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马益亮因为涉嫌损害他人名誉,诽谤罪,被警方拘捕,而怒砸金莎的张扬却毫发无损,金莎的幕后老板海瑟夫人,也就是平海公安厅厅长的妹妹王均瑶终于现身了,她在金莎被砸的第二天出现在南林寺广场,望着一片狼藉的金莎夜总会,王均瑶保养得当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她的助理岳玲愤然道:“哪有这么无法无天的?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江城公安系统难道不管吗?”

    海瑟夫人没说话,转身上了她的奔驰车,向跟着进来的岳玲道:“帮我联系梦媛!”

    乔梦媛在汇通总部的办公室内接待了海瑟夫人,早在乔梦媛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和海瑟夫人就已经很熟,当初她刚到美国,海瑟夫人在生活和学习上曾经给她很大的帮助、乔梦媛对海瑟夫人的称呼也是海瑟阿姨。

    海瑟夫人握着乔梦媛的手,微笑看着她道:“梦媛真走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

    乔梦媛笑道:“海瑟阿姨别夸我了,我都不好意思了。”她当然明白王均瑶前来的目的,邀请她在沙发上坐下,让秘书送来两杯咖啡。

    王均瑶轻轻搅样着咖啡,观察着办公室内的环境,轻声感叹道:“这地方真是不错,前面的就是南湖吧?”

    乔梦媛点了点头,从她的办公室可以远眺到前方的南湖,景致很好。

    王均瑶道:“汇通刚刚成立的时候,许嘉勇还去美国寻找风险投资,我帮他联系了几家,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内,汇通竟然有了这么大的发展,真是可喜可贺。”

    提起许嘉勇,乔梦媛的神情不禁一黯。

    王均瑶敏锐的捕捉到乔梦媛的表情变化,她微笑道:“听说你和他之间闹了些误会,怎么?还没解释清楚?”

    乔梦媛笑道:“海瑟阿姨,我们还年轻,应该以事业为重。”

    王均瑶点了点头,她缓缓放下咖啡杯道:“梦媛,我这次过来的目的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乔梦媛轻声道:“对不起!”

    王均瑶笑道:“傻丫头,这话从何说起?把金莎砸了的又不是你。”

    乔梦媛道:“金莎租用的那栋楼,真正的业主是安语晨小姐,她委托我代为管理,可因为我们关系很好,所以一直都没有签署正式委托协议,只是口头上的一个约定。”乔梦媛在暗示王均瑶,自己和她之前的合同并没有法律效力。

    王均瑶见惯风浪,当然明白乔梦媛这样说旨在为张扬开脱,她微笑道:“金莎在我的物业之中只占极小的一部分,如果不是被砸,我都几乎忘了江城还有这么一处产业。张扬这个年轻人我听说过,我和他之间也没什么过节,他之所以这样做,想必一定有误会。”

    乔梦媛道:“我们是很好的朋友,这个人虽然性情冲动了一些,不过为人还算不错。”

    王均瑶笑道:“能让你夸奖的人想必真的很不错,梦媛,我想和他见见面。”

    乔梦媛道:“今天中午我为你接风,把他也叫过来。”

    王均瑶笑道:“好啊!”

    ——————医道官途贴吧首发——————

    张扬对王均瑶其人还是抱有很强的好奇心的,乔梦媛在新帝豪为王均瑶接风洗尘,邀请了张扬和安语晨陪同,安语晨因为去丰泽处理学校的事情,所以无法赶到,中午吃饭只有张扬一个人过来了。

    张扬看到眼前这位气质优雅,保养得当的中年美妇,就猜到她是王均瑶无疑,笑着向王均瑶走了过去:“这位一定是海瑟夫人了!”

    王均瑶笑了笑,乔梦媛为他们引见道:“这位是丰泽张副市长,这位是海瑟夫人。”

    王均瑶很礼貌的和张扬握了程手,她虽然已经五十岁了,可是平时注重保养,肌肤仍如同青春少女般细嫩,王均瑶道:“你是我见过的最年轻的副市长。”

    张扬笑道:“县级市的副市长,也不算年轻了,夫人请坐!”

    三人坐下,乔梦媛让服务员上菜,向张扬道:“喝酒吗?”

    张扬居然摇了摇头:“不了,下午还得开会,我吃完饭就得赶回去。”

    王均瑶道:“张市长的工作很忙啊!”

    张扬道:“都是新机场工程给闹的,省里市里都这么重视,我不敢有丝毫怠慢啊!”他悄悄观察着王均瑶,发现她和公安厅厅长王伯行长得还是有几分相像的。

    王均瑶道:“其实我这次来江城就是想和张市长见个面。”

    张扬笑道:“夫人找我有事啊?”这厮分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王均瑶微笑道:“我知道你和梦媛是好朋友,我和梦媛也认识多年,说句托大了点的话,我一直都将梦媛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凭她的年纪的确有资格说这种话。

    张扬笑道:“很高兴认识您!”

    王均瑶道:“咱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宇。”

    张扬笑道:“想不到我名气这么大啊!”

    王均瑶笑道:“我是通过嫣然听说你的!”

    张大官人开始意识到王均瑶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她刚一出场已经揭示出丝丝缕缕的关系,连楚嫣然她都认识,王均瑶很高明,她根本没有提金莎被砸的事情,先将这些关系透露给张扬知道,意思很明显,大家都是朋友连朋友,你居然把我的店给砸了,也太不够意思了。

    张扬道:“嫣然没跟我说过你们的关系。”

    王均瑶笑道:“在美国的时候,我经常约她一起打球逛街,她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啊!”

    她越是这样说,张扬越是警惕,这女人对自己这么了解?自己和她没有什么渊源啊?究竟是因为砸金莎才开始了解自己的,还是在砸金莎之前就已经在了解自己?

    乔梦媛道:“常常说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想不到还真有这样的事儿,张扬,你这次砸得金莎就是海瑟夫人的产业。

    她趁机提出这件事,想替张扬和王均瑶之间说和,毕竟这件事到现在仍然悬而未决,如果王均瑶坚持追究,张扬肯定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乔梦媛是为张扬考虑,如果双方能够达成谅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儿。

    张扬心说,我砸的就是你的店。

    王均瑶笑容不变道:“真是一场误会,如果我们早就知道这些关系,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不快。”

    张大官人笑道:“海瑟夫人,我砸金莎并不是冲着你,无论咱们有怎样的关系,金莎我还是得砸。”

    王均瑶望着这个嚣张的年轻人,唇角泛起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为什么?”

    张扬道:“我这人说话从来都不拐弯抹角,你把金莎交给马益亮管理从根本上就是错的,马益亮在地方上有些关系,他哥哥马益民是我们江城亐市政协主席,可这个人的底子不干净,当初经营皇家假日的时候,就因为提供服务而被调查。”

    王均瑶没说话,微笑看着张扬。

    张扬继续道:“我第一次去金莎,就在金莎遇到了十多个持刀凶徒对我攻击,我不知道夫人对金莎经营的定位何在?马益亮到底在搞什么?你清楚不清楚?”

    王均瑶微笑道:“我很少过问具体经营上的事情。”这句话好像是在脱开干系。

    张扬道:“马益亮利用我丢失的证件,可以抹黑我的形象,诽谤我的人品,我这人脾气不好,忍不住就得发泄一下,金莎那栋楼本来就是我们政|医道官途贴吧首发|府的物业,我不能让那里变成滋生犯罪和的温床。”

    王均瑶道:“事情我都清楚了,我谨代表我自己,为给张市长造成的不便道歉!”她端起了饮料杯。

    张扬也端了起来,人家敬他一尺,他得敬人家一丈,咱张大官人从来都是恩怨分明。

    王均瑶道:“我会仔细了解一下金莎的经营状况,如果真的有不法行为,我一定会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

    张扬道:“不好意思,金莎租用的那栋楼我已经代表政|医道官途贴吧首发|府正式收回了,南林寺是佛教圣地,你们当初选址的时候恐怕没有考虑周到,宗教界的人士已经多次针对这件事进行了抗议。”

    王均瑶静静望着张扬,张扬的意思很明显,金莎别想再开张。

    王均瑶叹了口气道:“有些时候,人的主观意愿是好的,可一旦具体实施,味道就变了。”

    张扬笑道:“其实夫人并不适合搞这种娱乐业。”

    王均瑶柳眉轻挑:“张市长什么意思?”

    张扬道:“娱乐业是个很敏感的行业,稍不注意,方向就会发生偏差,今兄是我们平海公安厅厅长,金莎的事情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影响,很多人都在说闲话,我的意思,夫人应该明白。”

    王均瑶道:“看来我对国内的投资环境还不熟悉,没有考虑的这么周到。”

    张扬微笑道:“其实国内投资市场很大,以夫人的实力和眼界原不必盯着娱乐业这一小块蛋糕。”

    王均瑶从这句话发现了张扬的狡黠之处,王均瑶道:“任何事都有一个适应的过程,金莎就当作我进入国内市场的一块试金石吧。”

    乔梦媛看到两人之间的谈话倒也是心平气和,也逐渐放下心来。

    张扬看了看时间,起身告辞,之前他就说过下午还要赶回去开会,所以王均瑶和乔梦媛都没有出言挽留。

    张扬走后,乔梦媛歉然道:“海瑟阿姨,因为我的缘故让您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这样,金莎这次的损失全都由我来负责。”

    王均瑶笑道:“你跟我还这么客气,都说过了,金莎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之所以开金莎,是因为过去我在美国一直都从事娱乐业,只是用来试水国内市场的,亏了还是赚了我都无所谓。”她虽然说得轻巧,可这次金莎因为被砸,前期的装修都算上,至少要亏损三百万。

    乔梦媛试探着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金莎的事情?”

    王均瑶道:“我是在做生意,又不是跟别人争强斗狠,金莎经过这件事,名声已经完了,如果勉强维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算了,只当是花钱买了个教训。”

    她表现的越是宽容,乔梦媛心里越是觉得难受,这次的确有些亏欠王均瑶,所以她才会主动提出补偿王均瑶的损失。

    王均瑶道:“张扬有句话说得对,我在平海做娱乐业,万一出了什么事,会给我那个大哥带来很多不好的影响,我现在已经很后悔开金莎了。”

    ——————医道官途贴吧首发——————

    张扬开完会之后就接到了乔梦媛的电话,乔梦媛告诉他王均瑶不会追究这件事,而且放弃重开金莎的念头,也就是说,王均瑶认栽了。张扬感到有些奇怪,王均瑶的表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她究竟是知难而退还是故布疑阵,还是抱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想法呢?可人家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高姿态,张扬也不能显得太小气,他当即表示让乔梦媛安排一下时间,自己请王均瑶吃顿饭。

    放下电话,市人大主任赵洋林走了进来,赵洋林刚刚去工地现场看了看,对工程的进展和质量表示满意,他笑道:“平中建设的老总吴中原刚刚过来了,经过他的工作,现在工人们的干劲都很足。我邀请他待会儿去咱们餐厅吃晚饭,你得作陪啊!”

    张扬笑道:“敢情您是把我当三陪用了,成!您指哪儿我打哪儿!”

上一篇:第四百六十二章 无法无天 下一篇:第四百六十四章 宽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