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十八章突发事件(3)

    张扬对李振民兄弟的下场并没有太多兴趣,耿秀菊的事情已经从私人恩怨上升到政治斗争的层面,任何事情只要发展到这样的地步,就会变得敏感而复杂,正如张扬最初的判断,这是一潭浑水,自己还是不要牵涉进去的好,不但是他这样想,郭达亮、林成斌都是这样想。

    李振东被派出所关押了一夜,说起来这还是李振民的意思,表面上看是他弟弟李振东打了耿秀菊,可实际上王博雄憎恨的一定是自己,现在耿秀菊在乡卫生院养伤,吴文凯第二天一早就从县人民医院请来了脑外科主任会诊,复诊后证明耿秀菊只不过是头皮下血肿合并轻微脑震荡,没有什么大的妨碍,不会落下任何的后遗症。

    确信耿秀菊没事,李振民也长舒了一口气,然后他径直来到王博雄的办公室请假。

    王博雄看了看李振民的请假条,眼睛却没有向他看上一眼:“老李啊,现在正是乡里最忙的时候,下个月乡里还要召开人代会,你这个关头请假,岂不是给我撂挑子吗?”

    李振民叹了口气道:“我身体实在撑不住了,糖尿病,高血压,最近视力也不行了,准备去江城找我外甥好好做个全面的检查,工作我是想干,可总不能为了工作丢掉性命吧?王书记,您就准了吧。”

    王博雄笑道:“我说老李啊,你.就算是请假,你也应该去找达亮同志,他才是乡政府的领导,我主管的是党员工作,你是不是有些职责不分啊?”他话锋一转终于提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老李啊,你是不是因为李振东的事情,心里有情绪?”

    李振民用力摇了摇头,解释道:“王.书记,振东作为一个成年人,他理应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应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虽然是他亲大哥,可是我也是黑山子乡的副乡长,我懂得国家的法律,大义灭亲的事情我不忍心去做,可护短的事情我也绝不会去做。”这句话说得掷地有声正义凛然。

    王博雄抬起头,双目中流露出.欣赏的目光:“老李啊,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我很欣慰!”他双手把玩着钢笔,低声道:“耿主任那里虽然受了些伤,可是应该没有大的妨碍,上午县医院的脑外科主任来看过了,我和耿主任谈过,这件事她不会追究李振东的刑事责任。”

    李振民暗自松了一口气,假如王博雄拿着这件事.做文章,他弟弟的麻烦肯定就大了,现在王博雄主动提出不将这件事闹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李振东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王博雄道:“耿主任住院期间的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李振东必须负责。”

    李振民连连点头:“王书记放心,我一定让耿主任.满意!”

    这件事情最后,.以李振东赔偿耿秀菊所有的损失结束,当然对于精神损失这块没有任何人知道,李振民代表他的弟弟,一次性给耿秀菊送去了三千块钱,作为这次意外的精神赔偿。

    耿秀菊虽然对这件事仍然耿耿于怀,可是考虑到王博雄不想让这件事的影响扩大化,也只能忍下了这口气。在乡卫生院的精心看护下,她的病情也一天天好转起来。

    李振民也请了长期病假,一是害怕王博雄的打击报复,二是为了撇清自己和这件事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他距离退休已经没多少日子,李副乡长实在不想再牵涉到这无休止的是非中了。

    作为此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李振东除了被派出所关了一夜,然后就是损失了一笔让他肉疼的金钱,李振东从派出所放出来后,就带着老婆去县城女儿家暂避风头,整件事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平息了下去。

    可事情往往就在人们以为风头过去的时候会突生枝节。

    周五的清晨,张扬刚刚走入乡政府大院,这几天他多数时间都呆在红旗小学工地,既然担任了重建总指挥,就要有个总指挥的样子,张扬花费了一番功夫,大概弄懂了其中的流程和枝节,在会计小吴的帮助下,拿出了一个初步的预算方案,说到这里,不能不夸一下小吴这小子,的确是个人精,张扬把他从财务科要出来还真选对人了。

    刚进大门就看到老孙头正拿着一摞传单走了过来,看到张扬,神神秘秘的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向张扬使了个眼色,张扬心领神会,跟着他的脚步来到了传达室中,老孙头脸上流露出异常兴奋的神情,将一张传单抽出来递给张扬。

    张扬拿起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份揭发男女不正当关系的大字报,主角竟然是王博雄书记和耿秀菊主任,张扬不由得有些愣了,对王博雄和耿秀菊之间的关系他也有所耳闻,可是张大官人并没有想到真的有人敢用这种方法掳王书记的虎须,看来这黑山子乡虽然是穷乡僻壤,可是草莽之中也卧虎藏龙不可小觑!

    老孙头充满兴奋道:“不但但是乡政府,连工商所、学校、邮局、满大街散的到处都是,小张主任,你说说,究竟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弄出这份大字报来?”

    张扬表现出少有的谨慎和理性,微笑道:“无论是谁弄出来的,总之跟你我都没有关系,我说老孙头,捕风捉影的事儿你可别跟着掺和,否则说不定那会儿这霉运就落在了你的头上。”

    老孙头听到小张主任这句话,马上意识到自己兴奋的有些过头了,这也难怪,他一个看门的老头儿,成为鳏夫已经十二年了,对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当然很感兴趣,看到大字报上那些刺激性的言语,居然产生了很强的代入感,好像跟耿秀菊睡觉的是自己一样,张扬的这番话把他兜头浇醒,老孙头这才感觉到手中的这一摞大字报根本就是一个定时,慌忙填到炉膛里烧了。

    张扬笑了笑,平心而论他对王博雄和耿秀菊公母俩的事情并没有任何的兴趣,张大官人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不相信男女之间会有纯洁友情的存在,上天给了你一根东西除了放水以外难道是为了画画的?物尽其用才符合天道。

    张扬走出传达室的时候传呼响了,电信局终于架好了信号塔,张扬的传呼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据听说这次一共在黑山子乡架了六座高塔,除了远山他拿起看了看,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喜,原来是左晓晴发来信息,明天一早坐首班车来黑山子乡玩,张扬三步并作两步的向计生办走去,准备给左晓晴回个电话过去,上楼的时候遇到了郭达亮,不知为了什么,今天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显得有些暧昧神秘,郭达亮向张扬笑了笑道:“小张啊,回头来我办公室一趟!”

    张扬点了点头,反正也没什么要紧事,这就跟着郭达亮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郭达亮想去上衣口袋摸烟,张扬手脚麻利的拿出了一盒万宝路拆开。

    郭达亮接过一支抽了一口:“还是外烟有劲!”

    张扬把那盒刚才拆封的万宝路放在他办公桌上:“郭乡长喜欢抽,回头我再给你弄几条!”

    郭达亮暗赞这小伙子眼皮儿活络,嘴上却装模作样道:“小张啊,你这可是公然贿赂上级领导啊!”

    张扬笑道:“这可算不上贿赂,郭乡长对我这么好,我送点小小的礼物也是应该的。”

    郭达亮满意的点了点头,凑在烟灰缸上弹了弹烟灰,看似漫不经心道:“王书记去县里了,回头你召集一下,我们去会议室开个会。”

    张扬微微一怔,王博雄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居然去了县里,难道是为了大字报的事情。

    郭达亮的目光投向窗外:“今天早晨大字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有人存心不想让黑山子乡素净啊,有封匿名信直接送到了县纪委,王书记这次去县里十有是为解释这件事去了。”

    张扬忽然想起杜宇峰两口子餐桌上说的话,那啥空来风未必无因,王博雄这次想要解释清楚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郭达亮叹了口气道:“现在乡里乱成了一团,胡乡长被停职,陈副乡长病假,耿主任还在住院,王书记和于副乡长去了县里,现在只剩下我和老林了,小老弟啊,你可得多帮帮我。”

    张扬总觉着郭达亮这句话后面还藏着其他的含义,转念一想,这次匿名信加大字报事件把王博雄搞得焦头烂额,真正得到利益的却只有郭达亮,难道这些事情是他搞出来的,这一想法让张扬感到不寒而栗,我x,假如真的被他猜中了,这姓郭的可够阴的。

    张扬嘴上应承着,心里却意识到这黑山子乡表面上看简单,可是内部却是暗潮涌动,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初看简单,可是仔细一琢磨,这每一件事却似乎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从红旗小学失火事件开始,乡领导层内部就开始一场无声的战斗,先是胡爱民的停职,现在又轮到王博雄被个人作风问题弄得焦头烂额,唯一没有受到牵累,而且从中获利的只有郭达亮,张扬可以看到,别人一定也可以看得到。张扬对郭达亮不觉起了提防之心,他对黑山子乡的内部权力争斗并没有太多的兴趣,通过这些日子的锻炼,张大官人对体制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刚开始的时候,他对李长宇把自己放在黑山子乡还是有些抱怨的,可现在却发现越是基层越是贫困的地方干部的内部斗争就越是激烈,而且这种斗争的残酷性和直接性恐怕是在其他部门找不到的,张扬已经确立了自己的初步目标,首先要在黑山子乡转为正式编制,寻找机会混入党员队伍中,然后就可以理所当然的要求李长宇书记给他提升一个等级。黑山子乡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跳板,而他就像清台山上的一个过客,无论黑山子乡内部斗得如何热烈,只要不触犯他的利益,他都乐得坐山观虎斗。

    张扬并不知道,现在郭乡长的心中极是高兴又是担心,假如王博雄因为匿名信的事情倒下,肯定是郭代乡长乐于看到的结果,可是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匿名信不是自己写得,那些大字报也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联想起之前把红旗小学捅到香港安老先生那里的事情,郭达亮更加感觉到不安,究竟是谁在一步步操纵着这些呢?看得出这个潜在的阴谋者一定进行了周密的计划,先对付胡爱民,然后又将矛头转向王博雄,下一个呢?郭达明忽然意识到假如王博雄真的倒下,黑山子乡的领头人就是自己了,内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寒意,下一个会不会将矛头指向自己呢?郭达明虽然是当局者,可是他并不迷糊,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个背后的阴谋者一定是黑山子乡七名常委中的一个。

    李振民?郭达明摇了摇头,他首先否定的就是李振民,身为主管文教卫生的副乡长,李振民只是侥幸躲过了红旗小学事件的责任,他的弟弟李振东现在又出了这件事,李振民简直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从他请病假的事情上就能够看出,这厮急着撇开自己的关系,他应该不是这个阴谋者。

    林成斌?也不像,抛开林成斌和自己的关系不谈,林成斌明年就到点了,他搞这些事情又能得到什么好处?从利益的角度上来看,林成斌是最不可能的一个。

    剩下的只有一个于秋玲了,从于秋玲平时的为人来看,她为人谨慎,心地也算得上善良,这个纪委主任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她的丈夫是县工商局局长徐兆斌,于秋玲来黑山子乡只不过是前来镀金的,在红旗小学事件发生之前,已经传出了她很快要被调去县纪委的风声,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可能。

    章鱼月初的目标是新书月票保五冲三,可眼看三四名把咱越甩越远了,心中这个不甘啊,咱们书友也有力量啊,不能这么早就退出争夺,关键是这个月月初七天月票加倍,要是被甩下,以后追赶就很难了,拜托大家帮帮忙了!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突发事件(2)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寡妇的智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