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三十五章感是把双刃剑(1)

    刁德志还没悟,四名旁观的保镖却已经悟了,感情咱们老板只是在西楼乡厉害,离开了那一亩三分地啥也不是。

    海兰把张扬送到了电视台门口,不无嗔怪道:“你啊你,到哪儿都改不了惹是生非的脾气,人家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而已,至于把人打成那个样子吗?”

    张扬微笑道:“我不许任何人侮辱你!”

    海兰心头一种异样的感觉流过,又有如一团棉花堵在嗓子眼,痒痒的十分难过,她早已认为自己不会再为任何人任何事感动,可是张扬看似蛮横的作为实则是为了保护她,她明白此刻心中的那种感觉就是感动,海兰看着张扬年轻而真诚的面孔,微笑道:“傻小子,别忘了你是国家干部!”

    “一个连女人都不愿保护的人又有什么可能去做好国家干部?”

    海兰黑长如帘的睫毛低垂下去,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今晚我在家等你”说完转身就向电视台逃去。

    张大官人的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我还就不信不能通过那啥到达你的内心深处。

    姜亮和手下的两名警察开着警.车经过张扬的身边,他落下半截车窗,笑着对张扬道:“小张主任,上哪儿啊,要不要我稍你一段。”

    张扬笑着向他敬了一个礼道:“.姜队,不好意思啊,老是给你添麻烦,改天有空我请你喝酒,咱哥俩好好聊聊。”

    姜亮暗想道,你不给我添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没问题!”

    张扬经过了这几次争端也明白了警务系统多俩.朋友的必要性,很真诚的把自己的传呼号留给姜亮,姜亮也把传呼号留给了他,这就算联系上了,张扬原没打算上姜亮的车,姜亮也只是跟他客套客套,队里还有其他任务,寒暄了两句就开车走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正.准备打辆车去县人民医院找左晓晴,却看到一辆黑色丰田佳美从里面开了出来,车是刁德志的,他从窗口露出那张红肿不堪的面孔,用大哥大的天线指着张扬骂道:“你他给我记住!”

    张扬笑了起来,.这厮真是不长记性,刚刚那顿看来没把他打改,他俯下身从地上捡了半截砖头,然后瞄准了佳美车,刁德志已经意识到他要干什么,吓得大声叫道:“快走,快走!”

    汽车提速快,张大官人扔出的砖头更快,半截砖头结结实实砸在佳美车的车顶上,只听到咣!地一声,车顶被砸出了一个大大的深坑,刁德志虽然心疼可是考虑到张扬强悍的战斗力,也不敢下车跟他理论,只能窝着一肚子的火灰溜溜走了。

    

    张扬来到县医院的时候在门前居然又遇到了宋思德,因为惦记着赵静保送名额的事情,所以张扬主动走了过去,笑着跟他打招呼:“宋校长,这么巧啊?”

    宋思德显得有些愁眉苦脸,看都没看张扬就匆匆走了进去,张扬受到如此冷遇自然有些恼火,麻痹的不就是一个校长,有什么可厉害的,张扬望着宋思德远走的背影,暗自腹诽了一通。不过这件小事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来到门前公话给左晓晴打了一个电话。

    左晓晴一直都在等着张扬的电话,接到电话后第一时间从医院出来,她今天出科考试成绩不错,心情也相当的好。

    张扬站在马路的对面,看着身穿黄色帅甩帽衫蓝色牛仔裤的左晓晴走出医院的大门,张扬笑着迎了上去。

    左晓晴看着他,红润的双唇弯出一个可爱俏皮的弧度,美眸之中荡漾着温柔的眼波,两人虽然没有什么亲切的表示,可是心中都感受到来自对方润物无声的温情,左晓晴的睫毛垂了下去,看着脚尖,小声道:“你没回去?”

    “想见你所以就没走!”张扬轻声道。

    左晓晴并没有感到肉麻,心中反而感到一阵难以描摹的欣喜:“我饿了!”

    张扬笑了起来:“知味居怎么样?”

    左晓晴点点头。

    张扬挥手想要栏车,左晓晴却柔声道:“没多远,走过去吧!”

    两人肩并肩沿着人行道静静走着,道路旁的树木已经在春风中变得郁郁葱葱,张扬内心的情窦也如同吐嫩的新芽般迅速萌生和成长着,他伸出手去,轻轻握住左晓晴的小手,左晓晴咳嗽了一声,望向远方的美眸中露出的却是会心的笑意。

    春风轻柔,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原本就容易让人们的心中滋生出温馨隽永的情意,尤其是像张扬和左晓晴这样的年轻男女,春风带给他们温情,春风带给他们希望,左晓晴在心底深处已经悄然决定要去迎接这段开始萌芽的感情,可是她脸上的甜蜜却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突然消失。

    田斌身穿黑色真皮猎装,军绿色的警裤,迎面走来,脸上荡漾着温暖的笑容。

    左晓晴宛如被灼伤般迅速挣脱开张扬的手掌,咬了咬下唇,怯怯的叫了一声:“哥!”

    张扬这才明白左晓晴为何会如此慌乱,原来不期而遇的这位就是她的表哥田斌,张扬很有礼貌的向田斌笑了笑:“你好,我是张扬!”既然是左晓晴的表哥,张大官人就必须要表现出应有的礼貌和尊重。

    田斌虚情假意的和张扬握了握手:“我叫田斌,是晓晴的表哥!”他然后将目光望向左晓晴:“晓晴,我有件事想跟你谈!”他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张扬识相的话应该选择回避。

    张扬有些气闷,今天这是怎么了,老子以礼待人,可结果全都是热面孔贴了个冷屁股,瞧田斌的做派和气势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换句话来说人家当自己不存在呢。倘若在平时张扬肯定不会咽下这口气,可当着左晓晴的面,他总不能把这种不快表现出来,张大官人很有涵养的看着左晓晴,他是等左晓晴的反应呢。

    左晓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和田斌向前方走去,田斌低声道:“晓晴,你妈来了!”

    左晓晴一双美眸睁得滚圆,目光中充满着错愕和惶恐,心头刚刚升起的那点儿柔情和希望顷刻间变得烟消云散,刚刚萌生的梦想就被现实抽打的支离破碎。

    田斌叹了口气道:“你上周没有回家就是跟他一起去了清台山吧?”

    左晓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美眸之中已经荡漾起了晶莹的泪光。

    田斌道:“今天小姨逼着我带她过来看你,你放心,有些事我不会跟她说!”

    左晓晴转身向张扬走去,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她的脸色却已经变得苍白如雪,望着左晓晴突然憔悴的面容,忧伤而惶恐的目光,张扬内心中充满了怜惜。

    “对不起我晚上有事”左晓晴的声音如此苍白无力。

    张扬还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巧得很,我刚刚收到传呼,让我回黑山子开会”他的谎言很蹩脚,已经下班的点了谁还会找他开会。

    左晓晴眼圈红了,想说什么,却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跟着田斌上了他的汽车。

    田斌关门的时候远远看了张扬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冷酷和鄙夷。

    望着绝尘远去的蓝鸟车,张扬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他忽然发现,有些事情并不能用拳脚来解决,正如田斌之流对他的鄙视,那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天生的优越感使然,现在的他还没有引起别人重视的理由,更谈不上任何的尊重,传呼机响了,上面显示出海兰的留言——等你吃饭!

    其实张扬有一点估计错了,假如田斌过去没有对这个黑山子乡计生办代主任产生过足够的重视,可现在田斌已经牢牢记住了他,甚至在田斌知道左晓晴有这么一位朋友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往男女情意这一范畴上去想,因为张扬的条件和左晓晴相差实在太远,优秀如左晓晴又怎么会看上一个乡里的土豹子?田斌错误的判断让他没有及时将这一信息反馈给左晓晴的父母,而今天他看到左晓晴和张扬牵手的一幕证明,左晓晴这只高傲的天鹅竟然对一只山沟沟里土生土长的癞低头了。

    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田斌发现左晓晴正望着窗外,虽然看不清她此刻的面容,可是田斌相信,她一定在哭。身为左晓晴的表哥,他并没有干涉她感情的权力,田斌想要舒缓车内压抑的气氛,轻声道:“小姨脾气不好,你别跟她斗气!”

    左晓晴声音冷漠道:“表哥,你时常来春阳就是为了跟踪我吗?”

    田斌无言以对,虽然他有足够的理由证明自己绝不会无聊到跟踪一个小女孩的地步,可是他最终选择了沉默,也许沉默能让左晓晴的内心好过一些。

    

    水越喝越冷,可酒呢?张大官人坐在横跨春水河的拱桥之上,一瓶二锅头已经见底,他将空空如也的酒瓶扔到了河里,望着漂浮在水面上的酒瓶,忽然感到无尽的空虚和寂寞,一直以来他都在尝试着融入这个全新的世界,可是现在却发现,有些差距并非是短期内可以消除的,无论他拥有怎样的能力,无论他拥有怎样的信心,在时间的面前却不得不折戟沉沙。

    张扬觉得自己很失败,努力了这么久,在左晓晴的心中甚至还不如她的表哥更有分量。

    皓月当空,照着张扬孤零零的身影,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要在左晓晴的身上投入这么大的精力和感情,有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投入的越深,伤得也就越深,张扬闭上眼睛,暗暗提醒自己,女人没什么特别,这时候他再次收到了海兰的传呼。

    张扬是在九点一刻来到海兰的家中,海兰专门准备的一桌菜都已经凉了,打开的一瓶红酒被她自己喝了个精光,假如不喝醉她是不会再给张扬打这个传呼的。

    海兰的这个夜晚无疑也是郁闷的,她原本想把张扬白天带给自己的感动委婉的表达出来,却没有想到长时间的等待让心中的感动完全化成了幽怨和愤怒,海兰摇摇晃晃的打开了房门,一双赤luo的白嫩玉足脚步虚浮,美眸中荡漾着朦胧的醉意,看到门外的张扬,她想要关门,房门却被张扬抵住。

    海兰无奈只能放他进来,端起茶几上的那杯红酒还没有凑到唇边,酒杯就被张扬夺了过去,海兰愤怒道:“给我!”

    张扬摇了摇头,仰起脖子凑在杯口海兰红唇残留的印记上把酒喝干了,然后低声道:“我很烦!”

    海兰看着他,愤怒的目光忽然变得温柔起来,伸出洁白的手臂,将他高大的身躯搂入自己的怀中,轻轻摩挲着他短短的黑发,就像一个母亲抚摸着自己的孩子。

    张扬将面孔埋在海兰丰挺温暖的胸膛上,心中的失落渐渐散去,他并不孤独,海兰的如此温暖如此真实,他们紧紧拥抱在一起,彼此依偎着,彼此安慰着,海兰说着含含糊糊的酒话,张扬不搭调的回答着,两人都没有听清对方在说什么,却时不时的发出阵阵放肆的笑声,他们觉得此时很快乐。

    

    求几张月票!

上一篇:第三十四章 爷的女人不容亵渎(3)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感**是把双刃剑(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