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放弃了寻找手包的念头,眼看就要十点了,还是老老实实四家睡觉,明天一早去把证件挂失了,这件事也怪不得别人,是他自己不'1'io

    张大官人连开车也小心了许多,毕竟现在身上什么证件都没了,他也不想招惹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本站更换新域名

    刚刚离开老街,就接到了乔梦姣的电话,张扬盯着仪表盘上的时间,笑道:“梦姣,这么晚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儿?”

    乔梦姣已经习惯了这厮的调侃,轻声道:“我和时维在汉江烧烤呢,你来不来?”

    张扬道:“这么好的兴致,大半夜的想起我来了!”乔梦姣笑道:“你赶紧来吧,时维文喝多了!”

    张扬一听就有些害怕了:“喝多了啊,我去方便吗?”刚才刘艳红才给他上过课,张大官人多少有些心虚。

    电话中传来时维的笑声:“你赶紧来啊,我没喝酒,你别听我表姐瞎说,有好事儿找你。”

    张扬听到时维说话还算清醒,这才笑道:“我离汉江烧烤不远,五分钟之内一准赶到。”

    ●●●●//●●■唧唧唧●●●●.i唧唧■●●●岬唧●●●●●岬●唧','●i'砷●●.i唧●■●唧●●●●0,''●i'.i唧唧~呻砷●●0,''唧唧唧呻唧呻砷●●■●呻唧砷●●0唧●∽唧唧●■●

    张扬来到汉江烧烤的时候,店老板李承乾笑着迎了过来,他小声道:“你来了就好了,上次惹事的乔总又来了。”李承乾对上次在烧烤内发生的斗殴事件仍然心有余悸。

    张扬不禁笑了起来,他还记得上次乔梦岐在汉江烧烤闹事的事情呢,不过当时乔梦姣正值失恋,否则一贯矜持文静的她也不会变得那么野蛮。

    时维和乔梦姣两人就坐在大厅里,汉江烧烤的生意越来越好,包间已经满了,她们来晚了只能坐在外面。

    张扬笑眯眯凑过去坐了,冲着乔梦媛点了点头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有兴致出来吃烧烤?”

    乔梦姣道:“晚上左市长请我大哥吃饭,我们两个都跟着过去了。

    时维抱怨道:“如果不是表姐非要让我陪她,我才不去呢,沉闷得很,一帮官员说话那个虚伪,除了装腔作势就是溜须拍马,我被憋得就快透不过气来了。

    张扬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不过可以想像到那种场面,不由得笑了起来:“跟领导们吃饭就是这个调调。”

    时维道:“也不都是,你也是领导啊il可跟你吃饭就很有趣。

    张扬道:“我那叫平易近人,这世上倏我这种国家干部太少了。

    哒维嗤之以鼻道:“臭吹,你就会自吹自擂。”

    张大官人道:“没办法啊,你又不帮我吹”这话一说出口感觉有些不太对,这厮的思想是越发邪恶了。

    好在时维和乔梦姣在这方面纯洁得很,两人都没往坏处想。

    时维笑道:“那你就谦虚点,以后我肇你吹,让我表姐也帮你吹,

    好不好?”

    张扬乐不可支的点了点头:“成,只要你们俩帮我吹,我就可着劲的谦虚。”这厮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幅旖旎缠绵的画面,慌忙端起一杯扎啤诱了下去,大爷的,咱可不能这么邪恶,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啊!

    乔梦姣道:“可能吗?谦虚跟你可挨不上边。”

    张扬道:“万事皆有可能,我也是在不断地进步嘛!”

    时维道:“我听大表哥说,昨天你一个人在金莎大战三十多名持刀?”

    张扬苦笑道:“说起来跟他还真有点关系,本来我想请他去皇家假日喝酒聊天,他非得去吴中原那里,所以才碰上了这件事儿。”

    乔梦姣笑道:“在金莎门口念经的那群和尚跟你有些关系吧?”

    张扬并没有隐瞒她们,点了点头道:“马益亮这个人存心想看我笑话,而且他这间夜总会经营上有些问题,我怀疑他从事服务,所以才借着这个机会给他一个教训。”

    乔梦媛皱了皱眉头,她对业是抵触的,南林寺商业广场由她和安je晨共同开发,金莎现在的地方也是租用她们的,乔梦妓道:“金莎的后台老板是海瑟夫人,我和她凡年前就认识了。”

    张扬道:“在美国就认识了吗?”

    乔梦姣点了点头,轻声道:“我去美国留学的时候认识了她「海瑟夫人为人不锃,我初到美国的时候,人生地权,还是她帮我租了房子,生活上也时常照顾我,可以说我欠她一个人情。”

    张扬道:“所以她回国租房子,你毫不犹豫的在南林寺商业广场划出一块地方让她开金莎夜总会?”

    乔梦姣道:“其实她租楼之前,我都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张扬道:“假如她真的利用金莎搞非法经营,你会不会回收那块地方?”

    乔梦姣咬了咬樱唇,这个问题让她很难回答。

    时维道:“我说你们烦不烦,一起吃饭能不能聊点轻松的话题?不是官场就是商场,人活在世上除了工作没别的事情可做了吗?”

    张扬笑道:“那咱们聊点轻松的,最近感情上有没有着落?有没有

    人追你啊?”

    时维哼了一声:“追我的人多了去了,咦!我说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咱不是朋友吗?女人青春短暂,你要不在最好的时间段把自己嫁

    出去,你就等着一天夭贬值吧。”

    时维狠狠瞪了张扬一眼道:“咸吃萝卜泫操心!”

    张大官人满脸愕然道:“我说丫头,咱得注意修养素质!

    时维道:“跟你这种人,就不用讲究素质。谁说女人一定要急着嫁出去?就你们这帮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越是对你们好,你们就越不把别人当回事儿。”

    张扬笑道:“你对我好吗?”他敏锐的捕捉到时维的言外之意。时维这才意识到说错了话,慌忙道:“我是为我表姐不值!张扬看了乔梦媛一眼,却见她黑长的睫毛垂

    了下去,俏脸之上浮现出路然的表情,时维这丫头说话就是不经大脑,不经意之间又把乔梦嫒给伤着了。

    乔梦姣勉强笑了笑道:“行了,你少拿我说事儿,走吧,不然明天又没精神工作了!”

    从乔梦姣的表现,张扬臆然感觉到她的心中应该仍然未能特许嘉勇的影子抹去。

    张扬的这个夜晚睡得并不踏实,脑子里一会儿想起刘艳红对他说的话,一会儿又想起乔梦媛郁郁寡欢的神情,他发现自己的确不是一个专情的人,可他偏偏对每个女孩子都难以割舍,倘若在大隋朝那会儿,这些应该不成为问题,可在当今的时代,别人就会用道德标准来衡量他,张大官人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虽然已经适应了这个时代,可他毕竟不属于这个时代,他的有些意识是注定无法融入进去的,比如说他的感情。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张扬都不是一个轻易放手的人,正因为此,他的感情上会面临越来越多的矛盾和博题,张大官人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可能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合赞同他的感情观,可这厮却执着的认为,他没错,他的感情观压根就不应该用这一时代的道德标准来约束。

    张大官人的思考没有带给他任何的结果,第二天清晨他早早的投入到工作中去,寄情于工作之中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可张大官人的这个八月注定是要遭遇坎坷的,他回到机场指挥郁后不久,想起挂失证件的时候,杜天野一个电话打过来了,劈头盖脸的呵斥道:“你小子昨晚干什么去了?”

    张扬被杜天野问得一愣,心说我不是陪你喝酒去了吗?这大清早的吃枪药了,火气怎么这么大?他还没有来得及解释,杜天野就道:“你真是了不起啊,满大街都是你的大字报!你还嫌自己不够出名!丢人都丢到家了!”

    张扬不以为意道:“大字报怎么了?别人想诋毁我,什么招都使得出来!”

    杜夭野道:“你啊,这次丢人可丢大了。张扬道:“你把话说清楚行不?”杜夭野道:“自己@_江城来看看吧!

    张扬这边放下电话,正准备离去,却听到大门处传来吵闹声,他出门一看,保安和两名打扮妖娆的女郎发生了冲突,其中一吝黑色超短裙露出两条雪白大腿的女郎叫道:“副市长怎么务?张扬,你给我出来,睡完老娘就不给钱啊!”

    张大官人的脑袋嗡!地一下就大了,我靠,这他妈什么事儿「难怪杜夭野刚才发这么大火儿,今天自己出门没看黄历,怎么又遇到这种倒窭事儿。

    张扬从来都不怕事,他缓步来到大门前,那黑衣女郎看到张扬,指着他道:“喂!你总算出来了,欠我钱呢,赶紧给我!”

    张大官人道:“你谁啊?”

    “你不认识我啊?昨晚你跟我的时候怎么不说?

    这女人一嚷嚷把指挥郜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惊动了,人大主任赵洋林刚刚来到,汽车也被堵在大门口了,看到眼前的场面不禁摇头。

    张扬向那名保安道:“报警抓人!”

    那黑衣女郎尖叫道:“你抓我?你个臭,你嫖完了老娘不给钱,以为我战不到你,你别把驾驶证留下啊!”她手中挥舞着张扬的驾驶证。

    张扬一看就明白了,想不到自己丢包终究还是出了问题,没来及挂失呢,就让别人借着这件事摆了自己一道。他明白,可其他人不明白,看到那女郎拿着张扬的驾驶证,底下都开始嘀咕了,看来张扬的确有嫌疑,平白无辜的人家不会赖上他,再说了他的驾驶证怎么会落在人家手里。

    张大官人笑了,这种伎俩耒对付他,实在是太轻视自己了,他上前走了一步,忽然闪电般探出手去,将驾驶证一把抢了回来。

    那女郎没想到他抢得这么快)惊声道="你一一一一一一”张扬道:“抓人!”

    几名保安这会儿反应了过来,冲上来抓住那名黑衣女郎,黑衣女郎呼天抢地的尖叫起来。和她一起过来的红衣女郎看到形势不对广吓得转身就逃,保安想追,却被张扬制止,他向其中一名保安招了招手,附在他耳边低声叮嘱,让他去跟踪那名女郎。

    负责机场工地治安的警察也来了,被抓住的那名黑衣女郎,不停的咒骂,极尽恶毒之辞,张扬听得心烦,f脆下令让人用胶带把她的唱巴给封上,向派出所负责人交代道:“把她的底子给我查清楚,什么人让她来得,从哪儿得到我驾驶证的全都给我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赵洋林这才从车上下来,来到张扬的面前,苦笑道:“张扬啊,你这唱得是哪一出啊?”

    张扬道:“我哪儿知道啊?大清早就遇到这桩倒霉事,你说我窝心不?”他想起杜天野发火的事情,十有跟这件事有关,他向赵洋林道:“赵主任,这边你盯着吧,我得赶紧到市里去一趟,听说有人散播我的大字报。”

    赵洋林心说哪个不开眼的又跟这厮对上了,这不是自找难看吗?他点了点头道:“去吧,赶紧解释清楚,别让人家误会。”

    张扬前往江城的路上就接到了姜亮的电话,姜亮的语气充满了同情

    “哥们,你这下成名了,满大街都是你的大字报,说你嫖娼不给钱,人家把你的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全都复印了,散得到处都是,我正带人帮你擦呢。”

    张扬苦笑道:“哪个孙子这么缺

    德,麻痹的,居然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姜亮道:“我说,你的证件怎么落在别人手里了?”

    张大官人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啊,我如果说是丢了,你信吗?”

    姜亮道:“丢了我信,可怎么这么巧让你仇人给拾到了!”

    张扬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姜亮听完也是义愤填膺,怒道:

    这他妈谁啊!也太可恶了,居然用这种龌龊的手段整你。

    张扬道:“没事儿,纸包不住火,马上我就舱理出头绪。姜亮低声道:“这件事不会和金莎的事情有关吧?”

    张扬道:“十有吧,昨天我还准备放他们一马呢,如果让我查清这件事真的和金莎有关,管他背后老板是谁,我都要把金莎从江城抹掉!”

    机场工地派出所很快就调查出了结果,那黑衣女郎刚刚才从劳改农场放出来,过去就因为从事行业被劳教多次,不过她嘴很紧,一口咬定张扬嫖娼不给钱。负责跟踪另外一名女郎的保安也很快传来了消息,那女郎上了一相牌号为平c奶的奥拓车。

    知道了车牌号,查出车主并不难,半个小时后,张扬和姜亮就出现在云东小区十二号楼,他刚刚看过姜亮带来的大字报,上面对他极尽诬陷之能事,还把他的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全都复印了上去,张扬已经推测到这件事和李祥军有关,不过凭李祥军的智商做不出这一连串的事情,在事情没有明了之前,碍于李长宇的面子,张扬也不能先找李祥军的晦气,这笔帐先给他记下,等查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再回头找他算账。

    姜亮指了指停在楼下的深蓝色奥拓车道:“就是这辆车!”张扬点了点头道:“主人在家啊!”

    姜亮提醒他道:“你得保证自己别冲动,要不然干脆把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张扬道:“放心吧,我忍着。”

    两人说话的时候,看到楼梯口有两个人向这边走了过来,两人慌忙躲在树后,张扬看到其中有一人是刚才在新机场工地逃走的那名红衣女郎,还有一名长相猥琐的男子。

    姜亮低声道:“是她吗?”张扬点了点头,已经大步冲了出去,姜亮赶紧跟了出去。

    那对男女意识到有人向他们冲过来,吓得慌忙钻入了汽车,那名男子将车门全都锁上,启动引擎想走。

    张大官人焉能让他从眼皮底下溜走,扬起拳头一拳就砸在车窗上,车窗玻璃被他一拳砸得完全碎裂,张扬探出手揪住那孚与的衣领,一把就将他从车内给拖了出来,然后重重扔在地面上,抬脚照着他的面部就踹了下去。

    那县子惨叫一声,已经是满头满脸的鲜血,张扬这一脚也够狠的,把他脸上散落的玻璃碎屑都踩进肉里了,以后少不得要多几颗麻子。

    姜亮有些不忍心的闭上眼睛,都提醒他别冲动了,可张扬一出手显然把什么都忘了,这也难怪,如果这件事落在自己身上,他也忍不了。

    姜亮还是很礼貌的,敲了敲另外一侧的车窗,向那名吓得脸色惨白的红衣女郎道:“是你自己下车,还是我拖你下来?”

    那红衣女郎目光中充满惶恐之色,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张扬这会儿又抓住那男子的头发,扫脸就是俩大耳刮子,打得啪啪有声,不过这厮内心中的火气却丝毫没有因为这通发泄而减轻。

    那男子被打得心惊胆颢,哀求道:“哥们我跟你无怨无仇的一一r一一一你别打了一一一一一一”

    张扬望着那红衣女郎道:“我驾驶证怎么落在了你们手上?谁指使你们这么干的?”

    红衣女郎道:“你把尧尧怎么了?”她口中的充尧就是被张扬给抓住的那名黑衣女。

    张扬冷笑道:“知道什么叫诽谤罪不?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女孩子,年纪轻轻的不学好,看来只能让政府好好教育教育你们了。”

    被打的那名男子道:“跟我们没关系啊,我都不知怎么回事「你打我干什么?”

    张大官人对他多嘴的行为很是不满,又是一个耳刮子攮过去,打得那男子呜呜哀鸣,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

    姜亮向远处的警车招了招手,跟他一起过来的两名警察表情威严的是了过来,姜亮道:“把他们都给我铐回去,好好审问。”

    那红衣女郎害怕了:“你你别抓我,这件事跟我没关系,我就是跟着尧尧去看看热闹。"

    张扬道:“跟你没关系你跑去新机场工地做什么?“

    “她一个人不敢去,让我陪着。”

    张扬点了点头道:“她这次十有得坐牢了,你这么喜欢陪她,一起去吧。”

    红衣女郎吓得哭起来,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干什么这是?光天化日的欺负女人,你们还要不要脸啊!”

    张扬听到这声音有些熟悉,转身望去,却见一名衣着的红发女郎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正是那天晚上在金莎夜总会骚扰自己的那个。也是因为她张扬才和刘五发生了冲突,从而引发了那场混战。

    那红发女郎叫李满满,是金莎的五朵金花之一,她看到张扬也是微徽一怔,旋即又笑了起来:“我当是谁啊,原来是你!

    张扬道:“这事跟你也有关系?李满满道:“什么事情啊?”张扬把那张大字报向她扬了扬。李满满凑过去看了看,不由得捂着嘀格格笑了起来。

    姜亮忍不住道:“你严肃点,现在是警察办案!知道什么情况最好马上说出来。”

    李满满道:“有人在整体啊!”张扬道:“还用你说。”

    李满满道:“冲在你那天晚上帮过我的份上,我也帮你一次。她来到那红衣女郎身边拖着她的手臂小声的问。

    姜亮向张扬低声道:“这帮女人都不是什么正当人家。”

    张扬没说话,心中已经猜到,自己被阴的事情十有和马益良有关。

    果不其然,李

    满满没多久就问出了点头绪,那名叫尧充的黑衣女郎也是三「陪女,是受了别人的指使去闹事的。

    张扬道:“有没有说是谁指使的?”

    李满满道:“金玉玲,那娘们是马益良的姘头。”

    张扬点了点头,他明白了,整件事果然是马益亮在背后策划。

    那名被打的男子倒真的是冤枉,他是红衣女郎的男朋友,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可张大官人气头上,误伤也是难免的,临走的时候还指着那男子的鼻子道:“以后看好你女朋友,别到处惹事!”

    姜亮跟着张扬上了他的皮卡车,看到这厮的双目中迸射出愤怒的火光,知道一场战斗在所难免,慌忙提醒他送:“你也不能相信这些三陪女的话。”

    张扬冷笑道:“昨晚我把包忘在老街饭店,刚.巧被也去那里吃饭的李祥军捡到了,这小子肯定把这件事告诉了马益亮,所以马益良想出了这么一个损招整我。”他虽然恼火,可是头脑还算清晰,能够杞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分析的头头是道。

    姜亮道:“可你怎么证明?”

    “证明这件事很容易!”张扬拿起手机拨通了李祥军的电话。

    李祥军刚刚睡醒,接通电话显得有些不耐烦:“什么事啊?”

    张扬冷冷道:“李祥军,我跟你无怨无仇吧,从来都看在李市长的面子上叫你声军哥,可你别给脸不要脸啊!”

    李祥军一听内心一沉,心说坏了,张扬可能知道自己捡到他手包的事情了。李祥军嘴上还很硬:“你什么意思?大清早的,你怎么骂人呢

    7

    张扬道:“骂你算便宜你,要是让我见到你,我非抽你不可,你和马益亮没一个好东西,觉着自己做过的事情没人知道?可惜那孙子骨头太软,把你给供出来了。”

    李祥军的头脑一直都很简单,真以为马益亮把自己给出卖了,预声道:“他说什么?”

    张扬道:“今天有人到处散发我的大字报,我刚找-过马益亮,他都承认了,全都他妈是你干的!”

    李祥军大声道:“我没干,跟我没关系!”

    “络他妈还跟我嘴硬,驾证我都找咧了,上面有付的指纹!”

    李祥军道:“我没干,昨晚马益亮就把包给要是了”说完这句

    话他顿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张扬冷笑了一声挂上了电话,向姜亮点了点头道:“听到没有,马益亮这枸日的敢跟我玩阴招!”

    姜亮道:“他找死啊!”

    张扬道:“我今儿得把金莎给砸了!’’

    姜亮道:“你是国家干部!”

    张扬道:“这事儿你跟谁都不要打招呼!谁也别想拦着我!”

    正在金莎清理内部,为重新开业作准备的马益亮接到了李祥军的电话,李祥军说得言简意赅;“张扬知道咱们的事情了,你最好做点准备。

    马益亮一听就慌了:“他怎么会知道?”

    “我不清楚,反正他知道了。”李祥军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马益亮正在考虑对策的时候,就听到门外发出咣!地一声巨响,刚刚整修好的夜总会大门被人圄一狠水泥柱给撞开了,从门外涌进来百佘名民工。

    带头的正是丰泽副市长张扬,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环视金莎夜总会富丽堂皇的大堂道:“这儿不错,以后我们指挥部就在运儿,大堂可以改成会客大厅。”

    马益亮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张市长,你干什么?''

    张扬拿出一份合同在他面前晃了旯:“这栋楼已经被政府收购了,从今夭起作为新机场建设工程指挥郜的市内联络处,你听懂了吗?”

    马益亮怒道:“我们签了合同的!”

    张大官人不屑笑道:“你跟谁签得?’’

    “乔总一一一一一一”

    张扬冷笑了一声,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砸!”

    百余名民工一拥而上,虽然金莎现场还有十多个保安,可是看到眼前的声势,谁也不敢上前一步,那帮民工轮着铁锹大锤,把富丽堂皇的金莎夜总会马上变成了一片拆迁工地。

    马益亮急了,他红着眼睛冲向张扬,嘶声叫道:“张扬,你无法无天,我要告络,你他妈等着坐牢吧!”

    张大官人眯起双眼望着马益良,忽然扬起右手,准确有力响亮的抽了这厮一个耳光,打得马益良原地转了一圈,扑通一声坐倒在了地上。

    张扬道:“你他妈也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跟我斗,你没那!$

    格!”

    马益亮从地上爬起来发疯似的冲向张扬,被张扬又一脚踹倒在地上,马益亮的手机也从怀里掉了出来,他想起了什么,伸手去抓手机想打电话,张扬抬起脚把他的手和手机一起踩在脚下。

    马益亮疼得杀猪般嚎叫起来。

    张扬脚掌用力,手机碎裂的声音清晰可见,他微微躬下身子:“孙子哎,没人保得住你,有我在江城一天,就不会再有金莎这两个字!”

    [今天更这么早,目的就是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

上一篇:第四百六十三章 造假与诽谤 下一篇:第四百六十四章 宽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