车的时候,手枪子弹已经上膛,指着张扬吼道:“给我站到一边!”

    张扬虽然武功盖世,这会儿内心中也不禁捏了一把冷汗,我x,秦家人这么不讲理,两把枪指着自己,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张扬也不敢冒险。

    秦振堂的情绪比起秦振远更为激动,他大叫道:“转过身去,双手扶在车上!”

    张扬冷笑道:“你他当是战争年代?眼里还有法律吗?”

    秦振远走过来,照着张扬的肚子就是一拳,张扬暗用内劲化去了他的全力一击,装成痛苦的样子,躬下身。捂着肚子,双眼却观察着两个人的位置和动作,准备出击将这如同疯虎般的兄弟俩制服。

    这时候秦欢哭着冲了出来,他勇敢的向秦振远扑了上去,抓着他的胳膊就狠狠咬了下去:“不许打我爸爸!”

    张扬暗赞秦欢这孩子有良心有胆色,趁着这个机会,他已经闪电般出手,只一拳就把秦振堂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劈手将他的枪夺了过来,用枪指着秦振堂的脑袋道:“靠,有枪了不起?信不信我崩了你?”

    秦振堂毫不畏惧。双目布满血丝狠狠瞪着张扬:“有种你就开枪!”

    张扬笑了笑,很熟练的把子弹给卸了,将手枪扔到地上,走过去牵着秦欢的小手,指着秦振远兄弟两人道:“我看在孩子面上,不跟你们计较,再说,我一受党教育多年的国家干部还懂些法律,党发给你们手枪不是让你们威胁老百姓的!”

    秦振远拦住张扬的去路道:“你不能走,我要跟你谈谈!”

    “谈什么?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张扬已经猜到他们前来的目的是为了秦萌萌,根据他现在了解到的情况,秦家一直都不知道秦萌萌有个孩子,从秦振远刚才不由分说出手的情况来看,他们应该已经听说了什么,而且十有把孩子这笔帐算在了自己的头上。

    秦振远道:“不把这件事说清楚,你哪里都不能去!”

    张扬不屑道:“你们以为可以拦得住我?”

    秦振堂揉着被张扬打疼的下颌,怒道:“你有没有人性?”

    张扬道:“我说你们两个别有一搭没一搭的胡说八道,成!想说清楚是不是?好咱们现在就说!”他看了看手表道:“我没多少时间,十分钟,多一秒都不成!”

    人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秦振远兄弟俩在张扬的手上栽了跟头,可两人却出乎意料的冷静了下去。

    张扬把秦欢交给于小冬,然后跟这哥俩来到了办公室内。张扬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大剌剌在椅子上坐下道:“有什么话抓紧说,想动手,我一样奉陪!”

    秦振远道:“秦欢是不是你儿子?”

    张扬点了点头道:“是!”

    秦振远强压怒火道:“你跟我妹妹什么关系?”

    张扬就知道他们得问这档子事,冷笑道:“我说天底下还有你这样当哥哥的,你妹妹平时跟什么人交往你自己不清楚?我明白的告诉你,我跟秦萌萌认识不超过一星期,秦欢是我儿子,秦萌萌跟我没关系!”

    秦振远和秦振堂对望了一眼,两人都听得有些糊涂,秦振堂道:“秦欢是不是我妹妹的儿子?”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这兄弟俩一定是听说了什么,跑自己这里来探听情况了,张扬早就估计到秦萌萌这次的事情要暴露。可他并不想背后说秦萌萌的是非,张扬道:“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秦欢是我儿子,他得了重病,现在我得带他回江城治病,秦萌萌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她认识我儿子,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关心秦欢,你们可以直接去问她。好了,我得走了,孩子的病情耽误不起。”

    他说完就向门外走去,秦振远两兄弟跟了出来,秦振远道:“你真不认识我妹妹?”

    张扬懒得理会他们,这兄弟俩看来对他们的妹妹根本不了解,老秦家也够糊涂的,女儿在外面生个儿子都五岁了,到现在他们都蒙在鼓里?究竟是秦萌萌掩饰的太好,还是秦家对秦萌萌的关心不够?张扬作为一个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秦振远兄弟俩眼睁睁看着张扬带着秦欢上了桑塔纳扬长而去,终究还是没有跟上去。

    秦振堂愤然道:“二哥,就这么放他走了?”

    秦振远道:“你打得过他吗?”

    秦振堂道:“现在很多人都在传这件事,咱们秦家脸往哪儿搁?”

    秦振远道:“他不过二十出头,那孩子已经五岁多了,应该不是他的!”

    秦振堂道:“是不是他的无所谓,关键是这孩子到底是不是萌萌的!”

    秦振远叹了口气,他拉开吉普车坐了进去,双手握着方向盘沉默了好半天,方才低声道:“这件事千万要瞒着咱爸咱妈,如果让他们知道,恐怕要气疯了。”

    秦振堂道:“二哥,你以为这件事可以瞒得住他们?”

    秦振远启动了引擎,脸色阴沉的就像天空中的乌云。

    秦振堂道:“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萌萌不想回家?妈说,因为家庭反对,她当年和她的男朋友分手,所以才和家里有了隔阂,可她老人家也没提过萌萌已经有了孩子?”

    秦振远道:“现在无法证实那小孩子就是萌萌的,这件事是不是别人故意污蔑我们家的?如果萌萌有孩子,怎么可能隐瞒这么多年,咱爸咱妈难道一直都毫无觉察?”

    秦振堂道:“二哥,咱们刚才一直跟着萌萌,情况你都看到了,这孩子不会平白无故跟她这么亲!”

    秦振远心绪一阵烦乱,他低声道:“先跟大哥说一声!”

    

    秦欢是第一次坐火车,对火车上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为了秦欢能够睡得安稳,张扬包了一间软卧,秦欢在车厢内来回窜了几趟,终于肯安安稳稳的趴在窗口处观看外面的景物。

    张扬躺在软席上,想着今天秦家兄弟两人找上门来的情景,这件事让他感到十分奇怪,秦家人对秦萌萌这个女儿也太不关心了,究竟是什么事情让秦萌萌和她的家庭之间产生了这么大的隔阂,彼此不相往来?难道真的像外人所说的那样,秦萌萌过去的一段恋情被父母拆散,所以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如果真的是那样,秦萌萌过去的恋人显然应该是秦欢的父亲,可秦欢已经五岁了,现在病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他的亲生父亲还不出现?

    

    今儿八千吧!

上一篇:第三百零七章 恩仇(上) 下一篇:第三百零七章 恩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