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百零七章恩仇(上)

    秦欢临睡之前,张扬帮他按摩了道。又教给他一个调息打坐的法门,这是最基本的吐纳之法,也是修行内功的基础,虽然和秦欢的病关系不大,可是只要坚持下去,以后对他的体质恢复有着极大地裨益。

    秦欢入睡之后,张扬独自坐在黑暗之中,他悄然运行内息,这段时间在北京的休养让他得到了一个调整身体的良机,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于内力的修行和恢复之中,原本他以为帮助陈雪冲关之后,内力会有很大损耗,可没想到之后的恢复极其神速,后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协助陈雪冲关,对自己也大有好处,他的内力因此而变得更加精纯,恢复的速度也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内息行遍全身,通体经脉畅通无阻,虽然已经是夜深十分,张扬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疲惫。

    秦欢睡得很熟,张扬望着他的小脸。心中升起一阵感慨,这孩子的命运真是可怜,到现在都不知道亲生的父母是谁?

    秦欢小小的身躯在床上翻滚了一下,蜷曲在一起,小声呓语道:“阿姨我听你话,我不惹你生气,别离开我”

    张扬暗自感叹,母子连心,纵然秦萌萌始终没有在秦欢面前坦诚过自己的身份,可是这孩子心中一定把她当成母亲,骨肉亲情是无法改变的。

    

    秦萌萌从家里搬出来已经有六年之久,这六年之中她少有和父母见面,她之所以决定让张扬一个人带着秦欢前往江城,是因为她发现有些事必须要去面对。

    常玉洁坐在吉普车内等了整整两个小时,终于看到秦萌萌推着自行车进入北方军事学院的职工宿舍,六年了,这六年中常玉洁和女儿见面不超过五次,每次见面都没有说话,不是她不想说,而是秦萌萌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望着秦萌萌在夜风中略显单薄的身体,常玉洁忽然感到一阵怜惜。

    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秦萌萌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愣了一下,然后继续锁上自行车迅速向楼内走去。

    “萌萌!”常玉洁的声音带着几分酸楚几分内疚。

    秦萌萌没有理会她,仍然向楼上走去,从脚步声她听出,母亲正紧跟着她的脚步。秦萌萌在楼梯口处停下脚步,转过身,冷冷看着母亲道:“你有事吗?”

    纵然面对女儿这样的冷对,常玉洁仍然保持着一名军人特有的冷静,她轻声道:“萌萌,妈想和你谈谈!”

    “你不是我妈,我跟你们也没有任何关系!”秦萌萌的话绝情到了极点。

    常玉洁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进屋说,最近我听说了一些事,我们必须要好好谈谈!”

    秦萌萌咬了咬下唇,终于转身继续走去,常玉洁在身后默默跟着,一直跟着秦萌萌走入了她的两居室内。常玉洁随手关上了房门,秦萌萌打开客厅顶灯,并没有邀请母亲坐下的意思。

    常玉洁环视了一下房间,虽然简单可是收拾的十分干净整洁,北方军事学院的校长时季昌是她丈夫秦鸿江的老部下,好兄弟,对待秦萌萌肯定会多加照顾,否则以女儿的年龄和资历是没有资格享受这样的待遇的。

    秦萌萌虽然没有请她坐,可常玉洁自己还是坐下了。她拍了拍沙发道:“萌萌,咱娘俩坐下来说句话行吗?”

    秦萌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常玉洁在女儿的目光下感觉到有些不安,她咳嗽了一声道:“萌萌,听说你和文副总理的儿子在处对象?”

    秦萌萌冷冷道:“只是普通朋友,你不必紧张!”

    常玉洁道:“妈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紧张?”

    秦萌萌道:“如果你来找我为了这件事,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和文浩南之间没有任何关系,过去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你可以放心了!”

    常玉洁并没有因为女儿生硬的语气而动怒,她低声道:“我听说你前两天带了一位名叫秦欢的小孩子”

    秦萌萌冷冷看着她,从开始她就意识到母亲来见自己的真正目的。

    常玉洁的脸微微有些发热:“萌萌,你六年前突然失踪,离家整整一年,我们从没有问过这一年你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秦欢五岁多,难道”

    屈辱的泪水在秦萌萌的美眸之中闪烁,她厉声道:“你给我出去!”

    常玉洁的脸变得有些红,她颤声道:“萌萌,你是知道的,从小我和你爸就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家里除了我们之外,就只有你大哥振东知道你是养女”

    “够了!”秦萌萌的眼圈红了,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滑下。

    常玉洁忽然在她的面前跪了下去,紧紧抓住秦萌萌的手:“萌萌,我知道我们对不起你,可是振东真的是喝多了。你知道,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他最疼你,妈自私,不让你把这件事说出来,如果这件事被别人知道,我们秦家还有什么颜面,你爸还怎么去面对他的战友同事,你大振东的一切就完了女儿,妈知道你受了委屈,妈会补偿你,秦家会补偿你,这件事”

    秦萌萌用力甩开她的手,向后退了两步,脸色苍白,紧紧咬着下唇:“我知道,你们秦家的颜面重要,放心我说过跟你们秦家没有关系,我这辈子都不会跟你们扯上关系”

    常玉洁似乎松了一口气,她仍然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可是那小孩子究竟是不是”

    秦萌萌怒道:“够了,我警告你,你和你们秦家的任何人不要再来找我,更不要去烦那个孩子!如果你们敢做出任何伤害他的任何事。我发誓,我不会计较任何代价!”

    常玉洁被女儿豁出一切的眼神吓住了,她抿起嘴唇,有些惶恐的点了点头。

    秦萌萌拉开房门:“你可以走了!”

    

    秦鸿江站在书房内,他身材不高,可是体质很好,腰杆挺直,目光锐利,他的手中拿着一根军用皮带,在手中掂量了两下,然后猝然出手。闪电般击落在秦振东的身上,啪!地一声脆响,秦振东面部的肌肉随之痛苦的抽搐了一下,然而他仍然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秦鸿江咬着牙,随即又是连续两下抽打。

    然后他扔下皮带指着儿子的鼻梁骂道:“畜生!混账!”

    秦振东默默听着。

    秦鸿江回到太师椅上坐下,拿起桌上的紫砂壶灌了两口茶,他重新站起来,一脚踹在秦振东的胸膛上,踹得秦振东一个踉跄坐倒在地上,秦振东忍着痛爬起来,重新跪倒在他的面前。

    秦鸿江道:“我秦鸿江一生光明磊落,却想不到生出了你这个混账儿子!”

    秦振东低下头:“爸我错了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好过!”

    秦鸿江道:“我真该一枪把你给崩了!”

    书房外响起敲门声,父子两人停下谈话,却是常玉洁来到了门外。

    秦鸿江摆了摆手,示意儿子站起身。

    秦振东忍着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去开了房门,母亲常玉洁充满关切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振东,这么晚了,还没去睡?”

    秦振东低声道:“妈,我赔爸聊天呢,这就去睡!”他匆匆离开,害怕母亲看出什么。

    常玉洁走入书房还是一眼就暼到那根皮带,她叹了口气,有些心疼的说:“老秦,你怎么还是那个脾气?动不动就大打出手,儿子都多大了?眼看就四十岁的人了,你还当他是孩子吗?”

    秦鸿江骂道:“慈母多败儿,这帮小子就坏在你的手里!”

    常玉洁道:“三个儿子,一个中校、一个大校、一少将,你还想怎样?”

    秦鸿江骂了句:“畜生!”然后紧紧闭上了双目,过了好半天方才道:“你去过了?”

    常玉洁点了点头。

    “萌萌怎么说?”秦鸿江睁开双目充满关切道。

    常玉洁叹了口气道:“还是那个样子,她恨透了我们秦家,这孩子的脾气倔强,只怕这辈子是不会原谅我们了。”

    秦鸿江脸上的表情极其痛苦,他双手握在一起,咬牙切齿道:“我真恨不得把那个畜生给崩了!”

    常玉洁道:“老秦。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人一辈子,谁能没有错?萌萌又不是振东的亲妹妹,年轻人酒后冲动,犯错也是难免的。”

    秦鸿江黯然道:“可萌萌是他妹妹!”

    常玉洁道:“振东一直都是个孝顺的孩子,他这辈子也只犯过这次错!”

    秦鸿江怒道:“一次错还不够?一个军人在战场上犯一次错就可以导致整场战争的失败,就可以导致千万条生命死去!”

    “现在是和平年代,你不要总把战争挂在嘴上好不好?”“

    秦鸿江道:“生活上也是一样,只要犯一次错,一辈子都洗刷不掉这个耻辱,我秦鸿江一生坦坦荡荡,可什么都坏在这个畜生手里。”

    常玉洁道:“老秦,你还记不记得当年萌萌离家出走了整整一年?”

    秦鸿江点了点头。

    常玉洁道:“我算了算时间,那个叫秦欢的孩子,如果是萌萌的亲生儿子,那么他就是我们的孙子!”

    秦鸿江的双手不由自主抓紧了太师椅,他虽然有三个儿子,可是三个儿子全都生得是女儿,秦鸿江经常感叹秦家绝后了,想不到突然冒出了一个孙子。他有些激动地说:“我明天就去看看他!”

    常玉洁道:“老秦,这件事千万不能声张,萌萌是我们养女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如果秦欢真的是振东的儿子,我们秦家别想在人前抬头了!”

    秦鸿江长叹了一口气。

    常玉洁道:“振东心里应该有些回数,这些年他虽然没有找过萌萌,不过我看他心里肯定还想着她,如果让他知道秦欢是他的儿子,还不知他会有什么反应。”

    秦鸿江怒道:“他敢!”

    常玉洁黯然道:“难道你看不出这许多年,振东一直都生活在这件事的阴影之中,他没有一天好过!”

    秦鸿江冷冷道:“报应,这是他的报应啊!”

    常玉洁道:“宁安地震的时候,你放着自己的女儿不去救,把萌萌从幼儿园中抢了出来,是你给了她生命,咱们秦家不欠她的。”

    秦鸿江皱了皱眉头道:“我救他并没有想到过要施恩图报,你怎么变得越来越势利,萌萌虽然不是我们亲生,可是我一直都当她是亲生女儿。”

    常玉洁眼圈有些发红:“算了,不要再说了,每次提起这件事我都会想起我们死去的女儿,老秦,如果如果当时活下来的是我们的孩子,如今她也有这么大了”

    秦鸿江叹了口气道:“我仍然记得当年那场地震,当时场面很混乱,一个男人跪在我面前求我让人再回去救他的妻子,他的女儿,头都磕出了血,可是”

    常玉洁含泪道:“我们的女儿也在里面,你看到形势危险,果断下令撤退,为了那个决定,我整整一年没有和你说话”

    秦鸿江黯然道:“我给了萌萌第二次生命,却又将她推入地狱,我究竟是她的恩人还是仇人?”

    

    两联发,还有一章!

上一篇:第三百零六章 将门虎子(上) 下一篇:第三百零六章 将门虎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