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十四章爷的女人不容亵渎(3)

    张扬把罪证装入裤兜里,笑道:“留个纪念,你这样挺好,外人看不出来!”

    海兰正要骂他两句,忽然听到敲门声,慌忙打开了房门,却是导播前来通知他们准备。幸好他们两人结束的及时,导播并没有觉察到任何的异样,说了一声就出去了。

    海兰又对着梳妆镜看了看确信自己看起来没有太多的异常,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张扬可恶的大手又趁机探入她的筒裙内,在她光溜溜的之上摸了一记。

    海兰嗔道:“别胡闹!”她以最快的速度补好妆,然后又押着张扬老老实实在梳妆台前坐下,给他擦了点粉,上了点腮红,又拿了套准备好的西服让他换上。

    说实在话,张扬的皮肤因为长期的日晒风吹有些发黑,擦粉之后显得有些可笑,按照张扬的话来说那叫驴屎蛋子下霜,本来海兰还要给他涂口红,在张大官人的坚持下这才作罢。

    导播又推门探进头来:“准备好了吗?”

    海兰点了点头,心中却是羞.赧难耐,谁都想不到他们刚才是如何准备的吧。

    张扬和海兰站在摄像机前,摄像.机先将镜头推向海兰,海兰的专业风范马上就表现出来了,面对镜头露出大方而恬淡的微笑:“各位观众你们好,今天我们专门请来了清凉山省道滑坡事件中奋战在抢险第一线的抢险队长,张扬张主任!”

    镜头拉远。

    海兰礼貌的向张扬伸出手去:“.你好张主任,好像咱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

    张扬暗赞海兰高超演技的同时,也激起了昂扬的.斗志,海兰专业,咱也不差,轻轻握了握海兰的小手,面对镜头决不能表现出任何的好色贪婪,要拿捏好度,要做柳下惠,要做岳不群,要做一个不为美色所动的伪君子,那啥张大官人向来都认为看到美色不动心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伪君子,一种是假男人。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真男人,所以只能选择暂时做个伪君子。微笑道:“海兰你好,观众们好!”

    海兰手持麦克风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张扬和她.在镜头前坐下,张扬看着海兰的坐姿显得有些别扭,双腿夹在一起,一手护住裙子,忽然想起美女主播现在里面完全真空,她的内裤还在自己的口袋里装着呢。想到这一层,张扬的某一部分瞬间又恢复了生机,在镜头前开始茁壮成长,张扬暗叫不妙,很狡猾的翘起了二郎腿,把不听话的那根夹在双腿之间。

    海兰从他的举动已经意识到这厮现在发生了.什么情况,心中又是羞涩又是愤怒,这厮的自控能力真是太差了,当着镜头,当着春阳老百姓几十万双眼睛,他也敢硬起来。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何尝不是真空包装面对几十万双眼睛。

    人家海兰的镇.定功夫那可不是盖的,神情郑重的将话题扯到了昨晚抢险的内容上:“请问张主任,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你为什么会舍弃各人的安危,第一时间冲出去,战斗在抢险工作的第一线,难道你不害怕吗?”

    张扬神情激昂道:“怕!这世上没有人不怕死,可是我们是国家干部,国家给我们权力不是让我们滥用权力,而是让我们更好的服务于人民,险情不排除,老百姓的生命财产就得不到保障,险情不排除,国家的经济建设就会受到影响,这种时候,我们不上,谁去上?国家干部不上谁去上”

    采访圆满结束,现场导播摄像等工作人员一起给张扬鼓掌,张扬礼貌的点了点头,海兰也对张扬今天的表现表示满意,举起麦克风又道:“在此我要谨代表我个人向张主任表示感谢,如果不是他昨晚用身体挡住了飞落的石块,恐怕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春阳县的几十万老百姓了”美眸中涌出晶莹的泪光,连小张主任都被她出色的演技给懵住了,玩真的?不会吧?

    海兰深深向张扬一躬:“谢谢!”

    掌声再度响起,谁都不知道人家美女主播这是假公济私。

    嘉宾室内张扬对着水龙头使劲搓着脸上的腮红,好像没起到太大的效果,海兰笑道:“洗不掉就别洗了,红扑扑的挺好看的。”

    张扬苦笑道:“我这个样子走出去人家准保以为我是同性恋。”

    海兰嗤!的一声笑了起来,这时候另外一位等待采访者从外面走了进来,海兰为了避嫌,转身离开了嘉宾室。

    那厮色迷迷的看了看海兰套裙包裹的挺翘丰臀,跟张扬搭讪道:“老弟,还是你有福气,这位女主播漂亮啊,你看那屁股,那腰身,要是能干上一次能,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张扬笑眯眯转过脸去,然后扬起右手扫脸就给了他一个耳光,打得那厮原地转了一个圈儿,张扬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手上留了几分力道,饶是如此,已经打得那家伙唇破血流,左半边面孔肿起老高。

    被张扬打得这位是春阳一位很有名气的农民企业家,他叫刁德志,在春阳西楼乡开了一家很有名气的酒厂,据说年产值已经过了千万,虽然和知名国企无法相比,可是在春阳的私营企业中已经算得上出类拔萃,县领导开会的时候提到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常常拿刁德志说事。可以说刁德志在自主创业方面是春阳广大老百姓的榜样,不过刁德志这个人有两个特点,一是极爱出风头,二是极其好色,为了出风头他花了不少钱才搞定了这次的专访,而且很喜欢海兰,这次专门指定让海兰主持他的访谈,可惜被海兰拒绝。

    刁德志被张扬的一个耳光打懵了,捂着脸,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他也是个彪悍到骨子里的人物,有钱之后更是财大气粗,在他的字典里只有他欺负人,还没有人敢欺负他,抓起板凳怒吼着向张扬冲去。

    张扬一脚踹了过去,板凳被踹得四分五裂,大脚准确无误的踹在刁德志的胸口,刁德志被踹得立足不稳蹬!蹬!蹬!向后连退了数步,撞到墙壁上,然后又沿着墙壁一滩泥一般坐倒在地上。

    张扬冷笑道:“我他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流氓,知不知道尊重女性?”

    刁德志的惨叫声吸引了外面的注意,从外面冲进来六个人,其中有两名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还有四名身穿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都是刁德志的保镖,这厮有了两个钱便害怕别人绑架他,所以从厂里挑选了几名能打能拼的精装小伙跟在他的身边当保镖,这身打扮全都是从香港警匪片里学来的。

    看到老板被打,那四名保镖慌忙去搀扶刁德志,刁德志捂着流血的嘴唇大叫道:“麻痹的,给我揍这孙子!”

    两名电视台工作人员看到要坏事,慌忙拦在中间,却被那四名如狼似虎的保镖推开,张扬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讨厌暴力,麻痹的非要逼我!”右脚挑起面前的板凳,向冲在最前方的保镖撞了过去,那保镖伸出粗壮的胳膊去挡,硬生生将板凳撞了个稀巴烂,可是张扬已经在这瞬间前冲到他的面前,一拳击打在他的小腹上,那保镖向后飞了出去,撞在另外一名同伴的身上,然后同伴又飞了起来,撞中第三个,第四个,四人叠罗汉般摔倒在地上,这才知道张大官人一拳的威力何其强大。

    电视台保卫科的也闻讯赶来,海兰听说嘉宾室打了起来,一猜就和张扬有关,来到现炒到张扬完好无恙的站在那里,手上还端着一杯清茶,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道:“幸亏我今天心情好,不想跟你们这帮败类一般见识。”

    刁德志惨叫着:“报警抓他”

    张扬走到他身边,手中那杯热茶兜头盖脸的浇了下去:“报你麻痹,你狗日的耍流氓还有理了?”

    海兰看到事情闹到这种地步只能硬着头皮出面,轻声道:“张主任,你在电视台大打出手是不是有些过分啊?”

    张扬知道她在做表面文章,淡淡笑道:“我是为你打抱不平,刚才者不要脸的东西说流氓话来着!”

    海兰俏脸一红,她隐约猜到了事情的起因,虽然张扬在电视台打人有些过火,可是想想他是为自己出头,心中不禁感到一阵温暖。

    这件事连台长邢济民也惊动了,听说是张扬和刁德志发生冲突,他决定置身事外,张扬的背景他已经清清楚楚,刁德志和他的私交虽然不错,可这不长眼的东西干吗要招惹海兰呢?他深思熟虑之后,说了两个字:“报警!”

    来电视台处理这忱纷的是姜亮,这儿原本就是他负责的辖区,说起来他和张扬也算得上有缘,前不久才在爱神卡拉OK处理完他跟杨公子的那档子事儿,现在又碰上了,姜亮暗骂这张扬是个惹事精,打架越来越升级,居然打到电视台来了。不过这次的事情要比上次好处理得多,一是张扬虽然打人,可是尺度把握的相当准确,没有造成过重的人身伤害,还有一个更关键的事情,刁德志虽然是个农民企业家,可丫的毕竟还是一农民,他那点背景跟当初杨志成没法比,张扬是谁?那是连杨志成都服软的主儿,你刁德志敢惹他真是不开眼。

    心中想明白了利害关系,姜亮处理起这件事自然就顺利的多,先是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把当事双方单独叫过去谈话,这种事情私下了结就算了,连电视台台长邢济民也是这么认为。

    张扬打完人气也消了,也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姜亮一说和解他就点了点头,很愉快的接受了这个意见,甚至连姜亮提出赔偿刁德志二百块钱医药费张扬也答应了,身为国家干部这点胸怀还是有的。

    可姜亮却在刁德志那儿遇到了困难,这厮捂着红肿的大脸,愤然叫道:“什么?私了?你是怎么断案子的?你是人民警察,处理事情要公平公正,现在我被打了,你要私了,你是不是收他为好处了?”

    姜亮火了,你丫的就是一暴发户厉害什么?他冷哼了一声:“刁德志,注意你的态度!”

    刁德志指着姜亮的鼻子:“什么态度?我注意什么态度?他给了你多少钱,我他给你十倍!老子一定要让他坐牢!”

    姜亮乐了,麻痹的这世上不知道自己斤两的人还真多,他站起身来向身后的警员道:“我们走,这件小事根本就是群众纠纷,不属于我们管辖的范围内。”

    刁德志怒吼道:“我就没见过那么黑的警察,我警告你,我是县人大代表,我要告你渎职!”

    姜亮转过头去:“你骂我什么?”

    刁德志就纳闷了,我没骂你啊!合着你以为我不敢骂你?他指着姜亮的鼻子道:“我认识你们邵局,信不信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姜亮叹了口气:“我说你这是何必呢?”

    刁德志抓起自己的大哥大,果然拨通了邵卫江的电话号码,其实他跟邵卫江也没有多大交情,只不过是逢年过节去上过几次贡。电话通了之后,刁德志大声道:“邵局吗?我是西楼乡龙兴酒厂的刁德志,前两天咱们才一起吃过饭,本来我不想麻烦您的,可是”

    姜亮冷眼看着刁德志的表演,过了一会儿刁德志把电话递给他:“邵局让你接电话。”

    姜亮接过电话,邵卫江慢条斯理的声音道:“小姜啊,能帮就帮帮人家嘛!”

    姜亮微笑道:“邵局,和他发生冲突的是张扬,而且这位刁老板加上保镖一共五个人,事情的起因是”

    邵卫江听到张扬的名字就已经明白了,他也不想听下去,打断了姜亮的回报:“小姜,刚才给我打电话的那个人是谁来着?”

    姜亮差点没笑出来,还是人家局长老奸巨猾啊,他低声道:“好像叫刁德志!”

    邵卫江道:“好像记不起有那么个人!”然后就挂上了电话。

    姜亮把大哥大扔给了刁德志,刁德志仍然没有醒悟,伸手去拍姜亮的肩膀,让人意料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姜亮一把抓住他的手臂,身体一个用力的拧转,狠狠给刁德志一个背摔,摔得刁德志七荤八素,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了,手里的大哥大也飞到了一边,机身,电池都分离开来。

    姜亮不屑的向他看了一眼:“就你这样也敢袭警!”

    

    求月票,求推荐票!

上一篇:第三十四章 爷的女人不容亵渎(2)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感*是把双刃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