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六十八章中庸之道(上)

    包括张扬在内的很多人对方文南的被捕感到诧异。原来从身份尊崇的江城首富堕落到阶下囚距离如此之近。

    田斌也想不通为什么方文南会这样仇恨自己,自己并没有杀害方海涛,也没有导致方海涛的死亡,为什么方文南会把这笔帐记在自己的头上?

    “哎呦!”杜宇峰的叫声打断了田斌的沉思,却是张扬触痛了他的伤处,X光表明,杜宇峰从二楼跳下的时候发生了骨裂,这对张大官人来说算不上什么,张扬打趣道:“我说杜哥,你也忒娇气了一点儿,一大老爷们这点伤算什么?我给你的这膏药,你老老实实贴上,很快就能好了。”

    杜宇峰半信半疑的看着他:“你行吗?”

    “我家祖传秘方,你信就信,不信拉倒!”

    “我信!”杜宇峰感觉贴膏药的地方热乎乎的,应该是有些效果。

    田斌对张扬的医术深信不疑,他拍了拍杜宇峰的肩膀道:“放心吧,张扬家的祖传秘方很灵的,不是自己人,他还不费这力气呢。”

    张扬笑道:“还是田斌这话中听!”

    杜宇峰呲牙咧嘴道:“我他怎么这么倒霉,那杀手从二楼跳下去毫发无损。我跳下去就落一骨裂!”

    田斌笑道:“没事儿,头肯定给你算工伤!搞不好这次还得给你记功呢!”

    “记个屁功,他让我们原地待命,你小子非得坚持冒险,咱俩这是违抗命令,警察是纪律部队,你当是过家家啊,别说记功了,我估摸着不给个处分都算是轻饶我们了!”

    田斌道:“你放心,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跟你没关系!”

    “什么话?我是那种不讲义气的人吗?”

    两人正说话呢,姜亮走了进来,他先问了问杜宇峰的情况,确信杜宇峰没什么事情,这才放下心来。

    田斌和杜宇峰最关心的都是方文南是否落网,田斌问道:“抓到方文南没有?”

    姜亮点了点头道:“抓住了,在皇家假日抓住的!”

    张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对方文南和苏小红的旧情最清楚不过,生怕这件事牵连太多,低声道:“跟苏小红也有关系?”

    姜亮摇了摇头道:“跟她没什么关系,方文南只是过去喝酒,苏小红并不清楚他做了什么。”

    “方文南怎么样?”

    “他对自己所犯的罪行供认不讳,这次麻烦会很大,雇佣杀手杀人,可是重罪!”

    张扬感到一阵悲哀,方文南沦落到眼前这一步是他所不想看到的,可是一切已经成为事实。他也无力扭转这一切。

    姜亮道:“方文南落网是他咎由自取,这件事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他儿子的死和田斌根本没有关系,他选错了目标。”

    杜宇峰道:“董得志才是幕后的策划者,他应该去恨董得志。”

    张扬道:“可董得志已经死了,他内心中的仇恨无处宣泄,所以才会选择田斌,他想为儿子讨还公道,却想不到这样的想法让他越陷越深,最终走上了绝路。”

    几个人都沉默了下去,过了好久田斌方才道:“我很奇怪,那个匿名电话究竟是谁打来的,究竟是谁帮了我?”

    姜亮道:“别想这么多了,荣局晚上请我们吃饭,水上人家!”

    田斌有些诧异道:“该不会是鸿门宴吧?”

    姜亮笑道:“别多想,荣局嘴上虽然骂你们,可心里是担心你们出事,晚上的这顿饭肯定是为你们压惊的,张扬!一起过去,荣局点你名了。”

    张扬苦笑道:“亏你们能想出来,让我这个招商办主任整天给你们当!”

    “你小子再满口黄腔小心我们扫黄把你扫进去!”

    

    张扬虽然答应了下来。可是临到晚饭前却被金敏儿一个电话把计划打乱,金尚元要见他。

    现在金尚元是江城最为重要的客人,张扬一切以工作为重,给荣鹏飞告了假,带着常凌峰来到金尚元的下榻处,两人来到南湖大酒店的时候,金尚元正在和江城棋院的一位五段棋手下围棋,虽然棋局才进行到中盘,金尚元却不准备下了,他向那名棋手礼貌的表示自己已经认输了。

    金敏儿身穿韩国传统服装,在一旁茶海前泡茶,她洁白柔嫩的纤手姿态宛如兰花般美妙,从她娴熟的动作就能够推测出她是一位茶道高手,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金敏儿抬起头,如水美眸在他脸上瞄了一眼,露出动人心魄的笑靥。

    金尚元邀请张扬和常凌峰在茶海前坐下,张扬道:“看来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了金先生下棋的兴致。”

    金尚元道:“我的棋艺也就是业余五段的水平,和专业级五段棋手下棋必败无疑,从刚才的棋局我可以看出,他在故意让我,我想这就是你们中国人的待客之道,其实我在下棋之前就知道自己必败无疑,他这样做只会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常凌峰不等金敏儿翻译,就用熟练的韩语道:“金先生,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谦和好客,虽然你因此而感到不舒服,可是你却不能否认。那位棋手的出发点是善意的。”

    金尚元笑道:“也许是两国文化差异的缘故。”

    常凌峰微笑道:“我并不认为中韩的文化有太多的差异,同为东方文化,韩国的文化深受中国的影响,我想,如果我们易地相处,金先生也会为客人考虑的很周到。”

    金尚元道:“常先生对韩国的文化很了解吗?”

    常凌峰摇了摇头道:“不敢说了解,可是我知道中韩文化一脉相承!”这句话说得虽然婉转,其实却是很不客气,当着老棒子的面指出韩国文化其实就是脱胎于中国文化。

    张扬听他们叽里呱啦的说,压根是一句也不明白,金敏儿临时充当了他的翻译,小声给他解释了一下,张扬暗叫痛快,常凌峰果然见过大场面,在老棒子面前没有给中国人丢脸。

    金尚元道:“在我看来,中国人更讲究中庸之道,而韩国人更积极进取一些。”

    常凌峰笑道:“中庸之道的确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恕我直言,金先生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可能和我对韩国文化的了解一样,仅仅流于表面。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并非意味着我们不进取不努力,而是我们懂得含蓄,懂得谦虚。”

    “韩国人一样懂得!”

    常凌峰微笑道:“历史和文化需要沉淀。这种沉淀必须要以时间为代价,没有任何捷径可言,美国虽然发达,可是他们在文化的内涵方面和中国根本无法相比,金先生同意我的说法吗?”

    金尚元明白常凌峰表面上是拿美国和中国比较,实际上却是在比较中韩,意思是韩国的文化底蕴也无法和中国相比,金尚元虽然心里不爽,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常凌峰所说的是事实。

    金敏儿已经泡好了茶,她和张扬如今都沦为了旁观者的角色,常凌峰的韩语很好。很地道,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甚至会认为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韩国人。

    金尚元捻起茶盏抿了一口茶:“我今天约你们两位来是谈生意,怎么谈起文化来了。”

    常凌峰笑道:“我们做生意的同时也是一种文化交流,中国人把经营生意的同时又交流文化的叫做儒商,我看金先生身上恰恰有儒商的气质。”

    金尚元笑道:“我可以把常先生的这句话理解为一种恭维吗?”

    常凌峰道:“我宁愿金先生用中庸之道来解释!”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常凌峰喝了一口茶道:“不知金先生找我们前来有什么指教?”

    金尚元道:“我考虑过了,我准备在江城开发区建立蓝星的生产基地,这将会是蓝星在亚洲最大的生产基地!”

    常凌峰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激动,他的表情古井不波,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这是什么天大的好消息,甚至连一点点的兴奋和喜悦都没有。

    金尚元佩服他沉稳的同时,又不禁感到有些失望,这不是他期望看到的反应,他本以为常凌峰会喜形于色,可人家没有。

    常凌峰清楚的意识到眼前的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之前搞出这么多的事情绝不是平白无故的,投建生产基地一定还有前提条件。一切果然不出常凌峰的所料,金尚元拿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文件:“这是我在江城投资建立生产基地的几个条件,我希望你们能够考虑一下。”

    常凌峰拿起文件扫了一眼,他笑了笑,然后很快就把文件推到了金尚元的面前:“对不起金先生,这样的条件我们不能答应!”

    金尚元颇感诧异道:“不能答应?”

    常凌峰道:“江城市政府开给金先生的政策和条件是经过我们慎重考虑和仔细评估后的,我们认为已经给予了金先生最优惠的条件,这一条件是建立在维护双方共同利益基础上的,金先生追加的这几条要求已经超出了我方的底线。”

    金尚元低声道:“你确定?”

    常凌峰点了点头。

    金尚元道:“你不需要咨询上级领导的意见?”

    常凌峰笑着看了看张扬:“我的上级领导就在这里,我相信他会和我站在一起。”

    金尚元眉头皱了皱,他向金敏儿道:“把发生的事情告诉张主任!“

    金敏儿点了点头,将发生的事情告转告了张扬。

    让金尚元失望的是,张扬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他的意见就代表了我的意见,金先生的条件我们不能接受!”

    金尚元道:“你能保证你们的市府也不会答应?我之所以先通知你们,是要表示对你们的尊重!”

    张扬听金敏儿说完,他很坚决的说道:“我的意见就代表市府的最终意见,如果我都不接受,市府更不会接受金先生的条件,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金尚元彻头彻尾的愣了,刚刚这帮中国年轻人还在跟自己谈中庸之道。这会儿就表现的如此强硬,连任何的缓和余地都没有。他点了点头道:“看来我们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常凌峰和张扬同时站起身来,两人很礼貌的向金尚元告辞,离开南湖大酒店,张扬和常凌峰相视而笑,常凌峰道:“谢谢!”

    “谢什么?”

    “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不信任你,我何必请你?”张大官人深谙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

    常凌峰心头一阵温暖,他点了点头,低声向张扬道:“我先走,有人找你来了!”

    张扬转过身去,却是金敏儿从酒店走了出来,俏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张扬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嬉皮笑脸道:“怎么着?谁惹金大小姐生气了?”

    金敏儿道:“你们好没礼貌,我大伯只是给你们看一个意向书,你们就算不同意也拿回去仔细考虑一下,当面拒绝,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丫头,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我身为政府官员,在原则上必须寸步不让!咱俩关系再好是咱俩的事情,跟生意无关!”

    金敏儿俏脸微红嗔道:“谁跟你好?”

    此时荣鹏飞的电话打了过来,他是吆喝张扬去喝酒的,张扬向金敏儿提出邀请道:“一起去吧!当我为你接风!”

    金敏儿点了点头,她回去和金尚元说了一声,这才跟张扬一起前往水上人家。

    听说张扬把金敏儿带来了,荣鹏飞又让酒店重新上菜。

    看到满桌的菜肴一动没动,张扬向金敏儿道:“看到没,这就是中国人的谦虚和含蓄!”

    

    求月票推荐票,走过路过,留下您的保底月票!

上一篇:第二百六十六章 见义勇为(一万字) 下一篇:第二百六十七章 谈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