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零二章机不可失(上)

    董德志当然明白田庆龙说这句话的意思。有些事民不举官不究,如果不是今晚开发区分局突然行动,皇家假日仍将维持现在的经营状况,董德志并不是不清楚里面有服务,可这种事现在是越来越多,放眼江城也不是皇家假日一家在搞,董德志和马益亮的关系很好,马益亮也不仅仅是找了他一个人,南坪区公安分局那边的关系更是好的不用说,所以江城搞过几次扫黄行动,却没有一次能够波及到皇家假日。

    在田庆龙面前,董德志还是要做出一些解释的:“田局,皇家假日具体的经营我真不清楚,我也没想到事态会这么严重。”他了解田庆龙的脾气,田庆龙这个人对小的错误可以容忍,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从来都是坚定得很,这也是马益亮没有去找他协调关系的原因。

    田庆龙道:“你给我打这个电话,是想我手下留情呢?还是想我秉公办理?”

    董德志变得支支吾吾,田庆龙不耐烦道:“算了,这件事我会亲自处理,我倒要看看。他们的背后有多少关系?”

    

    刁德志和胡光海属于被抓现行,两人被押出皇宫假日的时候都用衣服抱着头,胡光海此时恨不能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他知道自己玩了,什么事业前程,什么美好未来都跟他不沾边了,他想得最多的还是他的老婆,赵金莲只要知道这件事,怕不是要把他给生吞活剥了。

    刁德志到没有感到怎么害怕,这种时候,他居然还对警察说:“我要见你们领导,我是知名企业家,我是政协委员!”

    姜亮过去就认识刁德志,没想到这号人物也摇身一变成了政协委员,而且跟胡光海搅到了一起,他不得不佩服张扬的远见卓识,如果不是张扬让他帮忙跟踪,今晚也就不会破获这么大的案,这可是大功。姜亮也想到过,能够开这么大场面的,背后一定会有人撑腰,所以他先给田庆龙做了汇报,有了田庆龙首肯,就等于领到了尚方宝剑,他才敢大胆的采取行动,姜亮并没有想到今晚行动会引起江城政坛的一场轩然大。

    江城市政协主席马益民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这种时候能够打进来的肯定是紧急电话。他拿起电话,带着不悦道:“喂!”

    “哥!皇宫假日让人给抄了!”马益亮的口气显得有些惊慌。

    马益民皱了皱眉头:“搞什么?早就跟你说过,要老老实实做生意,不要搞歪门邪道,怎么回事儿?”

    “哥,具体经营不是我在负责,我怎么知道他们在搞这种事。”马益亮还在为自己辩解着。

    马益民当然不会相信,他对这个弟弟很清楚,对金钱看得很重,性情贪婪的很,他的语气仍然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你不是跟南坪区公安分局很熟吗?他们怎么会突然行动呢?”

    “我不知道,今天行动是开发区分局组织的,我听说是田庆龙直接下的命令。”

    马益民叹了口气道:“那你应该去找田庆龙,你找我干什么?”

    “哥,你跟他能说得上话,他会给你这个面子,你”

    马益民打断了弟弟的话:“我早就告诉过你,你做正当生意,我会尽一切可能帮你,可是你搞这种下三滥,我绝不会管你。现在出事了,你让我去找人家求情?太晚了,你不是聪明吗?你不是自己能够处理吗?这种事别麻烦我!”可骂完之后,他又叹了口气:“你啊!”

    “哥,皇家假日的股东不止我一个,成立的时候,我把李长宇的儿子李祥军也拉进来了,袁立波兄弟俩也都有股份。”

    马益民愣了,他一向以为这个弟弟只是一心钻到了钱眼里,却想不到他有他自己的智慧,一个皇家假日,居然把两位市常委的孩子牵涉其中,这事情搞得有意思了,不过马益民很快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弟弟这么做,表面上看是在保护他自己,很高明,可这样做等于把这些常委全都给拖下水,他们未必高兴,而且知道这件事之后,肯定会把这笔帐算在自己头上。马益民低声道:“他们知道吗?”

    马益亮道:“知道,田庆龙这么查我,我当然要让他头疼!”

    马益民心中暗自苦笑,事情还是闹出来了,既然闹出来就顺其自然吧,田庆龙应该不会知道会有这么多是皇家假日的股东,这次看他到底怎么办?

    李长宇被儿子的这个求援电话弄愣了,在他印象中,儿子开了一家名为辣长红的饭店。因为他的缘故,生意还一直马马虎虎过得去,他从没有想到儿子会和皇宫假日扯上关系,他对自己的儿子十分了解,这小子头脑算不上聪明,太注重蝇头小利,所以才会干出宰客的行径,可他没胆子犯罪,当李祥军哆哆嗦嗦说出,自己是皇家假日的股东,皇家假日今晚被突击扫黄的时候,李长宇恨不能现在就冲到儿子面前,狠狠给他两个耳光。他咬牙切齿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爸,你得帮我,我不想坐牢”

    不等儿子说完,李长宇就挂上了电话。

    葛春丽默默坐起身,轻轻挽住李长宇的手臂:“祥军出事了?”

    李长宇点了点头,低声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葛春丽皱了皱眉头,在辞职之前她在公安系统工作多年,对这些事十分清楚,假如皇家假日的事情闹大,李祥军股东的身份必然会被暴露出来。作为他的父亲,李长宇肯定会面临不利的局面,李长宇目前正在竞争市长位置的关键时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对他的未来产生不利的影响。葛春丽意识到这件事必须要及时处理,千万不可以扩大化,否则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她小声道:“长宇,祥军在这件事上很可能是被人利用了,你还是给田局长打个电话,你们俩是老朋友,这个面子。田局长应该给你。”

    李长宇点燃香烟,一边抽一边光着脚在卧室踱步,在婚后,他已经养成了不在卧室抽烟的习惯,今天实在是烦躁到了极点,所以才再度破例。

    葛春丽充满担忧的看着他,小声道:“要不,我给田局打这个电话?”

    李长宇摇摇头,直到他把一支香烟抽完,这才重新回到电话机旁,拿起电话拨通了田庆龙的电话号码。

    田庆龙听到李长宇的声音,不禁抱怨道:“我说长宇啊,看来你们今晚是不想让我睡个安稳觉了!”

    李长宇敏锐把握到他的用词,你们,代表不止自己一个,看来还有其他人牵涉其中,他直截了当道:“老田,我还是实话实说吧,我那个不争气的大儿子,也牵涉到皇宫假日的事情里了,我想来想去,这件事还是给你打个招呼。”

    “我知道!”

    “你知道?”

    田庆龙叹了口气道:“不但你儿子,袁副市长的两个儿子,政协马主席的弟弟全都是皇家假日的股东,你们这些当父亲的可真是失败啊,儿子做了这么大的生意,你们居然不知道。”

    李长宇脸上一阵发烧:“老田,我教子无方啊!”

    田庆龙道:“现场抓住了景区综合管理办的胡光海,还有春阳龙兴酒厂的刁德志!”

    李长宇有些奇怪:“他们两人怎么混到了一起?”

    田庆龙道:“说来话长,今晚这事儿说起来全都是张扬给捅出来的!”他这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李长宇听得苦笑不已,想不到张扬才是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这厮想整胡光海,这次拔出萝卜带出泥,一下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牵连了这么多的人,连自己都给卷进来了。

    田庆龙能够体谅到李长宇的难处。他低声道:“长宇,你觉着这次应该怎么办?”

    李长宇很为难,如果自己冠冕堂皇的说让田庆龙秉公处理,那么这次儿子搞不好要被弄进去,如果他让田庆龙网开一面,这和他一贯的立场原则不符。他有些艰难的说:“老田,这种事我不好说,你处理这种事有经验,还是你说吧!”

    田庆龙道:“这样吧,尽量控制影响,皇宫假日必须要处理!”田庆龙的意思是,今晚的事情必须要有个交代,可是他会手下留情,尽量不牵涉到幕后的这几个官宦子弟。

    李长宇很感激,田庆龙能够这样,已经顾及到他的面子。

    田庆龙又提醒他道:“张扬那边最好说一声,这小子闹事的本领可是江城第一!”

    

    张扬原本并没有想挑起这么大的事情,他的目的只是想对付胡光海和刁德志,谁成想无心插柳柳成荫,居然牵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这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他这个晚上睡得很安稳,胡光海被抓,这件事足以让胡光海身败名裂,那个景区综合管理办主任十有是干不成了。

    李长宇是在第二天早晨给张扬打电话的,张扬还在上班的途中,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拿着电话:“什么?”

    李长宇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力:“张扬,祥军也是皇家假日的股东之一!”他知道张扬是个聪明人,对聪明人用不了说太多的话,稍加点拨张扬就应该明白。

    张扬当然明白,李长宇的意思是让自己不要对这件事穷追不放,他原本也没针对皇家假日,只是觉着这件事来得有些突然,在他的印象中,李祥军那种角色是做不出什么大事来的,皇家假日这种大手笔的事情应该跟他扯不上关系,张扬道:“他越来越出息了,生意也越来越大了。”

    李长宇咳嗽了一声,用以掩饰内心的尴尬,儿子的事情让他感觉到有些抬不起头来。

    张扬也没有让李长宇难堪的意思,他想了想道:“我就是看着胡光海不顺眼,其他事情我不想管,也管不了。”他的这句话并不礼貌,对李长宇来说有些要挟的味道,可张大官人就是这个性子,我就是看胡光海不顺眼,我想把他给弄下来,你总不能让我白费这么大力气,皇家假日的事情我不跟着掺和,可你总得给我点表示。

    李长宇道:“对胡光海这种生活作风糜烂的干部,组织上绝不姑息!”放下电话,李长宇感到自己老脸发热,自己半辈子经营的良好形象都被不争气的儿子给坏了。

    秘书齐景峰敲门走了进来,他小心翼翼道:“李市长,刚才市委来了电话,说上午十点召开紧急常委会!”

    李长宇皱了皱眉头,紧急常委会往往都是发生特殊事件的时候才会召开,这次的紧急常委会是为了什么?他马上想到了皇宫假日的事情,可田庆龙的为人他清楚,既然答应了自己,田庆龙应该不会把这件事的影响扩大化,更何况这件事牵涉到的常委并不只是自己一个人,李长宇有些烦乱,他拿起齐景峰放在桌上的报纸,粗略浏览了一下,发现上面并没有关于皇宫假日案情的报道,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齐景峰沏了一杯茶,放在他的面前,关切道:“李市长,您脸色不好,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李长宇摇摇头:“我没事!”

    李长宇之所以如此心神不定,是因为他深谙纸包不住火的道理,有些事就算他想掩盖,可仍然是无法掩盖住的,比如皇宫假日的事情,尽管常委中有很多人想掩盖住,不让影响扩大化,可他们很快就发现,很多人并不是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是选择落井下石。

    代市长左援朝显然是落井下石的一位,他不但知道了消息,而且对事情了解的很清楚,当天的发言也是从他开始的,左援朝道:“今天我向洪书记提议开这个紧急常委会,是因为咱们江城旅游即将以全新面孔迎接八方客人之际,发生了一件让江城人民蒙羞的事情!”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目光一一从李长宇、马益民、袁成锡的脸上扫过,现场很静,静得让人感到压抑。

    身涉其中的三位常委都已经感到,这次的风波避无可避,必须面对了。

    田庆龙并不清楚这件事何以这么快传到了左援朝的耳朵中,从他的这句话来看,他对内幕了解的应该很清楚,田庆龙想到了公安局的内部,一定是内部有人向左援朝进行了反映,他微笑道:“这件事我本想在落实后向各位常委做个汇报的,既然左市长提起了,我还是把案情说一下。”他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不过介绍情况的时候避重就轻,他只是针对当晚行动的情况,对于幕后的股东并没有提起,这是给在场的三位常委留面子。

    田庆龙讲完,市委书记洪伟基叹了口气道:“搞什么?在江城市中心搞场所,什么人给他们这么大的胆子?古城墙老街风景区18号就要对外开放,八方宾客云集,这种事纯粹是给我们江城抹黑,一定要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田庆龙当即表示:“洪书记放心,各位常委放心,我们公安系统扫黄打非的信念从未动摇过,相关涉案人员,我们一定会秉公处理,绝不徇私!”

    代市长左援朝道:“我相信公安系统的办案能力,也相信你们的公正,否则昨晚就不会成功端掉皇宫假日这个yin窝,案情上的事情,我不想过问,可是有几件事,我有必要提出来!我们都知道,18号就是古城墙和老街全面迎宾的日子,这对江城旅游而言是一件大事,对江城的发展来说也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这么重要的事情,我们交给了理办来负责,可笑的是,昨晚抓捕的人员中,就有景区综合开发办主任胡光海!我不知道这种人是如何混到干部队伍中的,又如何得到的重用?”左援朝的这句话说完,他的目标所指已经十分明确了,想当初李长宇让胡光海当景区综合管理办主任,只不过是权宜之计,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件事日后会成为别人指责他的理由。

    有一点李长宇是无法否认的,胡光海的景区综合管理办主任是他提议的,正因为如此,胡光海就得算他提拔起来的干部,胡光海出了事情,证明他的眼光有问题。李长宇意识到,现在自己应该表态了,他咳嗽了一声,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然后低声道:“我在选择胡光海担任景区综合管理办主任的时候,对他考察的不够,这件事情上,我负有一定的责任,我提议,对胡光海要严格处理,把他的事情在党内进行通报,组织干部学习,接受教训,以免同类的错误再次发生。”

    能够坐在这里开会的常委都不是普通人物,他们经历了多少官场磨砺方才爬到今天的位置,李长宇一开口,所有人就意识到李长宇在转移视线,他想把矛盾集中在胡光海的身上。

    可是左援朝又怎会让李长宇得逞,他拿捏出沉痛、激昂、正义感十足的表情,声音凝重道:“有件事我说出来可能会让很多人不舒服,可是身为江城的一名领导者,我又不能不说,皇家假日的背后很不简单,据我目前掌握的确切资料,我们在场的常委中,就有三人的子弟有股份在其中!”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田庆龙身为公安局长,对内幕背景知道的清清楚楚,洪伟基提前已经知道了消息,他并不惊奇,李长宇、袁成锡、马益民三人牵涉其中,他们当然不会惊奇,可其他常委却是深感震惊。

    人大主任赵洋林道:“我早就说过,我们的领导干部忽视对儿女的教育,正是这种放纵,造成了他们心中特权主义泛滥,才引发出一系列不好的社会现象!”

    组织部长徐彪道:“这是个普遍现象,看来我们整天说严以律己,这个己不仅仅是自己,还要把家人算上!”

    田庆龙没有说话,他已经意识到左援朝在利用这件事,左援朝想要打击的对手就是李长宇,他要利用这件事让李长宇一蹶不振,在江城人代会到来之前,彻底将李长宇这个对手击垮,田庆龙虽然很同情李长宇,可事实上,左援朝现在的做法无可厚非,而且他的每一句话都从正义的立场出发,让人无懈可击。

    袁成锡从头至尾保持着沉默,他也知道自己的两个儿子被牵涉其中,可现场还有李长宇,还有马益民,他们两人一个是常务副市长,一个是政协主席,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轮不到自己。

    马益民也没有说话,作为常委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他分得清楚形势,左援朝今天的炮火并不是冲着自己的,也不是冲着袁成锡,人家想打的是李长宇,他和袁成锡属于无辜被牵连的,这种事说出来反而好,左援朝要的也不是非要把皇家假日往死里整,他的目的是让李长宇难堪,让李长宇抬不起头来,让李长宇在他的面前服输,再也不敢跟他竞争江城市长。

    李长宇望着左援朝,他的目光平静依旧,可内心却是波涛起伏,在众人的注视下他慢慢站起身,然后做了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动作,他鞠了一个躬,很真诚的,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儿子,李祥军是皇家假日的股东之一,这件事我会问清楚,我会给常委们一个交代!”他说完,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洪伟基没有拦他,充满同情的看着李长宇的背影。

    马益民的叹息声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马益民也站了起来,他模仿李长宇的动作鞠了一躬,他虽然年纪大了些,可反应还是很快的,他要抢在袁成锡的前头,他才不愿做最后道歉的那个。

    袁成锡也想站起来,可惜被老奸巨猾的马益民抢先了,他有些尴尬的看着马益民。

    马益民的目光却没有看他,充满愧疚道:“我不知道我弟弟做过什么,可是,作为他的兄长,我没有能够很好的监督他,让他利用我的官职为非作歹,我深感惭愧,这件事,我会给各位常委一个满意的交代。”说完他也退场了。

    袁成锡心说,总算轮到我了,人家都表态了,我也得表表态,可他刚刚站起身来,市委书记洪伟基就挥了挥手道:“散会!”

    袁成锡站在那里,内心那个尴尬,心里把洪伟基大骂了一顿,洪伟基,你他有毛啊,偏偏在我表态的时候,你散会,你搞什么?老子哪里得罪你了?

    洪伟基的确不是针对袁成锡,他是觉着没意思,常委们自己打自己的脸揭自己的短,有什么意思?这种事忒没劲了,左援朝跟李长宇斗,你们俩斗得有劲,我看着没劲,你们谁输谁赢干我屁事?洪伟基看淡了,他们两人斗来斗去无非是为了市长的位置,虽然他心理上倾向于李长宇多一点,可左援朝胜出对他也没有多少影响,我才是江城的一把手。

    洪伟基虽然不想管,可别人并不这么想,仍然有人要找他汇报,袁成锡就是一个,你在常委会上不让我说,我私下说总行吧,人家都表态了,我必须要表态。处于这样的心理,袁成锡来到洪伟基的办公室,把自己两个儿子也是皇宫假日股东的事情老老实实汇报了一遍。

    洪伟基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散会伤害了袁成锡的自尊,他是无意,在他眼里皇宫假日的事情算不上什么大事。之所以会召开紧急常委会讨论,是因为左援朝想利用这件事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洪伟基不想这件事闹大,家丑不可外扬,最近江城的事情太多了,而且坏事居多,在领导看来,出了这么多事,首先就是你这个一把手有问题,你没有能力。

    

    今天写不动,7000,争取明天多点,忽然很累,休息一下,希望大家理解!

上一篇:第二百零一章 让步 下一篇:第二百零二章 机不可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