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十四章爷的女人不容亵渎(2)

    张扬今天的传呼特别多,这会儿BP机又响起来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赵新伟马上把大哥大又拿了出来,笑道:“小张兄弟啊,我看你比我还忙!”

    “瞎忙!”张扬接过电话回了过去,居然是海兰,说电视台有公事找他,张扬想了想,反正这儿距离电视台也没有多远,就让海兰过来吃饭,海兰考虑了一下答应了他的邀请,其实她和张扬的那层关系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次打了公事的幌子更加不需要忌惮什么。

    赵新伟听说张扬来了朋友,慌忙叫来店老板让他给换个包间,重新上菜,人一旦有所图谋,态度就会变得殷勤起来,就算是打着直爽的幌子,这种殷勤感还是不自觉的流露出来,张扬笑道:“没那么麻烦,添两个清淡的炒菜就行!”

    说话的时候,海兰已经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黑色套装,身姿窈窕,带着墨镜,身为公众人物,走到那里都有被别人认出来的可能,所以不得不做一些必要的掩饰。

    除下墨镜,赵新伟马上就呆了,女主播海兰谁不认识,谁又不想认识,他虽然也是见过世面的主儿,可是在海兰的明星气质前仍然感到有些手足无措,这小张主任不是一般的能耐啊,连海兰都能一个电话叫来陪吃饭。

    赵新伟站了起来:“你是海兰”.三十多岁的爷们了,看到大明星激动起来就像个孩子。

    海兰淡淡笑了笑,诱人的风情却.于无声之中流露出来,赵新伟伸出手去:“我是育才驾校的校长赵新伟!”

    海兰礼貌的点点头,却并没有.伸出手去跟他握手,淡淡道:“认识你很高兴!”

    赵新伟有些尴尬的缩回手去,可是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沮丧,在他的心理海兰是高不可攀的那类人,人家愿意跟自己说话已经是自己的荣幸。

    海兰脱去外套,在张扬的身边坐下,张扬把菜单递.给她:“看看想吃什么?”

    海兰礼貌笑道:“小张主任看着点吧,清淡点的素菜!”

    张扬装模作样的看了看菜单,忽然大惊小怪道:“.这里也有驴肉啊!”

    一句话把海兰.说得俏脸一热,知道这厮恶作剧,左脚伸出去,用高跟鞋纤细的跟儿狠狠在张扬的脚面上踩了下去,张扬痛在脚上却甜在心里。

    赵新伟不知道其中的典故,还以为海兰喜欢吃驴肉呢,殷勤道:“想吃什么点什么,不过这儿的驴肉可比不上清台山庄!”

    张扬笑道:“赵哥也知道清台山庄!”

    赵新伟点了点头:“每年都要去几趟,都是杜宇峰买单!”

    张扬爽快道:“以后去我来买单!我请你吃全套的那啥”

    “没问题!”

    两个男人一唱一和,脸上都充满了暧昧的笑意。

    海兰心中暗骂着张扬真是个厚颜无耻的大混蛋,脚下不由得又多出了几分力道,可不自觉想起那天清台山的一幕,觉着心头一阵酥软,一滴温润的感觉从内心深处一直滴落下去,浸润了双腿之间。

    海兰找张扬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电视台打算把黑山子乡抢险的事情做一个专题播出,所以需要补充一个小张主任的专访,这种出风头的事情张扬自然没有理由拒绝。

    海兰道:“你答应了就少喝点,下午跟我去电视台做个专访!”

    赵新伟笑道:“这下小张兄弟要成名人了,恭喜啊!”

    张扬很少见的谦虚了一句:“其实这件事并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再说了咱们这些国家干部本来就是人民公仆,为人民做事那是本分啊!”

    海兰仿佛重新认识张扬一般吃惊的说:“看不出小张主任的觉悟这么高!”

    “那是当然!”

    吃完饭,赵新伟亲自开车把他们两人送到了电视台,下车的时候又向张扬道:“兄弟,证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他压低声音道:“考试你也别来了,等证下来我给你打传呼。”

    张扬诧异于赵新伟能力的同时,心中也感到十分的舒坦,这份人情可是要记在心里的。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个带着眼镜穿着灰色中山装的中年人远远向赵新伟挥着手:“新伟!”

    

    赵新伟转过身,笑道:“姐夫,怎么你会在这儿?”

    来人却是赵新伟的姐夫,现任春阳县第一中学校长兼党委书记宋思德,他今天也是前来电视台做专访的,没想到在大门口遇到了赵新伟。

    赵新伟和宋思德打了个招呼又把身边的张扬和海兰介绍给宋思德。

    海兰笑道:“宋校长我们是老相识了,前两天我还去县中做过你的采访。”

    张扬有些不满的看了海兰一眼,认识宋思德上午怎么没说,给自己指条路,也好帮妹妹搞定保送名额的事情,不过眼前最要紧的事和宋思德攀上关系,张扬笑着伸出手去:“你好宋校长,我是张扬!”

    宋思德听到赵新伟介绍张扬是黑山子乡的计生办主任,心里就升起了小觑之心,不知道这种小人物是怎么跟兴子攀上关系的,但是宋校长毕竟是场面上的人,虽然心里看不起眼前的乡计生办主任,表面的礼仪还是需要做到的,谁让咱是人民教师呢,轻描淡写的和张扬握了握手,虚情假意的说了句久仰,然后向赵新伟道:“我还得进去准备,你们聊着!”

    赵新伟对自己这个姐夫的性格极其了解,知道他一定是对张扬起了轻视之心,不过他也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问道:“姐夫,我姐最近身体怎么样?”

    宋思德叹了一口气道:“情绪一直都很低落,动不动就跟我发脾气,有空你多去家里陪她说说话。”

    “嗳!”赵新伟答应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也黯淡了下去。

    等到宋思德走远,张扬好奇道:“赵哥,你姐姐怎么了?”这厮从刚才两人的对话中敏锐的觉察到了一丝契机,倘若在平时,他肯定不会表现出如此八卦,可现在关系到他妹子的升学问题,所以他对宋思德有关的事情格外关心。

    赵新伟道:“乳腺癌,做过手术了,可是最近在肝上发现了转移灶,只怕”他叹了一口气,显然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个伤心的话题,向张扬和海兰告辞。

    海兰从张扬刚才的表现已经猜到了他在打什么主意,冷笑着看着他:“小张主任嗅觉很灵敏啊!”

    张扬笑道:“那是,自己不努力,总不能等着别人帮你。”

    海兰知道他惦记着自己知情不报的事情,啐道:“小心眼儿,我是认识宋思德,可那个家伙表面上道貌岸然,其实可是一头不折不扣的老色狼。”

    张扬内心一怔:“麻痹的,他有没有冒犯你?”

    海兰被他的粗口气得直瞪眼:“你以为这世上所有人都像你这般色胆包天啊M他那样,我都懒得搭理他!”

    张大官人听到海兰这样说心里气顺了许多,低声道:“道貌岸然也罢,老色狼也罢,关键是人家掌握着保送名额的话语权,你说我是不是给他来个美人计?”说话的时候,一双眼睛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海兰。

    海兰俏脸儿通红,咬牙切齿道:“你少打我主意,要去你自己去!”

    张扬哈哈大笑,低声道:“老子是什么人,别说把自己女人送人,就是那厮敢多看你两眼,我就把他眼珠子给废了!”

    海兰啐道:“谁是你女人啊,少在我面前胡说八道。”心里却甜丝丝的无比受用,走入电视台,海兰的表情顿时端庄了许多,在张扬看来这表情多少有些显得冷酷,不过他也知道海兰不想在人前暴露他们之间的那层关系,于是也就开始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来到新闻部,才知道今天下午安排了三个采访,张扬的那个访谈被排在最后,估计要再过两个小时才能轮到,张大官人不由得产生被忽视的感觉,有些抱怨道:“早知道要排队那么麻烦,我就不来了。”

    海兰白了他一眼道:“有多少人为了谈送钱送礼,你居然还得了便宜卖乖。”要知道这个专访机会是她为张扬争取来的,自从上次和邢济民发生冲突之后,现在邢济民对她已经是敬畏三分,只要海兰提出的事情,基本上都会照办。

    采访之前需要做一些必要的准备工作,海兰提醒张扬,这是他仕途生涯上的第一次以正面形象上镜,要充分把握住这次机会,在春阳老百姓心中留下一个难以磨灭的光辉形象。

    张扬被安排在嘉宾休息室准备,嘉宾室的条件很简陋,除了一张办公桌一张梳妆台两把椅子,就没有其他的东西,甚至连个窗户都没有,气闷得很。海兰则去换工作服,当主播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服装都有人赞助,返回嘉宾休息室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深蓝色套装,里面穿着白衬衣,妩媚秀美之中又平添了几分干练的味道。

    张扬本想赞美几句,可随后又走进来一位工作人员送了一壶茶,还有一些化妆用得东西,海兰道:“小张主任,真是不巧,化妆师今天病了,由我来为你化妆怎么样?”

    张扬当然求之不得,拿捏出一幅平淡礼貌的表情:“好!麻烦海主播了!”

    那名工作人员离去以后,海兰示意张扬去梳妆台前就坐,张扬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柔荑,将她的娇躯向后抵在墙壁上,海兰黑长的睫毛羞涩的颤抖了一下,小声道:“这里是工作单位”

    张扬的右手伸了出去,将房门反锁上,嘴唇亲吻着海兰晶莹的耳珠,灼热的气息烫红了海兰的俏脸,海兰挣扎了一下,筒裙已经被这厮从下倒上给掀了起来。

    “不要胡闹”海兰小声哀求道。

    张扬的手指已经勾住她黑色镂花内裤的边缘,轻轻一扯,因为太用力的缘故,嗤!地一声竟然将内裤扯烂拽了下来。

    海兰还想抗议,嘴唇却被他堵住,柔嫩的舌尖已经融入在他略带酒香的嘴唇之中,海兰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拥有坚韧意志的女性,可是她现在才发现自己的意志却很难抗拒身体深处的那种感受,张扬将她的身躯反转,早已挺拔坚硬的部分毫无阻滞的进入了她,马上感觉到海兰湿润而灼热的包裹,海兰的衣扣已经被他解开,结拜丰盈的前胸袒露出来,张扬的大手用力揉捏着她的胸膛,指尖被挤压的那点嫣红不停发出阵阵的颤栗。

    海兰用力咬着下唇,美眸因为张扬迅猛的攻击而睁得滚圆,渐渐又被目光中流露出的媚意和酥软所融化,她的手臂竭力后伸勾住张扬的身体,让他们彼此之间变得更无间隙。

    特定的环境让他们的内心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兴奋,两人很快就已经达到了快乐的巅峰,张扬紧紧搂住海兰柔软的娇躯,体内的漏点酣畅淋漓的宣泄而出。

    海兰的娇躯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筒裙仍然高高掀起在腰间,修长晶莹的发出阵阵的颤栗,一滴乳白色的露珠儿从花瓣之中悄然落下。

    张扬抱起她的娇躯,海兰好久才从头脑空白的世界中挣脱出来,挥起拳头有些机械的一下又一下的打在张扬的胸膛,张扬露出得意的微笑,像哄孩子一样小声道:“快穿衣服,有人来就麻烦了。”

    海兰真是服了这厮的厚脸皮,惹事的是他,现在装出一本正经的也是他,厚颜无耻,卑鄙下流,可是看着张扬那张没心没肺的笑脸,心中居然生不起一丝一毫的埋怨,迅速处理了一片狼藉的身体,却发现内裤已经让这厮扯烂了,只能整理好身上的套装。

上一篇:第三十四章 爷的女人不容亵渎(1)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爷的女人不容亵渎(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