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孙东强道:“大家应该都知道前些日子抗旱募捐的事情,我们通过义演,多方筹集到了一笔抗旱资金,经过我们常委会的讨论,除了将这笔资金用于购买抗旱设备之外,还抽出部分资金,用于重灾区的补贴,我们的政策是将这笔灾情补助发放到重灾区每一个灾民的手中,按照人头每人二十元整。”

    沈庆华的脸色变得越发阴郁,他并不清楚抗旱救灾款出了问题,孙东强之前并没有跟他沟通过,今天竟然在常委会上公然提了出来,搞得他有些措手不及。

    孙东强继续道:“可在柳集镇,镇里发下去的是十五元,留下五元作为抗旱基金,柳集镇在册人口6.4万,每人留下五元钱,大家可以算算,救灾款被镇里就截留了三十二万元。剩下的钱发放到18个行政村。我不清楚所有的情况,但是车子河村的情况已经调查明朗,车子河村党支书姚建设是怎样执行政策的呢?他给每家每户发放二十元钱,车子河村一共三千六百多口人,近七百户人家,姚建设一进一出,就从中截留了四万多块钱,发放到村民手中的连一万五千块都没有!”

    与会常委一阵哗然,一个村支书胆敢这么干,胆子实在太大了,更何况他贪墨的不是普通资金,而是救灾款,是丰泽好不容易才募集来的救灾款,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性质之恶劣,影响之坏,实在难以想象。

    沈庆华脸色铁青道:“东强同志,你调查清楚了?”

    孙东强道:“证据确凿,为了防止姚建设外逃,公安机关已经将他控制,这件事的后续调查还在进行中,根据我们初步掌握的情况,贪墨救灾款的不止车子河村,这样的蛀虫也不止姚建设一个!”他转向赵金芬道:“赵书记,你有没有收到过车子河村的举报?有没有来自柳集镇的人民来信?你有没有认真的对待这件事?有没有派人去了解情况?”

    赵金芬无言以对。

    孙东强今天忽然找到了一种久违的感觉,不!应该说是一种状态,这才是一市之长应该有的状态。在常委会之上,本来就应该有他发言的机会,只是他过去一直都在浪费。

    沈庆华道:“抗旱救灾款的事情就交给金芬同志处理,这件事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清楚,凡是贪污截留救灾款的干部,一定要严格查办,绝不姑息!”沈庆华一方面表明了自己要严查贪污的态度,另一方面又当众给了孙东强一个钉子碰,你提出这件事怎么着?我一样会把这件事交给别人处理,你想借着这件事耍威风,我偏偏不给你这个机会。

    孙东强当然明白自己的行为让沈庆华不爽,不过既然已经挑明点要和沈庆华作对,就得撑下去,他建议道:“我看这件事牵涉面太广,赵书记一个人只怕忙不过来,还是应该成立一个专案组,由检察机关、公安局、纪委抽调人员形成专门工作组,多方协同工作。”

    沈庆华冷冷道:“有那种必要吗?我相信丰泽的广大干部都是好同志,车子河村只是个别现象,东强同志,现在是九零年代。不是文革时候了,我们的主要精力要放在改革开放上,而不是放在搞运动上。”

    沈庆华毫不留情的敲打让孙东强心中极其光火,他回敬道:“只有一个公正清廉的干部队伍,才能更好的执行党交给我们的任务,才能取信于人民,对于党内的分子一定要深挖其根源,将其彻底清除出去!”

    沈庆华笑道:“东强同志反腐倡廉的决心值得大家学习,我希望我们丰泽的每一位干部都要有东强同志的这种意识,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严以律己,那么我们的干部队伍中就不会有出现。”说完这句话,他不再给任何人发言的机会,摆了摆手道:“散会!”

    常委们散的很快,谁都看出这次的常委会并不和谐,其中包含着太多的信息和内容,他们要尽快离去好好消化一番。

    沈庆华没有起身,孙东强也没有急着走。

    当会议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沈庆华道:“小孙啊,你还有话跟我说?”

    孙东强点了点头,沈庆华把他的称呼从东强同志变成了小孙,这绝不是跟他拉近距离,而是一种上的蔑视。孙东强道:“沈书记,可能刚才我说的话不够清楚,贪墨抗旱救灾款的不仅仅是车子河村,也不仅仅是姚建设一个人,其中牵涉的人很多,牵涉的面很广。”

    沈庆华反问道:“你在提醒我,丰泽所有的基层干部都有问题喽?”

    孙东强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我认为。救灾款发放的过程中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涉及到的干部很多,我们必须要彻底查清这件事。”

    沈庆华道:“我说不查了吗?可事情不能操之过急!贪污救灾款这件事如果被曝光,在社会上会引起怎样的不良影响?你有没有想过?这对我们丰泽的城市形象该是一场怎样的打击?”

    孙东强道:“形象重要还是我党内部的纯洁性重要?还是老百姓的利益重要?”

    沈庆华冷眼看着孙东强,觉着这厮今天仿佛打了鸡血,整个人忽然焕发出强烈的斗志,让沈庆华郁闷的是,这份斗志却是因自己而起。沈庆华断然道:“这件事还是交给纪委处理,我们要相信其他同志的工作能力,相信金芬同志很快就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孙东强也看出沈庆华明显在排挤自己,他起身道:“希望纪委能够尽快将这件事调查清楚,时间拖得越久,以后可能产生的影响就越坏。”

    沈庆华望着孙东强远走的背影,内心中不由得无名火起,这厮什么东西?一个碌碌无为只知道蒙混过日的家伙,现在居然也敢用这样的口气和自己说话,丰泽的天什么时候变了?

    

    孙东强心中也充满了怒气,沈庆华的权力欲太强了,任何事他都要插上一手,自己好歹也是政府一把手,沈庆华却根本没有把他看在眼里,孙东强散会后去找了张扬,人在共同的利益和目标面前会变得突然亲近起来。现在的孙东强和张扬就是这样。

    孙东强将常委会上沈庆华的表现告诉了张扬,他愤愤然道:“沈书记坚持要把这件事交给纪委处理!”

    张扬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他笑道:“这件事跟纪委有什么关系?”

    孙东强微微一怔。

    张扬看到他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继续道:“姚建设已经触犯了刑法,属于公安机关管辖的范围,纪委总不能越权管理。”

    孙东强道:“你的意思是”

    张扬道:“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我也有底线,这种贪墨救灾款的蛀虫是对我党的玷污,沈书记碍于面子,板子想轻轻地打,我不能接受。当初组织抗旱救灾的是我,我把这么多企业家请到丰泽来,利用人家善良的感情,募集到了这么些钱,到最后竟然被这帮贪官污吏给截留了,以后我对人家怎么交代?害怕影响?顾惜形象?早干什么去了?脸不是人家给的,是自己挣得!”

    孙东强咬了咬嘴唇,他低声道:“你有没有想过沈书记的感受?”

    张扬不屑道:“沈书记怎么了?奴才而已,我们都是奴才,老百姓的奴才,如今有奴才贪墨了主子的银子,你说是该打还是该护着?孙市长,放眼这丰泽的市领导,也就咱们俩是外人,别人不把咱们当成自己人,可咱们自己不能没有主人翁精神,咱们的位置不是他沈庆华给的,是党和人民给的,我们可以得罪他沈庆华,可以得罪丰泽大大小小的官员,但是咱们不能得罪丰泽的老百姓。”

    孙东强的内心忽然感到一丝难言的激动,他重重点了点头,认识张扬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从张扬的身上看到了闪光点,孙东强道:“这件事必须要查,做出来就不怕让人知道,我马上把这件事通报给上级!”

    孙东强是要从上级给沈庆华施压。

    张扬道:“姚建设咬了不少人出来,咱们得做好心理准备,沈书记这次要发火了!”

    

    沈庆华很快就接到了市委书记杜天野的电话,电话中杜天野语气严厉的质问丰泽抗旱救灾款的事情,勒令沈庆华在限期内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并将救灾款的全部账目去向罗列清楚,上报江城市审计局核查,沈庆华放下电话,气得手足都有些发颤,他知道孙东强和张扬两人肯定绕过他把这件事捅到了上头。

    市委秘书长齐国远轻轻敲了敲房门,从沈庆华的脸色他已经看出市委书记此时正在气头上。说话极其小心:“沈书记,有个情况我想跟您说一下。”

    沈庆华闭上眼睛,用力摇了摇头,他现在没有心境听齐国远说话。

    齐国远没有走,仍然在原地站着。

    沈庆华沉思了良久,方才发现齐国远还在房间内,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有什么话,你赶紧说!”

    齐国远道:“我刚刚得到消息,柳集镇车子河村女学生杨文月被殴打的事情上省台的新闻聚焦了!”

    沈庆华霍然睁开双目:“你说什么?”他的脸上愤怒和错愕交织在一起,表情复杂到了极点。

    齐国远道:“已经证实了,我在省电视台新闻部有位老同学,节目已经制作完毕,今晚就会在新闻聚焦中播出!”

    沈庆华怒道:“搞什么?非要把丰泽的丑事全都宣扬出去吗?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沈庆华气得用力拍着桌子。

    齐国远默默看着沈庆华,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市委书记这样乱了方寸。

    沈庆华好不容易才把怒火压制住了,低声道:“你去找你的同学想想办法,这样的新闻还是不要播出,影响太坏了!”

    齐国远道:“我同学在省台只是一个普通采编,他说不上话!”

    沈庆华有些头疼,揉了揉眉心道:“想想办法,宣传部的那些人管什么吃的?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怎么一点觉察都没有?”

    齐国远道:“张副市长可能有这个本事!”

    沈庆华听齐国远这么说,脸色越发的难看,他考虑了一会儿方才道:“你去找他,让他解决这件事!”

    齐国远内心有些为难,张扬未必肯给他这个面子,他本想说沈书记你最好亲自和他谈,可看到沈庆华这幅模样,实在有些不忍心,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齐国远先去找了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他们两人关系很好,而陈家年在张扬面前也说得上话,齐国远是想拽着陈家年一起去找张扬。

    陈家年听说这件事之后,也是颇为头疼,他叹了口气道:“国远,我看这件事张扬未必肯出面!”

    

    【更新稍晚,各位久等了!】(!)

上一篇:第四百零五章 截留公款 下一篇:第四百零七章 谈条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