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张扬幸运的落在了遮阳棚之上,遮阳棚缓冲了他下坠的力量,他打了一个滚然后落在地面之上,身上还有火苗没有完全熄灭,张扬原地滚了几圈,将火焰熄灭,他站起身,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有两名热心人冲了出来,想要帮助他,张扬抬头向新时代歌舞厅望去,却见火焰已经从自己逃出的洗手间窗口中蹿升出来。让张扬震惊不已的是,歌舞厅的一层也是浓烟滚滚。旁观的人群指指点点,都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突然失火。

    张扬想起还在里面的常海龙常海心兄妹,顿时紧张了起来,身旁那名男子好心的问道:“兄弟你有没有事儿?”张扬摇了摇头,他冲向歌舞厅的大门,此时不断有惊慌失措的人们从里面跑出来,因为失火,电梯停止使用,不少人从楼梯逃生,整个歌舞厅内到处都弥漫着浓烟,惊恐的情绪迅速蔓延着。张扬终于看到常海龙和薛燕,他大踏步迎了上去,大吼道:“海心呢?”

    常海龙摇了摇头,转身想要回去找常海心。

    张扬一把拖住他:“你留下,我去!”

    他扯下几块桌布,在喷水池中浸湿,然后披在身上向楼梯口走去,常海龙也学着他的样子,想跟他一起去找妹妹,张扬怒吼道:“给我留下,别跟着添乱!”

    常海龙大吼道:“可她是我妹妹!”

    张扬道:“我一定能找到她!”常海龙道:“我们一起冲出包间的,在通道里被挤散了!”

    张扬道:“你和薛燕在这里等她,我去找她!”张扬说完便带着湿漉漉的桌布,冲向楼梯口,这条唯一的安全通道如今已经人满为患,人们在危险面前,表露出极大地惊慌和恐惧,他们都想抢先冲出去,不少人从楼梯上滚落了下去。张扬看到从楼梯上走上去已经不太可能,他的目光望向那条从四层垂落下来的优惠酬宾大红条幅上,张扬抓住条幅拽了拽,然后沿着条幅攀援而上,烈火和浓烟已经让人们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逃生上,没有人留意到张扬宛如灵猿般的身法。

    张大官人虽然武功盖世,可是对浓烟却没有多少办法,湿润的衣服捂住口鼻,再加上他特殊的呼吸方法,可以很好的过滤烟雾,可是眼睛就没那么幸运了,张大官人被浓烟熏得涕泪直下,难怪都说火灾中很多人都是被烟给熏死的。

    张扬终于来到了三层,他按照脑子里的记忆,先找到了刚才他们所在的包间,房门大开着,张扬大声呼喊常海心的名字,却没有听到回应,他的耳力超群,即便是细微的呼吸声也应该能够听到,确信房内没人,张扬方才将转换目标去下一个包间搜索。

    外面响起了急促的火警声,今晚的岚山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先是木器厂失火,现在新时代歌舞厅失火,一个晚上两起火灾,岚山市消防部门疲于奔命。

    消防支队队长陈国胜正在部署救火任务的时候,常海龙找了过来,张扬已经进去了十多分钟,到现在还没见出来,常海龙和薛燕也仔细查看了逃出升天的人们,其中并没有他的妹妹,常海龙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他向陈国胜大声道:“赶快救人,我妹妹还在里面!”

    陈国胜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认出这个满脸灰尘的男子是常海龙,可当他认出之后,心中不由得大吃一惊,市长千金竟然在火灾现场,这件事麻烦了,他不敢怠慢,马上给公安局长庞忠良打了电话,将这一情况汇报给他,庞忠良听说这件事也感觉到事态严重,马上表示让消防官兵尽快投入抢救,他这就到达现场。

    常海龙是一边流泪一边给父亲打这个电话的,消防官兵已经开始救火,可是张扬和常海心仍然没有出来,常海龙心中的懊悔难以形容,如果不是他太慌乱,如果他抓住妹妹的手再紧一些,妹妹就不会中途失落。他含泪道:“爸,都怪我”

    常颂此时却表现出异常的冷静,他平静道:“要相信党相信政府,消防官兵一定能够救出海心”说到这里常颂心头却忽然感到一阵刺痛,一旁关注着这件事的袁芝青已经失声痛哭起来。

    常颂挂上电话,向袁芝青道:“哭什么?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哭有用吗?”

    袁芝青含泪道:“早就说过,让他们不要去这种场合,他们就是不听。”

    常颂默不作声的去换衣服,袁芝青知道他要去现场,也想要跟着一起去,常颂道:“你安安心心在家里等消息!”

    袁芝青的情绪有些失控,她尖声道:“你让我安心,我怎么安心的下?你不带我去,我自己打车去!”

    素来在家里说一不二的常颂此时也不得不低头了。

    张扬已经探查过十多个包间,里面并无常海心的影子,他大声道:“海心!”一种无法形容的内疚感笼罩着他的内心,如果常海心出事,他终生都无法原谅自己,今天的这场火灾明显是冲着他来的,常海心太无辜,一个花季少女如果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命运将会是何其的不公。

    张扬终于听到了微弱的救命声,他循声跑了过去,在弥漫的烟雾中找到了一名少女,那少女却并非是常海心,而是歌厅的招待,张扬扶起她,那少女死命抓住张扬的手臂,宛如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救命救命”

    张扬道:“还有没有其他人在这里?”

    那少女摇了摇头,张扬抱起她向安全出口走去,那少女迷迷糊糊道:“一直向前走,左拐横梁掉下来了,她把我推出来了,自己被困在里面”

    张扬内心一震,此时两个消防员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两名消防队员惊声道:“这里有人!”他们向张扬迎了过来,张扬将那女招待交给他们,转身就顺着少女所指的方向冲去。

    一名消防员大声道:“你给我出来,里面危险!”他跟着张扬追了上去,想要阻止张扬进入火场,一根燃烧的横梁从天而降,险些砸中这名消防队员,张扬的身后天花板出现大片坍塌,那名消防队员不得不退了回去。

    给搜救工作带来最大困难的就是浓烟,消防队员正在协助搜救出的人们有序的撤离火灾现场。

    常颂和妻子下了车,望着眼前的火焰和浓烟,常颂脸上的肌肉宛如大理石雕刻般僵在那里。袁芝青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掩住嘴,泪水簌簌而落,凄然叫道:“我的海心啊”

    常海龙和薛燕来到父母面前,常海龙满脸内疚的叫道:“爸,妈”

    常颂低声道:“情况怎么样?”

    “不知道,张扬冲进去救她了,可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常颂两道浓眉紧紧皱起,怒道:“你为什么不敢去?”

    常海龙道:“他不让我去”

    岚山市公安局长庞忠良和消防支队大队长陈国胜听说市长常颂来了,两人慌忙走了过来,庞忠良道:“常市长,根据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伤亡情况应该不会太严重,三楼先起火,一楼后起火,许多客人已经及时安全的撤离。”

    陈国胜表示:“常市长,你放心我们消防官兵一定会尽力去营救每一个人。”

    常颂脸色铁青,怒吼道:“你不去指挥救火在这里废什么话?快去!”

    陈国胜被训得满脸通红,转身赶紧去了,常颂骂的的确很有道理,他现在最应该做得是指挥救火而不是其他。

    庞忠良内心极其沉重,常颂刚才的表现已经充分证明了他的愤怒,如果常海心发生了不测,不但陈国胜要倒霉,只怕连他这个公安局长都要跟着倒霉。

    常颂已经在现场给主管公安消防的副市长江景和打了电话,常颂冲着电话吼道:“江景和,你还能不能干?一个晚上两起火灾,明天你自己把辞职书送到我桌面上!”

    庞忠良听得心惊肉跳,常颂发威了,在岚山和别的城市不同,其他城市都是书记说了算,可他们岚山却是常颂这个市长更为强势,市委书记周武阳只是一个过客,最近围绕他要升迁省里任职的消息满天飞,岚山市市委书记已经成为常颂的囊中之物,他们这些官员谁也不敢得罪常颂。庞忠良暗暗祈祷,希望常海心能够大难不死。

    张扬按照那女招待所说的地方寻找,途中不停有燃烧的建材落下,张扬利用湿水的窗帘有效地躲过这一轮轮的空袭,前的通道完全坍塌,张扬大声呼唤常海心的名字。

    火焰和浓烟中,他听到了一个女子剧烈的咳嗽声。

    张扬从这条燃烧的通道无法经过,他一脚将旁边的房门踹开,只一拳就将墙壁砸了个大洞,这些墙壁都是用石膏板和轻钢龙骨隔离的,这种材料根本阻拦不住张大官人。

    张扬利用这种方法,连续穿过两个房间,方才绕过那段坍塌的通道,撞开燃烧的房门,狭窄的通道之上布满浓烟,他循着咳嗽声走了过去,在浓烟中摸到一个柔软的躯体,张扬抱起她,因为浓烟严重影响到他的视线,他无法分辨这女孩子究竟是不是常海心,却听她虚弱无力道:“张扬张扬”

    张扬的眼眶热了,怀中的女孩子自然是常海心无疑,他拥紧了常海心的娇躯,一根燃烧的横梁从空中砸落下来,砸在他的后背上,张大官人被这一重击砸得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在地上。他强撑着没有倒下,避免常海心受到更大的伤害。

    来时的道路已经被火焰和浓烟封锁。

    张扬抱着常海心来到窗口,他用湿布抱住手掌将燃烧的窗户推开,抱着常海心爬了上去。

    常海龙第一个看到了张扬,他激动地大叫道:“张扬!是张扬!”,常颂也看到了,袁芝青看到张扬怀中的女儿,她捂着嘴唇不停的哭。

    常颂向身边的庞忠良大吼道:“你愣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去救人!”

    庞忠良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去指挥云梯,让消防队员赶紧营救。

    张扬转身望去,刚刚减弱的火势卷土重来,宛如巨潮一般向他的身后咆哮而来,消防云梯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

    一个让现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场面发生了,张大官人抱着常海心腾空跳跃而起,稳稳落在距离他们还有三米处的消防云梯急救挎斗内,与此同时,身后的火焰引发了爆炸,一道足有十多米长的火焰从窗口冲出,一道火龙将张扬和常海心所在的挎斗完全吞噬。

    常颂已经失去了镇定,他大吼道:“降落,降落!”

    云梯缓缓下降,当张扬抱着常海心重新站起的时候,现场欢声雷动,常海龙激动地和薛燕拥抱在一起。

    常海心已经昏迷了过去,张扬留意到她的左颊被烧伤,留下了一块杯口大小的伤痕,不过庆幸的是,她的生命应该没有大碍。

    张扬抱着常海心来到地面上,常颂一家人全都围了上去,袁芝青看到女儿,已经是泣不成声。

    张扬道:“生命没有大碍,你们放心。”

    现场医护人员慌忙围了上来,将常海心抬上担架,张扬向常海龙道:“你跟他们过去,我整理一下马上就去医院。”

    常颂向张扬点了点头,心中的感谢尽在不言中。

    张扬在这次的大火中只受了一些小伤,他稍稍处理了一下,不过让张大官人郁闷的是,头发又被烧得惨不忍睹,只怕还得刮一光头。

    他来到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时候,常海心已经被送往急救,常颂一家人都坐在贵宾休息室内焦急的等着,副市长秦清也闻讯赶来,对常海心的状况担心不已。

    看到张扬进来,秦清关切的望着他,虽然没有说话,可目光中的关切和紧张早已流露无遗。

    张扬向秦清笑了笑。

    常海龙迎上来道:“张扬,你有没有事?”

    张扬摇了摇头:“都是一些小伤,我皮糙肉厚,没什么问题。”

    常颂道:“还是去让医生帮你处理一下吧。”

    说话的时候,岚山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杨洪正走了过来,他和常颂两口子是老朋友了,袁芝青慌忙起身道:“老杨,我们家海心怎么样?”

    杨洪正叹了口气道:“生命没有什么大碍,可是脸上的烧伤很重,以后肯定会留下疤痕,要做植皮手术。”

    张扬对杨洪正的话早有预料,他没有说话,悄悄在一边坐下了。

    袁芝青听到女儿烧得这么严重,不禁又哭了起来。

    常颂道:“哭什么?女儿逃过一劫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有什么好哭的?”

    袁芝青抽抽噎噎道:“你说得轻巧,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容貌,现在海心烧成了这幅模样,你让她以后怎么见人啊”

    其实常颂的心里也很不好过,他抿了抿嘴唇道:“洪正,海信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治疗上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

    杨洪正道:“常市长,咱们这关系,我肯定会尽力而为,不过海心的烧伤实在太严重,想要完全恢复,我看很难!”

    【男人最重要的就是信守承诺说到做到,兄弟姐妹们送上50张月票,章鱼兑现承诺,加更五千字,第二天一万两千字更新,实打实更新,用行动继续轰炸您兜里的月票!高呼一声,一万两千字,再求月票!】(!)

上一篇:第四百四十三章 欠债还钱(下) 下一篇:第四百四十四章 天妒红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