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清晨张扬起床拉开窗帘,看到乔老穿着工作服蹲在花园内正在修剪花木,望着乔老的背影,真是很难想象这个看起来普通的老人竟然是叱咤政坛多年的人物。

    晨光为乔老的身影蒙上一层金色的光辉,张扬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和这位风云人物有如此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乔老的目光被一朵包含晨露的鲜花所吸引,他凑了过去,似乎想嗅到花香,可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转过身,看到站在窗前窥视自己的张扬,还是戴着大口罩,乔老犀利的目光却穿透了有限的空间,仿佛一直看到张扬的内心深处。

    张扬瞬间产生了一种一切都暴露人前的感觉。他向乔老笑了笑,乔老点了点头,接着转过身去,继续自己的工作。

    张扬洗漱完毕,来到花园中,乔老刚刚修剪完花枝,将剪下的花枝收拢在垃圾桶内,他主动向张扬走了过去。

    张扬恭敬的招呼了一声:“乔老,早晨好!”

    乔老露出几分笑意,低声道:“身体好些了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了!”

    乔老道:“钟长胜冒失了一些。”这句话等于婉转向张扬表达了歉意。

    张扬笑道:“我身子骨还算硬朗,他的拳脚我还受得住。”张扬的这句话多少有些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味道,毕竟昨天他被钟长胜踢得当场吐血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乔老道:“没事最好!”

    张扬道:“乔老,准备一下,回头我为您扎针!”

    乔老点了点头道:“我已经准备好了!”

    应张扬的要求,他给乔老扎针的时候任何人都不得在场。在乔鹏飞看来这厮是故弄玄虚,可既然大家都尊重张扬的要求,他也不好提出反对。

    乔老静静亾坐在房间内,面朝窗外,虽然面瘫导致他的面部并不协调,可是他的表情仍然古井不波,双目之中也已经恢复到平和温暖,找不到丝毫的警惕和犀利。

    在张扬看来,乔老如同一个修炼到极致的高手,返璞归真,其凛冽的锋芒早已蕴藏在内心深处,若非今晨偶然瞥到的那一抹俾睨天下的威势,张扬也很难相信这位貌似寻常的老人就是纵横政坛多年的乔老。

    乔老早已意识到张扬在留意他的一切,他微笑道:“我什么有什么让你留意的地方?”

    张扬道:“乔老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很多人的心中都已经是个传奇?”

    乔老笑了起来,笑容让他的面颊的不协调显得越发明显,他轻声道:“把别人当成神,是因为自己缺乏对社会的责任感,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而不是想着去踏踏实实的做事,没有扛起责任的勇气。”

    他话锋一转道:“你怎么看我?”

    张扬笑道:“觉着您挺普通!”

    乔老明显愣了一下,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有人给他这个评价,他望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期待着他的下文。

    张扬道:“过去觉着您老高不可攀,把您当成神也并不夸张,我倒不是因为缺乏社会责任感,也不是缺乏扛起责任的勇气,我是觉着您老离我太远,政坛上你就是代表山巅的存在,而我只是山谷中的一棵小草,对您是高山仰止”这厮停顿了一下道:“我可不是拍马屁啊,我是实事求是,有一说一。”

    乔老道:“把话说完!”

    张扬笑了笑道:“可自从您老给我雪中送炭之后,我方才发现您是个把党性原则落在实处的人。急群众所急,需群众所需,一个这么大的人物,甘心为我这个这么小的人物,做这么小的事情,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以小见大,我现在算是懂什么叫平易近人了。”

    乔老微笑道:“你这张嘴巴真是会说话,难怪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副处级干部。”

    张扬一听有些不对头,乔老是在讽刺自己吗?他慌忙解释道:“乔老,我是实打实干出来的。”

    乔老哈哈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别慌,其实谁都喜欢听奉承话,你这番奉承话说的还算实事求是。”

    张扬看到乔老并不是真的生气,这才放下心来,恭敬道:“乔老,我给您行针吧?”

    乔老点了点头,他闭上双目,轻声道:“我早已准备好了,开始吧!”

    张扬打开针盒,捻起一根金针,站在这位政坛风云人物面前,张扬的内心深处还是不免有些忐忑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向前为他行针之时,忽然感觉到远处光芒一闪,张扬猛然转过头去,却见那道反光来自外面花丛之中。

    张扬并没有拉上窗帘,他顿时意识到有人在远方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乔老并没有睁开双目,可他从张扬的动静中听出了什么,低声道:“有事?”

    张扬道:“没事!”他走过去,把窗帘拉上。

    乔老平静道:“可能是长胜在监视你,他是个时刻不忘自身职责的人。”

    张扬道:“我欣赏有责任心的人。”他再度来到乔老面前,托起他的面颊,轻声道:“放松,一针下去,准保您老的笑容再度灿烂起来!”

    乔老感觉眉心一阵刺痛,然后一种说不出的酥麻感觉随之扩散开来,他面部的肌肉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金针的尾端随着他的面部肌肉颤动而不住跳动。

    张扬很平静的站在乔老面前,观察着他面部细微的变化,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他轻轻拔除了金针,微笑道:“没事了!”

    乔老对张扬的这句话将信将疑,不过当他面部的那种酥麻感完全褪去之后,感觉面部轻松了许多,他试着鼓了鼓气,两腮高高鼓起,再没有任何的跑风现象。

    张扬将手中的镜子递给他,乔老举起镜子,对着镜中笑了一下,他的笑容很对称,嘴唇也不再歪斜了,乔老这才重新审视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见过擅长针灸的名医不少,可是能够做到一针就可以将自己的面谈治好的,却唯有张扬一个,乔老由衷赞道:“杏林高手啊!”

    张扬笑道:“无他,但手熟尔!”这句话是谦虚的意思,可这厮的脸上却荡漾着得意之色,在乔老面前露了这一手,肯定会给他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谢谢!”能然乔老说出这两个字可不容易。

    张扬道:“别介啊!咱们算是扯平了,您还给我送纸来着!”

    乔老哈哈大笑起来,他转身离开了房间。

    乔家一家人全都在外面焦急不安的等待着,看到乔老精神抖擞的走了出来,一个个方才放下心来,虽然没有人见证张扬行针的神奇,可是乔老在接受针灸之后面部完好如初,这的确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连乔鹏飞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的确很有两下子。

    乔家人为乔老的康复欢欣不已的时候,张扬已经悄然回到了客房内,收拾好了东西,准备告辞离去。

    乔梦媛轻轻敲响了他的房门,张扬的房门并没有关,他从脚步声早已听出了来的是乔梦媛,微笑道:“门没关,进来就是!”

    乔梦媛轻声道:“你要走?”

    张扬点了点头,拎起旅行包:“乔老的身体已经康复了,你委托我的事情已经完成了,现在不走,难道要在你们家赖上一辈子?”

    乔梦媛道:“我们一家人都很感激你,张扬,留下来一起吃顿饭。”

    张扬笑道:“算了,我中午约了朋友,在你们家里,我总觉着拘束,你知道的,我这个人随便惯了,让我装的本本分分老老实实,比让我坐牢还难受。”

    乔梦媛咬了咬樱唇:“对不起”她说这句话是因为张扬无辜被钟长胜打伤的事情。

    张扬笑道:“我们之间用不着这句话,你当我是朋友,我当你也是,我来给乔老医治,并非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是因为他是你爷爷!”

    乔梦媛何其聪颖,张扬通过这句话在向他表明什么,她自然明白,芳心中说不出的感动,乔梦媛轻声道:“我会永远珍惜你这个朋友!”

    张扬背好旅行包道:“我应该会在东江呆几天,好不容易有了个出来放松的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再走。”

    乔梦媛陪着他来到客厅,向家人告别。

    乔振梁听说张扬要走也是极力挽留。

    反倒是乔老笑道:“算了,我看张扬呆在这儿觉着拘束,咱们就别勉强他了。”

    张扬发现这位老爷子真是目光如炬。

    乔振梁颇为惋惜道:“还想着让你给我写幅字呢!”

    张扬呵呵笑道:“乔书记,这个要求我倒是可以满足,不过我听说乔老的书法独具一格,借着这个机会,向乔老求一幅字。”

    乔老想不到这小子绕了一圈把事情带到了自己身上,微笑道:“你想让我写什么?”

    张扬道:“不是为自己,我想求乔老给我们江城新机场提一幅字!”这是张扬刚刚产生的想法,江城新机场虽然已经成为省重点工程,可是在平海省内的声势仍然不如南锡深水港,如果乔老愿意给他们提一幅字,等于向所有人表明乔家在新机场上的明确态度,这对吸引投资有着巨大的作用,张扬的算盘打得很精明。

    乔老笑了,这个年轻人的确有些心机,他点了点头道:“好,我给你提一幅字,不过,你要陪我吃顿饭再走!”

    张扬恭敬道:“一言为定!”

    一家人都聚集在宽敞的书房内,乔老饱蘸浓墨,在宣纸之上写下一行大字——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这是从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上李邑》一诗中摘录而来,极其切合江城新机场建设的主旨,乔老的书法大开大阖,笔锋老辣,道劲古朴,张扬在书法上的造诣非同一般,一眼就看出乔老的书法重在意和势,谈到技巧之精可能无法与天池先生相比,甚至比不过自己,可是要是谈到气势和意境,宛如大河滔滔,气象万千,没有他这样的胸怀和修为是写不出这等的气势来。

    张扬由衷赞道:“好字!”

    乔老笑道:“疏于提笔,见笑了!”

    乔梦媛道:“我爷爷的书法很少送给别人的,今天这幅字权当送给你的诊金了!”

    张扬笑道:“诊金早就付过了!”

    所有人都不明就里,乔老和张扬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谁也不会想到乔老之前给张扬雪中送炭送了一张纸的事情。

    收好乔老的那幅字,轮到张扬了。

    张扬用热毛巾擦了擦手,这是他写字的习惯,然后挑选了一支大笔,他经脉受创,现在的身体状态并非绝佳,想写出一幅好字,必须要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都达到巅峰。

    可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扬也兴起了卖弄之心,他闭上双目,考虑自己应该写什么,眼前忽然出现了清晨乔老猛然回首,威势逼人的情景,张大官人顿时拿定了主意。狼嚎饱蘸浓墨,一滴浓墨缓缓自笔锋之上垂落下去,滴落在洁白无瑕的宣纸之上,不等这滴墨团化开,张扬已经纵情挥毫,笔走龙蛇,一行雄健洒脱的大字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本章完】

上一篇:第四百六十八章 遇袭(下) 下一篇:第四百六十九章 心有猛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