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十九章寡妇的智慧(2)

    吴宏进低声道:“工程队是林成武的,他是林主任的弟弟,咱们乡里的活一直都是他干,这个人我知道,大面上还是能过得去的”吴宏进好像在暗示着什么。

    张扬打断了他的话:“我说你小子是跟我干还是跟他干的?怎么胳膊肘向外拐啊?该不是收了人家的好处吧?”

    吴宏进叫起屈来:“我说张主任,我打来到计生办可就是没日没夜的干,您是不管计生还是建设全都一把抓,给你当小弟我容易吗?我只是一个建议,搞工作原则要讲,可必要的灵活性还是要掌握的,比如说这楼板和水泥,其实只要是合格产品,管他什么等级,您一抬手给人家行个方便,人家得了利益还能忘了你的好处,过去咱们领导可都是这么干啊!”

    “在别人那里行得通,在我张扬这里就行不通!”张扬霍然站起身来,目光中流露出让人生畏的凛然之色:“咱们是盖得小学,以后孩子们要在里面上学读书,他们是我们国家的未来,我们的希望,我们可以委屈自己,却不能委屈孩子,那是对人民的不负责,那是对国家的不负责!”张大官人自然而然的上纲上线,有一点绝不能否认,张大官人是有良心的,昧心的事情咱不干,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在红旗小学的事情上已经先后倒下了一批人,这让张扬在重建上所持的态度变得更加谨慎,他力求做到万无一失,正如郭达亮所说,这件事如果做好了就是他进入官场以来最大的一件政绩,有了政绩张扬就有了向上的资本,这小小的黑山子乡显然容不下张大官人的雄心壮志。

    吴宏进却不知道张大官人复杂的内心,望着张扬慷慨激昂正义凛然的面孔,吴宏进一颗心热血沸腾了,青天呐!这样的好官实在太少见了,可吴宏进马上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这样拒腐蚀永不沾的好官,在制度中恐怕要寸步难行,小张主任恐怕很快就会被碰得头破血流,吴宏进暗暗感到惋惜。

    张扬拍板定案:“你马上去告.诉他们,建筑材料一定要用最高标准,愿意干就干,不愿干滚蛋!”

    当晚林成武就来到张扬的宿舍.拜访这位重建总指挥,这次的重建不仅仅是乡红旗小学,为了应对不久后安老先生的来访,乡里所有的红旗小学都要进行重新的修整,单单是工程款项就达到五十万,乡里只给了二十万的预付款,剩下的需要林成武垫资,林成武并不担心乡里会拖欠自己的工程款,虽然黑山子乡的经济状况一直都不怎么样,可是因为他亲大哥林成斌是乡人大主任的关系,林成武的回款还是能够保证的,如果偷偷在建筑材料上稍稍动一些手脚,林成武的利润还是相当可观的,从林成斌担任副乡长的时候起,林成武就开始承包乡里的工程,红旗小学建设那会儿,他还没有现在的实力,所承担的只是一些围墙下水工程,这今年他已经逐渐做大了,成为黑山子乡有数的几个百万富翁之一。

    人有钱了,气魄自然就大了些,.林成武通过金钱开路,不但在黑山子乡,就是在县里也有些关系,对于小张主任来黑山子乡以后的事迹,林成武多少也听说了一些,不过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他一直和张扬没有接触的机会,想不到这次乍一交手,张扬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林成武原没想到郭达亮会把这个重建的任务交给张扬,所以也没有提前去做张扬的工作,现在出了事情再想修补关系,毕竟有些迟了,可是林成武信奉一个原则,这世上没有钱办不成的事儿,任何事情都是有价钱的,更何况他想让张扬做得并非是什么违反原则的事儿,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能过去,工程质量差那么一点,应该没啥大不了的。

    张扬对林成武的贸然来访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他表现的也是相当的客气,两人虚情假意的客套了几句之后,林成武直奔主题,拿出了一个信封悄悄放在张扬的面前,低声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里面是两千块钱,林成武觉得这些钱打发张扬足够了。

    张扬看了那信封一眼,已经估计出了其中的数量,.心中暗骂,打发叫花子呢?虽说他并没有收取贿赂的意思,可林成武的表现多少有些蔑视自己,张扬的口气变得有些不善了:“林经理什么意思?”

    林成武看到张扬笑容猛然一敛,心中顿时感到.不妙,坏了,这钱只怕是送少了,林成武想歪了,别说他这点钱张扬根本看不上,就算他拿再多的钱出来,张扬也不会动心,他的眼光放得长远,根本不会被这点儿蝇头小利所动,看得远才能走得远,想走得远就不能被眼前的利益所诱惑。

    林成武慌忙解.释道:“张主任别多想,只是一点小小的意思,以后咱们兄弟俩时间长着呢。”他通过这句话给张扬传递了一个信息,这只是第一次的见面礼,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这也是一种亡羊补牢的做法。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把信封推了回去:“林经理啊,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原则上的事情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其实钱这个东西是挣不完的,林经理何不做得稳妥一些,踏实一些,人总不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这句充满了教训人的成分。

    林成武有些怒了,你张扬无非是一个计生办主任,不知郭达亮哪根筋不对让你负责这件事,我也没求你什么大事,无非是想让你手下松一松,工程质量我也没说不给你保证啊,再说了我哥是乡人大主任,我也四十多岁的人了,你一个小屁孩不给我面子,怎么也要给我哥一点面子。他讪讪收起了那个信封,低声道:“小张主任,做人还是留些余地的好,这年头谁都有用着谁的时候。”

    张扬听出了他话中隐藏的威胁,冷笑道:“林成武,我这人就这个脾气,一是一二是二,认准的事情,就算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合同既然你签下来了,工程就得给我按照标准干,假如任何一个环节出了差错,到时候别怪我不讲情面!”

    林成武冷哼了一声摔门而去。

    张扬按捺住追上去很揍他一顿的打算,犯不着跟这种小人生气。

    林成武刚走,这边吴宏进又敲门进来,他本来就住在隔壁,这边有什么动静,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不等吴宏进,开口张扬就叮嘱道:“从明天开始给我盯紧了工程质量,任何一个地方出差错,都让他给我滚蛋!”

    吴宏进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话说出来:“那张主任,这件事要不要跟林主任沟通一下?”

    张扬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是谁的人?要不要我帮忙把你调到林成斌那儿去?”

    吴宏进苦笑道:“您全当我没说!”灰溜溜退了出去。

    

    林成武的插曲并没有影响到张扬的心情,他现在满脑子想得就是左晓晴明天来黑山子的事情,对左大小姐的御驾亲临,张扬的确充满了期待。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收到了左晓晴的传呼,汽车在半道儿抛锚了,张扬一想就明白了,左晓晴八成是遇到了自己初来黑山子乡的经历,他慌忙回了一个传呼过去,说自己马上到,适逢周六,乡政府的两辆汽车都已经出去公干了,张扬只能求助于杜宇峰,杜宇峰正忙着一起刚发生的抢劫案,抽不出时间送他,直接把车开到了乡政府门口,让张扬自己开车去接。

    通过这段时间的实习,张扬已经能够开车上路了,虽然说山路险峻,只要开慢些也没什么问题,喜孜孜的接过了车钥匙,启动引擎就朝山下去了。

    张大官人毕竟车技生疏,足足用去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汽车抛锚的地方,左家大小姐正站在山间小商店门口眼巴巴的朝山路上看着呢,一张俏脸也是晴转多云,看到这厮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左晓晴笑容中带着那么点冰冷彻骨的寒意。

    张扬看到左晓晴的目光不善,马上就表现出谦虚诚恳的态度:“左晓晴同志,我深刻检讨我的错误!”

    “你错在哪儿?”左晓晴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牛仔衣,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优美的曲线,内衬红色高领羊毛衫,红与黑对比鲜明,漂亮的女孩儿无论怎样打扮都散发着楚楚动人的韵味。

    “让这么美丽的女孩子站在这里等了这么久,饱受几十名色狼目光的骚扰,忍受着非人的待遇,我有罪,我该死!”

    左晓晴再也忍不住,格格笑出声来,把手中的大号旅行袋重重塞到张扬的怀里:“今天真是不顺,车子居然会在这儿抛锚。”

    张扬看了看远处的长途车,那个正装模作样修车的司机也向他看了过来,熟人啊!果然是上次张扬遇到的那个,那司机有些心虚的笑了笑,张扬见到左晓晴心情大好,也懒得跟他计较,拎起旅行袋道:“走,上车!”

    左晓晴却道:“等等洪玲他们!”

    张扬愣了,去清台山游玩不是左晓晴跟他两个人去吗?怎么又干洪玲什么事?

    左晓晴微笑解释道:“是我邀请他们一起去的。”

    张扬这才留意到左晓晴的用词,他们,看来这次同去的不仅仅是洪玲一个,原本艳阳高照的心理马上变得暗淡无光,张扬忽然发现高空和低谷的距离居然是如此接近,上次自己虽然用苦肉计骗到了左晓晴的真情流露,可几天不见,人家又已经将心灵上突破口重新封闭起来,叫上洪玲他们,分明是对自己不放心,张扬想到自己努力了这么久,在左晓晴身上却没有取得什么进展,心头不禁有些郁闷,不过这厮掩饰的很好,明明心情不好,脸上还是阳光般灿烂,笑道:“人多了热闹,好啊!”

    左晓晴观察入微还是从张扬的脸上看到了他的失落,嫣然笑道:“我每周都要回江城的,假如我不这么做,恐怕我爸妈会疑心。”

    张扬这才明白左晓晴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和他保持距离,而是利用洪玲他们当幌子,笑嘻嘻问道:“疑心什么?”

    左晓晴俏脸一红,低声嗔道:“疑心我被坏人给骗了!”

    “我倒是想骗,你肯给我这个机会吗?”

    张扬的一句话弄得左晓晴脸儿红到了脖子根。

    这时候洪玲和陈国伟一起来了,两人买了不少的饮料和食物,陈国伟还专门带了一箱方便面,张大官人有些纳闷了,这两人是去旅游还是去逃荒啊?而且那啥,他俩人怎么凑到一块了?

    洪玲看到左晓晴就叽叽喳喳的飞了过去,陈国伟和张扬因为一个宿舍的缘故,也算得上比较熟悉,他也是最近和洪玲有所发展,说起来还是洪玲主动追的陈国伟,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纸,没出几天,两人居然打得火热,这是张扬没有想到的,按照他的想法,洪玲这样的小八婆注定一辈子的老处女,却没想到陈国伟竟然让她给迷住了。

    张大官人的观察力可不是一般的强悍,很快就看出陈国伟望着洪玲的目光充满了深情,心中暗叹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孩子十有要被这小八婆祸害了。

    张扬接着又看到了背着书包坐在远处树荫下的陈雪,小妮子低垂着头,正专心致志的看着英语书呢,也许是感应到了张扬的目光,她抬起头来,一张清理绝伦的俏脸却没有太多喜悦的表示,只是微微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又垂下头去接着看书,张扬更觉陈雪这丫头没有良心,自己总算她的救命恩人,可陈雪见到自己简直就像个陌生人一样,目光中没有任何的感激之情,流露出的只有淡漠。

    看着别人月票涨的嗖嗖的,咱这儿怎么就不动了,兄弟姐妹们有月票的眷投出来吧,双倍月票七号就结束了,支持医道就是支持章鱼,支持章鱼,章鱼才有动力码出更好的情节给你看!

上一篇:第二十九章 寡妇的智慧(1) 下一篇:第三十章 只缘身在此山中(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