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吴明背着手若无保安出来向众人解释,消防警报只是被人误按了。宾馆的住客方才抱怨着,三三两两的回到楼内。

    一切回归平静之后,陈绍斌来到缓室,看到张扬已经收拾妥当,不禁笑道:“录到什么了?给我看看”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清汤寡水的,两人在室内开了场座谈会,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内容”

    陈绍斌哪里肯信:“我靠,你瞒着我啊”

    张扬道:“有必要吗?走!咱们先吃饭去”他并不是信不过陈绍斌,而是不想今晚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陈绍斌的性情他是知道的,也是个沉不住气的主儿,有些秘密只有握在自己手里才能成为秘密,以后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这并非是张扬自私,身在体制之中,这些都是必须要注意到的事情,陈绍斌已经不是体制中人,告诉他,对他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只不过是平添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

    但是陈绍斌不这么想,人对这种男女偷情事件的兴趣往往都很大,更何况陈绍斌今晚提供跟踪工具,并积极投身跟踪行动之中,到现在还饿着肚子,这厮认为自己付出很大,理当有知情权,所以开车前往吃饭的路上,始终喋喋不休。

    张扬道:“我说你小子烦不烦?这件事跟你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我们是搭档啊!我出了这么大的力,你总得让我知道房间内发牛了什么”

    张扬道:“真没什么?人家就是喝茶聊天,让你猜着了,张立兰是个恪守妇道的好同志,我误会她了”

    陈绍斌信他才怪,气哼哼道:“你丫真不仗义,刚才一口咬定张立兰是个,这会儿又这么说,你无非是害怕我知道,想一个人保守这个秘密”

    张扬笑道:“你知道了又怎样?无非是满足一下好奇心。”

    陈绍斌道:“当我求你了,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今晚肯定睡不好觉了”

    张扬笑道:“你要是睡不好,干脆和你家五姑娘鼻天去”

    陈绍斌怒道:“我他妈真是瞎眼了,认识的全都是你们这种不仗义的家伙”

    张扬道:“哥们,我是为你好,知道的越多对你越没好处,万一将来事情败露,人家要是想灭口,你想想,真要是找到了你头上,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能成吗?”

    陈绍斌叹了口气道:“你不说就算了,反正跟我也没关系,以后再有什么事,你别来找我”

    张扬见他真生气了,不由得笑道:“别介啊,咱们哥们这么身后的友情可不能被这点事影响,我承认我不对,我请你吃饭成吗?”

    陈绍斌道:“吃饭哪够,我还得吃喝玩一条龙!”

    张扬道:“随你,你想怎么玩今晚我都奉陪”

    陈绍斌驱车来到东江市中心的富贵坊,这儿是东江有名的高消费场所,张扬知道这厮今晚气不顺存心要宰自己一刀了,不过想想他今天出力不小,自己收获颇丰,付出一点也是值得的,刚下了汽车,顾佳彤就打电话过来,张扬笑着将自己的所在地说了,让顾佳彤过来一起吃饭,顺便打了个电话给丁兆勇,反正是要请客,干脆把朋友都叫上,不过他没打梁成龙的谱,明知他和陈绍斌不对乎,何必招惹那个麻烦。

    富贵坊主打传统饮食文化牌,迎宾小姐都穿着富丽堂皇的唐装,室内装修也全都是按照大唐盛世的风格。

    望着两名袒胸露乳的迎宾女,张大官人不禁笑道:“陈绍斌啊陈绍斌,这地儿怎么搞得跟古代妓院似的?”

    陈绍斌笑道:“别胡说八道,这可是正儿八经的餐馆,唐朝时候都是这么穿!”

    张扬笑了笑,有句话没好意思说,哥们就是从那段时间穿过来的,穿什么样,我不知道?他打量了一下两位迎宾女郎,发现两人长相上佳,不过都稍嫌丰腴了一点,不过大唐的时候以肥为美,杨贵妃都是这个调调。

    两人进了房间,张扬道:“你先点菜,我下妻看看丁兆勇和顾佳彤来了没有”

    陈绍斌点了点头,拿着竹简做得菜谱道:“我可要不客气了”

    张扬笑道:“随便你!”

    张扬来到门外的停车场内拨通了张立兰的手机,张扬仔细考虑过,很多东西并不需要现在使用,凭借自己掌握的证据想要扳倒张立兰很容易,可是扳倒孔源没有任何可能,至于吴明,这厮想要跟常颂竟争市委书记,这些证据对他的威胁最大。张扬想来想去,还是先不这些事,他现在的目的是解决毕业证的问题。

    张立兰接到张扬的电话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在她看来张扬因为拿不到毕业证恨上了自己,在这件事上张立兰感到有些无奈,她也不想干这种得罪人的事儿,可是孔源既然发话了,她不能不去做,毕竟她能有现在的位置,全都是拜孔源所赐。

    张扬道:“张主任,你好我是张扬!”

    张立兰语气冷淡道:“小张,工作上的事情工作时间说,我现在很累,要休息了”她准备挂上电话。

    张扬不无嘲讽道:“吴副书记比您还累,人家现在都没休息呢”

    张扬的这句话如同晴空霹雳般在张立兰的头顶炸响,她的面孔刷地一下白了,眼前金星乱冒,差点没晕过去,她怎么都想不到张扬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她很小心啊,她和吴明的事情没有人知道啊。张立兰的脑海中反复响彻着一个声音”完了!完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前涂全都宗了,她生怕家人看出旧锋的异样,缓缓走到书房内,强装镇定道:“小张,你说什么”

    张扬笑道:“我明天九点去拿毕业证!”

    张立兰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微笑道:“我不喜欢生事儿,但是我更不喜欢别人惹我,对女人我从来都是很宽容,可真遇到给脸不要脸的角色,我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大耳刮子揭过去”张主任,你能有今天的位置,应该明白,多个朋友要比多个敌人好的多”说完张扬就挂上了电话。

    张立兰拿着电话呆呆坐在椅子上,足足愣了三分钟,方才流下泪来,她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想要给吴明打电话,可犹豫了一下又挂上了,她忽然明白外界对于张扬的那些传言全都是真的,这小子真的不能得罪,如果不是自己跟着孔源蹼浑水,他怎么会找到自己的头上”可目前张立兰实在摸不清,张扬到底对她的事情知道多少,也许一切只能等明天见过他之后才知道。

    张立兰思前想后还是给孔源打了一个电话。

    孔源就要休息了,有些不耐烦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吗?”

    张立兰道:“孔部长,刚才乔书记给我打了招呼,让我照顾一下张扬”你看”她根本就是凭空捏造,因为她也算准了孔源不会无聊到拿着这件事去找乔振梁求证。

    孔源沉默了一会儿,方才低声道:“既然乔书记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陈绍斌点了不少菜,他要让张扬在金钱上得到一些损失,这样他的心里才能稍稍好过一些。丁兆勇和顾佳彤来到之后”看到这满桌的菜肴,丁兆勇不禁咋舌道:“这么夸张?今儿什么日子?至于这么隆重吗”

    陈绍斌笑道:“今儿张副市长拿到本科毕业证了,心里高兴,所以才邀请大家聚一聚”

    张扬笑而不语,现在可以说毕业证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谅她张立兰也不敢再翻井么花样。

    顾佳彤却看出陈绍斌明显在宰张扬,水印书书网她瞪了陈绍斌一眼:“陈绍斌,你自从做生意越来越为富不仁了”张扬是政府机关的,那点工资哪够请你挥霍的”

    陈绍斌道:“哟嗬,你心疼了!”这厮说话也是没把门的。

    顾佳彤骂道:“讨打,滚一边去!”

    几个人玩笑惯了,陈绍斌呵呵笑了一声,挨着丁兆勇坐了,还把菜单拿起来热情道:“兆勇,你看你想吃什么,再点!”

    丁兆勇道:“陈绍斌啊陈绍斌,你也忒不厚道了,浪费可耻知道吗”

    张扬笑道:“没关系,今晚我高兴,想吃什么就点什么,不用客气””

    陈绍斌道:“你听听,你听听,这才叫气魄,张副市长很快就要毒升了。

    顾佳彤道:“我怎么没有听说?”

    丁兆勇也跟着点了点头。

    陈绍斌道:“你们想想,本科证都到手了,以后张扬就是正儿八经的本科毕业生,有了这学历,以后被提拨的机会一定很多。”他唾沫横飞的吹着,此时手机响了,却是林清红的电话。

    最近陈绍斌经常跟她联络,林清红刚刚又和梁成龙争吵过,想找陈绍斌诉苦呢,井绍斌道:“林清红,你来吧,我们都在富贵坊呢,丁兆勇、张扬、顾佳彤都在,还没开始喝呢”

    挂上电话几个人都怪怪的看着陈绍斌。

    陈绍斌愕然道:“都看着我干什么”

    张扬道:“我说哥们,最近你和林清红走得很近啊”

    陈绍斌道:“怎么了?我和她是老同学,走得近点也是正常!”

    丁兆勇道:“我跟她还是同学呢,怎么不见她找我”

    陈绍斌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指着张扬又指了指丁兆勇道:“我说你们思想能不能别这么肮脏龌龊,我和林清红绝对是清清白白的,同学而已,朋友而已,我股市被套,最近补仓都是她帮忙,她和梁成龙吵架,找我诉两句苦,也很正常啊”

    张扬道:“正常!”

    丁兆勇重复道:“正常”

    陈绍斌听出了其中的言外之意,不由得有些火了:“你们该不是怀疑我跟她有啥吧”

    张扬道:“不是怀疑你,是提醒你,无论梁成龙怎么样,大家毕竟是朋友一场,有些事不能沾!”

    陈绍斌冲着顾佳彤道:“顾佳彤,你帮我评评理,这帮人的思想是不是太肮脏了”

    顾佳彤笑道:“我没发言权,他们可能误会子你”不过他们的提醒你也要注意啊!”

    说话的功夫,林清红已经到了,她显得有些憔悴,眼睛也有些浮肿,看得出应该是刚刚哭过。几个人慌忙请她在顾佳彤身边坐下,张扬倒了杯热茶给她,笑道:“怎么着?两口子又闹起来了”

    林清红道:“我跟他实在过不下去了”

    丁兆勇道:“不至于吧,结婚没多久就离婚,床还没捂热啊”

    林清红道:“一个连我妈都不尊敬的人”我怎么能和他继续生活下去?”

    陈绍斌道:“我支持你,跟他离婚”

    几个人都充满责怪的瞪了他一眼,人家都是劝合不劝分,这厮却反其道而行之。

    林清红道:“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咱们喝酒”

    顾佳彤道:“你心里不开心还是少喝点,容易醉啊”

    林清红道:“一醉解千愁,醉了才好!”

    她自己拿起桌上的那瓶五粮液倒了一玻璃杯,举杯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女人事业再大做得再成功,感情上如果一无所成,还是一个失败者”她一仰首将那杯白酒全都喝了下去。

    酒桌上一旦出现了一位借酒浇愁的,喝酒的气氛顿时就会改变了,顾佳彤劝道:“清红,别喝了,你自己都说不值得了,为什么还要灌醉自己”

上一篇:第四百七十二章 提拔(上) 下一篇:第四百七十三章 提前动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