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七章谈判(下)

    金尚元和金敏儿进入奔驰车内。金尚元道:“想不到,汇通的规模竟然如此之大!”

    金敏儿小声道:“大伯想好了吗?”

    “想好什么?”

    金敏儿撅起小嘴道:“你到底将生产基地设在哪儿啊?”

    金尚元笑道:“江城的确很不错,最终的结果,还要看他们市政府的态度了。”

    望着前方的奔驰车缓缓启动,田斌也开动了警车,身边杜宇峰忍不住道:“真是烦啊,荣局也真是居然让我们给韩国人当保镖。”

    田斌笑道:“现在想想真是一个矛盾的事儿,我们当警察的喜欢破案,可又不希望发生犯罪,你说,如果这社会上突然没有了犯罪,我们这些警察是不是都要失业啊?”

    杜宇峰哈哈笑了起来:“如果失业了,我就去清台山养猪!”

    “养猪?”

    杜宇峰点了点头道:“过去黑山子乡有个副乡长郭达亮,人家因为竞选乡长落败,然后大彻大悟,带着儿子去开了养猪场,没成想,这养猪竟然发了大财!现在连汽车都开上了!”

    田斌笑道:“那成,等这社会上没有犯罪了,我也跟你去养猪,要不我就在你养猪场旁边开个养鱼场。当个水产养殖大户。”

    两人一边说一边笑着,眼看已经到了市政府一招,田斌的电话忽然响了,他接通电话,里面一个陌生的声音道:“田斌是吗?”

    “是我!”

    “有人要杀你,你下车的时候要小心!”说完对方就挂上了电话。

    田斌愣了,杜宇峰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了有些异样,低声道:“怎么了?”

    田斌道:“刚才有个匿名电话说有人要杀我!”

    杜宇峰脸色骤变,他大声道:“还不马上通知荣局?”

    田斌犹豫道:“也许是恶作剧!”

    

    杜宇峰已经拨通了荣鹏飞的电话,荣鹏飞的回答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马上派大队警察前往市政府门外增援,让田斌和杜宇峰暂时按兵不动。

    杜宇峰把荣鹏飞的决定告诉了田斌,可田斌却道:“这是一个机会!”

    杜宇峰从田斌的目光中已经意识到他仍然要前往,想要利用自己将杀手吸引出来。杜宇峰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可以,你上次侥幸捡回来一条命,现在还要这么干,运气不会永远站你这边的。”

    田斌微笑道:“别忘了我有避弹衣!”

    “避弹衣又怎样?假如他瞄得是你的头呢?”

    “我的命很大!”

    杜宇峰怒吼道:“我不允许你去!”

    田斌的表情无比坚毅:“上次虽然抓住了董得志,可仍然没有挖出幕后的真凶,这次我一定要把元凶给挖出来!”

    “你醒醒,太危险了!”

    田斌道:“杜哥,我们没多少机会,自从董得志自杀之后,一切线索全都断了,你相信过去所有的一切都是董得志策划的吗?我不信,我相信一定有人指使他这么做。他的背后一定还有人。”

    杜宇峰沉默了下去。

    田斌道:“这次是个机会!杜哥,答应我!”

    杜宇峰抿起嘴唇终于用力点了点头。

    田斌道:“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记住,第一时间把杀手找出来,不要让我的努力白费!”

    杜宇峰的眼圈竟然有些红了,他没有说话,只是双手用力攥紧了方向盘。

    车队行驶到市政府一招,杜宇峰周身的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他看了看田斌,却见田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不见有任何的紧张,心中不由得佩服田斌的胆量,都说视死如归,田斌无疑做到了这一点。

    田斌临下车的时候,杜宇峰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田斌笑了笑,拍了拍杜宇峰的手,然后毅然决然的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他答应荣鹏飞的要求,决定潜入看守所内部的时候。已经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现在又是这样,不过那次他是经过一番辛苦精神斗争方才做出的决定,这次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

    他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猜测着杀手可能隐匿的地方,因为接到杜宇峰他们的事先通知,金尚元并没有马上下车,田斌环视一周,并没有发现太多可疑的地方,他开始怀疑这个电话有可能是个恶作剧,正准备示意没有危险的时候,一颗子弹射在他的前胸,田斌魁梧的身材晃动了一下,然就栽倒在地上,这并非是他表演,而是子弹的前冲力实在太大,他根本无力与之抗争,虽然穿了避弹衣,仍然被子弹的冲击力带倒在地上。

    杜宇峰几乎在瞬间就确认了二楼左侧第二个窗口,他连续向窗口进行射击,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冲入楼内,快步向凶手潜伏的房间冲去。

    杜宇峰的反应之迅速大大超出了对方的预料之外,杜宇峰冲上二楼楼梯的时候,对方已经冲入了对侧的房门,然后从窗口跳了出去。

    杜宇峰举枪怒吼道:“给我站住!”

    对方落地后,以惊人的速度冲向西北侧的后门,看来他对市政府一招的环境很熟悉,事先也想好了退路,提前订下了对侧的两个房间,这是为了以防万一。留给自己一条退路。

    杜宇峰咬了咬牙,也从窗口跳了下去,右脚落地的时候忽然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他意识到极有可能在落地的时候脚腕不慎扭到了,杜宇峰举起手枪,瞄准那名杀手的右腿射出一枪,子弹准确无误的命中了那名杀手,杀手身体踉跄了一下扑倒在地上,他举起手枪也瞄准了杜宇峰,正准备发射的时候,又一声枪声响起,却是田斌及时赶到,一枪射中了杀手的右臂,他被子弹击中的地方疼痛不已,强忍疼痛走了过去,掏出手铐,将那名杀手反手铐住。

    此时急促的警笛声响起,公安局长荣鹏飞亲自率领警员队伍赶到。他首先确定所有人员都安然无恙,这才前往金尚元处向这位韩国贵宾表示了道歉。

    金尚元的反应还算宽容,和荣鹏飞简单闲聊了几句,就告辞前往宾馆。

    发生在市政府一招的枪击案震惊了整个江城市委领导层,正在进行市委常委会议的江城市委书记杜天野马上结束了会议,和代市长左援朝等市委领导及时前往市政府一招探望并慰问。如果这起枪击案件是冲着金尚元来得,那么未来江城的投资前景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杜天野见到荣鹏飞的时候脸色也很不好看,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居然闹出了一起枪击案,则从另外一个侧面表明,江城的治安还无法让人放心,荣鹏飞的工作有问题。

    荣鹏飞当然明白这起事件的严重性,以及可能产生的恶劣影响,他收队之后,把杜宇峰和田斌叫到身边,怒吼道:“搞什么?既然已经预见到这起枪击案要发生,为什么还要坚持来到一招,为什么不按照我的要求改变路线?”

    田斌道:“荣局。这件事和老杜没有关系,全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是我决定这么做,也只有用这种方法,我才可以将杀手吸引出来,抓住他,找到线索。”

    荣鹏飞骂道:“混账,你不要命了?”

    田斌大声道:“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及时破案!”

    荣鹏飞摇了摇头道:“在我眼里任何事情都不如你们的生命重要!”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们警察是纪律部队,如果一个个全都像你们一样,那么我们的队伍将成为一盘散沙,回头我再跟你们算账!”他指着杜宇峰的鼻子道:“还有你!田斌发疯,你也跟着他一起发疯?你有没有脑子?”

    杜宇峰表情痛苦道:“我脚疼!”

    荣鹏飞叹了口气,向远处的医生挥了挥手道:“送他去医院检查!”

    金尚元见到杜天野还是极为客气的,他对这起枪击事件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介意,微笑道:“在韩国,枪击犯罪也有很多,我相信这只是一起偶然事件,杜书记请放心,这件事不会对我们未来的合作造成任何的影响。”

    杜天野笑道:“难得金先生如此深明大义,谢谢你的理解,我在此也代表江城向金先生郑重承诺,同样的事件绝不会再次发生。我们一定会尽力打造一个和谐安定的江城,给投资商们营造最好的条件。”

    金尚元道:“我相信江城市领导的能力!”在他的日程安排中,原本没有和市委书记杜天野见面,是枪击案的发生促成了他们的会面。

    既然见面杜天野就不可避免的问起金尚元对江城的印象。

    金尚元对江城的总体印象还是不错的,但是他并明确表达自己是否决定在江城建设生产基地,杜天野也没有追问,和金尚元寒暄了几句告辞离开。

    发生在市政府一招的枪击案被严密封锁消息,荣鹏飞在将凶手送往医院救治之后,第一时间向他进行聆讯,杀手并没有做太多的对抗,在荣鹏飞的心理攻势下很快就败下阵来,他告诉荣鹏飞,是方文南委托自己谋杀田斌的,这个答案既在意料之中,又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荣鹏飞想找到的这条线绝非是方文南。方文南谋杀田斌的动机很简单,他就是想为儿子方海涛复仇,一直以来他都将田斌视为杀子仇人,从起诉田斌那天起,他就开始决定将复仇进行下去,终于越陷越深,在上诉被驳回之后,终于走出了这足以毁灭自己的一步。

    荣鹏飞在得到证供后,沉默了足有一分钟,然后拨通姜亮的电话,发出正式拘捕方文南的命令。

    

    方文南并不在国华大厦的办公楼,他已经有了某种预感,这次的事情如果不成功,他的一切将彻底断送,根据预定的时间,到现在仍然没有任何消息返回,方文南明白自己已经走上了绝路。

    天色很阴暗,凛冽的白毛风呼呼地吹,方文南穿着黑色的长大衣孤零零行走在街头,他毫无目的的走着,脑海仿佛放电影一般闪回着往日的一幕一幕,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他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自己有足够的金钱,可以买到想要的东西,可以得到想要的女人,可以结交到能够带给自己利益的高官,可以用自己的财富给后代们带来幸福,然而现实却将他的信心一点点击碎,他就像一只落入蛛网的飞蛾,无论怎样挣扎都挣脱不开命运的束缚。方文南黯然闭上双目,也许这就是他的命运,睁开双目,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竟然走到了皇家假日的门前。

    方文南久久伫立在那里,望着皇家假日的招牌,想起昔日苏小红对自己重重的好处,内心中忽然有种难言的感触,他发现自己的心底深处始终还是爱着苏小红的,想起自己过去曾经亲手将自己的女人送到洪伟基的怀抱中,他至今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冷酷与自私,一直以来,他从未顾及过苏小红的感受,甚至他从未顾及过任何人的感受。

    他很想走入皇家假日去看看苏小红,看看她现在的样子,看看她的笑靥,可是近在咫尺,在他心中却远如天涯,他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

    方文南犹豫许久,终于还是转身离去,回身的时候,却看到苏小红静静站在他的身后,一双明澈美眸表情复杂的看着他。

    苏小红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憔悴男子就是方文南,他花白的头发蓬乱着,额头眼角增加了许多的皱纹,整个人看起来如此的消沉如此颓废,高大的身躯微微躬着,嘴唇上的胡须也已经很久没有刮,方文南的嘴唇动了动,他想要做出一个微笑的表情,让自己看得自然起来,可是表达在脸上的时候,却显得格外的生硬。

    苏小红望着这个曾经改变自己人生的男人,这个自己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她诧异于自己现在内心的冷静,她本以为自己会恨他,也许会依然爱着他,可是当她和方文南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无法引起她情绪上的大喜大悲,所剩下的只有同情,也许方文南给过她很多,也许因为方文南伤害她太多,她内心中原本属于他的哪部分已经彻底毁灭,苏小红淡淡笑了笑:“来看我?”

    方文南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默默看着苏小红,粗大的喉结上下动了动,酝酿了好一会儿却始终不知该说什么好。

    苏小红比起方文南要坦然的多,她微笑道:“进去喝一杯吧!”

    方文南点点头,跟着苏小红走入皇家假日,下午的生意很清淡,苏小红让吧台的调酒师倒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方文南,方文南拿起那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苏小红流露出惊奇的光芒,毕竟在过去方文南很少喝酒,短短的时间内,他身上发生的变化很大。苏小红陪他喝了一杯红酒,示意调酒师又满上。

    方文南的手抖得很厉害,端在手中的红酒泼出了不少。

    “抖了很久了?”苏小红轻声问。

    方文南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去医院看?”

    方文南笑道:“看不好没什么意义?”

    “文南你情绪很不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苏小红和方文南相处这么多年,对他还是有相当了解的。

    方文南摇了摇头:“没事”

    “一定有事,不如你说出来,也许我可以帮到你!”苏小红很真诚的说。

    方文南忽然感到一种羞辱,一个曾经依靠自己的女人,现在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这是怎样的悲哀,无论苏小红的出发点是什么,都让他感到难堪:“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方文南把那杯红酒一口气喝完,然后道:“我走了!”

    “文南!你不要这个样子,虽然我们已经不可能回到过去,可是,我仍然把你当做朋友!”

    方文南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谢谢你仍然把我当成朋友,可是我不配,我真的不配,小红我不知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也许我是想对你说声对不起,我过去做得事情真的很对不起你!”方文南说完这句话,匆匆向大门外走去。

    苏小红追了上去,当方文南走出皇家假日门口的时候,看到四辆警车呼啸来到了皇家假日门前,为首的正是姜亮,他的表情庄重而严肃,来到方文南面前大声道:“方文南先生,我们有理由怀疑你与一宗谋杀案有关,你被拘捕了!”

    方文南慢慢伸出了双手,雪亮冰冷的手铐将他铐住。

    “文南!”苏小红在身后叫道。

    方文南转过身,向苏小红露出一个开怀的笑容:“我想,我终于解脱了!”

    

    月初第二天,求保底月票,看过文章,留下一张月票,给章鱼一些安慰,一些温暖,让章鱼动力十足!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八章 中庸之道(上)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携美同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