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秦清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张扬,张扬曾经医好了常颂的痛风病,也许他对烧伤会有办法。张扬道:“等海心情况稳定之后,我看看她的伤势再说。”

    张扬的心情也很郁闷,他认为这件事因自己而起,如果不是有人想对付他,也不会跟踪到新时代歌舞厅放火,进而引发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

    他一个人来到楼下花园,坐在长椅上,望着月朗星稀的夜空不由得叹了口气。

    秦清轻盈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张扬没有回头,直到秦清在他身边坐下,方才道:“情况怎么样?”

    秦清小声道:“没有人死亡,有二十六人不同程度的烧伤,新时代歌舞厅方面锁住了一条紧急消防通道,他们的装修也不符合防火标准,这次一定要追究相关负责人的责任。”

    张扬听到这次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严重,至少没有发生人员死亡现象,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

    秦清道:“你饿不饿?”

    张扬摇了摇头,他低声道:“这件事是冲着我来的。”

    秦清芳心一震,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充满了惊骇的目光。

    张扬道:“我当时去洗手间,有人向里面倾洒汽油,想把我烧死在里面,我发现及时,跳窗离开,可我没想到,他们会在一楼也防火,应该是想毁灭证据的。”

    秦清愤然道:“为了毁灭证据竟然要烧毁整座大楼,这种人根本没有人性。”

    张扬道:“这件事,我暂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记得那个男子的声音,只要让我遇到他,他就绝对逃不掉。”

    秦清道:“为什么不说出来,交给警方处理?”

    张扬道:“在治好海心之前,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常市长一家,我对警方的办事效率也缺乏信心。”

    秦清能够体会到张扬现在的心情,她柔声道:“不要太过自责了,这件事也许只是偶然。”

    张扬摇了摇头,他绝不相信这是偶然。

    常海心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她睁开美眸想要去寻找什么,却发现父母全都守在床边,常海心的声音有些沙哑:“爸妈”

    常颂微笑着点了点头道:“海心,你总算醒了!”

    常海心道:“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袁芝青望着女儿的面庞,心中的酸楚难以自制,她转过身默默流泪。

    常颂对妻子的表现极为不满,可当着女儿也不好发作,轻声道:“海心,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躲过这次劫难,你以后的人生路一定会顺顺当当的。”

    常海心没有看到张扬,芳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她轻声道:“张扬有没有事?”

    常颂道:“没事,刚才还来过,这会儿跟你二哥一起去吃早餐了!”听到女儿醒来后首先想到的是张扬,常颂心中不免生出一种难以言明滋味。

    常海心此时方才意识到脸部的疼痛,望着母亲微微颤抖的肩头,她的心中忽然感到一阵惊慌,小声道:“镜子,给我镜子!”

    常颂没说话。

    袁芝青红着眼睛道:“傻孩子,医院里哪儿有镜子”

    常海心忽然尖叫道:“给我镜子,我要镜子!”

    袁芝青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酸楚,泪水无可抑制的落了下来。

    常颂抿起嘴唇,低声道:“给她!”

    袁芝青含泪摇着头。

    常颂怒吼道:“给她!”

    袁芝青终于找出镜子,颤抖着手将它交到女儿的手上。

    常海心望着镜中的自己,用力咬着嘴唇,她忽然抓起镜子狠狠向床头柜上砸去,镜子被砸得四分五裂,她的纤手被割破多处,鲜血汩汩流了出来。

    常颂迅速反应过来,猛然抓住女儿的双手,常海心望着父亲道:“爸让我死吧”

    袁芝青扑上来抓住女儿的手臂,凄然叫道:“海心”

    此情此境让素来坚强的常颂也不禁眼眶发红。

    张扬和常海龙吃完早点返回病房,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是一惊,张扬从眼前的一切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轻声道:“多大点事儿,要死要活的,有我在这点小伤算什么?”

    张扬说得轻松,可常颂和袁芝青两口子都将信将疑,医院方面已经确诊,常海心的烧伤很重,面部深二度烧伤,局部三度,医生已经确定如果不进行面部植皮的话,肯定会留下瘢痕,这对一个花季少女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其残酷的消息。

    常海心望着张扬,她小声道:“我真的能治好?”

    张扬笑道:“能!但是留在这里不能!”

    常颂道:“张扬,你说,只要能治好海心的伤,我们什么都可以做到。”

    张扬道:“我手头缺一些药材,想要达到最好的疗效,必须需要药厂方面先进设备的配合提炼,这样,今天让海心和我一起前往江城,我想最迟半个月,我一定能够将她医治好,让她的容颜恢复如初。”

    常颂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道:“好!”

    袁芝青道:“可医院方面说海心的情况还不稳定,需要观察24小时,身体各方面的机能情况才会稳定下来。”

    张扬道:“那就再等十几个小时,我通知江城方面做好准备。”

    常海龙道:“我马上准备车,回头我送海心过去。”

    袁芝青道:“我也去!”

    此时闻讯赶来的医生和护士准备为常海心处理手上的伤口。

    常颂点了点头,他向张扬使了个眼色,张扬心领神会,跟着常颂一起来到外面的走廊上。常颂道:“张扬,海心的事情你究竟有几分把握?”

    在常颂面前张扬并不隐瞒,他老老实实回答道:“七成,我和于子良博士联系过,这次带海心回江城,不仅仅要靠我一个人,伤口的清理很重要,于博士在烧伤治疗上很有一套,我需要他的配合。”

    常颂道:“三个子女中,我最疼的就是海心,拜托了!”

    张扬道:“常市长放心,我一定尽力而为!”

    岚山市公安局长庞忠良亲自找到张扬调查情况,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张扬是第一个逃离火灾现场的,又冲入火场救人,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火场的,他知道的情况应该比别人多一些。

    张扬并没有将有人纵火一事说出来,他平静道:“当时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看到火起,第一反应就是跳窗逃离,脱离险情后,又从大门进入,协助受困者离开。”

    庞忠良道:“根据我们的初步调查,这场火应该是人为纵火,起火点共有三个。”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难道是有人想针对新时代?”

    庞忠良道:“目前还不清楚,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有人纵火,新时代的老板也在接受调查。”

    张扬道:“希望你们能够早日调查清楚这件事。”

    庞忠良道:“也许以后我们还需要张市长的配合。”

    张扬道:“没有问题,有需要我的地方,我肯定会全力配合,不过,我今天就要离开岚山了,江城那里还有很多工作去做。”

    庞忠良道:“有事我会主动联系你。”

    张扬和庞忠良分手之后,没多久就接到了章碧君的电话,章碧君刚刚从东江来到岚山,目前正在市民广场,她的话简单明了:“张扬,我有线索,马上到岚山市民广场。”

    张大官人正苦于没有头绪,想不到章碧君在这时候给他带来了好消息,他顾不上多想,马上驱车前往和章碧君的会面地点。

    章碧君乘坐的黑色奔驰车停在地下停车场C区,张扬将皮卡车和奔驰车并排停靠,然后推开车门走下去,进入奔驰车内。

    章碧君看着张扬刚刮的光头,不禁笑道:“光着个脑袋,一点也不顾忌国家干部的形象。”

    张扬道:“昨天差点没变成红烧狮子头,头发都被烧光了,刮秃了还好看一些。”

    章碧君道:“刚刚得到的消息,想暗杀你的人是两名职业杀手,他们受雇于前南锡市政法委书记唐兴生!”

    张扬愣了一下:“唐兴生?”

    章碧君点了点头道:“内线消息,十分可靠,这两个人目前还没有离开岚山,住在广场北侧的富源酒店,我已经让人盯住他们了,他们一整天都没有离开房间。”章碧君将房间号递给张扬。

    张扬咬牙切齿道:“我这就去弄死这俩畜生!”

    章碧君道:“你害得唐兴生身败名裂,远走他乡,他恨你也十分正常,这两名杀手是他在国内的内应出面联系的,解决他们一定要干净利索。我们了解到这件事也是巧合。”

    张扬点了点头。

    章碧君将一个手提袋递给他道:“里面是一些必需用品,进入大楼的时候,我们会关闭所有的监视系统,你放心大胆的去做。”

    张扬道:“章主任,您对我可真好,这次我不是又要欠你一个人情?”

    章碧君笑道:“你是我重点保护的对象,刘庆荣、邱凤仙的事情你还没有帮我查清楚,所以我不能让你出任何的差错。”

    张扬拉开手提袋,从里面拿出一顶帽子戴上,然后贴上胡子,戴上假鼻子和眼镜,看起来就像个中年男子了。

    章碧君道:“手袋里有一些毒品,你进入房间内制住他们之后,可以将这些东西注入他们的静脉,就算警方调查起来,也会认为这是一起吸毒过量而死亡的案件。”

    张扬笑道:“你想的真周到,我还真怕杀错了人。”

    章碧君道:“如果你不怕麻烦,大可以去证实一下。”

    张扬大摇大摆的走入富源酒店,来到526房间,利用国安方面早已准备好的门卡顺利的打开了房门。两名正在房内吃着泡面的男子都是一怔,他们实在想不通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其中一人率先反应了过来,伸手从枕下抽出一把开山刀。可没等他举起开山刀,张扬已经猎豹般冲了上去,一拳击中他的颈侧,一脚踹在另外一人的下腹,两人被他的重击打得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张扬抢上前去点中他们的穴道。

    两人惊恐的看着张扬,想要说话,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张扬先抓住其中一人,解开他的哑穴道:“说话!”

    那男子颤声道:“你是不是搞错了”

    张扬双目中寒光闪现,他单手抓住那名男子的脖子,将他魁梧的身体举得离地而起,然后压在墙壁上,拾起那柄开山刀,抵在他的心口,冷冷道:“你的声音化成灰我都认得,昨晚那桶汽油浇得很爽吧?”

    那男子吓得脸色惨白,他怎么都想不到,纵火之后,张扬能够从火海之中全身而退,更想不到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上自己,颤声道:“你认错人了”

    张扬道:“唐兴生给了你们多少钱?”

    那男子此时已经完全明白张扬已经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清清楚楚,脸色变得惨白,额头上的冷汗簌簌而落,低声道:“我我错了”

    张扬道:“唐兴生通过谁跟你联系的?”

    “宗奇伟”

    【晚上还有一章更新,求点评价票,争取早日冲到皇冠!】(!)

上一篇:第四百四十四章 天妒红颜(上) 下一篇:第四百四十五章 科学依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