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九章舐犊情深(下)

    何歆颜换上羽绒服。骑着她的自行车出来的时候,张扬还站在那里,还是那个姿势那个表情。何歆颜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傻了!”

    “你才傻了呢!”

    何歆颜格格笑了起来:“上来!”

    “上哪儿?”

    “我后面!”

    “你后面?”

    何歆颜这才咀嚼出这句话的暧昧,红着脸骂道:“不要脸,臭流氓!让你上车后面!”

    张扬点了点头跳到自行车后面坐了,何歆颜车把晃了两下才重新找到平衡,带着张扬向前方骑去。张扬老老实实的坐在后面,脑子里想着刚才的一幕,他实在没有想到魏志诚是那种人,如果不是何歆颜及时冲出来解围,恐怕事情会闹得更糟,虽然他和顾佳彤的确有这种事实,可张扬对魏志诚并没有任何的负疚感,顾佳彤和他之间早已没有感情,他们的婚姻根本是名存实亡,既然双方都不爱对方,何必要维系下去?魏志诚又有什么资格指责顾佳彤呢?

    何歆颜带着张扬来到了明珠桥旁的夜市,她锁了自行车,向张扬道:“我没那么多钱,只能请你吃夜市了!”

    张扬笑道:“有这份心我就很感动了,那啥还是我请你。今晚多谢你给我解围!”

    何歆颜带着他去了自己常吃的一家夜市,点了一盘龙虾,一盘油炸臭干,要了两个砂锅:“我请你,你原来是客,我没那么小气!”

    张扬要了瓶清江大曲,他到现在心情都郁闷着呢,多少有了点借酒浇愁的意思。

    何歆颜要了瓶破陪他喝了一些,轻声道:“借酒浇愁愁更愁,我看,你也别喝多了,她叫顾佳彤吧?”

    张扬剥了个龙虾放入口中:“你好奇心真强!”

    “你们俩该不是真有点啥事儿?”

    张扬瞪了她一眼:“好奇害死猫,你脑子里怎么尽是一些乌七八糟的念想?”

    何歆颜笑道:“我看得出来,我跟你说话的时候,她一直在那儿看着我,我看得出她嫉妒了。”

    “就你这样,也有人会嫉妒?”

    “女人的心思是很细密的,张扬,这方面你不如我!”何歆颜拿起酒瓶跟张扬碰了碰:“我说你也挺能耐啊,勾引有夫之妇,不怕遭天谴?”

    张扬一口酒刚喝下去,被她这句话呛到了,一连串的咳嗽,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巴道:“我他再也不敢吃你的饭了,为了一顿饭,把命搭进来不值得。”

    何歆颜小声道:“心虚啊?”

    “我行得正走得直。有什么可心虚的?”张扬有些奇怪的看着何歆颜道:“我说,你对我这么好,该不是看上我了吧?”

    “切,就你这样的?从头到脚,从身体到思想找不到一丁点纯洁的地方,我一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看上一个yin贼,一个流氓!”

    “别逼我对你动粗!”

    “你敢!”何歆颜一把抄起了地上酒瓶。

    两人虎视眈眈的对望着,忽然同时笑了起来,笑得如此开怀,如此愉悦。

    

    直到张扬登上飞机,顾佳彤也没有主动和他联络,张扬考虑再三,临行前还是打消了给顾佳彤通电话的念头,发生了昨晚的事情,想必顾佳彤此时的心情是复杂而低落的,让她冷静一下也好。

    顾佳彤在当晚离开火锅城后,开车在城内漫无目的游荡到了午夜,这才返回了宁静路9号的家中,这晚她彻夜难眠,她预感到这件事不会很快过去。果不其然,在第二天一早魏志诚就来到了她的家中,这一次魏志诚表现的十分冷静,他是来见岳父顾允知的。

    因为是星期天,顾允知一早起来和顾养养在院子里打球,看到女婿过来,他微笑着把魏志诚叫到了客厅里,让顾养养去把顾佳彤喊下来。

    魏志诚的表情很严肃,他低声道:“不用了,我这次来是有事情想跟爸谈!”

    “和我谈?”顾允知有些诧异,他还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对女儿女婿的现状,他也感到十分的忧心,他劝过女儿好多次,可是看来佳彤和魏志诚的感情似乎走到了尽头,没有任何和好的迹象。

    魏志诚低声道:“爸!我本不想说I可我觉着不该瞒你。”

    顾允知最讨厌这种吞吞吐吐的谈话方式,脸上却没有做出不悦的表示,微笑道:“一家人,有什么说什么!”

    魏志诚鼓足勇气道:“佳彤在外面有人了!”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般震响在顾允知的心头,同时也惊呆了旁听的顾养养。

    顾允知脸上的笑容顿时敛去。

    魏志诚道:“我打听过,那个人叫张扬,是春阳驻京办的一个小干部,爸,他们在一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顾养养愤然打断他的话道:“姐夫,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姐?我姐不是那种人,张哥也不是那种人,你凭什么诬蔑我姐姐!”

    魏志诚低声道:“养养,我没有污蔑她,我找人查过。昨晚我也亲眼看到他们在一起很亲密的吃饭,他们之间有暧昧!”

    顾允知忽然站起身来:“你相信吗?”

    魏志诚点了点头。

    顾允知的手指了指大门,平静道:“出去!”

    魏志诚愕然望着顾允知,他并没有弄明白岳父的意思。

    顾允知的脸上蒙上一层前所未有的冷酷和蔑视:“滚!”

    “爸”

    “我不是你爸,你懂得尊重佳彤,就是不懂得尊重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婚后干得那些勾当,别说佳彤没有做过,就算做过又如何?她是我的女儿,我是她的父亲,她对也罢错也罢,我都无条件站在她的立场上,我很护短!我给你脸,但是你不要!”

    魏志诚仿佛被人抽了一鞭子,他垂头丧气的站起身,低声道:“我我只是想挽回”

    顾允知已经转过身去。

    顾养养毫不客气的向魏志诚道:“你有没有听到?”

    魏志诚英俊的脸上闪过无比怨毒的表情,他灰溜溜的离开了顾家,当宁静路9号的大门在他身后关闭的时候,他意识到,也许自己再没有踏入这个大门的机会。

    顾允知回头的时候,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的女儿,顾佳彤望着父亲,泪水已经流满了俏脸。一直以来她和父亲之间都存在着深深的隔阂,以为父亲并不关心她的感情她的幸福,可现在她才知道,父亲虽然不说,可是心中始终把她放在无比重要的位置上,父亲一直深爱着自己。

    “爸”顾佳彤来到父亲面前,她的声音在颤抖,猛然扑入父亲宽阔而温暖的怀抱中。

    顾允知宽厚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女儿的长发,微笑道:“傻丫头,这么大了,居然还哭鼻子。让你妹妹笑话!”

    “对不起,爸”

    顾允知伸出手,抓住一旁小女儿的纤手,对两个女儿一字一句道:“我们是一家人,记住,一家人永远不要说对不起这三个字!”

    

    眼看就是年底了,李长宇始终被挂在那里,市里没有继续追究他的责任,也没有重新给他安排工作的意思,他和老婆离婚之后,净身出户,和葛春丽在江城西郊租了一套三居室,把嫂子也接了过去,日子倒也过得平淡。

    葛春丽却看出,李长宇平静安逸的表面下隐藏着一颗失落的内心,在仕途上打拼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突然间被打入凡尘,李长宇的内心无疑是煎熬并痛苦的。可葛春丽又不知如何劝他,政治斗争就是这样,一旦落败,除非奇迹出现,否则很难扭转眼前的困局。她不想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就此沉沦下去,不止一次的劝说李长宇给洪伟基打个电话,他们是老同学,也许洪伟基能够帮得上忙。

    每每提及这件事,李长宇都是苦笑着摇了摇头,通过这次的,他看清了周围的许多人,洪伟基虽然是他的老同学,可在政治上他通常会采取明哲保身的原则。更何况这次江城的政治变动根本是顾允知和许常德之间的博弈,自己之所以会落到这样的下场,都是因为被顾允知视为许常德的班底,而洪伟基的境况比起自己也好不了多少,现在江城市长黎国正因病退出,副市长左援朝已经成为江城代市长,再没被双轨之前。他才是江城的常务副市长,按照规矩成为代市长的本应该是他。

    听到这样的消息,李长宇心中不可能没有想法,他感叹命运对自己并不公平,难道自己的仕途之路注定要就此终结?就在李长宇渐渐绝望的时候,前往省党校学习的通知书送到了他的手中。

    这次是省委书记顾允知发起的,参加培训的学员都是省内各地级市的副市长,李长宇接到通知书时,内心是惶恐不安的,在经历前阵子的风波后,他对顾允知这位江城大佬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敬畏,这次让他去省里学习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虽然李长宇能够猜到,这次十有是好事,按照常理,一个要被弃用的干部,是不可能有机会参加党校的,尤其是这种性质的,不过这次的内容是,关于加强党员干部廉洁自律的方面,李长宇不免有些忐忑,该不是让自己过去,给大家观摩一下反面典型吧?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顾书记应该不会无聊到这种地步。

    因为这份通知书,最高兴的应该是葛春丽,她认为这肯定是好事,就算省里对李长宇仍然不爽,让他参加,就意味着可能要对他再度任用,对李长宇而言,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李长宇重获希望的时候,身在北京的张扬却被诸多繁忙的事务纠缠着,驻京办这种单位,越是到年底越忙,首先春阳又来了几批的,张扬和办的忙得不亦乐乎,先是苦口婆心的劝说,劝说未果的再利用威胁恐吓,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得保证这些人老老实实返回春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假如每个人一有事就去北京,中国十二亿老百姓,轮流这么干,恐怕要把国家领导给累死。

    苦口婆心的劝说张扬不怎么会,可威胁恐吓是他的强项,几乎都是在他使出这招杀手锏后,那帮者老老实实坐车返回了春阳。

    年底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送礼,驻京办不仅仅要往上级单位送礼,还要往兄弟单位送礼,人家给你送了,你不回礼也是不对的。进入十二月,从春阳来北京办事的干部也格外多,春阳驻京办几乎每天都有接待任务。小小的县级驻京办,跑部钱进的事儿也不少,虽然于小冬负责主要的接待工作,可必要的应酬张扬还是要做得,尤其是上级领导来得时候。

    农家小院的生意越发红火,宫廷秘制壮阳药膳的名气越传越广,来这里的很多人基本上都是冲着这道588的特色菜来的,单单是预订这道菜的已经排到了春节前,连国土资源部的徐自达都要通过关系订这道菜。

    徐自达直接把电话打到了张扬这里,按照饭店的规矩每天只提供十份,现在厨房大厨刘大柱也牛气了,除了小张主任亲自发话,绝不破坏这个规矩。

    

    抱歉,这两天睡眠不好,章节错字闹了这么大的笑话,谢谢书友的指正,情节方面没有什么瓶颈,章鱼自我感觉写得还满意,各种感情拿捏的还算到位,那啥最后了,例行求月票,当回唐僧,这紧箍咒还得念,直到念到大家把兜里的月票全都交出来!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舔犊情深(上) 下一篇:第一百二十章 偷拍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