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孙东强今天的表现也是相当抢眼的,他居然公开跟沈庆华提出党政分开的事情,说出这句话等于识破了脸皮,他和沈庆华已经恶劣的关系,以后更会雪上加霜,沈庆华在工作中表现出的霸道和强势已经让孙东强忍无可忍。

    在场的常委都不禁在想,张扬要是知道文教卫生改革办公室被撤,他心里会怎么想?

    

    张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并没有离开丰泽,白鹭宾馆经理吕燕帮他收拾着行李,张扬刚才一直都在给家里打电话说自己外出学习的事情,母亲自然又千叮咛万嘱咐。正应了一句话,儿行千里母担忧,徐立华虽然不在儿子身边,可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他。

    张扬和母亲聊了十多分钟,电话中母亲又抱怨赵静,小妮子放假之后只在家呆了两周,现在又回东江了,只说要趁着暑期勤工俭学,徐立华猜到她一定是去东江和丁斌谈恋爱去了。女儿大了,做父母的说什么她也不想听,徐立华让张扬抽空询问下妹妹的情况,最好和她见面聊聊,张扬连连答应。

    这边刚挂上电话,常凌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听说张扬没走,他让张扬在白鹭宾馆等着,自己马上就到。

    吕燕把行李收拾好,又帮助张扬泡了一壶茶,轻声道:“张市长,中午吃晚饭再走吧!”

    张扬点了点头道:“好,简单点,给我下点面条就行!”

    吕燕笑道:“我让厨房去准备,凉面怎么样?”

    张扬道:“最好不过了!”

    吕燕出门的时候常凌峰走了进来,吕燕冲着常凌峰笑了笑,最近常凌峰在丰泽的名气也是与日俱增,丰泽一中高考成绩这么好,身为校长。他的报道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之中,自然成为最近丰泽风头最劲的人物之一。

    张扬道:“你吃饭没有?”

    常凌峰摇摇头。

    张扬向吕燕道:“两碗凉面!”

    常凌峰在张扬身边坐下,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喝完之后方才道:“沈书记把文教卫生改革办取消了!”

    张扬微微一怔,他没想到沈庆华动作会这么快,自己还没离开丰泽呢,他就开始下手了,看来这位市委书记的报复心可真是不小。

    常凌峰道:“取消文教卫生改革办,成立企业改革办公室,刘强担任企改办主任,关中亚担任副主任。”

    张扬笑了起来:“沈庆华怎么这么沉不住气,我还以为他要过一阵子才动手呢。”

    常凌峰道:“我还以为你知道!”

    张扬道:“有麻烦吗?”

    常凌峰道:“没什么麻烦的,文教卫生改革办只是一个空壳,账上没钱,丰泽一中有帐户,那笔助学基金是独立帐户,他们没理由打基金的主意。”

    张扬道:“我巴不得有人打基金的主意,谁敢打基金的主意,我就让他追悔莫及。”

    常凌峰道:“你是不是在做局?”除了常海心和杜天野之外,张扬没有向任何人吐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包括常凌峰在内。

    张扬道:“我不习惯耍阴谋!”

    常凌峰笑道:“按照你以往的脾气。沈庆华这么做,你肯定会拍案怒起,今天表现的这么淡定,证明肯定有玄机。”

    张扬正想将自己的打算告诉常凌峰。

    常凌峰摆了摆手道:“别说,我期待惊喜!”

    张扬道:“什么惊喜?”

    “期待你回来的那一天,向丰泽所有人宣布,我南霸天又回来了!”

    张扬哈哈大笑,常凌峰道:“听说孙市长在常委会上当场和沈书记吵起来了!”

    张扬道:“从今天起我属于外出学习人员,丰泽发生的事情一概和我无关,你守好后方,丰泽一中是我的根据地,咱们不能把根据地丢了,等我回来,那啥”

    常凌峰道:“相信你的能力!好好享受你两个月的假期吧!”

    张扬道:“假期?我这人天生劳碌命,闲不住啊!”

    常凌峰道:“我对静海很熟,要不要我帮你打招呼安排一下?”

    张扬笑道:“我是去学习,又不是长期工作,有什么好安排的?”

    常凌峰道:“也好,反正只是两个月,你权当旅游散心!”

    吕燕带着服务员把冷面送上来,同时还上了四道小菜。

    张扬道:“一说要走,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在白鹭宾馆我吃得好住得好,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都让惯坏了!”

    吕燕格格笑道:“张市长,您放心,这房间我给您保留着,除了你之外谁都不让入住。”

    张扬道:“我可不领你情,房间费我都付过一年的了。你要是让别人住进来,我得上消协告你去。”

    吕燕自然不会当真,她笑道:“张市长这么好的顾客我们可不敢得罪!”

    常凌峰一边吃凉面一边道:“好吃,想不到你们这儿的冷面这么好吃,以后我常来光顾!”

    吕燕道:“欢迎!”她又向张扬道:“张市长,我让厨房给您准备了路上吃得东西,回头给您放车里去!”

    张扬把车钥匙给她:“少放点啊!别弄得跟搬家似的!让服务员帮忙把行李也给我放好!”

    吕燕接过钥匙去了。

    常凌峰吃完凉面,在便笺上写了一行电话号码递给张扬。

    张扬看了看:“谁的?”

    常凌峰道:“我大哥,常凌空!”

    张扬笑道:“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常凌空同志!”

    常凌峰道:“静安如果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你给我大哥打电话!”

    张扬虽然很少求助于人,不过还是接受了常凌峰的好意,收好了常凌空的电话号码,他去的是南锡的辖市,应该和常凌空没什么交道可打,再说了,南锡市市长夏伯达、市委书记徐光然他都认识,真要是遇到什么不好解决的事情,找他们也行。

    张扬吃过饭后和常凌峰一起来到了停车场,吕燕已经把他的东西放好了,旁边还有一个黑大个在帮忙。

    看到张扬过来,吕燕笑道:“东西都放好了,吃的东西都放车里了。”

    张扬点了点头,那黑大个很恭敬的叫了声张市长。

    吕燕道:“他是方大同!”

    张扬听着这名字有些熟悉。可一时间想不起方大同是哪一个。

    吕燕道:“就是上次把富国路水管给压断那个,幸亏张市长帮忙说话,他拘留了几天就出来了,那些货主也没找他的麻烦。”

    张扬这才想起来,笑道:“原来是你啊,怎么?不开车了?改搬行李了?”

    方大同道:“出了那事,谁还敢找我开车啊,我本打算去外地找活干,这一家老小又抛不下,幸亏吕经理让我在宾馆帮忙!”

    吕燕道:“也没帮什么忙,这里收入太低。你将就着干吧!”

    张扬拉开车门,向远处的常凌峰摆了摆手,启动了汽车。

    方大同隔着窗户道:“张市长,你这车应该保养了!等到了地方一定要做个全面保养,不然伤车!”

    张扬饶有兴趣道:“你怎么知道?”

    方大同道:“我这双耳朵还成,只要一听发动机的声音就能听出来,还有,从尾气的味道也能闻出来!”

    吕燕道:“大同修车可是一把好手。”

    张扬点了点头道:“等我学习回来,以后保养啥的你帮着弄吧!”

    方大同很爽快的回答道:“没问题!”

    

    张扬离开丰泽,驶入省道,看了看里程表,已经就快一万公里了,还没有做过一次保养,难怪方大同会这样说。张扬的第一站是东江,打算在东江做短暂停留之后再前往南锡静海。

    这一路顺利得很,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已经进入东江市区,张扬按照方大同的建议,先把自己的车开到东江有名的万里汽车修理厂,在那儿做了个保养。

    汽车交给修理工之后,张扬给丁兆勇打了个电话,这儿距离他的公司最近,横穿一条马路就到了。

    丁兆勇听说张扬到了,马上就从公司赶了过来,他每天走的很晚,基本上都是七点多才下班,最近随着个人电脑在国内的热度提升,丁兆勇公司的生意也是节节攀升,几乎每天都要加班。

    张扬在贵宾休息室里喝茶看电视呢。

    丁兆勇来到他身边在他肩头拍了一巴掌:“总是这个样子,说出现就出现,让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张扬笑道:“我这次是路过,明天就得去静海报到!”

    丁兆勇道:“怎么不上我公司去坐?车坏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保养呢,说是四十分钟!”

    丁兆勇看了看时间:“对了,丁斌和赵静刚走,最近他们两人趁着暑期都在我公司帮忙,我给他们开工资,还别说,你那个妹妹口才可真不错。来公司不久帮我谈成了两个大单,我刚奖励了她一台电脑。”

    张扬道:“千万别把她惯坏了!”

    丁兆勇笑道:“在我们眼中,弟弟妹妹始终都是小孩子,其实他们已经长大了。”他摸出手机:“我联系下梁成龙、陈绍斌他们,今晚给你接风!”

    张扬摇了摇头道:“算了,梁成龙和陈绍斌现在也坐不到一块儿,两人心中有疙瘩,不容易解开啊!”

    丁兆勇想起这事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张扬问起梁成龙和林清红的事情,丁兆勇道:“一团糟,白燕怀孕了,林清红知道了梁成龙和她一直都没断,已经向他提出离婚了。”

    张扬道:“梁成龙怎么说?”

    丁兆勇笑道:“这厮也能耐着呢,说动了白燕,现在白燕去向不明,他一口咬定自己和白燕没关系,坚决不同意离婚。”

    张扬道:“真要是过不下去就离呗!”

    丁兆勇道:“你说的容易,他两口子这么有钱,单单是财产分配就是个大问题,林清红可不简单,梁成龙结婚后赚了不少钱,基本上都被她捏在手里,梁成龙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离婚的。”

    张扬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把他约出来,我开导开导他!”

    这时候门外进来了一个人,直奔张扬就走了过来,那人乐呵呵道:“我说嘛,那辆皮卡车全中国就只有一辆,果然是你啊!”

    张扬抬头望去,竟然是之前在路上遇到的天津飙风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力。张扬笑着站起身来和马力握了握手道:“这么巧?”

    马力道:“这就是缘分,这家万里汽修厂是我哥们开的,我也参股了,最近我在东江忙活汽车专营店的事情,刚才来换机油,刚好看到你的那辆皮卡车,我估摸着你就在这里,果然让我遇到了。”

    张扬把马力介绍给丁兆勇认识,马力很热情的和丁兆勇握了握手道:“这样吧,晚上我请吃饭,大东海怎么样?”

    这时候万里汽修厂的总经理余川走了过来,马力让余川去大东海定位子。

    丁兆勇已经约好了梁成龙,马力很爽快的说道:“都过来,大家认识认识,一回生两回熟,再见面就是老朋友了!”

    东江生意场上少有人不认识梁成龙,他一来到,余川就慌忙站了起来,余川没想到张扬的朋友是梁成龙,马力和张扬只是萍水相逢,对张扬的背景并不了解,听到余川介绍,这才明白,眼前的这几位年轻人全都来头不小。

    梁成龙和余川也认识,他的汽车平时都在余川那里维护保养。但梁成龙对余川这种级别的生意人打心底是看不起的,不过表面上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屑。

    在场人关注的共同焦点就是张扬,张扬免不了要多喝几杯。

    梁成龙道:“精神文明建设,我说你们这帮官僚可真够的,精神文明有什么学习的,立个名目就能在海滨城市疗养一两个月,啊,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

    张扬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愤世嫉俗?”

    梁成龙道:“生活逼迫的,我这人现在变得越来越偏激了!”

    马力道:“现在做生意的确不容易,那我来说吧,汽车贸易表面做的还行,可风光都是表面,背地里谁知道我欠了银行多少债务?时代在发展,过去那样小打小敲已经不行了,我必须要扩大规模,今年的三个汽车专营店已经让我疲于奔命了。”

    丁兆勇道:“卖汽车可是大生意,随着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的收入会越来越高,你看着,要不了二十年,基本上每人都开得上汽车。”

    张扬笑了起来:“我说兆勇,你比我们这些体制内的还要乐观,二十年让每个人都开上汽车我看有点悬,不过每人都用上电脑问题不大。”

    梁成龙道:“说起这事儿,丁兆勇最近可发财了,到处都在退行办公自动化,他的电脑组装业务做得那个红火,红火的我都羡慕。”

    丁兆勇道:“我那是小生意,你梁总盖一套房子够我卖十年电脑的。”

    梁成龙道:“还说呢,我那楼才盖到六成,何长安那边的资金链断了!”

    张扬微微一怔:“怎么?”这件事他还从没听说过。

    梁成龙道:“何长安最近鬼迷心窍,一门心思钻到了黄金珠宝市场里,他在非洲买了几个矿,也拿下了黄金珠宝生产经营许可证,今年要大力拓展国内的市场,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开始学着星钻建设专营店,他的钱全都用在这上面了。”

    张扬道:“你们的商业广场计划总不能扔在那儿!”

    梁成龙喝了口酒道:“反正地面的六层已经起来了,香港恒源百货已经签约入驻了,单单是他们一家,收回成本是没什么问题。方方面面的关系也已经做好,先搞经营,六层以上,等回笼部分资金以后再建设。”

    丁兆勇道:“国内这么多半半拉拉的楼,全都是你们这帮奸商盖起来的。”

    梁成龙道:“我工程质量没问题,只是分成两次盖,总比不顾质量,拉起一个烂尾楼要强得多。”

    余川好不容易才插上话,向丁兆勇道:“丁老板,我这边汽修厂也需要上几台电脑!”

    丁兆勇道:“好啊,明天我让业务员过来!”

    余川和马力很快就看出来,人家几个人的层次并不是他们能够够得上的,他们说话陪着小心,尽量给张扬他们留下好印象,饭局进行了一个多小时,梁成龙就提议结束,张扬和丁兆勇也没有反对。

    余川和马力一直把他们送到车上,张扬的皮卡车也保养好了,想要给钱的时候,余川说什么都不收,非但如此,还专门送了一些汽车用品。

    

    梁成龙因为离婚的事情闹得心情不好,他早早结束并非是想回去,而是邀请张扬和丁兆勇去蓝魔方喝酒。

    路上已经打了电话,梁孜给他们留好了包间,张扬对这个地方本没有什么好感,上次为了陈绍斌在这里大打出手,丁兆勇道:“反正梁成龙有股份,看不顺眼继续砸!”

    可能梁成龙已经有了思想准备,所以没敢让他们两人去大厅,直接请到了包间里。

    张扬坐下后笑道:“要不给绍斌打个电话,把他也叫来!”

    梁成龙苦着脸道:“张市长,您就别难为我了,谁家开店也想被别人砸,陈绍斌现在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让我自在点不行吗?”

    张扬道:“怎么着?最近情绪不高啊!”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哥们,我现在这心里,全他都是眼泪啊!”

    丁兆勇自己倒了一杯酒道:“反正我是不同情你,清红多好啊,又有钱又有能力,人又漂亮,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娶到她,现在倒好,跟白燕居然又玩出火来了。”

    梁成龙道:“我也没想到她能怀孕,而且这次是真的!”梁成龙有些郁闷的灌了一口酒道:“我现在是发现了,男人不能有钱,一有钱就找不到真感情了!”

    张扬笑道:“这么悲观?”

    梁成龙道:“不是悲观是事实,你们千万别学我,钱是赚到了一些,可感情呢?我他找不到感情了,白燕图什么?图我的钱,林清红图什么?她自己有钱,可还他图我的钱,”

    丁兆勇道:“你这话有点不公道了,林清红比你有钱!”

    梁成龙道:“是比我有钱,她跟我结婚为了什么?你以为她爱我啊?狗屁的爱情,她看中的是我在平海的关系,女人现实,生意人现实,这女生意人尤其他的现实,她把我只是当成一个利用的工具,平海帮助天骄集团完成了二次腾飞,你以为是她林清红个人的能力?狗屁!没有我帮她,她能有今天?”

    

    【大年初一,奉上六千字更新,给大家添点乐子!】(!)

上一篇:第四百零九章 强势作风(上) 下一篇:第四百一十章 侠客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