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陈家年道:“你以为那个女学生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引起省电视台的注意?专门为她的事情做新闻专访?”

    齐国远苦笑道:“有些事大家都明白,没有人给她撑腰,事情闹不了这么大,可这样搞下去,对丰泽没有好处,贪墨抗旱救灾款的事情影响太坏,这件事传出去,我们丰泽市委市政府还有什么公信力?”

    陈家年道:“我跟你去,不过话得你来说,我帮着敲敲边鼓!”

    

    杨文月接受省台专访的事情的确是张扬一手策划的,在抗旱救灾款被贪污一事上,沈庆华含糊不清的态度让张扬不满,他将这件事交给纪委赵金芬处理,已经证明,沈庆华并不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件事,沈庆华在丰泽呆得时间太久,基层干部多数都是他提拔起来的,这件事查下去势必损害到他身边人的利益。在沈庆华看来,这是一种上的自残行为。

    江城市方面并不是张扬捅上去的,市长孙东强被沈庆华排除在这件事之外也颇为怨念,这次他和张扬坚定的站在了统一战线上,他要拿着抗旱救灾款的事情做文章,不但要给老百姓一个公道,也要给自己一个公道,发挥自己在丰泽政坛上应有的作用,从而获得他本来就应该拥有的权利,一举两得的事情,孙东强自然上心。

    齐国远和陈家年两人针对杨文月的事情去找张扬,当齐国远说出自己的目的之后。

    张扬的回答让两人瞠目结舌,张大官人很坦诚的回答道:“杨文月的专访是我安排的!”

    齐国远不解道:“为什么?张市长,难道你不清楚,这件新闻播出之后会对我们丰泽市的整体形象造成怎样的影响?会影响到我们政府的公信力!”

    张扬笑了起来。

    陈家年也急了:“你还笑得出来,你也是丰泽市政府的一员,出了事情,你也不好看!”

    张扬道:“这次杨文月的新闻专访是针对姚建设这个土霸王,而不是针对我们丰泽市委市政府,采访稿我都看过,有可能影响丰泽形象的问话全都被过滤了!”

    齐国远道:“话虽然这么说,可这种负面新闻毕竟对丰泽没有任何的好处,张市长,你看能不能把这则新闻给撤下来?”

    张扬道:“齐秘书长、陈市长,你们可能不清楚杨文月的事情,一个十八岁的女学生,对她来说。高考无疑是人生最重要的转折,可因为姚家的殴打,她不得不放弃,看到父兄多次被打,她想要去申诉,又遭遇非礼,如果不是她选择了跳楼,可能已经遭到了姚金龙的,你们都是有孩子的人,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你们孩子的身上,你们还要保持沉默,还会口口声声的说要注意影响吗?”

    陈家年和齐国远都沉默了下去。

    张扬道:“我不是想抹黑丰泽的形象,也不是为了跟谁过不去,丰泽的抗旱救灾款是怎样募集到的,你们应该都清楚,这笔钱是用来干什么的?大家心里谁都明白,可钱募集到了,却发不到老百姓的手里,成了少数人敛财致富的途径,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我唯一清楚的就是。我很生气,这帮蛀虫在盘剥老百姓,在挑战政府的尊严,他们才是给党旗抹黑的人,已经抹黑的地方想要盖是盖不住的,除非我们下定决心将他们彻底清除掉!”

    陈家年叹了口气道:“我对这些分子也是深恶痛绝!”

    齐国远道:“我们谁也不想看到这种现象出现,可是沈书记的意思是要照顾大局!”

    张扬道:“贪污好比病毒,你如果不去及时处理它,它会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开来,在发现之后,必须要采取果断坚决的措施,姚建设的贪污不是个别现象,根据我们初步调查,仅仅是柳集镇就有五个行政村发生了克扣救灾款的事情,虽然名目不同,可性质全都是一样,截流公款,中饱私囊!”

    齐国远道:“可这件事的处理还是尽量不要惊动省里为好!沈书记也很重视,让纪委赵书记亲自抓这件事,力求在短期内将这件事查清楚!”

    张扬不屑笑道:“赵书记?她这么有本事,为什么首先披露这件事的不是她?之前车子河村民就有过上访,往信访局往纪委都有过举报,为什么到今天她才去抓这件事?丰泽最近出事的干部不少,公安局长赵国栋、丰泽一中校长孟宗贵、还有教育局长刘强,又有哪个是纪委查出来的?别人的错误她没发现可以用工作疏忽这个理由解释,可刘强是她男人,她男人的问题她也毫无察觉?说出去谁信?”

    齐国远和陈家年对望了一眼,两人都从张扬的这番话中意识到了什么,沈庆华将张扬排除在这件事之外可能才是触怒他的根本原因。

    张扬道:“我不相信赵金芬能够处理好这件事。这件事涉及面很广,很复杂,正确的处理方法是多部门成立调查组,彻底查清这件事,身为这一事件的亲历者,我必须是调查组成员之一!”

    齐国远明白,张扬这是在提条件,齐国远觉着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很尴尬,在沈庆华和张扬之间充当传话人,他看了看陈家年。

    陈家年道:“小张提出的这件事也很有道理,回头我们去找沈书记反映一下。”

    齐国远道:“杨文月专访的事情”

    张扬道:“晚上八点才播出呢,不急!”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相当明确。

    

    齐国远和陈家年两人离开张扬的办公室,齐国远苦笑道:“你说这一老一小较劲,把我给难为坏了!”

    陈家年颇为不满道:“你自己难为,干嘛把我捎上?”

    齐国远道:“谁让咱们俩关系好呢!”

    陈家年道:“你少跟我套近乎,还是赶紧找沈书记交差吧!”

    齐国远不无感慨道:“张扬这小子还真有能耐,他闹了这一出,沈书记有点骑虎难下了!”

    陈家年道:“一老一小较劲,咱们都惹不起,还是别跟着掺和了!”

    齐国远道:“我们不掺和,有人跟着掺和!”

    陈家年听出他说的那个人就是孙东强,陈家年道:“有人从其中看到了利益,想趁着这件事树立威信。不过这次机会选的还真的不错!”

    齐国远不屑道:“只不过是张扬利用的一个棋子而已!”

    陈家年道:“谁利用谁还很难说,也许是相互利用,但是有一点应该肯定,反腐倡廉是对的,咱们沈书记也说不出什么不字来。”

    齐国远道:“沈书记也难做,最近他提拔的干部接连出事,这次少不得又有人被牵涉进去。”

    陈家年道:“有些官员的确应该教训一下了,张扬有句话没说错,就我们纪委那办事效率,这件事真要交给他们,还不知要弄成什么样子。”

    沈庆华听齐国远汇报完。手中不停玩弄着那支钢笔,他现在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张扬和孙东强这次明显是同气连枝,两人联手向自己发难,他将这件事交给纪委,就是要排斥孙东强,可他们不但将事情捅到了市里,还想利用省台新闻将这件事张扬出去,沈庆华不可能没有压力,可以说,自从他担任丰泽市委书记以来,最近一段时间是他压力最大的时期,张扬本身就是个混世魔王,他来到丰泽好像专门是为了跟自己作对来的。现在一向低调处事的孙东强也蹦跶起来了,孙东强自身的能力虽然不如张扬,可是他的背后有江城市的一帮老人撑腰,其实力也不可忽视。

    齐国远看到沈庆华许久没有反应,低声道:“他说,新闻专访晚上八点钟才播!”

    沈庆华唇角泛起一丝冷酷的笑容:“这是在跟我谈条件啊!一个负责文教卫生的副市长,现在居然要插手纪委的事情,你说可不可笑?”

    齐国远没说话。

    沈庆华眼皮翻了翻:“你有什么意见?”

    齐国远道:“反腐倡廉没有什么不对,有句话我早就想说,纪委的工作效率一直都不怎么样,纪委赵书记毕竟是个女人,心胸方面差了点。”

    沈庆华皱了皱眉头:“你赞同成立联合工作组?”

    齐国远道:“未尝不是好事,借着这件事整顿一下纪律,沈书记可以亲自挂帅,副组长由赵书记和张扬担任!”

    沈庆华道:“市里要求我们把抗旱救灾款的支出明细报上去,还会派审计人员核查。”

    齐国远低声道:“沈书记对丰泽的这些基层干部没有信心吗?”

    沈庆华抿起嘴唇,过了好久他方才叹了一口气道:“我一直强调清廉二字,可还是有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对我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他紧紧攥着那支钢笔,低声道:“成立调查组,告诉张扬,由他担任调查组副组长!”

    

    张扬接到通知之后不觉露出会心的微笑,沈庆华屈服了,不过老沈还是采取了一些手段。将孙东强摒弃在调查组之外。

    张扬正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程焱东的时候,常海龙和常海心兄妹俩从门外走了进来。

    张扬惊喜道:“什么风把你们兄妹俩给吹来了?”他起身乐呵呵迎了出去。

    常海龙笑着跟他握了握手:“来看我们大哥,顺便到你这儿拜访拜访,听说张市长在丰泽很威风!”

    张扬笑道:“狐假虎威而已!”他向常海心笑了笑:“海心,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想给我突然惊喜啊!”

    常海心笑道:“我们兄妹俩只怕引不起你的惊喜!”

    张扬道:“很惊喜!海天呢?”

    常海心道:“我大哥还要处理一些事情,晚一会才能过来!”

    张扬把傅长征叫来:“小傅,给白鹭宾馆打个电话,让他们准备一桌饭!”

    常海心却道:“不用了,已经准备好了,八珍居,你人过去就行了!”

    张扬微微一怔,马上就意识到十有是梁艳两口子准备了那桌饭,在党校的时候,常海心和梁艳住一个宿舍,现在杨峰遇到了麻烦,梁艳可能想通过常海心这层关系找自己说情。想到这里,张扬不禁笑道:“我是地主,应该我准备才对,你怎么可以抢我的先?”

    常海心道:“梁大姐准备的,你要是觉着不方便,我就推了!”

    张扬笑道:“有什么不方便,吃饭而已,去!”

    梁艳两口子在八珍居借着为常海心接风叙旧的理由,其实是想探探张扬的口风,顺便想找张扬说说情。

    常海心也知道这件事有些为难张扬了,但是碍于面子她不好拒绝梁艳,好在张扬也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悦,很愉快的跟着他们兄妹俩一起去赴宴。

    

    【今儿先来四千字吧!】(!)

上一篇:第四百零六章 分担火力(下) 下一篇:第四百零八章 炸药包(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