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九章舔犊情深(上)

    顾佳彤如此公开宣布退出土地竞拍。一是为了避嫌,二是为了迷惑对手,这是她和方文南通过商谈后定下的方针,由方文南出面竞拍,顾佳彤转战幕后。

    顾佳彤这样的策略的确骗过了许多人,可是却无法骗过顾允知,知女莫若父,顾允知对女儿的性情极为了解,她绝不是一个知难而退的人。上次的被泼事件非但不会让女儿害怕,反而会坚定她拿地的信念,没有人比顾允知更清楚女儿骨子里的倔强。

    经过这场变故后,顾佳彤和父亲之间的关系似乎缓和了许多,午后她主动到书房里给父亲送了一壶清茶,平时中午很少回家的顾允知,今天早早就回来,正坐在书房中看着午间新闻,看到女儿进来,他用遥控关上了电视,微笑道:“佳彤,今天没出去?”

    “没有,晚上要出差。所以下午在家里多休息一会儿!”顾佳彤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心虚,她晚上是和张扬约好了去秋霞湖畔的别墅,出差只不过是个借口。

    顾允知点了点头,低声道:“你真的决定退出东江纺织百货商场地皮竞拍了?”,在过去他很少关心顾佳彤生意上的事情,最近居然会主动提起。

    顾佳彤为父亲斟了一杯茶递到他的手中:“爸爸不是常教我退一步海阔天空,既然这块地皮有这么多的麻烦事,我何必去招惹麻烦?”

    顾允知笑了起来:“佳彤,你真能这么想才好。”

    顾佳彤知道父亲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也不好意识的笑了起来。

    顾允知道:“听明健说,你和张扬在北京合作了一家酒店,年前我要去北京开会,有机会倒要品尝一下。”

    顾佳彤笑道:“爸爸要是去,当然欢迎之至,不过就是不知道那些春阳的农家菜合不合您的口味。”

    顾允知微笑道:“我对饮食一向都不怎么挑剔,张扬这个人怎么样?”

    顾佳彤内心一怔,父亲的话题兜了一圈最终落在张扬的身上,她了解父亲,他不会平白无故的问些无聊的事情,难道他对自己和张扬之间的关系有所耳闻?

    顾佳彤的内心开始变得忐忑起来,她的表情依然镇定自若,轻声道:“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为人热情坦诚。”她的语气好像是把张扬当成了一个小dd看待。

    顾允知低声道:“张扬的确帮了我们不少忙!”

    顾佳彤笑道:“养养恢复多亏了他!”

    顾允知点了点头:“他的脾气似乎急躁了一些,上次在医院打了梁成龙,听说是为了维护你?”

    顾佳彤不由得心跳加速,轻声道:“我们是朋友!”

    顾允知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有些疲倦的打了个哈欠。

    顾佳彤起身告退:“爸。您休息,我出去了!”

    顾佳彤回到客厅,却看到养养正陪着一人说着话,那人竟然是久未谋面的丈夫魏志诚。她不由得愣了愣,魏志诚突然登门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

    魏志诚笑着指了指地上的果篮道:“我刚从云南出差回来,听说你出了事情所以过来看看。

    “谢谢!”顾佳彤的语气十分的冷淡。

    魏志诚向上面看了看道:“爸在休息啊?”

    顾佳彤皱了皱眉头:“你还有其他事情吗?”这句话说得十分的生硬,根本没有顾及到魏志诚的面子。

    魏志诚道:“我这次来是想和你好好谈谈!”

    顾养养起身道:“姐、姐夫,你们聊,我去画画!”

    “不用!”顾佳彤冷冷道:“他工作忙,马上就走!”

    魏志诚脸上的表情十分尴尬,他咳嗽了一声道:“我妈病了,最近她老念叨你,想你回家去看看!”

    顾佳彤望着魏志诚道:“魏志诚!你有意思吗?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你又何必把长辈牵扯进来,对不起,我不会去。”

    魏志诚向顾养养看了一眼,有些艰难地说道:“我知道过去对不起你,可是我可以改”

    “不必了!”顾佳彤毫不留情的打断他的话:“我受够了,我们之间既然没有任何的感情又何必勉强生活在一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我也不会去烦你!”

    

    顾佳彤的心情因为魏志诚的出现而变得有些低落。张扬见到她就敏锐的觉察到了,以为顾佳彤生意上遇到了挫折,关切道:“怎么?是不是生意上遇到了麻烦?”

    顾佳彤摇了摇头,笑得有些勉强:“你还没吃饭吧,我在芙蓉定了位置,咱们去吃火锅!”

    十二月的东江天气已经转冷,虽然和北方无法相比,可是这里濒临长江,湿度较大,迎面吹来的夜风中充满了清冷的味道。

    两人来到芙蓉火锅城,点了一个鸳鸯锅底,上了一打破,张扬涮了片羊肉塞到嘴里,感叹道:“好饿,服务区的饭菜简直是猪食,没法吃!”

    顾佳彤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哦了一声,目光又落在酒杯上。

    张扬拿起酒杯跟她碰了碰道:“怎么了?神不守舍的,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顾佳彤笑道:“谁敢欺负我啊?还是说说你,这次去静安还顺利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嫣然她外公只是中风,病情不重,现在已经处于恢复期了。”

    顾佳彤抿了口破,小声道:“我爸爸好像听说了什么!”

    张扬微微一怔,很快就揣摩出顾佳彤这句话的含义,难道是说顾允知察觉到他们之间的暧昧关系?回头想想自己这次在东江的表现应该很有可能,无论是顾佳彤出事之后他第一时间飞赴东江,还是梁成龙出言不逊,被他痛打,这都证明他和顾佳彤的关系非同一般。连顾明健都似乎有所察觉,更不用说老谋深算的顾书记了。

    “那又怎样?”

    顾佳彤不无顾虑道:“我害怕这件事会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

    张扬笑道:“什么影响?我才不想这么多呢,咱们两人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和其他人又有什么关系?”话虽然这么说,他也不想因为这件事给顾佳彤带来困扰,毕竟顾佳彤的身份很特殊,她要顾虑的事情也要比自己多的多。

    顾佳彤叹了口气道:“不想说这些烦心的事情了,喝酒!”

    张扬端起酒杯却停在那里,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人,那人正是在省人民医院被自己打过的梁成龙,梁成龙也愣了,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张扬和顾佳彤,真是冤家路窄。

    顾佳彤顺着张扬的目光望去,这才知道为什么张扬会表现出如此的诧异。

    梁成龙只是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生硬的笑容,虽然生硬可毕竟他还是笑出来了,他此时的心情也是极其复杂的,上次被张扬当着这么多人打了两个耳光,可谓是奇耻大辱,梁成龙虽然忍住了,可内心深处早已对张扬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他的笑容是冲着顾佳彤去的,能够做出这样的姿态。证明他的胸襟非同一般。梁成龙主动向顾佳彤招呼道:“顾总,想不到在这里也能够遇到。”

    顾佳彤过去和梁成龙一直没有正面的冲突,人家既然做出这样的高姿态,她也不能表现的太小家子气,微笑道:“梁总,来吃火锅啊,要不要一起喝两杯!”

    梁成龙向张扬扫了一眼,虽然竭力隐藏,目光深处的那丝怨毒还是不经意流露了出来。梁成龙能够经营丰裕这么大的集团并非偶然,也不是仅仅依靠他叔叔的照顾,他有相当的能力。梁成龙虽然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情,可是他也有耐性,他懂得审时度势,至少眼前顾允知还在位,他不得不在顾佳彤的面前表现出退让和礼貌。

    梁成龙微笑道:“我和朋友约好了,不打扰你们了!”他礼貌的向顾佳彤告辞,向张扬微微点头示意,这让张大官人对梁成龙多少看重了一些,一个人在面对仇人的时候能够表现出这样的淡定,证明梁成龙还是有本事的。

    张扬目送梁成龙远去,低声道:“想不到这厮倒是能屈能伸!”

    顾佳彤明白梁成龙之所以能够忍气吞声全都是因为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她小声道:“这人在商界的口碑并不好,做事不择手段,以后还是尽量少和他发生联系。”

    张扬不屑笑道:“他敢对你不利,我就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顾佳彤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一个国家干部怎么说话就像个黑社会分子!”心里却因为张扬对她的关心而感到暖融融的。

    

    这时候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张扬!怎么是你啊!”

    张扬循声望去,却见何歆颜穿着一身绿色广告裙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还是那幅浓妆艳抹的样子,只不过裙子从百威换成了嘉士伯,一样的超短裙,一样美得让人炫目的,她小鹿一样欢快的来到张扬面前:“嗬,真不够朋友,啥时候来东江的?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张扬笑道:“咱俩啥时候成朋友的?”

    何歆颜瞪了他一眼,又向一旁的顾佳彤笑了笑:“我现在推销嘉士伯了,你们等着啊,我给你们拿酒去!”一会儿工夫她拿来了六瓶嘉士伯放在桌上,不等张扬说话呢,六瓶全给启开了。

    张扬笑道:“我说丫头,咱不带这样的啊,打算来个野蛮推销啊?我可告诉你,今天钱没带够!”

    何歆颜撅起嘴唇:“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多坏心眼啊?这酒是我送给你们喝得,权当给你接风了,嗳!你打算在东江呆几天啊?明天不走的话,我请你吃饭!”她倒是落落大方,压根没把自己当成外人,反倒是把顾佳彤晾在了一边,顾佳彤美眸中包含着笑意静静看着张扬。心说你这花心大萝卜,让你给我处处留情。

    这次顾佳彤误会了张扬,这厮对何歆颜压根没存在这方面的念想,他笑道:“谢了丫头,明儿一早我就飞回北京,一不小心给你省钱了。”

    这时候有人要酒,何歆颜向张扬和顾佳彤摆了摆手道:“你们吃,我去工作,酒喝完了再叫我!”

    顾佳彤温婉笑道:“你去忙吧!”

    直到他们吃完饭,何歆颜都没有时间过来,看来她推销酒水的生意还不错,张扬抢着把饭前结了,看了看远处忙碌的何歆颜,打消了跟她说一声的念头,和顾佳彤起身想要离开。

    一个身影忽然挡住了他们的去路,顾佳彤内心一怔,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人竟然是她的丈夫魏志诚。

    魏志诚脸色涨得通红,一双浓眉拧结在一起,双目充满嫉恨的瞪着张扬。

    张扬并没有和他见过,以为又是想来找顾佳彤麻烦的,冷冷道:“有事吗?”

    魏志诚走向顾佳彤,大声道:“你不愿意跟我回去,原来是因为他!”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俏脸变得有些苍白,她的语气仍然平静:“魏志诚,我不跟你回去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和朋友吃顿饭好像不属于你管辖的范围内!”

    魏志诚冷笑道:“吃饭?恐怕早已经吃到床上去了!”

    “魏志诚!你给我滚!”顾佳彤愤怒的斥责道。

    魏志诚狠狠点了点头,他嘴里蹦出充满怨毒的两个字:“贱人!”,然后挥起手想要打顾佳彤。

    一只有力的大手抢在他出手之前抓住了他的手腕,张扬望着魏志诚:“你他算不算男人?竟然打女人!”

    魏志诚怒吼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张扬轻轻把他推开,向后撤了一步,他并不是害怕魏志诚,只是不想顾佳彤难做。

    火锅城吃饭的人很多,魏志诚的怒吼声顿时吸引了许多人围观,他指着顾佳彤大叫道:“你背着我勾引男人,这就是顾家大小姐的素质!”

    顾佳彤俏脸苍白,嘴唇宛如风中百合般微微的颤抖,她过去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无情,今天方才发现他的本性是如此的卑劣。

    魏志诚指着张扬的鼻子:“你他什么东西?一个小白脸!”

    张扬攥紧了拳头,他冲动的就要一拳砸在魏志诚的脸上,可就在这时候,一个绿色的倩影抢在他身前,却是何歆颜分开众人挤了进去,手中的一杯破全都泼在了魏志诚的脸上。

    魏志诚懵了,他真不知道这小丫头是那路的神仙,自己压根没有见过她。

    何歆颜挽住张扬的手臂,俏脸上充满了愤怒,指着魏志诚的鼻子怒斥道:“他是我的男人,你可以侮辱你自己的妻子,绝不可以侮辱我的男人,没见过你这种人,自己找绿帽子去戴!”她摇晃了一下张扬的手臂:“我们走,不参合他们两口子的事儿!”

    张扬顿时明白,何歆颜这是在为他解围,内心中升起一阵感动,可是他怎能在这种时候一走了之,他不可以将顾佳彤置之不理。

    周围人也被这突然的变化弄糊涂了,多数人都认为是魏志诚多疑,已经有几个好事的女性出口指责他。

    顾佳彤一言不发的向门外走去。

    

    梁成龙站在楼上包间内,透过落地窗欣赏着楼下发生的一幕,不觉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电话,然后心满意足的装在口袋中,手机真是个好东西,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一个电话就能够出一下胸中的恶气。用不了明天,顾家大小姐的这点事儿就会弄得满城风雨。

    张扬举步向顾佳彤追去,何歆颜挽着他的手臂,因为跟不上他的脚步不得不一路小跑,她轻声提醒道:“别追了,你还嫌事情不够麻烦啊?”

    张扬一言不发只顾追赶,可追到门外,发现顾佳彤已经上了她的奔驰车,启动汽车风驰电掣的向夜色中驶去。

    何歆颜气喘吁吁道:“算了,人家走了,别追了!”

    张扬瞪大了双眼,凶神恶煞道:“屁事?滚蛋!”

    何歆颜柳眉倒竖,怒道:“你是不是男人?我没让你知恩图报,你也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啊!”

    张扬心情郁闷到了极点,扬起拳头道:“再唧唧歪歪,信不信我打你!”

    何歆颜扬起雪白的粉颈:“你打,有种你就打!”

    张扬作势要打下去,吓得何歆颜蒙住双眼尖叫着蹲了下去。

    这时张扬的手机响了,他打开电话:“佳彤姐”

    电话中传来顾佳彤急促的呼吸,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道:“对不起,我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张扬神情失落的挂上了电话。

    何歆颜站起身,十分同情的扯了扯他的衣袖:“是不是心里难受啊?”

    张扬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何歆颜看了看手表:“等我五分钟,我请你去喝酒!”

    张扬没有任何反应。

    “等我啊!”何歆颜一边走向火锅城,还一边回头看。

    

    每次章节最后总要例行求票,大家别有意见,大家都在求,咱也得随大流不是,话说这月的月票也的确寒碜了点,弱弱的呻吟一声,我要保底月票!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可一世(下)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舐犊情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