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十八章突发事件(2)

    耿秀菊被第一时间送到了乡卫生院,卫生院院长吴文凯就在现场,而且更不巧的是,今晚是他出面请李振东喝酒的,所以他在这件事情上不可避免的要承担连带责任,现在吴文凯根本不敢去想后果,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耿秀菊平安无事,这样兴许他们今晚陪李振东喝酒的人能够侥幸逃过一劫。

    张扬在帮耿秀菊点止血的时候,已经悄悄谈查过她的伤势,耿秀菊这次伤的不轻,头部在墙上受到重击,后脑出现头皮血肿,估计颅内也受到了震荡,这是她一直昏迷不醒的原因,张扬虽然有办法弄醒她,可是转念一想,现在让耿秀菊苏醒反而会让事态的严重程度大打折扣,张扬存了一个看热闹的心理,他倒要看看,今晚这出戏到底会演绎出怎样的精彩?

    吴文凯成立了一个抢救小组,自己亲自担任抢救小组的组长,乡卫生院的医疗水准很落后,看到耿秀菊满头满脸的血,加上看到她脑后又鼓起一个大包,煞是吓人,几名医生都没了主见,一人提出要给耿秀菊照个CT,可是在九十年代初期连春阳县医院也没有那玩意儿,想做CT必须去江城市。这些医生全都清楚自己担不了这个责任,所以每人主动站出来提出治疗方案,最后还是吴文凯做出了决定,他准备用救护车马上将耿秀菊送往县人民医院,看着耿秀菊仍然昏迷不醒的样子,他也打心底发毛,假如耿秀菊今天真的死了,王博雄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吴文凯把这个决定通报给郭达亮和林成斌,他们两个也表示同意,毕竟谁都对乡卫生院的医疗水准没有任何把握。只有张大官人心里明明白白的,耿秀菊虽然表面上看伤得严重,可其实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止血后,只要静养几天就会没事。可张扬并不想参与太多的意见,他现在考虑问题比过去要全面的多,李振东打伤耿秀菊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实在太多,这是一潭浑水,张扬不会盲目的牵涉其中。

    就在担架进入病房内的时候,耿秀菊苏醒了,看到这么多人围在病房前,马上意识到自己受伤了,正在医院里。

    吴文凯看到耿秀菊苏醒,惊喜万分的凑了过去,拿起兜里的手电筒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下耿秀菊的瞳孔反射,然后殷勤道:“耿主任,你头部外伤,我们正准备把你送到县人民医院去。”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乡党委书记王博雄迈着大步已经走入了病房,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默默闪开一条道路,于公于私人家王书记才是最有资格站在耿秀菊身边的人。

    虽然王博雄对耿秀菊只是.抱着玩玩罢了的态度,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看到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成了这个样子,王博雄早已是怒火填膺。耿秀菊看到王博雄,一双丹凤眼已经是泪眼朦胧,耿主任的表演天分并没有因为这次的暴力撞击而有丝毫减退,可怜兮兮的样子拿捏的十分到位,不过在旁人眼中看起来他们两人此刻的表情多少有些暧昧。

    王博雄怒吼道:“他李振东眼里还.有国法吗?只是因为耿主任勇于指出他工作上的失误,就用这样的暴力手段报复,这样的行为就是犯罪!”

    包括张扬在内的所有人都暗.暗佩服,王书记说话的水平的确不同凡响,短短的一句话,将今晚的事情上升到工作问题,然后又指出李振东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耿秀菊举报过他的工作失误,又重点指出李振东是犯罪,将今晚的事件定性。其实所有人都明白,李振东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因为他恨耿秀菊,而是因为他恨你王博雄王书记,耿秀菊多少有些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倒霉味道,是被你王书记连累的。

    吴文凯忙不迭的表示:“王书记,我们正准备把耿主.任送往县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

    王博雄的脸忽然沉了下来,因为他面对耿秀菊的.缘故,其他人都没有看清他的表情变化,只有耿秀菊看得清清楚楚,耿秀菊顿时明白了,王博雄为难了,他肯定不想这件事闹大,害怕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会因此而暴露。耿秀菊原本看到王博雄第一时间赶到,内心中充满着感动,可看到他此刻的犹豫表情,那些感动顷刻间被失望所取代。

    王博雄语气温和道:“小耿,你感觉怎么样?需不需.要去县人民医院?”他太在意自己的完美形象,担心这件事的影响继续扩大化,所以这句话问得极其露骨,连围观众人都听出了其中的含义,原来王书记不想让这件事继续闹下去。

    耿秀菊听到这.句话,心里更是难过,想想自己跟了王博雄这么多年,两人的情分竟然还不值得他为自己冒那么一点点的风险,耿秀旭最脆弱的那根神经被触动了,她咬了咬下唇,无比艰难道:“我没事别兴师动众的了,还是留在这里吧”说到这里鼻子一酸竟然控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王博雄当然明白耿秀菊为什么会突然情绪失控,心中多少也有些歉疚,咳嗽了一声道:“耿主任放心,你所遭受的委屈,我们乡党委乡政府一定会帮你解决的。”

    还呆在屋里面的几个人知趣的退了出去,留在这里碍眼干什么?还是留给人家公母俩一点空间的好。

    王博雄看到其他人都走了,这才低声道:“秀菊,你放心,我让他们去县里请个脑外科主任回来!”

    耿秀菊抓起卫生纸用力揩了揩鼻子,眼睛通红,鼻子也通红,鼻翼用力抽动了一下道:“你走,免得人家说闲话!”

    王博雄做贼心虚的又向后看了一眼,这才小声道:“那你休息啊,我去给你出气”

    耿秀菊心中暗骂王博雄薄情寡义,长得高高大大,实则连个男人都算不上,心中满怀怨念,头也低了下去,感觉后脑又开始一阵阵疼痛,不由得呻吟了一声,王博雄却好像没有听见似的站起身来,耿秀菊越发感到伤心,正想抱怨一句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杀猪般的惨叫声:“杀人了!”。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变,今晚究竟是个啥日子,怎么走到哪里都有事情发生?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张扬知趣退出病房,留给王书记和耿主任单独空间的时候,不经意看到一间病房内坐着一个熟人,就是当初和村民一起围攻他的陈富强,陈富强早就该出院了,可是就快出院的时候,电视台海兰的采访又让他打消了出院的念头,他也看到了那则电视新闻,以为有了这则新闻撑腰,自己多少可以找乡里要点赔偿。张扬路过他门口的时候,这倒霉的家伙正在跟一个狐朋狗友吹牛呢,说这次要让小张主任不死也得褪层皮。

    张扬的耳力一向灵敏,听到提起自己的名字自然就留了一个心思,当他听到这厮向海兰诬蔑自己的时候,顿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他冲入陈富强的病房,一把就把这厮从床上拽了起来,甩手就是俩大嘴巴子,陈富强被打懵了,当他看清眼前就是那个煞星的时候,吓得没命大叫起来,他的那个朋友也是当天围攻乡政府的成员之一,自然也吃过张大官人的苦头,看到张扬冲了进来,吓得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撒腿就向外面跑。

    陈富强拼着衣服也不要了,一个金蝉脱壳,褪掉衣服从床上爬了下去,还没来得及跑,就被张扬照着屁股狠狠一脚,把陈富强踢得一个狗吃屎扑倒在地上,张扬冷笑道:“麻痹的,你他超生,居然还敢告我的黑状,今天我就阉了你这狗日的。”

    

    陈富强的惨叫声把一帮乡常委全都吸引了过来,不过张扬生气归生气,也没当真要把他往死里打,张大官人前程似锦,才犯不着跟一个刁民一般见识呢,拳脚上自然留了七分力道,饶是如此也已经把陈富强打得鼻青脸肿,乡常委们赶到的时候,这厮已经成为了一个猪头阿三。

    因为耿秀菊的事情王博雄心里本来就郁闷,看到张扬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要生事,有些愤怒的呵斥道:“小张,你干什么?”

    张扬意犹未尽的在陈富强屁股上踢了一脚,然后懒洋洋道:“这孙子超生!我执法来着!”

    王博雄气得脸色铁青,可是碍于张扬的后台,他又不敢过于斥责,嘴唇动了动,丢下一句:“胡闹!”转身离开。

    郭达亮和林成斌对望一眼,脸上都是苦笑,这小张主任可真敢折腾,今晚已经够乱的了,他非要在火上添把柴才肯甘心。

    陈富强看到几位乡领导,以为这下有地方伸冤了,哀嚎道:“郭乡长,林主任,你们都看到了,他滥用职权,他打我!不是因为超生,是因为我如实向电视台汇报了一些情况,他就把我往死里打啊!”

    这下所有人都明白了,郭达亮鄙夷的看了陈富强一眼,冷冷道:“你活该!”

    林成斌耸了耸肩头:“我说你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摔成这样啊?”人家这才叫会做人。

    陈富强终于悟了,我活该,我他脑子有毛病啊,官官相护,哪有我这小老百姓说理的地儿?想清楚了这个道理,他更觉得自己自不量力,现在悔得恨不能把过去说过的话全都咽回去。

    张扬眯起眼睛看着乡卫生院院长吴文凯:“我说吴院,这小子什么病啊,你留他住这么长时间?你们家亲戚?当这里是旅社啊?”

    吴文凯脸色变的极为难看,这厮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倘若在平时吴文凯还敢跟他争辩两句,可今天出了耿秀菊的事情,刚才乡里几个常委对张扬的态度他也看在眼里,跟人家斗,还是先掂量掂量吧,吴文凯狠狠瞪了陈富强一眼,不等他说话,人家陈富强开口了:“张主任,我错了!我改了还不行吗?我这就出院,我再跟你作对,让我在鬼见愁摔死!”

    张大官人宽宏大量的笑了起来,得饶人处且饶人,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改正还是好同志,张扬点了点头道:“别介啊,天黑路滑的,你真摸到鬼见愁下面去咋办呢,明儿再走吧,对了,医药费千万别忘结了。”

    张扬这边闹腾的时候,副乡长李振民也来到了乡卫生院,发生了这种事,最恼火和郁闷的就算他了,李振东是他的弟弟,现在把乡党委办公室的主任打了,耿秀菊的乡常委身份还在其次,关键是谁都知道她和王博雄的关系,打了王博雄的女人那还能讨得了好去?在张扬闹事的时候,李振民进去看了看耿秀菊,人家耿主任正在气头上,根本不愿搭理他,李振民心中越发的忐忑,知道这次弟弟可捅了一个大漏子。

    李振民从病房里退出来,和张扬一伙人打了个照面,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招呼郭达亮道:“郭乡长!”又朝林成斌点了点头:“林主任也来了!”

    郭达亮和林成斌都淡淡的点了点头,两人都明白李振民这次又陷入麻烦中了。

    

    看到推荐票居然下降了,入了vip大家别忘了投推荐票啊,推荐票和月票同等重要,请多多支持!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突发事件(1)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突发事件(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