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九章携美同行(下)

    经过这么一折腾。他们抵达东江已经是十点多钟了,乔梦媛在东江新购了一套房产,位于玄清湖畔的玫瑰园,说起来,这套房还是梁成龙帮忙买下来的,因为房子是装修好的,拎包即可入住,张扬把两姐妹送到别墅门前,微笑道:“我就不进去了,还得去找地方住!”其实他早就和顾佳彤联系好了,今晚去紫霞湖的别墅留宿,现在顾佳彤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时维道:“要不你留下来住吧,反正客房大得很”她说话不经大脑,被乔梦媛轻轻拉扯了一下。

    张扬笑道:“算了,您还是别引狼入室了!”他开车远去。

    乔梦媛目送张扬的吉普车离开,方才向时维道:“你这丫头,说话真是不用脑子,我们两个女孩子怎么能留一个大男人住在一起呢?”

    时维道:“又不是睡一起,怕什么?”

    乔梦媛对这个表妹真是无可奈何,她想给许嘉勇打个电话,发现手机不在身上。想了想十有落在张扬的吉普车上了。

    手机铃声响起,张扬随手抓起手机:“喂!”

    对方沉默了下去,张扬又喂了一声,可仍然不见有人说话,他禁不住嘟囔了一句:“有毛病啊!怎么不说话?”对方干脆挂上了电话。

    张扬合上电话,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接通电话,这次是乔梦媛打来的,张扬这才搞明白自己拿着的电话是乔梦媛的,因为两人的手机一样,加上又是晚上,张扬并没有第一时间分辨出来,他并没有走出多远,调转车头把手机给乔梦媛送了过去,想起刚才的那个电话,张扬从对方的反应中推测到十有是许嘉勇打来的。

    张扬把手机交给乔梦媛的时候,把刚才接电话的事情老老实实说了一遍,他不想别人误以为自己居心叵测,刚才的确是拿错了电话,如果他知道是乔梦媛的电话,他是一定不会去接的。

    乔梦媛等张扬走后方才看了看电话的拨打记录,刚才那个电话的确是许嘉勇打来的,她马上回了过去。

    许嘉勇的声音明显带着不悦,听到乔梦媛的声音后,冷冷道:“你和张扬在一起!”

    “都跟你说过了,伍德先生在东江,我和时维搭张扬的顺风车来江城!“

    “什么人的车不好搭。你非要坐他的车?”

    乔梦媛道:“嘉勇,只是巧合而已!你别误会,刚才我把手机忘他车里了!”

    “真巧啊!”

    “你什么意思?”乔梦媛也不由得有些生气了。

    “没什么意思,他明明知道是你的手机还故意接电话,他就是想让我知道,他和你在一起!”

    乔梦媛怒道:“嘉勇,你怀疑我!”

    许嘉勇道:“不敢!我怎么敢怀疑你!”

    乔梦媛愤然挂上了电话,时维看到她面色不善,小心翼翼道:“表姐,怎么了?”

    “没事!”

    

    顾佳彤抱着张扬的身躯,两人浸泡在温暖的水中,顾佳彤柔声道:“累不累?”

    张扬摇了摇头道:“你爸爸那里我是不是要去打个招呼?”,张扬考虑的很周到,这次江城三环路通车,邀请宋怀明去剪彩,省委书记顾允知内心中会不会不爽?

    顾佳彤道:“我跟爸说过这件事,他也没有去的意思,不过,你还是去看看他吧!”

    张扬道:“说实话,现在我有些怕他!”

    顾佳彤握住张扬的大手,笑道:“怕什么?”

    “我总觉着他对咱们的关系心知肚明。我怕他会有想法。”

    顾佳彤道:“我们已经很少公开见面,他不会知道,而且最近也没有问过我和你的事情。”

    张扬道:“你爸太厉害,我在他面前总有种被扒光的感觉。”

    顾佳彤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转过身道:“作为报复,我要扒光你!”

    顾佳彤红着脸啐道:“早就被你扒光无数次了!”

    张扬凑上去在她饱满柔嫩的嘴唇上吻了一记,顾佳彤轻启檀口,主动奉上香舌。

    两人在浴池中缠绵了许久,顾佳彤方才和他分开,喘了口气道:“明天我不能陪你了,我要去北京,明健的案子后天宣判!”

    张扬关切道:“怎么说?”

    “没什么大问题,一年吧,我爸说不用上诉!”

    顾允知在自己家的书房接见了张扬,自从他觉察到女儿和张扬之间的情愫之后,张扬就再也没到顾家的小楼来过,他这次给顾允知带来了一套茶具,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不过造型很别致。

    顾允知也没跟他客气,当着他的面就把包装拆开,鉴赏了一下茶具,看杯底字迹的时候,顾书记不得不戴上他的老花镜,看完将茶具放下的时候,他不禁感叹道:“老喽!”

    张扬笑道:“顾书记身体好的很,老这个词可跟你不沾边!”

    顾允知指着张扬的鼻子道:“少拍我马屁!这次来东江是为了什么?”

    张扬这才把过来请他和宋怀明过去剪彩的事情说了,虽然他知道顾允知是确定不去的,可还是当着他的面提出了邀请。

    顾允知道:“没时间啊!我们两个不能同时去,再说了,我之前已经去过江城伏羊节。这次让宋省长去吧!”

    张扬也没有继续勉强。

    顾允知道:“张扬,我听说韩国蓝星集团的生产基地落户江城了?”蓝星集团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连顾允知都知道了这件事。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错,他们考察了几个地方,经过综合比较,还是认为在江城设立生产基地最为现实。”

    顾允知道:“我怎么听说这件事是乔梦媛争取下来的?”

    张扬没说话,毕竟顾允知所说的是事实,如果不是乔梦媛帮忙,金尚元不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在江城投资。

    顾允知道:“蓝星生产基地落户江城是一件好事,可你们这次和东江的竞争有失厚道!”

    张扬说得很直接:“顾书记,我们的大局观当然不能跟你相比,你看到的是平海整个省,而我们看到的就是各自城市的利益,其实我们和蓝星集团接洽的过程中都是公开公正透明的,我们不怕东江竞争,金尚元不是傻子,他懂得权衡利弊,之所以最后会选择江城,是因为我们江城的投资环境比东江要好。”

    顾允知淡然笑道:“一阵子不见,你嘴巴更厉害了!”

    张扬道:“我是就事论事!”

    顾允知也没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起身把茶具放入博古架,低声道:“你和杜天野关系很好啊!”

    张扬道:“我在春阳驻京办那会儿就认识他!老朋友了!”

    “唔!朋友归朋友,上下级还是要分清楚的。不然会惹人闲话。”

    张扬从顾允知的这句话中敏锐的把握到了什么,看来一定又有人在顾允知的面前说了自己的坏话。他倒不怕别人说闲话,可是如果因为这件事给杜天野带去不必要的麻烦就不好了。

    顾允知又询问了一些江城的最新改革情况,其实前些日子左援朝来省里的时候,专门去他办公室汇报,可顾允知更喜欢听张扬的,毕竟张扬不会搞镐那一套,张扬刚开始面对顾允知的时候多少还有些心虚,他害怕顾允知询问他和顾佳彤之间的感情,可很快他就发现,顾允知除了工作以外并没有谈论其他话题的意思。在这样的谈话氛围下,张扬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张扬有一个发现,感觉顾允知这次对他的态度要温和许多,也许是顾明健的事情让他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不知不觉两人聊到晚上五点多钟,顾佳彤去了北京,顾养养还没有放假,家里只有顾允知一个人,他向张扬道:“我让保姆准备晚饭,陪我吃顿饭吧!”

    张扬受宠若惊的点了点头。

    顾允知平时的饮食很简单,以素食为主,考虑到张扬,他让保姆炖了只老公鸡,又做了清蒸鲈鱼。顾书记家里酒是不缺的,平日里顾佳彤也没少从他这里往外搬,多数都进了张扬的肚子。

    顾允知拿出一瓶茅台,张扬打开后给他倒了一杯,在顾允知身边坐下,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能够和顾书记共进晚餐应该是平海体制内所有人的心愿,在别人看来遥不可及的事情,对自己而言很平常。

    顾允知并不知道张扬此时内心的想法,他抿了口酒道:“我听说戒毒后重新拾起的人很多!”

    张扬知道他又在想顾明健的事情,张扬道:“顾书记放心,等明健出来,我会想个办法,让他对这种东西敬而远之。”

    顾允知对张扬的医术极有信心,他低声道:“每个人都望子成龙,可当一旦孩子出了事情,心中想得就是他们平平安安最好,什么成就、作为,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

    张扬能够明白顾允知现在的心理,顾明健吸毒伤人事件对顾允知的打击是巨大的,如果不是自己帮忙查出幕后的真相,就算顾允知的能量再大,顾明健也逃脱不了一个漫漫刑期,顾允知对自己的态度发生转变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张扬道:“我相信明江历这件事之后,他会成熟起来。会明白家人的苦心。”

    顾允知道:“出身于官宦之家未必是什么幸事!”他忽然想起了许常德:“听说许常德的儿子在江城干得不错?”

    张扬道:“规模很大,他从国外搞来了不少的风险投资,这次蓝星集团也和他们达成了合作意向,似乎发展前景很不错!”

    顾允知点了点头,话锋一转:“佳彤的制药厂效益很不错,你是不是帮忙了?”

    张扬内心咯噔一下,顾允知绕了一个圈子,终于跳回到自己和顾佳彤的事情上来了,他内心虽然有鬼,可是表情却依然古井不波,微笑道:“我给她写了几个药方,这算不上行贿吧?”

    顾允知端起那杯酒喝完,说了一句让张扬百思不得其解的话:“你们年轻人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张大官人离开9号小楼,脑子里仍然在回想着这句话,顾允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指的究竟是顾佳彤的事业,还是指的顾佳彤和自己的感情,顾允知显然不会这么开通,让女儿不明不白的跟自己一辈子。

    张扬并没有离开省委家属院,步行来到代省长宋怀明家里,白天他已经和袁成锡去省政府见过了宋怀明,宋怀明也很痛快的答应了会去参加三环路通车剪彩仪式。晚上张扬是以晚辈的名义过来探望的,像过去一样,这次来他仍然没有空手,带了一些清台山的土特产。

    因为张扬并没有提前打招呼,所以宋怀明夫妇没有什么准备,柳玉莹不禁责怪张扬道:“张扬,你提前说一声嘛,我好多准备几个菜,晚上陪你宋叔喝几杯。”

    张扬笑道:“刚才去探望顾书记,在他那儿蹭了一顿!”在宋怀明的面前他并不想隐瞒什么,他至今还搞不清宋怀明和顾允知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在感情上,他并没有任何的偏颇。

    宋怀明道:“早说嘛,叫我过去一起蹭饭!”

    张扬笑了笑,来到宋怀明身边坐下。

    宋怀明道:“跟顾书记聊什么?”

    “江城改革喽!”

    宋怀明也没细问,他向张扬道:“白天有件事我忘了交代你了,这次三环路通车剪彩仪式要一切从简,不要铺张浪费,通车工程意义虽然很大,可是也没必要用烧钱来表示。”

    

    近期事情多了一点,所以更新不太稳定,请大家见谅,今天还会有一更,劳烦还有保底月票的朋友投给医道,这个月竞争格外激烈,月初就有点刺刀见红的意思,大家一起努力捍卫医道的位置吧!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谈判(下) 下一篇:第二百七十章 红颜薄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