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一百一十八章不可一世(下)

    从张扬走入绿荫阁。就猜到宋怀明关心的是他和楚嫣然的事情,现在谈话终于切入了主题,张扬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道:“春天认识的,那会儿她在清台山飞车,不小心把腿摔断了!”

    宋怀明知道这件事,他叹了口气道:“嫣然的脾气很倔,她一直以为是我害死了她的妈妈,从她妈妈过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喊我一声爸爸”他深邃的双目中流露出莫名的悲伤。

    张扬听楚嫣然说过她的家事,不过他对此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内心中斟酌了一下方才道:“嫣然也很痛苦!”

    “是啊,她拒绝和我生活在一起,我岳父承担了抚养她的责任,这丫头从小生活在部队大院,脾气性格像极了楚家人,做任何事都是风风火火,她喜欢冒险,性情叛逆,可这一切都是她的表象,她想通过这一层层的伪装来保护自己,嫣然在骨子里是个害怕受伤的女孩子”

    张扬这才发现知女莫若父这句话的正确性。宋怀明虽然一直没有和女儿生活在一起,可对女儿的了解却是很深。

    宋怀明道:“无论我愿不愿意,我并没有带给嫣然一个幸福的童年,所以我会竭尽一切努力去补偿她,这么多年,嫣然从未主动跟我说过话,可昨晚,她打来了电话”宋怀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张扬已经意识到楚嫣然的这个电话一定和自己有关,他内心中感到一阵激动,为了自己楚嫣然竟然可以放下这么多年对父亲的埋怨,她对自己的深情毋庸置疑。

    宋怀明低声道:“嫣然是个好女孩,我希望你要懂得珍惜!”

    张扬明白,这句话才是今天的重点,宋怀明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把自己专门叫到这里来不仅仅是为了告诉自己这句话,从他的话中可以看出,他对楚嫣然的感情胜过一切。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女儿。宋怀明是个开通的人,他并没有因为张扬的出身和目前的地位而对他生出任何的鄙视和排斥,只要是女儿喜欢的,他都会表现出尊重,事实上张扬留给他的印象还算不错,抛开张扬一手高超的医术不言,张扬在昨晚那场风波中表现出的勇气和担当让宋怀明很欣赏,他认为女儿所爱的人,必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为她遮风挡雨的那个,而张扬无疑已经初步拥有了这个素质。

    他们的这次谈话总体还算愉快,分手的时候。宋怀明请张扬为他们的见面保密,张扬答应了他的要求。

    张扬离开以后,洪长武来到绿荫阁,笑眯眯道:“翁婿两个谈得怎么样?”

    宋怀明从窗外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低声道:“不错的年轻人,很聪明,很有主见!”

    洪长武很少听到宋怀明对别人有这么高的评价,叹了口气道:“老孙托我很多次了,想给他的儿子做媒,看来是没指望了。”

    宋怀明淡然笑道:“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是管不了的,不过老孙对他的儿子也回护了一些,案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就急着撇开关系,他就不想想,假如那件案子真的和孙晓伟有关,他想撇清,又能够撇的清吗?”

    洪长武从宋怀明的话中明显觉察到他对孙国平父子的不悦,心中暗叹,想不到这两位好朋友会因为子女的事情心生芥蒂,他对宋怀明很了解。宋怀明看似一团和气,其实此人的手腕极其强硬,在政坛上说一不二,在静安的官场之上少有人敢和他正面冲突,他是北原省内有可能走的最远的人,深得高层领导的赏识,宋怀明虽然年轻,可是他在政治上的手段很高妙,即便是在北原省内也有着相当的影响力。

    

    张扬在午后离开了静安,虽然楚嫣然对他依依不舍,可也明白张扬有工作去做,自己还要照顾外公,一直把他送到军区总院的大门外,才在张扬的哄劝下回去。

    张扬并不喜欢离别的场面,无论是十里长亭想送,还是送君千里,到最后都免不了一场分别,分别之时会让人惆怅会让人感伤,不过现在这种时代比大隋朝那会儿好多了,只要想念,哪怕是千里之外,一天之间也能够来到爱人身边。

    张扬回龙江大酒店取了行李,在附近的加油站给车加满油后直奔东江而去,按照他的估计,今晚七点前应该可以抵达东江,还来得及吃晚饭,驶出静安外环后,先给顾佳彤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在返回的路上。

    顾佳彤听说张扬今晚就要回来。心情自然十分开心,从她的声音中可以听出,她已经从前两天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张扬约好和她晚上一起吃饭,顺便让顾佳彤给他订好明天返回北京的机票。

    张扬这边正打着电话,冷不防一辆汽车从后面加速超了上来,抢到奔驰车的前方,猛然一个甩尾,张扬一脚踩下刹车,奔驰车的四个轮子在马路上发出刺耳的刹车声,路面上留下几道乌黑而扭曲的轨迹,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刺鼻的橡胶味道,张扬挂上电话,发现又有一黑一蓝两辆桑塔纳从后面围了上来,把他的奔驰车包围在中间。

    刚才超到他前方逼他停车的那辆尼桑出来了四个人,为首一个正是孙晓伟。孙晓伟昨晚虚惊一场,他把这场麻烦全都归咎到张扬的身上,因为楚嫣然的事情,他对张扬恨到了极点,知道这件事已经解决,张扬也全身而退,他心有不甘,叫了几个弟兄,从今天张扬离开龙江大酒店就一直盯着他。跟到偏僻的郊外,才超车把张扬的奔驰车逼停,孙晓伟存心要教训张扬一下。

    张扬看到孙晓伟顿时明白这厮想要干什么,脸上还是保持着谦和的笑容:“哟!真是有缘啊,想不到在这儿也能遇到你?”

    孙晓伟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了仇恨:“张扬,你他以为在静安惹了事,拍拍屁股就能走人?”

    后面的两辆桑塔纳中又下来了十个人,算上孙晓伟车上的四个,一共是十四人,孙晓伟虽然不是什么黑社会。可在静安还是有些朋友的,叫几个朋友对付一下外乡佬还是很容易的事情。这就叫以多欺少,这就叫欺生,谁让你是外乡人的,强龙还压不过地头蛇呢,你张扬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

    张扬压根没有把孙晓伟这种二流衙内视为自己的对手,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孙晓伟只是嫉妒,可昨晚在分局这厮表现的让人不齿,连自己做过的事情都不敢承认,只会一味的向别人身上推卸责任,张扬没招他算账都算他幸运了,现在这厮居然还牛皮糖一样粘上了自己。

    孙晓伟的初衷也是教训张扬一顿,出出憋在心里的闷气,他昨晚也见识过张扬能打,所以这次准备很充分,在他看来十四个打一个那是稳操胜券的事情,可是他仍然没有充分认识到张大官人强悍的战斗力。

    张扬出了两脚,率先冲上来的两名壮汉已经被他踢得飞了出去,孙晓伟这帮人都愣了,他叫来的这群人中多数都是些干部子弟,聚众闹事、虚张声势懂得,可到了真刀真枪的打起来,没一个有胆子的,张扬两脚踹倒两个已经把这帮人的那点勇气击打的七零八落,他们一个个胆怯的向后退去,孙晓伟自然被晾在了最前面。

    张扬一步步逼近他,孙晓伟脸上露出惶恐的表情,他是真的没有估计到张扬的实力,声音颤抖道:“你你想干什么?”

    张扬充满鄙夷的看着他,抓起他的衣领,轻轻在他脸上拍了拍,虽然打得不重,可是侮辱的意思表达的很充分,张扬叹了口气道:“你别害怕,我不打你,我一个国家干部犯不着跟你这种无赖一般见识。”

    孙晓伟想要反抗。可是在张扬凌厉眼神的逼视下竟然不敢做任何的动作。

    张扬放开了他的衣领,轻轻在他胸口拍了拍:“今天我心情好,下次别再让我遇到了!”他转身想回到车上,可注意到孙晓伟的尼桑还堵在前面,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慢慢走了过去,这厮来到汽车前蹲下身,双手托住汽车的底盘,猛然用力,竟然将那辆尼桑车整个掀了起来,双膀用力向前一送,尼桑车翻了个底儿朝天。

    围在张扬身边的那帮人一个个目瞪口呆,麻痹的,该不是看错了吧?这场面只在电影里见过。

    张扬拍了拍手,然后向孙晓伟笑了笑,拉开车门走了上去,汽车缓缓驶过孙晓伟身边的时候,不无嘲讽道:“谢谢你大老远过来送我!”

    孙晓伟望着张扬开着奔驰车绝尘而去,直到完全不见,整个人这才宛如虚脱般蹲在了那里。

    身边一辆拖拉机拖拖拖驶过,开车的老农咧着大嘴看着那辆地盘朝上的尼桑车,大声道:“要拖车吗?”

    

    顾佳彤退出这次竞拍的决定对王学海而言是一个晴空霹雳,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认为顾佳彤是被泼血水事件吓着了,可仔细那么一琢磨,这件事又有些不对,顾佳彤就算是真的害怕,可以退居幕后,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明确表示不再参加纺织百货商场地皮的竞拍,这意味着她不想继续跟自己合作下去,王学海十分郁闷,要知道顾佳彤是他在这次竞拍中的重要砝码,只有跟顾佳彤合作,他才有击败梁成龙丰裕集团的把握,顾佳彤的退出让他竞拍的形势顿时变得不利,王学海很快就想到,顾佳彤是不是对自己产生了隔阂,难道她把自己看成了泼血水事件的策划者?王学海越想越有可能。他试图找机会向顾佳彤解释误会,可顾佳彤并不愿意给他解释的机会。

    没有任何一个商人会主动放弃对利益的追逐,顾佳彤并不是真正意义的退出,她发现王学海并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所以果断中断了合作,比起王学海,方文南显然更务实,而且他给出的条件更加优厚,生意场上,搭档的选择也十分重要,顾佳彤通过全面考虑之后最终决定选择和方文南合作,不过她这次不会再走向前台。

    梁成龙却因为顾佳彤的退出而感到欣喜,在纺织百货商场土地竞拍一事上,真正有实力和他竞争的就只有顾佳彤,说白了,顾佳彤的实力来自于她的父亲,平海省委书记顾允知。他的叔叔梁天正虽然是东江市委书记,也不得不考虑到顾家人的感受。

    梁天正自从造访顾允知遭到冷遇,心情就一直处于郁闷之中,他并没有想到纺织百货商场地块会引起这么大的麻烦,在梁天正看来,因为经济利益而牺牲掉政治利益显然是不值得的,从宁静路9号离开后,他一度动了让梁成龙退出这次竞拍的念头,可梁成龙很坚持,他认为顾家欺人太甚,手臂伸得太长,平海这么大,为什么顾佳彤要把目光盯在东江的一亩三分地上,他认为顾允知是利用这件事向叔叔示威,顾允知在退休前想在平海搞一言堂,他想一手遮天,想像对付许常德那样对付其他人。

    梁天正嘴上虽然不说,可是内心中也窝了一肚子的火,他对一手抚养成人的侄子是十分信任的,他相信顾佳彤被泼事件的幕后主使人绝对不是梁成龙,整件事的过程中他们叔侄都是无辜的,在事情发生以后,他还采取了主动示好的诚恳态度,让侄子去探望顾佳彤,结果在医院被张扬痛揍一顿。自己带着老婆主动登门去向顾允知示好,结果在他家里又遭到了冷遇。杀人不过头点地,顾允知在这件事上做得的确有些过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可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叔,顾佳彤明确表示要退出土地竞拍了,看来她是真害怕了。”梁成龙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显得十分开心。

    梁天正拿起桌上的香烟,梁成龙慌忙掏出火机给他点上,关切道:“叔,你身体不好,就少抽一点。”

    梁天正仰起头靠在躺椅上,抽了口烟,向空中吐出一团烟雾,等到那团烟雾完全散去,方才道:“你一定要拿下那块地吗?”

    梁成龙重重点了点头,似乎觉得这样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决心,低声道:“叔,为了这块地我做了大量的调研考察工作,投标前,我投入重金进行设计,我了解东江的情况,我了解资本的运作方式,我花费了这么大的精力,眼看就要有结果了,我怎么可以放弃呢?”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的丰裕集团一直都是从事建筑行业,对房地产开发有着丰富的经验,而顾佳彤之前是做文化用品生意的,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开发经验,她来竞拍这块地,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她凭什么跟我争?无非是依靠她有个做省委书记的老子。”

    梁天正哼了一声道:“你啊,年轻人千万不要锋芒毕露,我虽然不会做生意,可是也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做生意就不能到处树敌,敌人越多,以后的路就越难走。”梁天正嘴里说着生意,可心里想的却是官场,在官场上他轻易不树敌,哪怕是一颗小小的图钉都可能扎破你的脚掌,他所见识的高官多数也是奉行着这样的准则。过去的顾允知也是一个韬光隐晦,行事低调的人,可这两年这位平海大佬的脾气和性情似乎改变了许多,难道是因为他即将面临离休,仕途之路已经走到了尽头,所以无需顾忌,才可以放手去做,享受权力带给他的最后快感吗?梁天正嘱咐侄儿道:“因为你是我的侄子,所以在竞拍土地的问题上更要慎重,无论顾佳彤是否参与这件事,纺织百货商场的地块已经把很多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千万不要让别人抓住把柄,不要造成恶劣的影响。”

    梁成龙明白叔叔的意思,他是害怕自己在这件事上操作不当给他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梁成龙信誓旦旦道:“叔,你放心,我一定谨慎对待这件事,绝不会给你惹麻烦。”

    “不是给我惹麻烦的问题,你身为一个商人,首先想到的是回报社会,是促进东江本地的经济发展,这样的前提下,才能考虑自己的利益问题。”梁天正认真的教诲着侄子。

    

    今天出去踏青,回来一看,一天才涨了9涨月票,章鱼心里实在郁闷,我相信医道读者不会只有这么点战斗力,大家看看还有没有保底月票,投过来,谢谢了!

上一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可一世(上) 下一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舔犊情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