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十九章寡妇的智慧(1)

    郭达明闭上眼睛,剩下的只有一个胡爱民了,胡爱民虽然主动承担了红旗小学失火事件的责任,可是他未必会甘心失败,在这件事上,胡爱民肯定对乡党委书记王博雄抱有相当的仇视,想到胡爱民,郭达明终于找到了最合理的解释,一定是胡爱民为了报复,所以找人策划了匿名信和大字报事件,这是一场报复,这一定是一场报复。

    想通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之后,郭达明很快就明确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以不变应万变,越是暗潮涌动的时候,自己越要做到稳如泰山,对任何事都要本着公平公正的处理态度,千万不可以让别人看出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王博雄不在乡里的时候,他要尽量把乡政府内部的混乱气氛给压下去,这就是气魄,这就是胸怀,这就是一个代乡长应有的大将风度。

    可事情往往都是一波三折的,郭代乡长想得如意,可是计划毕竟不如变化,这边他刚刚召开乡政府工作会议,提醒政府工作人员不要相信那些毫无证据的谣言,更不可以讹传讹,正讲到激动之时,卫生院副院长王伟惊慌失措的跑进来,尖声道:“耿主任割脉了!”

    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般炸响在每一个人的头顶,耿秀菊自杀了!

    耿秀菊的自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郭达亮马上中断了会议,事态变得的越发扑朔迷离了,耿秀菊这时候的自杀把黑山子乡原本混乱的局面推向失控的边缘,郭达亮前往卫生院的途中,脑海里始终闪烁着一个疑问,耿秀菊为什么要自杀呢?

    张扬和耿秀菊的私交还算.不错,从来到黑山子乡以来,这位老大姐对他一直都算照顾有加,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看看。

    耿秀菊是在病房中用手术刀片.割开了左手的脉门,流了很多血,可是幸亏被及时发现,现在左手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她的外甥女小魏和卫生院长吴文凯分别站在床的两旁,吴文凯是真的怕了,这位耿主任虽然没什么名份,可谁都知道她王博雄的人,一天没有出院,一天就要保证她平平安安的,否则追究起来,自己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郭达亮走入病房,看到耿秀菊.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耿主任,你是一个国家干部,怎么可以做出这么幼稚冲动的事情呢?”

    耿秀菊似乎根本没有给他面子的打算:“你出去,让.我静一静!”

    郭达亮愣了,当着这么多人被耿秀菊摆了这么一.道,掉在半空中不上不下的,尴尬到了极点,再说他的身后还跟着林成斌、张扬几个,随着职务的上升,面子也会变得越来越重要,郭代乡长很郁闷的发现,这娘们让他失了面子。

    耿秀菊猛然转向他们,双目之中流露出让人胆.寒的光芒,她尖叫道:“你们一个个还不是想看我的笑话?我一个寡妇,值得你们这样陷害吗?值得你们这样诬蔑吗?是不是把我逼死了你们才能甘心啊!”她捂着脸大声嚎哭起来。

    耿秀菊激烈的.反应彻底把这帮人给震住了,林成斌率先退了出去,然后是张扬,郭达亮最后一个离去,这并不是他想落在最后,是因为刚才他来的时候冲在第一,想要充分表现出对同志的关心爱护,麻痹的早知道要挨骂,孙子才冲在第一呢。

    卫生院院长吴文凯也灰溜溜跟了出来,可是刚到楼梯口,郭代乡长猛然停下脚步,愤然转过头来,脸色铁青的呵斥道:“吴文凯,你这个卫生院院长是怎么当的?乡里把耿主任交给你是让你治好她,你连她的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我看你干脆回家种地去吧!”

    吴文凯一张脸被训的青一阵紫一阵,委屈的连死的心都有了,麻痹的,耿秀菊自杀能跟我商量吗?干我屁事啊?可委屈归委屈,却是不敢顶撞半句,谁让自己职位比人家低呢?

    林成斌一脸同情的看着他,张扬却是一脸幸灾乐祸的坏笑,他对吴文凯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

    郭达亮一行刚刚走到卫生院大门前,计生办小魏在后面追了上来,有些怯怯的叫道:“张主任!”

    张扬停下脚步,微笑道:“小魏啊,什么事?”

    小魏等到郭达亮几人走出一段距离,这才小声道:“我姨想要和你单独说几句话!”

    张扬不觉有些愣了,他自问和耿秀菊之间的关系还没亲密到这种地步,论私交他们只是刚刚认识,论工作关系,人家级别也比自己高,就算是做心理工作也轮不到自己,带着满心的迷惑,张扬还是跟着小魏回到了病房。

    耿秀菊短时间内已经平静了下来,跟刚才歇斯底里的模样判若两人,这更证明张扬的猜想,耿秀菊刚才是故意作戏,以自杀来挽救自己贞节烈女的形象。难怪说女人是天生的表演家,耿秀菊这次的自杀行为根本就是为了扭转劣势的一个手段,看清了这一点,张扬对黑山子乡的领导层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任何职位都不是轻易得到的,这些人能有今日的位置全都有各自的手段和本领。

    耿秀菊使了一个眼色,小魏退出病房反手把门带上。

    病房内顿时沉寂了下来,这气氛多少让张大官人感到有些压抑,他轻轻咳嗽了一下:“那啥耿姐我觉得你不该这样做!”

    耿秀菊拿起手绢揩了揩鼻子,眼圈儿仍然有些发红:“小张主任,乡里的这些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别看他们表面上道貌岸然人五人六,可心里别提有多肮脏多丑陋!”

    张扬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耿秀菊这句话不是连自己也一起骂进去了吧?

    耿秀菊满怀感激的看了张扬一眼:“小张主任,你是好人,上次雪儿的事情多亏了有你。”

    张扬这才明白,原来耿秀菊已经听说了他救陈雪的事情,看来这春阳县城果然是小的很,其实张扬救陈雪也是纯属意外,他对陈雪这个冷冰冰的女孩儿并没有太多的好感,这次妹妹赵静也是因为陈雪的缘故而被无辜连累,虽然张大官人也承认陈雪长得美丽动人,可是这小丫头表现出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的确让他不爽,微笑道:“小事情!”

    耿秀菊也是刚刚听到的消息,张扬从太子爷杨志成的手中救出了女儿,这可不是小事情,对她们母女俩可谓是一件大大的公德。关于那件事的版本有许多,只有一点可以确定,张扬在那件事上完全占据了上风,这更证明了王博雄对张扬的推崇不是平白无故的,耿秀菊从他的口风中明白,张扬的背后就是县委书记李长宇。耿秀菊叹了口气道:“小张主任,我想求你一个事儿!”

    张扬顿时警惕了起来,耿秀菊既然知道自己解救陈雪的事情,说不定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和李长宇的关系。难道她求自己的事情和李长宇有关?张扬暗自琢磨着,自己和她的关系显然还没熟到那份儿,假如她说出的是让自己为难的事情,还是干脆一点拒绝的好。

    耿秀菊道:“小张主任,我女儿明天一早就要回来了,我不想她知道这几天的事情,我知道,她对你还是信任的,你看能不能帮我把她劝回去,假如她不愿意回去,你就送她去青云峰她爷爷那里,总之无论想什么办法也要把我的事情瞒下来,千万不要让她知道。

    张扬愣了,这事情比让他开口去求李长宇还难,虽说自己是陈雪的大恩人,可人家未必把自己当成恩人待啊,再说了,明天左晓晴要来黑山子,自己肯定要把所有时间奉献给她的,怎么抽出时间去理会陈雪呢?

    耿秀菊已经看出了张扬的为难表情,她叹了口气道:“小张主任,我知道自己是没资格开这个口的,可是我家雪儿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你救过她,说话对她还有些用,换成其他人她根本不会搭理,小张,我求你了,我不想女儿知道我的事情,我不想她看不起我”耿秀菊说到这里眼圈儿不由得红了,鼻子一酸,两行泪水滚滚流下。

    张扬一向见不得女人落泪,耿秀菊虽然作风上有点那啥可人家毕竟也是做母亲的,她付出的这一切还不是为了陈雪,再说了天下间哪有一个做母亲的不想在女儿面前留下一个美好的形象。想到这里张扬终于点了点头:“我试试看,不过我可不敢保证能够完成耿主任的任务!”

    耿秀菊听到他答应,抹干眼泪,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你一定有办法的,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的。”

    张扬就纳闷了,连他自己都没有一点把握,却不知这个耿秀菊为何对他如此信任。

    耿秀菊从枕头后面取出一个布包,展开后里面放着两百块钱,这是李振东赔款的一部分:“小张主任,这钱你拿着,毕竟招呼雪儿也要开销不是?”

    张扬马上板起了面孔:“我说耿姐,你这是啥意思啊?我既然叫你姐,陈雪就是我外甥女儿,我这做弟弟的帮姐姐做件事还要报酬吗?把钱收回去,别寒碜我啊!”张扬装出生气的样子站起身来,生气是假的,可想走是真的,他一刻也不想留下了,保不齐耿秀菊又会提出什么非分的要求来。

    耿秀菊居然被张扬说红了脸,有些尴尬道:“是我错了,我不该跟兄弟见外!”

    张扬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她,目光落在她裹着白色纱布的左手上:“耿姐,以后别做傻事了!”虽然他心里雪亮,耿秀菊这次的自杀行为只不过是做戏,可能让一个女人豁出去做出这样的事情,证明耿秀菊现在的处境的确很艰难。

    耿秀菊道:“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我不为别人也会为我女儿着想。”这句话等于明白的告诉了张扬,她从来都没有真的想过要自杀。

    

    回到计生办,张扬这才想起还没有给左晓晴打电话呢,电话拨过去,左晓晴却不在,接电话可巧还是上次的石燕,张扬跟她逗了几句,看到吴宏进走进办公室这才挂上电话。

    吴宏进一开门,随着他进来的就是一股厕所的尿骚味,张扬皱了皱眉头,眼看天气越来越热,这隔壁女厕所的味道也越来越浓了,这计生办只要一开门厕所的味道就往里面飘,张大官人很郁闷。

    吴宏进看到张扬的表情,已经猜到他烦恼的是什么事情,笑道:“张主任,这味儿不好闻吧?”

    “废话!赶紧关门!”

    吴宏进关上门,张扬拿起桌上的空气清新剂喷了两下,这才感觉舒服了一些:“他大爷的,这地儿没法呆,回头我要打一报告,说什么都要让乡里给换个地方办公。”

    吴宏进脑子灵光,笑道:“郭副乡长那间办公室空下来了,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张主任去申请申请。”胡爱民被停职以后,郭达亮理所当然的搬进了他的乡长办公室,自己原来的办公室就空了下来,现在还没有做出安排。

    张扬点了点头,凭他和郭达亮的关系,要间办公室应当是一句话的事儿,笑道:“就你小子鬼主意多。”

    吴宏进这才把手里的报表放在他面前:“张主任,重建红旗小学的施工队,和他们所进的材料我都审核过了,红笔标出的全部都是有猫腻的地方,还有建筑采用的楼板水泥虽然是指定的品牌,可都不是顶级,不过用来盖小学足够了,估计不会出问题。”

    张扬看都不看就推回到吴宏进的身边:“不是说过了吗?所有的材料都要用最好的,有猫腻的地方让他们改,不愿改的让他们滚蛋,黑山子乡大大小小的建筑队多了,我还不信没人想接这活儿。”

    今天已经五号了,距离月票双倍期还有三天不到的时间,兄弟姐妹们有月票的请投给本书,章鱼力求更进一步!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突发事件(3)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寡妇的智慧(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