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第二十八章突发事件(1)

    当晚张扬做东在四季香请客吃饭,受邀前来的有,代乡长郭达亮,他也是今天的主角,张扬打得就是恭喜他升迁的旗号请客。派出所副所长杜宇峰,现在他是张扬的铁杆兼酒友,喝酒自然少不了他,乡政府办公室主任耿秀菊,计生办的小魏和新成员吴宏进也在邀请之列,郭达亮也带来一位至交好友,乡人大主任林成斌,林成斌又带来了他的办事员兼秘书小崔,八个人刚好凑成了一桌。

    客气了一番之后,还是由郭达亮坐在首位,林成斌挨着他的右手坐了了,耿秀菊坐在他的左手边,他们三个都是乡常委,这样做也是理所当然,其余人都按照顺序坐了,门口的位置被张扬占了,笑眯眯道:“这是结账的位置,谁也别跟我抢!”

    林成斌和张扬虽然没怎么打过交道,可是对这个突然空降的计生办代主任却是闻名已久。他在基层混迹多年,早就修炼出一双火眼金睛,王博雄和郭达亮对张扬的客气他是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虽然他至今都没有搞清张扬的来路,可是从以上两人的态度上就能够猜到张扬的背后一定有相当强硬的靠山,这种人林主任轻易是不敢得罪的。所以酒宴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林成斌都表现的低调而谨慎,其实他在悄悄观察着形势,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位小张主任是位活跃份子,而且酒量惊人,他几乎和每个人都干了两杯。

    郭达亮人逢喜事精神爽,再加上他是今晚的主角,酒自然是少喝不了的,脸色已经喝得通红,郭代乡长向来都是一个很有自制力的人,他知道在这么喝下去一定要喝醉,右手捂灼杯,不让小崔继续倒酒了,微笑道:“我可不能喝了,再喝准保当场出洋相,老咯,不但精力不行,连酒量也不行了。”

    林成斌笑眯眯端起酒杯:“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我比你大!”

    杜宇峰听到这句话却想到.了歪处,转过身,噗!地喷出一口酒来,喘了口气道:“咱们一起洗过澡,我看还是郭乡长大些!”

    林成斌和郭达亮都知道杜宇峰.是个没上没下的操蛋脾气,而且这厮在酒桌上喜欢说荤段子,没想到这一开口就把话直接奔着他俩来了。虽然平日里两人都是端着架子,可现在算是私下里喝酒,他们也禁得起玩笑,林成斌笑骂道:“杜宇峰啊,你就能在这张破嘴上了,满口的黄腔黄调,下次扫黄应该把你这张嘴带走关上几年。”

    郭达亮附和道:“最好判个无期,.让他永远都不能开口说话。”

    小崔、小魏和吴宏进都是小字辈,他们三人级别又.低,就是觉得好笑也不敢笑出声来,神情很是窘迫,张扬笑眯眯看着郭达亮,心说你再大能有我大?这厮对自己的局部还是相当的自信。耿秀菊红着脸儿笑骂道:“杜宇峰我真服了你,当着这么多的小青年你也是满嘴跑火车,真不知道你媳妇儿平时跟你是怎么受的?”

    林成斌也来了兴致,恰到好处的接了一句:“当然是.享受!”

    一桌人同时哄笑起来,小魏毕竟没结婚,面子薄,.借口去洗手间出去了,吴宏进也跟了出去。耿秀菊白了林成斌一眼道:“又是一个老不正经的。”

    林成斌此时却.开始兴致高涨,这位人大主任咳嗽了一声道:“这次我去华西参观学习,听到一个笑话,是说山里人的”他故意停顿了一下,很有技巧的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郭达亮笑道:“老林,你少卖关子,快讲!”

    张扬和杜宇峰也是满脸期待,人大主任讲荤段子水平应该不同凡响,耿秀菊流露出一抹娇羞,可是从她发亮的眼神能够看出,她对林成斌的笑话也充满了期待。

    林成斌道:“山里人到深圳一家酒店吃东西,山里人问:喂!小姐,馍多少钱?服务员答曰:摸,100!山里人问:下面呢?服务员曰:下面200!山里人:我晕!不是吧?那水饺呢?服务员曰:睡觉,400!山里人愣了,妈呀这面咋恁贵呢:一碗400?服务员曰:不!一晚800。山里人晕菜了:天哪!这么贵!为什么一碗要800?服务员曰:整晚的,都这价,大哥!山里人:要是不在这里带走呢?服务员:带出去要1000!”

    说到这里所有人又同时笑了起来,张扬也乐得捂着肚子,在场唯一的女性耿秀菊俏脸之上布满红晕,越发显得娇艳欲滴,她啐道:“老林啊,老林,原来你去华西村考察学习就学了这个啊!”

    林成斌笑道:“凡事都有他的两面性,小耿啊,不是我说你,同样的一件事在不同人的眼中会有不同的含义,我之所以说这个故事,是想告诉大家,咱们不能把目光局限在黑山子乡这个山沟沟里,目光要放的远大,这样才能更快的促进黑山子乡的经济腾飞,才能早日改变咱们家乡贫困落后的面貌。”他的政治修为果然不浅,居然能把荤段子跟黑山子乡的现实状况联系起来。

    郭达亮点了点头道:“很有道理,咱们的确太闭塞了,必须了解外界的情况,才能跟得上时代的发展。”

    杜宇峰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道:“林主任的故事满怀哲理啊,不过我怎么听着这位要跟服务员睡觉的山里人这么耳熟呢?”

    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了林成斌,林成斌笑道:“我是黑山子乡党龄最长的老党员,我禁得起考验!”

    耿秀菊不轻不重的跟了一句:“我相信林主任的纯洁性,有咱们纪委秋玲同志看着,就算他有那想法,也不敢付诸行动!”

    郭达亮哈哈大笑起来,其实林成斌和于秋玲之间啥都没有,这林主任和杜宇峰某些方面有个共同点,两人都喜欢聊荤段子调节气酒桌上的气氛,这样的谈话方式虽然稍显粗俗了一点,不过谁让咱们黑山子乡领导都爱这一口,喝着衅,吃着野味,聊着荤段子,不知不觉就将彼此的距离拉近了。

    郭达亮和林成斌之所以能相处融洽,那是因为他们两个在过去都没有野心,林成斌身为人大主任已经是马上退休的人了,其人想做的就是安安稳稳混日子,圆圆滑滑做好人,混到退休保持晚节,郭达亮过去没有野心那是因为他被王博雄、胡爱民两座大山压得抬不起头来,现在胡爱民已经被停职了,郭达亮松了口气的同时,心眼儿也开活络了,和野心也开始重新萌芽,他暂时没有和王博雄争夺权力的心思,他也不敢,胡爱民这个鲜活的例子就在面前摆着,可是他更清楚,这次王博雄之所以顺利扳倒了胡爱民,小张主任功不可没,假如可以和小张主任拉近关系,未来的一切还很难说。

    

    耿秀菊也觉察到郭达亮对张扬的拉拢之意,听说他将红旗小学的重建任务交给了张扬指挥,心中一时搞不清这厮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室内烟雾缭绕,让她觉得有些气闷,借口上洗手间,出去透透气。

    谁曾想这一出门竟然惹出一桩事端来,耿秀菊在院子里迎头碰上了红旗小学的原校长李振东,李振东因为红旗小学失火时间被免了职,而且给予行政记过处分,他心情郁闷啊,晚上他过去的几个老友,黑山子乡中学的校长林子远,乡卫生院的吴文凯几个在这里请他喝酒表示安慰,原本也请了李振民,可是李副乡长最近变得更加低调,为了避嫌,根本没有来,这群人聚在一起,免不得勾起了李振东的伤心事,不知不觉就喝多了。

    耿秀菊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可巧李振东刚刚在洗手间吐了刚出来,一双醉眼乜视耿秀菊,咬牙切齿骂了一句:“!”李振东原本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可是他也有个最大的特点,只要喝醉了,那就是天大地大我最大,就是他亲爹来了也一样敢骂,更何况他把这次被免职的事情全都归咎到了乡党委书记王博雄的身上,所以看到了他的老相好耿秀菊,自然而然迁怒到了她的身上。

    耿秀菊从来都是个不饶人的性子,仗着王博雄给她撑腰,在黑山子乡还真没有多少人敢当面惹她,至于背后的闲话她自当没有听见,可是李振东竟然当面骂她是,耿秀菊岂能忍耐,她柳眉倒竖,一双丹凤眼瞪得滚圆:“李振东,你骂谁?”

    满身酒气摇摇晃晃的李振东指着耿秀菊的鼻子一字一句骂道:“老子骂的就是你,骂的就是你这个抱王博雄大腿的臭子”

    耿秀菊眼睛都红了,她和王博雄的那点事虽然是半公开的秘密,可是没有人敢当面这么骂她,任何人都需要自尊的,耿秀菊虽然可以作践自己的身体,可是她不能作践自己的灵魂,耿秀菊感觉到内心中一直守护的最娇嫩纯洁的部分被李振东撕裂开来,然后用他的臭脚死命的践踏。她咬了咬下唇,忽然尖叫着冲了上去,扬起右手结结实实给了李振东一个耳光。

    这一记耳光把李振东瞬间打懵了,也激起了李振东骨子里的凶性,在酒精和耻辱的双重作用下,李振东发狂了,他一把揪住耿秀菊的头发把她死命向后面撞去,歇斯底里的大吼着:“麻痹的,你个臭子也敢打我”

    

    听到动静众人慌忙从包间里冲出来,可来到院子中,看到李振东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耿秀菊脸色苍白的瘫倒在地上,殷红色的鲜血正沿着她的脑后汩汩流出,在灰白色的地面上已经形成了一条蜿蜒的红色小溪。

    张扬因为坐在门口所以第一个冲到耿秀菊的身前,他摸了摸耿秀菊的脉息,迅速封住了她身上的几处要。

    杜宇峰凭着警察特有的直觉马上锁定了犯罪嫌疑人,一把抓住李振东的手臂把他反扭了起来,怒吼道:“给我蹲下!”

    李振东吓傻了,他刚才只是气急攻心,根本没有考虑到后果,谁想到这一撞,竟然把耿秀菊撞成了这般模样,望着满地的鲜血,耿秀菊苍白如纸的面庞,还不知她是死是活,李振东眼前一黑,酒瞬间全醒了,双腿软绵绵的毫无力量,心中一个声音反复叫着,完了!我成了杀人犯

    郭达明和林成斌看到眼前血腥的场面都不禁皱了皱眉头,当看到这件事的主角时,两人的表情都是异常沉重。

    李振东喝酒的包间中林子远、吴文凯也闻声出来,当他们搞清究竟怎么回事的时候,两人恨不能自己根本没出现过,这事儿麻烦大了,李振东喝醉杀人,从根本上来说,那是和他们一起喝多的,耿秀菊和王博雄那是什么关系?黑山子乡大大小小的干部没有不知道的,得罪了王博雄的后果,谁都不敢想象。

    郭达亮率先反应了过来,他怒不可遏的手指林子远和吴文凯,近乎咆哮般怒吼道:“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掉!”

    林成斌脸色凝重的对小崔道:“马上联系王书记,嗯所有乡常委都要通知。”

    

    求月票,求推荐票,新的一周开始了!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风水轮流转(2)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突发事件(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