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这行字写完了.所有人都保持沉默.字的确写的很好。可这小子写这一行字究竟是

    什么意思?乔振梁心说,你小子真是操蛋啊.影射我家老爷子吗?

    乔梦媛心说.张扬喜欢恶作剧的性子又犯了。

    乔老望着那幅字,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好字,我心有猛虎细嗅

    蔷薇,每个人心中都有猛虎.也都有属于自己的蔷薇,这幅字我很是喜欢,振梁,我要夺爱

    了!”

    乔振梁笑道:“爸,您喜欢就拿去!”看到老爷子笑得很开心,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不

    悦。

    张大官人暗暗发笑,乔书记的借花献佛真是炉火纯青。

    乔梦媛趁机道:“这首诗是英国诗人西格里夫.萨松所写,中文翻译是余光中、意境真的

    很好.可是我不喜欢。”

    乔老道:“人的心中都存在猛虎的魄力和蔷藏的细腻,无论你是谁,无论你身居何位,

    都不可忘记美的存在,蔷薇的香味儿恰恰是最真的。”他双目微合,似乎真的闻到了那股清

    香稚致的蔷薇花香。

    张扬道:“我随手涂鸦罢了.让诸位见笑了。”

    乔老道:“放眼国内的书法界.随手涂鸦便能达到如此境界的人物并不多见。”他给了

    张扬八个字的评价:“年轻有为,才高八斗!”

    能让乔老做出这番评价的人并不多见,即使是当初乔梦媛带着许嘉勇去见他的时候.乔

    老爷没有给出过半个字的评价。

    其他人离去之后,书房内只剩下乔老和乔振梁父子两人,乔老久久凝视着书案上的这幅

    字,低声道:“想不到张扬年纪轻轻倒真的有些本事!”

    乔振梁道:“这小子缺乏磨砺,棱角分明。”

    乔老道:“方正才好,人一旦失去了棱角就失去了本性!”

    乔振梁道:“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写了这么一句。”

    乔老呵呵笑了起来:“你明白的,而且你想得太多,张扬很聪明,写这幅字之前必然经

    过深思熟虑,他在给我一个暗示,年轻真好.什么都感想,什么都敢做,虽然他所想的未必

    是正确的,可年轻犯把错的权力,因为他们有得是时间可以改正,而我们却没有这么多的时

    间了。”

    乔振梁苦笑道:“爸,跟您比我还年轻!”

    乔老笑着点了点头道:“你虽然年轻,可是你的位置已经容不得去犯错误,鹏举和鹏飞

    这一代,你千万不要忽略了对他们的管束,鹏举年纪轻轻就失去了棱角,变得世故圆滑,我

    不喜欢,鹏飞心胸不行,这些孩子中,最得我心的还是梦媛。”

    乔振梁笑道:“都知道您疼孙女儿。”

    乔老道:“她和许嘉勇怎样了?”

    提起女儿的个人感情.乔振梁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听时维说两人已经彻底分手了.不

    过梦媛好像对感情产生了畏惧.在我们面前再也不提起感情的事情.我担心这件事对她的打

    击太大。”

    乔老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的感情事我们这些做家长的无权过问,当初梦媛和许

    嘉勇相恋的时候,你们两口子就坚决反对,我为什么支持梦媛?因为我相信梦媛足够冷静,

    她是这些孩子中最为理智的一个.我相信她自己可以处理好这些事。”

    乔振梁道:“爸,当初我们之所以反对是因为许嘉勇接近梦媛的目的很明确,他是想借

    助我们乔家的力量。”

    乔老淡然笑道:“乔家的力量?乔家有什么力量?你已经是省部级官员.心中居然还有

    门阀的观念?”

    乔振梁老老实实听父亲的教导。

    乔老道:“在家庭中你扮演父亲的角色.在政治上你是一省之长,不同的场合要扮演好

    不同的角色,时刻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认请自已的位置。

    乔振梁恭敬道:“爸.我记住了。

    乔老的目光重新回到张扬书写的那幅字上,低声叹道:“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也许我应

    该安心去侍弄我的花花草草了。

    乔梦媛不无嗔怪的对张扬道:“为什么要写那幅字?”

    张扬笑道:“怎么?你以为我是影射你爷爷?”

    乔梦媛道:“我不知道,所以才问你。”

    张扬向她勾了勾手指、乔梦媛向他凑近了一些,这厮附在乔梦媛的耳朵上道:“你是那

    朵蔷藏、我心有猛虎!”

    乔梦媛一张俏脸顷刻间羞得通红,美眸瞪了张扬一眼,可其中却没有任何生气的成分。

    张扬笑眯眯道:“如果有人问你.你可以解释给他们听了!”

    乔梦媛无言以对,这样的理由怎能解释给别人听?

    乔梦媛道:“你啊,就会信口胡说,没有不敢想的事情.也没有不敢做的事情。”

    张扬和乔梦媛相处久了,已经很会把握彼此相处的分寸,偶尔言语上的调戏是可以的,

    但是不能过分,乔梦媛太理性,一旦超过安全距离只会激起她的警惕。

    张扬道:“说起来这次我没白来,乔老给我提了这幅字,我打算在新机场建设工地上立

    一块大牌子,把这幅字放上去.对我们的招商引资工作一定能够起到极大地促进作用。”

    乔梦媛道“真会打如意算盘。”

    张扬笑道“我又不是为自已,我是为了江城全体老百姓。中午张扬在乔家吃了顿饭,和

    他想象中相同,乔家人吃饭的时候气氛很沉闷,有乔老这个家长在场,没有人敢随便谈笑,

    张大官人在沉默中吃了一顿饭,有些不明白乔老为什么要留自己吃这一顿饭。

    张扬告辞离开的时候,乔梦媛和时维开着吉普车将他一直送到温泉街,张扬坚持下了车

    ,他向两人告辞道:“你们回去吧,出来太久,家人会担心的。”

    时维道:“有什么可担心的?我门都是成年人了。”

    张扬笑道:“我不像好人啊,万一把你们骗了,上哪儿买后悔药去。”

    时维笑道:“你就是嘴上说说,其实你本性不坏!”

    时维的这个评价让张大官人很是汗颜,一旦让人家框到好人的位置上,再想干坏事儿,

    要承受很大的心理压力,他感叹道:“别害我,我真不想当好人,好人往往比坏人活得要累

    。

    乔梦媛道:“好和坏都是相对的,你在我们心中已经是高大全的形象,千万不要自毁形

    象啊”她也很难得的幽默了一次。

    张扬哈哈大笑.背着旅行包跳下吉普车.拦了辆出祖车.从窗口向姐妹俩挥手再见。然

    后大声道:“瑶琳较区东江师范大学!”

    张扬散往瑶琳校区是专门去探望妹妹赵静的.赵静一个暑假都在外面,连母亲生病.他

    们也没有告诉她,小妮子在外面久了.心性也变野了。

    途中张扬给赵静打了传呼,赵静很快回电话过来,她正在学校呢听说张扬来到东江.也

    无比开心道:“哥,你来了就太好了,我都饿瘦了.这下可以改善生活了。”

    听到妹妹的话张扬不禁会心的笑了起来:“行,我在东江得呆上几天,保你顿顿吃上大

    餐。”

    赵静道“我还得上课.没这么多时间陪你!”张扬道“知道你忙,今晚有空吗?”

    赵静小声道:“约了丁斌看电影。”她知道哥哥不喜欢丁斌.所以一提起他的名字多少

    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张扬现在对赵静的感情事已经看开了,知道自己就算阻止也阻止不了,还不如顺其自然

    ,赵静已经是成年人了,随着她社会阅历的增长应该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丁斌究竞值不值

    得她托付终身.还需要她自己判断。想到这里张扬很豁达的说道:“叫上他一起吧.晚上吃

    晚饭你们再去看电影。”

    赵静道:“你这就过来接我?”

    张扬道:“去你学校看看、顺便检查一下你的学习成绩。”

    赵静格格笑道:“你说话越来越像一个当官的了。”

    张扬笑道:“赶紧准备一下吧.我很快就到了!”

    张扬来到东江师范大学门口,发现赵静和丁斌两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张扬从出租车里

    出来.赵静有些惊讶的咦了一声:“哥,你没开车过来?”

    张扬点了点头道:“没有.搭别人顺风车过来的。”

    丁斌打心底害怕张扬,他怯生生叫道:“张哥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走吧,先去你哥公司,晚上约好了去望江楼吃饭。”两人跟着他上

    了出租车。

    赵静问起家里的事情,张扬这才把母亲前些日子生病的事情说了,赵静颇为内疚道:“

    我们当时去了黄山,妈生病我都不知道,哥,你怎么不联系我?”

    张扬笑道:“妈的意思.她不想让你担心,反正也不是什么大病,现在都已经恢复了。

    ”

    丁斌道:“等十一我们过去看看伯母!”这句话让张扬心里感到很舒服,证明这小子还

    是有些改变,他点了点头道:‘十一刚好去清台山玩玩,你们的费用我包了!”

    赵静楼住他的脖子道:“谢谢小哥!”丁兆勇在办公室内正处理业务看到张扬他们进来

    .他笑着站起身来“赵静、你来得正好!”他把一沓单据交给赵静道:“帮我拿去业务部,

    新招的那几个人都不行,比起你的业务水淮差多了。”

    赵静道:“兆勇哥.有没有奖金发啊?”

    丁兆勇笑道:“有.我晚上请你们吃饭!”丁斌和赵静一起去了。

    丁兆勇笑眯眯望着他们两人的背影.向张扬道“看到了吧.两人感情处的不错!”他知

    道张扬对自己的弟弟有成见所以不失时机的为他们说好话。

    张扬笑道:“你别跟我说这些,他们两人怎么发展我管不着,我现在的态度是不闻不问

    。”

    丁兆勇道:“压根也不是咱们问的事儿,不过,赵静的业务能力真的很强,暑假期间来

    公司帮了我很大的忙.如果她不是在上学,我就把她高薪聘来.让她给我专门跑业务。”

    张扬道:“真的假的、你不是故意在我面前这么说吧?”

    丁兆勇道:“咱们之间还用得上说家套话吗?”他指了指沙发邀请张扬坐下,走到冰吧

    前,开门拿了两听饮料出来。

    张扬道:“给我柠檬味的。”

    丁兆勇看了看将那听柠檬味的扔给了他。

    张扬打开饮料灌了一大口道:“陈绍斌在东江吗?”

    丁兆勇点了点头道:“这小子最近灰头土脸的,炒股被套了,辛苦筹来的七百多万全都

    套进去见谁都哭丧着脸.我正考虑晚上叫不叫他呢。”

    张扬道:“为什么不叫?”

    丁兆勇道:“你要是叫上他,今晚就只能听他诉苦了。”

    张扬给冷笑道:“成,叫上,咱们的快乐就是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丁兆勇道:“听说梁成龙在新机场竞标的事情上摆了你一道?”

    张扬淡然笑道:“没那么严重,他这人最快现实了一点.当时省里的投资没有落实.我

    们江城新机场项目可谓是四面楚歌,生意就是生意,总不能太过感情用事,他没必要拿着自

    己的公司和前程陪我冒险,我没怪他。”

    丁兆勇道:“他回来后跟我谈过这件事.说都不好意思见你了。”

    张扬笑道:“至于那么严重吗?回头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晚上过去。”

上一篇:第四百六十九章 心有猛虎(上) 下一篇:第四百七十章 真实的谎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