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百零三章正义与邪恶(上)

    望着江城熟悉的街景。海兰的美眸变得有些湿润,虽然离开家乡并没有太久的时间,可是在她看来,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风景旧曾谙,一切如此熟悉,可她的记忆却变得有些模糊,自从离开东江,她就在有意无意的淡忘过去,淡忘往日的点点滴滴,她似乎成功了,可又似乎根本没有成功,有一个人在她心中的印象非但没有变淡反而变得越来越清晰,睁开眼睛,闭上眼睛,看到的都是那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容,那个人就是张扬。

    东江电视台的欧阳如夏和海兰并排坐着,东江电视台、平海电视台和天空卫视一起前来江城,他们不单单是为了配合天空电视台拍摄旅游专辑,也是为了报道江城两大旅游景点全面迎宾的新闻。欧阳如夏去香港交流学习期间和海兰相处的不错,她轻声道:“海兰。江城是你的家乡?”

    海兰点点头,充满伤感道:“家乡还在,家人已经没有了!”

    欧阳如夏搂住海兰的肩头表示安慰:“每个人都要有独自面对生活的时候。”

    海兰微笑道:“不说了,这次回来采访为主,旅游为辅,我可是当成放大假,提起那些事只会影响心情。”

    载着他们的凯斯鲍尔大客直接驶向市政府二招,二招位于雅云湖畔,建筑有些老旧,但是环境极其优雅,二招中最高的楼房也就是三层,多数都是八零年代以前的建筑,因为一招的条件相对现代化,所以现在多数的招待都已经安排在一招,二招相对冷清了一些,不过胜在雅致,而且这次是省电视台文艺部主任李惠霞亲自指定的地方,她过去来过江城,在二招住过,所以对这里有着特别的感情。

    江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汪长军,江城电视台台长钟爱民全都提前来到二招等待,江城企改办副主任张扬负责这次具体的接待工作,随同前来迎接的还有江城酒厂厂长刘金城。

    海兰隔着车窗就已经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张扬,两人的目光接触在一起,便宛如春风掠过春水,泛起温情的波澜,欧阳如夏也笑着向张扬挥手。江城方面她只认识张扬。

    平海电视台文艺部主任李惠霞曾经吃过张扬的亏,当初举办江城旅游小姐大赛的时候,因为评判不公,被张扬当众骂过,看到张扬在场,李惠霞不觉有些心里发憷,可这次前来的采访团,她算是最高领导,硬着头皮也得上,她笑着走下大客车,热情洋溢的和汪长军、钟爱民握手,宣传部副部长汪长军对她和张扬间的不快知道的很清楚,主动向李惠霞介绍道:“这位是我们江城企改办张主任,由他负责你们这次的接待工作。”

    李惠霞点了点头,还好张扬现在的政治修养已经提升了一个层次,微笑着和李惠霞握了握手:“李主任好,咱们又见面了!”

    李惠霞笑得多少有些勉强,可人家毕竟是搞文艺出身的,一会儿表情就坦然起来。

    张扬和这次采访团的几名领导握手完毕,最后才来到欧阳如夏和海兰的面前,欧阳如夏笑道:“张主任。我们这次可是奔着你来的啊,怎么安排你看着办吧!”

    张扬笑道:“你放心,我一定陪你吃好,玩好”

    话还没说完呢,就让欧阳如夏打断了:“打住啊,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流氓,合着想主动献身当啊!”

    张大官人欲哭无泪:“我说要陪你睡了吗?”

    欧阳如夏格格笑了起来,海兰也笑起来,不过芳心中暖暖的,俏脸上有些发热,这厮自然是想陪睡的,不过陪得不是欧阳如夏。

    午饭就在二招的宴宾楼进行,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代表江城市江城市政府做了一番热情洋溢的欢迎辞,采访团年纪大点的还好,那帮年轻人对这种讲话并不感兴趣,私下已经开始窃窃私语,筹划下面的活动计划。

    等李惠霞代表采访团说了一通答谢词之后,大家开始吃饭。

    张扬原本是陪领导那座,他喝了几杯就来到天空卫视和东江电视台的年轻人那桌,因为这里有海兰。

    欧阳如夏道:“按照计划,我们今明两天都在江城,张主任,吃晚饭有什么节目?”

    张扬笑道:“睡觉!”

    欧阳如夏啐了一声:“没脸没皮!”

    海兰笑道:“我们可是来工作的,下午摄制组就要开始工作,趁着景区没有正式开放,游人较少,拍摄相对容易一些。”

    张扬点了点头,向远处的崔杰招了招手,让崔杰去安排景区拍摄的事情。

    欧阳如夏道:“我这次是游玩为主。张主任,你到底怎么个安排啊?”

    张扬心中暗暗叫苦,原本打算下午抽空和海兰温存一下,看情形这欧阳如夏大有把电灯泡的角色进行到底的势头,十有是黏上他们了,他微笑道:“今儿天热,下午咱们去景区看看,然后去江城博物馆,我安排大家参观一下佛祖舍利。晚上去鱼米之乡吃饭,然后自由活动。”

    欧阳如夏叹了口气道:“没创意,一点创意都没有,还以为你们江城有什么好玩的呢,对了,张扬,江城有保龄球馆吗?”

    张扬摇了摇头:“一家都没有,澡堂子多,要不安排你去泡澡堂子?”他对欧阳如夏的性子多少有些了解,言语上骚扰她两句,她承受得住,当然欧阳如夏和副省长赵季廷的关系有些半公开化,张扬是不会打她的主意的。

    

    这次采访团来自三家电视台,除了明天江城老街、古城墙景区全面开放这件事以外,他们的任务各有不同。天空卫视还要前往春阳,去清台山拍摄旅游专辑,其他两家电视台则在明天景区开幕仪式之后离开江城。

    当天下午按照既定安排陪同采访团在景区参观了一下,这种场合和氛围下,张扬很少找到和海兰单独交流的机会。更多的时间都是欧阳如夏走在他身边说话,连朱晓云都看出了些苗头,小声提醒张扬道:“头儿!这位东江女主播好像看上你了!”张扬暗笑,欧阳如夏应该不会。

    江城老街和古城墙还是引起了三家电视台浓厚的兴趣,海兰虽然是江城人,在过去却没有发现老街拥有如此的魅力,整修之后的老街古旧中闪烁着历史的反光。行走在老街的青石板路面上,仿佛走入悠远的历史之中,老街修建当初,就制订出一系列的方案,对入驻老街的商家有严格的规定,经营以文化为主,突出老街的人文气息。

    海兰和欧阳如夏在老街上拍了不少照片,来到老街1919的时候,苏小红正在门外指挥布置,她也在为明天的景区全面开业做准备,景区全面营业之后,她的生意肯定会更上一层楼,看到张扬带着一群人走过来,苏小红笑着迎了上去:“张主任,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张扬把身边的这些人介绍给苏小红,苏小红听说都是电视台的,连忙邀请他们去酒吧坐坐,毕竟谁都不想错过这个宣传机会。

    张扬笑道:“现在人太多,我们晚上过来,对了,今晚刘厂长在鱼米之乡安排了饭局,苏经理一起过去吧。”

    苏小红摇了摇头道:“这边太忙,我走不开,你们吃完就来酒吧,我把最好的台子给你们留着!”

    张扬点了点头,苏小红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张扬,有件事跟你说!”

    “什么事啊?至于这么神秘吗?”

    苏小红道:“海涛刚才被公安局给弄进去了,方总去了澳大利亚,我跟他又联系不上,你帮忙问问田局!”

    张扬皱了皱眉头,方海涛是方文南的儿子,想当初张扬和方文南的相识还是因为方海涛,如果不是那场在帝豪盛世的冲突,他们两人也不会不打不成交,张扬虽然不喜欢方海涛,可是看在方文南的面子上也必须要问问。他当着苏小红的面给田庆龙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他就挂上了,向苏小红道:“方海涛的事情不好办,有人举报他贩毒!”

    苏小红愣了:“怎么可能?这孩子文质彬彬的,怎么可能去贩毒呢?而且他家里根本不缺钱。”

    “那我就不知道了,田局说是人家举报的,而且抓住他时候,他正在和人家交易,还吸了毒。”

    苏小红咬了咬嘴唇:“这不争气的孩子,方总知道岂不是要急死了?”

    远处欧阳如夏看到张扬半天不回来,开始催他,张扬向苏小红笑了笑,转身离去。

    

    田庆龙和方文南的关系也不错,这次抓住方海涛同样让他吃了一惊,他也想不通,像方海涛这种纨绔子,家里根本不缺钱,吸毒还可以理解,可贩毒就不能用常理来解释了。

    张扬并不是第一个打电话给方海涛说情的,他叔叔方文东已经来到了公安局,田庆龙没有见他,这种事情不好办,江城的事情真是不少,大案一件接着一件,田庆龙感到有些累了,他除下老花镜,揉了揉眉心,长叹了一声,暗自道:“难道我老了?”

    负责这次缉毒案的是田斌,他已经从春阳公安局调了回来,老爷子当初安排他下县就是为了镀金,现在已经升任江城市公安局缉毒大队大队长,这就叫举贤不避亲,田斌也的确有些能力,上任之后就连续破获了两起贩毒案,给老爷子的脸面争光不少。

    田斌亲自审讯的方海滨,他没想到这个文文弱弱高中生模样的小子居然敢去贩毒,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方海滨居然表现的十分硬气,无论他怎样恐吓都不能让方海滨开口说话,

    田斌有些不耐烦了,他重重将笔录扔在桌上,怒吼道:“我看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根据我国刑法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毒品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你已经够了这个标准,年纪轻轻的真想去监狱里过?老老实实给我说清楚,你从谁手里拿得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要配合我们警方,我会向法院求情。”

    方海滨乜着一双眼,年轻的脸上竟然没有任何的畏惧,他不屑道:“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哄我啊?那些毒品我就是拿来吸的,我没贩卖,吸毒犯法?你送我去戒毒所,想诬陷我贩毒,我x,我他不睬你!“

    田斌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一把就抓住了方海滨的头发,照着这小子的肚子就是一拳,打得方海滨英俊的面庞抽搐起来,这小子居然十分的硬气,一声不吭,过了好半天方才缓过劲来:“田斌,我认得你你他别以为有个公安局长当爸爸就能任意胡为”

    田斌冷笑道:“我就是任意胡为了,你能怎么着?”他抽出电警棍,猛地一下砸在方海滨的后背上,方海滨被连人带着椅子砸倒在地,他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喘着气,用这样的动作舒缓着疼痛:“田斌你死定了”

    田斌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我倒要看看是正义压倒邪恶还是邪恶压倒正义,死定的有一个,一定是你!”

    

    先更4000,晚上还有!

上一篇:第二百零二章 机不可失(下) 下一篇:第二百零三章 正义与邪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