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杜天野也不得不赞同他的这句话有道理,看到张扬信心满满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道:“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张扬神秘道:“请允许我暂时保密,天机不可泄露!”

    

    张扬盘算着自己是应该请病假还是事假,可他没想到的是,沈庆华主动找上了自己,沈庆华显得很和蔼:“小张啊,省党校下月有个大力发展精神文明建设的干部培训班,我考虑了一下,还是你去最合适,年轻人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张扬愣了一下,他还想主动回避呢,这倒好,人家沈书记看自己碍眼,想办法要把自己给支开了。

    张扬笑道:“多长时间啊?”

    沈庆华笑道:“两个月。位于南锡静海市,海滨小城,风景美丽得很,这次过去的基本上都是副厅级干部,你是个特例,要珍惜这个学习机会。”

    张扬心说老沈啊老沈,你可真够狠的,一下就把我给发配两个月,精神文明建设干我屁事,你派个副书记过去就是,人有时候心理很奇怪,明明自己想走开,可一旦人家想支开他,心态就产生了变化,张大官人心里有些不爽。

    沈庆华道:“这阵子你工作的很努力,又是忙招商又是忙教育,我全都看在眼里,虽然你年轻,可身体也重要啊,都说身体是的本钱,你要是累垮了,我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帮手去?”沈庆华这番话说得虚伪之极,他恨不能张扬离开之后,再也不要回到丰泽来,他算是看清了,这小子就是一扫把星,来丰泽专门是为了跟自己做对的。他之所以这么急着把张扬支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看出最近苗头不对,一向低调做人的孙东强有抬头的趋势,孙东强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权力欲,而且他和张扬之间似乎有种默契,这两个人要是联起手来,沈庆华肯定头疼,所以沈庆华想让张扬离开一阵子,利用这段时间,稳固阵脚。

    张扬道:“我身体挺好的!”,这会儿他的心态已经调整了过来,虽然沈庆华的安排正中下怀,表面上还要装出不情愿的样子。

    沈庆华故意板起面孔道:“这次的机会很难得,别人想争取这个机会我都没有答应,小张,你一定要珍惜这次的学习机会,好好学习,回来把学到的知识和经验在丰泽推广开来。”

    张扬道:“可文教卫生工作也很忙。”

    沈庆华笑道:“你这种有责任心的年轻干部真是难得,我会将你的工作安排好,放心吧,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学习回来还有更艰巨的任务,更重要的工作等着你。”

    张扬暗骂沈庆华老奸巨猾,不过由他提出来最好,孙东强方面也不能说自己临阵脱逃,自己离开丰泽,沈庆华和孙东强之间的矛盾肯定要变得更加直接和尖锐。

    

    张扬把这件事告诉了孙东强,装出非常委屈的样子:“沈书记分明是要把我给支开啊,这根本就是流放。”

    孙东强虽然一直都不喜欢张扬,可最近一段时间,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所改善,共同的对手,让他们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了一起。孙东强道:“沈书记这个人心胸实在有些问题!”

    张扬道:“精神文明建设跟我的工作有关吗?他为什么非得派我过去?”

    孙东强道:“既然已经决定了,你就去安心学习两个月吧,反正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又不是永远留在静海。”

    张扬道:“孙市长,有句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孙东强道:“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说!”连他自己都觉着好笑,他和张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无话不谈了?斗争果然是件奇妙的事情。

    张扬道:“我觉着沈书记这么做是在搞分化,他认为抗旱救灾款的事情是我们联手在做文章,所以想分化我们,孤立我们之后然后逐一对付。”

    孙东强其实也是这么想,他淡然笑道:“别把沈书记想得这么阴险!”

    张扬道:“不是想,本来就是!孙市长,我敢保证,等我走了之后,沈书记肯定会针对你!”

    孙东强道:“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哪有什么针对不针对的?”心中却对沈庆华的作为相当的反感。他忽然想起张扬给他的那份材料,心中顿时安稳了起来,那份材料可谓是抓住了沈庆华的脉门。娄光亮那些人出去参观学习,是沈庆华批准的,沈庆华又是娄光亮的恩师,如果沈庆华敢针对自己,大不了将这件事捅出来。

    张扬道:“两个月,市里打算让谁代理我的工作?”

    孙东强道:“王华昭吧,他整天闲着没事做,本身和丰泽的牵扯又不大。”

    张扬点了点头,王华昭无疑是个最好的选择,此人是个挂职副市长,眼看任期就要满了,他在丰泽市领导层内独来独往,和其他人都没有牵扯。

    

    张扬即将外出学习的事情在外人的眼中看来,是沈庆华对他的变相流放,因为张扬的原因,丰泽撤掉了五名乡镇党委书记,对丰泽这座小城来说,可谓是一场风暴。

    常凌峰和程焱东都意识到张扬外出学习,是沈书记表达对他近期行为不满的一种方式,两人凑巧一起来到张扬的住处询问情况。

    张扬笑道:“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习,怎么搞的我跟被流放似的?”

    程焱东道:“是不是因为抗旱救灾款的事情?”

    张扬道:“你们千万别多想,就是正常学习,几位副市长都抢着去。沈书记考虑到我工作成绩突出,最近又实在太累,担心我身体出问题,所以才把这个疗养的机会交给我了,静海你们知道吗?好地方,海滨城市,风景宜人,我现在去正是时候。”

    常凌峰道:“丰泽一中分校区还等着你剪彩呢!”

    张扬微笑道:“请孙市长去!”,他是想露脸的事情都让给孙东强,越是这样,越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程焱东道:“姚建设一家的案子已经水落石出了。法院过几天就会开庭宣判。”

    张扬点了点头,虽然这次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可毕竟还是成功打掉了姚建设这个恶霸村支书,他感叹道:“他们家虽然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可杨文月的高考却被他们给耽搁了。”

    常凌峰道:“学校经过讨论做出决定,欢迎杨文月来我们学校免费复读一年,参加明年的高考。”

    张扬道:“应该的,听说杨文月成绩不错,如果不是这件事耽搁,也是一类大学的好苗子。”

    常凌峰道:“对了,两位高考状元都选择了去京城上大学,李当阳被北大中文系录取,冯璐上了协和医科大!”

    张扬想起冯璐之前想要学医的事情,不觉笑了起来,以冯璐这种刻苦学习的尽头,日后极有可能在医学上有所成就。

    张扬道:“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说实话,就算沈书记不让我去学习,我也打算请假,最近一段时间我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自己的私事不好意思占用公家的时间,出去学习就不同了,这种学习,不过是打着学习的名目去疗养。”

    程焱东笑了起来:“静海我去过,那地方风景不错,现在这么热,去海边绝对是度假首选。听说旅游杂志搞了个中国最美丽的海滩评选,静海排名第五。”

    常凌峰道:“出去调节下心情也好。”

    

    张扬的心情并不需要调整,暂时离开只是策略的需要,他走后,沈庆华和孙东强之间的矛盾势必会变得越发尖锐起来,这是张扬早就预见到的事情。离开丰泽之前,张扬抽时间把牛文强贷款的事情搞定,既然老朋友真心想要创业,张扬还是要尽心帮助他。

    抗旱救灾款事件之后,丰泽暂时陷入平静之中,只有身处局中。才能够体会到这种平静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酝酿过程。

    市长孙东强在经历了抗旱救灾款时间之后,他的工作作风变得越来越了,这一点从他在常委会上越来越多的发言可以看出,他改变了低调忍让的作风,孙市长开始初露峥嵘。

    谁都没想到孙东强和沈庆华之间的冲突来得这么快,事情从沈庆华的一桩提议开始,张扬的文教卫生工作暂时交给王华昭负责并没有任何异议,可沈庆华接着又提出了一件事:“现在党中央国务院提倡精简机构,我们也要响应上面的号召,我看丰泽有些职能部门就有些多余,比如说,这个文教卫生改革办?我认为没有存在的必要,教育局和卫生局本身就负有有改革的职责,现在多出了文教卫生改革办?这分明是混淆职能,搞双重领导嘛,我看文教卫生改革办可以取消了!”

    所有常委都没说话,沈庆华这一棒子明显是打在了张扬的头上,谁都清楚文教卫生改革办是张扬努力下的结果,办公室主任常凌峰又是张扬的左膀右臂,沈庆华撤掉文教卫生改革办就是拿走常凌峰的部分权力。当初张扬成立文教卫生改革办的初衷,一是为了给常凌峰一个位置,而是为了更好的把文教卫生工作掌握在手中,还有重要的一点是,文教卫生办拥有独立帐户,也就是财权,张扬刚外出学习,沈庆华就来这么一手,他的动机不言自明。

    孙东强也没说话,毕竟沈庆华的这一棒没有打向自己,为了常凌峰出头好像并不值得。

    沈庆华又道:“成立企业改革办公室,我提议由刘强同志担任企业改革办公室主任!”

    孙东强冷冷看着沈庆华,他语气生硬道:“我反对!”

    沈庆华微笑道:“东强同志,还没有轮到你发表意见,等我把话说完行吗?”他继续道:“关中亚同志担任企业改革办公室副主任!”

    这次不但是孙东强,与会所有人员都听出沈庆华这是在示威,不,这是在发飙,他在通过这种方式强调自己在丰泽的绝对统治权,老子就是说一不二。

    孙东强又道:“沈书记,刘强在高考舞弊事件中犯了严重的错误,所以才被免去教育局局长的职务!”

    纪委书记赵金芬道:“孙市长,难道国家干部就不会犯错?任何人都会犯错,总不能因为一件事就否认别人的成绩,让别人一辈子都在惩罚和自责中渡过!”

    孙东强道:“赵书记,在刘强的问题上,你好像没有发言权!”

    赵金芬被孙东强一句话噎得满脸通红,她原本就不大的胸膛剧烈起伏着:“孙市长,在场的所有同志都知道,我向来公私分明,我说这句话,不仅仅是因为刘强是我丈夫,而是从公平的角度来说,对于党内同志,我们帮助他们认识到错误,还要给他们改正错误的机会。”

    孙东强道:“好,刘强的问题咱们不说,关中亚算什么?一个截留抗旱救灾款的干部,刚刚拿下,现在又要任用,这样的干部拿什么去取信于老百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一双眼怒视沈庆华,孙东强现在的底气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背后有一帮老常委给他撑腰,更重要的是,张扬给了他一张王牌,现在还不是他拿出王牌的时候。

    沈庆华道:“刘强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问题,可以说在高考舞弊的事情上,应该承担责任的有很多人,但是刘强同志主动站了出来,要求承担责任,平息带给丰泽教育界的负面影响,这就是大局观,他的确有错误,可他也做出了实际行动去改正错误。至于关中亚同志,他的问题出现在认识上,他截留抗旱救灾款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挪作私用,而是为了未雨绸缪,作为柳集镇的抗旱基金。错误是严重的,但是我们不能因为错误,就抹煞他们过去的成绩和功劳,也要给他们一个改正错误和证实自己的机会。”

    孙东强道:“我保留我的意见,关中亚绝不可用!”事实上孙东强已经做出了让步,僵持下去毫无意义,在丰泽的常委会上,沈庆华占有压倒性的优势,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太薄弱了一点,他让步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台阶。

    沈庆华却很淡然的笑了笑:“这件事暂时先这样吧,有不同的意见,私下找我!散会!”

    孙东强心中的怒火无可遏止,沈庆华的态度充分显示出对自己的蔑视,他在向所有人表明,在丰泽的一亩三分地上,他沈庆华说话才算数,自己这个市长根本就是一个摆设。

    孙东强道:“沈书记,企改办属于政府管理的范畴!”他这句话说得清晰无比,所有常委原本要走,刚刚离开了板凳,又马上坐了下去,谁都听出孙市长火了,他在跟沈书记强调党政分开呢。

    沈庆华仍然在笑,不过笑容显得有些冷淡:“东强同志,你是党员,难道不清楚党的领导地位?”他站起身,短促而有力的宣布道:“散会!”

    

    【今儿大年三十,清晨起来码字更新,尽早送上五千字,让大家能够早点看到,看完之后,去忙活过年,章鱼也去准备年货去!】(!)

上一篇:第四百零八章 炸药包(下) 下一篇:第四百零九章 强势作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