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零二章机不可失(下)

    张扬这段时间算得上春风得意。如愿以偿的将胡光海搞掉,而且让他身败名裂,可谓是将过去的憋屈连本带利全都还了回去。至于这次皇家假日的事情误伤了三位常委的子女兄弟,张扬连一丝一毫的同情心都没有,谁让你们自己不管教好的?干我屁事?

    企改办方面的工作,张扬也做得有声有色,不但帮助江城酒厂争取到了贷款,而且江城制药厂的收购谈判也已经尘埃落定。

    张大官人把皇宫假日事件定义为闲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有很多的正经事去做,这种闲事,他可顾不来。

    天空卫视的摄制组前来江城,这次他们是联合平海电视台、东江电视台,前来江城拍摄旅游专辑的,连省委宣传部都对此十分的重视,专门给市委宣传部打了招呼,点名道姓的让张扬负责接待工作。市委宣传部去找张扬,其实这件事应该由宣传部和旅游局负责接待,之所以指定张扬,是因为天空卫视摄制组中海兰在起作用。

    张扬在宣传部找他之前已经接到了海兰的电话,他心中当然是乐意之至。可表面上还装出为难的样子,趁机提出要从旅游局弄几个人过来帮忙,市委宣传部部长去找常务副市长李长宇商量,李长宇最近因为儿子的事情弄得一脑门子心思,他一听就知道张扬想从旅游局挖人,连愣都不打就答应了下来。

    张扬把朱晓云、陈建、何树雷三个都从旅游局市唱发处挖到了企改办,等于将过去旅游局市唱发处整个搬了出来,市里又在办公大楼特批了四间办公室给他们,现在的企改办已经初具规模了。

    因为手下的这几个都是旅游局的老人,他们对旅游业务熟悉得很,所以这次市委宣传部把这次接待摄制组的工作交给他们,也算得上找对人了。

    张扬坐在办公室内,拼着陈建刚刚给他送来的碧螺春,悠然自得的听着音乐,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总算有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至少在企改办的范围内,他说话那是一言九鼎。

    朱晓云敲门走了进来,她临时充当了企管办会计的角色,来到张扬面前,苦着小脸道:“张主任,您申请的活动经费被财政局给打回来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市委宣传部不是签过字了吗?”

    朱晓云道:“他们说要左市长签字!”

    张扬一听就恼了,区区五万块钱的事情,市委宣传部部长都签字了,财政凭什么给拦着?他从朱晓云手里接过申请表:“我去找左市长!”

    

    左援朝听说张扬过来找他,稍稍有些错愕,毕竟张扬的顶头上司是严新建。张扬在市政府中关系最好的人是李长宇,在他的印象中,除了自己在伏羊饮食文化节的时候把张扬从江城踢到春阳的那一次,张扬还从没有主动来找过自己。

    张扬走入他的办公室,开门见山的把这次市委宣传部让他负责接待天空卫视的事情说了,然后把活动经费申请表放在左援朝的办公桌上:“左市长,我们企改办可是清水衙门,一分钱都没有,我帮市委宣传部搞接待工作,没钱怎么接待人家?难不成真的要伸手去找人家要饭?我们企改办可就真成了乞丐办了!”

    左援朝笑了起来,拿起申请表看了看,他指出申请表上的错误:“五万怎么是阿拉伯数字书写的啊?你们企改办的会计连这个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吗?”

    张扬挠了挠头,朱晓云原本就不是干会计出身,肯定是她忽略了。

    左援朝拿起笔道:“在前面添一笔就成了十五万,下面还得用汉字标记!”他一边说话一边在上面写着,签完字递给张扬道:“接待天空卫视这样的香港嘉宾,五万块怎么够?”

    张扬定睛望去,发现上面的金额已经被改成了十五万,我x,左援朝今天不是吃错药了吧,居然慷慨的多给我拨了十万块?张扬有些摸不着头脑。可人家这分明是好意,自己也不能傻站着,张扬笑道:“多谢左市长!”

    左援朝笑道:“别急着走,坐,我有几句话问你!”自从左援朝前往东江争取国家经济开发区的事情之后,他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在前往东江之前,左援朝对张扬是极其反感的,可到了东江之后,他亲眼看到常务副省长赵季廷对张扬的看重,也见识到张扬在省里方方面面的能力,他和省委宣传部部长陈平潮见面还是张扬牵线搭桥,左援朝开始重新考虑他在过去对张扬的态度和做法,他对张扬的仇视从根本上是源于李长宇,他认为张扬是李长宇的左膀右臂,所以向将之折去,可东江之后,他意识到自己和张扬为敌的做法是错误的,一个成熟的干部,应当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同志,与其打压张扬,将他不断地推向自己的对立面,还不如拉他一把,搞好跟他的关系,就算不能将他团结到身边,帮助自己对付李长宇,至少也能让他在两人竞争市长的时候保持中立。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左援朝从冰吧里拿了一瓶矿泉水亲自递到张扬的手中,张扬颇有些受宠若惊。我x,太阳真从西边出来了,左援朝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好过?

    左援朝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张扬这么好,他有他的目的,左援朝微笑道:“张扬,我听说皇家假日的事情是你举报的!”

    张扬愣了,这消息传得也忒快了,不但李长宇知道了,连左援朝也知道了,他有些后悔了,自己压根就不该出面,这件事他只找田庆龙说过,老田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不是把自己给出卖了吗?张大官人倒不是怕事,他是不想招惹麻烦。

    左援朝笑道:“你别多想,我也是听说,没什么根据,随口问问。”

    张扬笑道:“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跟皇家假日没仇没恨的,我举报他们干什么?”

    左援朝摇了摇头道:“小张,你这话可不对了,身为一个国家干部,一名员。对这种社会上的丑恶现象必须要勇敢站出来。”

    张扬知道左援朝正在利用皇家假日的事情对李长宇大肆打击,他没有说话。

    左援朝也没有让张扬马上站在自己一边攻击李长宇的意思,他和颜悦色道:“景区综合管理办的胡光海出了问题,老街和古城墙景区开放在即,我考虑了一下,还是你暂时抓一下景区综合管理办的工作,毕竟景区建设都是你一手抓起来的,你对景区的情况最为熟悉。”左援朝接连卖了两个人情,他想透了其中的道理,旅游是李长宇分管的,可他才是江城市代市长。他有权这样做,与其这个人情让李长宇去做,不如由他来做。

    张扬明白了左援朝的用意,今天左援朝对自己的态度来了个大拐弯,好的让张扬都有些接受不了,好的让张扬都开始怀疑左援朝的动机,这厮该不是弄了一个圈套让自己往里钻吧,不过想想,左援朝应该没有害自己的必要,上次伏羊饮食文化节的时候,他就想害自己,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找难看,左援朝按理说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张扬道:“左市长,一个企改办就让我忙得不亦乐乎,那景区综合管理办还是另请高明吧,我真忙不来!”

    左援朝故意板起面孔道:“年轻人,应该用于承担重任嘛!”

    张扬笑道:“我帮市委宣传部接待香港摄制组,其实就是在帮景区综合管理办做事,活我干了,可那个什么主任我可不当,省得人家说我手长!”他是真心真意的推辞,因为现在他已经是副处级待遇,就算再给他一个景区综合管理办主任,也变不成正处,而且他对胡光海的老婆的骂人功夫还心有余悸,自己真把这职位接下来,等于是给人家树立了明确的目标,万一赵金莲带着她的姊妹上门来骂,那场面躲都来不及。

    左援朝看到他真心推辞,也就不再勉强,微笑道:“天空卫视在海外影响力很大,这次接待工作务必要做好,做到让摄制组每一个人都满意。”

    张扬暗暗想道:让摄制组每一个人都满意我不一定能够做到,可让海兰满意我一定能够做到。

    左援朝哪知道他脑子里打得什么算盘,又道:“省台和东江电视台都会来人,你要配合将成电视台做好兄弟单位的接待工作。”

    张扬趁机提出江城酒厂推广活动的事情。

    左援朝笑道:“支持地方大型国企原本就是我们政府的责任。江城酒厂的改革方案我看过,很好嘛,如果那些改革目标真的能够全部实现,我相信江城酒厂会成为咱们江城企业改革成功的一张名片。”他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小张,好好干,我会支持你!”这是在赤luo裸的示好了。

    人家接二连三的给你甜头,咱怎么也得有所表示,张扬微笑道:“左市长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领导们的期望!”

    

    朱晓云接过张扬手中的经费申请单,看清上面是十五万而不是五万的时候,整个人愣在那里,过了一会儿方才欢呼雀跃起来:“头儿,你太伟大了,十五万,你一出马就是十五万!”

    张扬的脸上也露出一丝得意,他笑道:“别大咋呼小叫的,那钱也不是咱们的,公款啊,你悠着点!”

    “行了,头,我一定给你把这件事办的风风光光的!”钱多好办事,十五万的招待经费对朱晓云而言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了。

    张扬笑道:“尽量省着点花,酒水方面我让江城酒厂赞助,去春阳期间,吃住都有金凯越赞助,他们都想弄点广告,你的主要任务就是协调好,争取做到钱花到最少,事情办到最好!”

    说话的时候,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前来拜访,张扬把他请进来坐了,让朱晓云泡了两杯茶。

    刘金城过来是落实景区推广活动的,他也听说龙兴酒厂厂长刁德志和景区综合管理办主任胡光海被抓的事情,想从张扬这里探到一些口风。张扬虽然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可他现在已经收敛了许多,这种事不想太过声张,所以避重就轻的说了几句。

    刘金城知道自己的广告推广活动已经落实,心中已经很满足,对其他的事情也就不再感兴趣。

    张扬把几家电视台过来江城的消息告诉刘金城,不等他说完,刘金城就已经主动提出:“张主任,他们来江城期间所有的酒水我们出,还有我可以从厂子里拿出一部分赞助款用来接待。”他和张扬很熟,所以用不上掩饰什么。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你那点贷款也来之不易,还是省着电话,市财政已经拨给了我们活动经费,酒水,你来出,其他事情,你就别管了。”

    刘金城点了点头,他又道:“张主任,只要您一句话,无论是出人还是出力,我都会全全力以赴!”

    

    先更4000,怕大家等急了,下次更新看写作进度!月底了,月票都拿出来吧!

上一篇:第二百零二章 机不可失(上) 下一篇:第二百零三章 正义与邪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