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赵军趴在车窗上道:“你还满意吗?”

    张大官人连连点头道:“满意!满意!”他抬起头看了看几乎覆盖整个车顶的全景天窗,按下开启按钮,天窗缓缓展开,星光从头顶投射进来,张扬笑道:“够意思!”

    邢朝晖趴在另外一侧的车窗前道:“当然够意思,单单是改装这辆车就花了七十多万,买新车都够了!”

    程志伟和梁联合这会儿也到了,他们也被这辆带全景天窗的皮卡车吸引了过来,男人对车都有着天生的爱好,程志伟和梁联合都是玩车一族,两人马上就看出了这车经过改装,单从四轮上的大卡钳就看出这皮卡车的与众不同。

    梁联合道:“好家伙,四排气,全景天窗,这皮卡车我怎么从没见过?”

    邢朝晖笑道:“你没见过的多了,走吧,喝酒去!”

    张扬把车锁好,赵军又补充道:“车子的防盗性能是世界一流的,油耗大了点,不过组织上每月会给你一部分的燃油补贴!”

    张扬有些感动了。国安对自己这么好,自己要是不给人家出力也太说不过去了:“嗯,多谢了!”

    赵军又道:“改装合格手续全都放在手套箱里,以后这车年检什么的你自己搞定!”

    张扬笑了起来,在江城的地面上,这车别说改成这样,就算改成坦克,他一样能够年审过关。

    程志伟他们和于小冬也很熟了,几个人来到房间内坐下,酒菜上来,张扬举起酒杯道:“张某此次来京,承蒙各位热情招待,我提议,咱们一起同干两杯!”

    几个人都是好酒之人,一会儿两斤清江陈酿就喝得干干净净,于小冬倒酒的时候,问道:“程局,我听说我们这一片要拆迁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

    程志伟点了点头道:“区里已经基本上定下来了,从何家营到青园路的大片区域都会拆迁,具体时间还没定,不过你们要提前做好准备了。”

    梁联合道:“春阳驻京办是自己买下来的还是租的?”

    于小冬道:“县里买下来的,这里什么都方便,还真不想走!”

    邢朝晖道:“城市在不停的发展,我们也不能阻挠城市发展的脚步,再说了,不舍的走,还有原拆原建的说法啊!”

    于小冬道:“这件事要汇报县里。早点找到新的办公地点!”

    张扬和赵军干了一杯酒道:“我说赵主任,你最近怎么老窝在北京啊?”赵军过去是国安四局港澳办负责人,这几次张扬来北京都见到他,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赵军道:“巧合,马上就要出差了!”

    当着程志伟和梁联合两个外人也不好多问。

    程志伟问起荣鹏飞的事情,他和江城公安局长常鹏飞是在最近的一个公安系统干部上认识的,两人很投脾气,学习期间关系相处的不错,张扬代常鹏飞提出邀请道:“程局要是有空可以去江城转转,我和荣局长都会做好接待工作。”

    张扬也不是平白无故请这些人吃饭,官场是个圈子,社会也是个圈子,走到哪里都要有自己的圈子,社会交往是很有必要的。

    当晚他们喝的很尽兴,张扬送他们离去的时候,梁联合拉着张扬的手,他显然有些喝多了,带着酒意道:“我师父很推崇张老弟的功夫,过去的事情算了”

    张扬笑着扶着他上车,梁联合却还有话说:“我知道,我小师弟和你有过不快。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为你们说合”

    张扬笑道:“梁局,我和乔鹏飞没什么,事情都说开了”

    梁联合打了个酒嗝道:“我希望咱们都能成为朋友,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

    程志伟过来把梁联合劝上车,他们是带司机过来的。

    送走了这群人,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于小冬来到张扬身边轻声道:“张市长,您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

    张扬察觉到今晚于小冬情绪不高,低声道:“怎么?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

    于小冬道:“没什么,今天去省驻京办开会,郭主任说,省里对驻京办机构过于庞大颇有微词,近期会加大力度对驻京办进行整改,重点提出县市级驻京办的问题,认为这种级别的驻京办没有存在的必要,我看距离春阳驻京办关门的日子不远了。”

    张扬笑了笑道:“驻京办撤掉,一样还得有联络处,县市级设立驻京办的也不仅仅是我们平海,再说了,就算真的撤掉,凭你的能力一样会得到重用。”

    于小冬道:“我有什么能力,能有今天的位置还不是你提携我的缘故!”

    张扬看出她有些想法,低声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于小冬道:“我之前看中了山塘街的明远招待所,想把那里谈下来作为驻京办拆迁过渡的地方,如果省里坚决要撤除县市级驻京办的话,我也就不用费这个心思了。”

    张扬笑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没定下来的事情还是先别去想。真正遇到麻烦了,找我!”

    于小冬充满诚挚道:“你就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第二天早晨五点钟张扬就起来了,发现陈雪早就醒了,在招商办厨房内自己动手准备好了早餐。

    两人随便吃了一些,那边于小冬也醒来,过来给他们送行,特地准备了北京特产,皮卡能载货的优势显现了出来。

    张扬也没和于小冬客气,他还在车内发现了一个惊喜,后座掀开之后,下面改造出一个超大的车载冰箱,饮料可以放在这里面。

    离开春阳驻京办的时候已经是六点钟了,此时的京城车流量还不算太多,张扬开着改装后的皮卡车耐着性子驶出了京城,5.0V8的发动机,张大官人憋着一股劲,要看看这车改装后的性能究竟如何。

    皮卡车驶入高速之后,张大官人一脚油门就扪了下去,只听到低沉而浑厚的引擎声,强烈的推背感让张扬和陈雪的身体都紧贴在椅背之上,张扬望着速度表,他敢断定,这车百公里加速时间绝不会超过六秒。

    速度很快就飙升到一百七。皮卡车的车身结构和底盘都经过特殊加强,操纵感无与伦比,张大官人心中暗赞,国安里面还是有能人的。

    陈雪看着外面不停被超越的汽车,她轻声提醒道:“开慢一些,安全第一!”

    张扬笑道:“没事儿,这车稳着呢!”车速此时已经到了一百九,超越前方的一辆黑色宝马七系。

    宝马司机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用力眨了眨眼睛,身边的同伴道:“你怎么开车的?日本皮卡也把你给超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宝马车也开始加速。

    张扬从后视镜内看到那辆宝马车正在加速追赶而来。不禁笑了起来:“想飙车,我陪你们玩玩!”

    当天的高速公路上,许多司机看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一辆尼桑皮卡以二百公里以上的时速在道路上狂奔,后方一辆黑色宝马紧追不舍,很快又有一辆大奔和一辆高尔夫GTI加入追逐的行列。

    张大官人玩得很开心,V8发动机的动力可真不是盖的,从后视镜中看到被自己越甩越远的宝马车,张大官人心中这个乐啊,看到陈雪咬着嘴唇有些紧张,不禁笑了起来:“没事儿,前面休息站我就停下来,不玩了!”

    张扬说到做到,他的目的是测试一下自己这辆皮卡车的性能,原没想过要跟人家一路狂飙下去。

    张扬在前方减速把车驶入休息站,那些在后面跟着紧追不舍的几辆车都跟着他开了进去。

    张扬去洗手间回来,就看到一群人都围着他的皮卡车品头论足,宝马车主三十多岁,剃着目前暴发户最常见的板寸,一口唐山口音:“我说兄弟,你这是啥车啊?”

    张扬笑道:“皮卡!”

    一旁有人道:“皮卡还有带全景天窗的?”

    “我这是纪念版!”

    宝马车主围着皮卡车看了一圈,啧啧称奇,他低声向张扬道:“改装车吧?我见过不少改装的,就没见过改装皮卡的!兄弟,你牛!”

    张扬很得意,自己这辆皮卡车秒杀对方的宝马,多么有成就感。

    宝马车主掏出一张名片,自我介绍道:“我是搞汽车贸易的,以后有机会多联络!”

    张扬看了看名片,上面写着天津飙风汽车贸易公司董事长马力,这名字起得倒是贴切,张扬笑着跟他握了握手道:“我是张扬,平海丰泽人,在市政府当公务员!”

    马力笑道:“我就是去江城,有机会约你出来吃饭!”他又围绕皮卡车看了看,张扬看到他这么喜欢,就拉开车门让他进去欣赏了一下。马力看完车内,更是赞不绝口,他判断出这车一定是改装高手的作品。

    再次驶入高速公路,张扬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兴奋劲,把车速定在120,陈雪打开音响,选了一首莫里哀的轻音乐,这辆皮卡车经过改造后,车内的舒适度绝不逊色于高级轿车,张大官人在国安这么久,第一次受到了这么贵重的礼物,这么优厚的福利待遇,让张扬不觉有些心动,看来国安这个身份轻易还是不能丢的。

    

    刚刚抵达江城,张扬就接到了教育局长刘强的电话,刘强没有带给他任何的好消息,高考出事了,丰泽县第二中学第四考场出现严重舞弊事件,五名替考者现场被抓,市教育局大为光火,这件事要往上报,后果肯定极其严重。

    张扬也没有想到刚刚来到江城就遇到这倒霉事,想想今天果然是高考第一天,舞弊事件将让整个丰泽教育系统蒙羞,一年一度的高考在国内的影响极大,这件事江城教育局已经知道,如果处理不当,省教育厅必将追查这件事,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张扬也不能免责。

    张扬脸色凝重,挂上电话,陈雪已经在一旁听出他遇到了麻烦,小声道:“你在长途车站放我下车,我自己坐车回去!”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找人送你!”

    “不用麻烦了!”

    外面天气太热,张扬实在不忍心让陈雪一个人顶着烈日回去,他给苏小红打了个电话,让苏小红送陈雪回趟春阳。

    安排完了陈雪的事情,张扬直奔丰泽而去,路上先和李长宇联系了一下。

    李长宇是江城常务副市长,文教是他的分管工作,张扬找李长宇通气的目的就是想把这件事的影响尽量控制住,不要让事态进一步恶化。

    李长宇接到张扬的电话就明白他想干什么,叹了口气道:“你这反应速度也太慢了!”

    张扬道:“我这不是刚从京城回来吗?谁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事情?”

    李长宇道:“今天高考你不知道?你这次去京城的时间也太久了一些,身为主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高考期间你应该在丰泽指导工作啊!”

    张扬原本是想昨天回来的,可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又出了查薇被抢劫的事情,不但耽误了一天,还接下了国安的一桩任务。

    张扬道:“哪年高考没有舞弊的啊?不就是五个替考的吗?多大点事?我回去马上处理这件事!”

    李长宇道:“你说得轻巧,你知道市教育局为什么要去查?因为有人举报,这件事不但举报到了市里,还举报到了省里,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你这会儿才打电话过问?记者都到丰泽了!”李长宇显得相当生气。

    张扬道:“您怎么不早通知我一声?”

    李长宇被这小子犯上的话给激怒了:“我需要向你汇报吗?”

    张扬这会儿回过神来,自己把顺序搞倒了,人家是自己的上级,哪有上级向下级回报的道理?

    李长宇也觉着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叹了口气道:“我上午在开会,知道这件事还不到一个小时,张扬,这件事不是玩笑,你赶紧回去把这件事处理好了,高考替考舞弊,性质太恶劣了,这次肯定有人要因此坐牢!”

    李长宇的这番话让张扬益发认识到这次舞弊事件的严重性,他一路狂奔,直奔丰泽。

    

    丰泽二中的舞弊事件是有人举报的,江城教育局的巡视官员当场抓到了五名替考者,负责监考的老师也已经被控制,目前作弊者和监考老师都已经交给了丰泽市公安局,警方介入了这起舞弊案。

    张扬驱车来到市公安局,发现有不少媒体的记者都已经守在那里,他皱了皱眉头,这帮记者的嗅觉真是灵敏,舞弊发生没多久,他们就已经赶过来了,张扬已经预感到这次的事情要闹大,他准备绕过那群记者,从一旁进入公安局办公大楼,可就在他低头行走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叫道:“张市长来了!”

    张扬加快脚步,可那群记者已经围了上来,将他团团围在中心。

    张大官人虽说武功盖世,也不能从这帮记者的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他的脸上带着谦和而平静的微笑。

    一名记者道:“张市长,请问您对今天发生在丰泽二中的高考舞弊案怎么看?”

    张扬很老练的回答道:“事情正在调查之中,在具体调查结果没出来之前,请大家不要用舞弊案这个敏感的字眼,以免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

    “张市长,五名替考者当场被抓,你还说这不是舞弊案?身为主管领导,为什么不敢面对?你还想欺骗社会到什么时候?你们这些当领导的还有没有一点公信力?”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张扬有些恼火,他听这声音有些熟悉,循声望去,却见一个稍嫌清瘦的男子站在人群中,带着黑框眼镜,身体有些单薄,苍白的脸色显得有些营养不良,这记者竟然是梁东平,前平海日报的记者,当初因为报道江城教育局非法集资案而和张扬认识,在报道受到阻拦之后,仍然一意孤行,最后闹到去省政府对面去跳楼,在社会上制造了很大的影响,梁东平也因为那件事被判处劳教半年,出来后闲了一阵子,现在在《东江周末》重新当上了记者。

    张扬望着梁东平,颇有些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感觉,仍然是梁东平,仍然是教育系统的事情,这厮死缠烂打的功夫张扬早就领教过,张扬笑了笑:“梁记者,很久不见!”

    梁东平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举着袖珍录音机道:“张市长,这次的舞弊案是自恢复高考以来,省内出现的最严重的一次教育犯罪,您作为分管领导有何感想?”

    张扬指着梁东平的鼻子道:“身为记者要有社会责任感,任何事情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们都不可以妄下定论,我向在场的诸位保证,我们会尽快调查这件事,并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结果向大家公布!”

    这时候丘金松带领几名警察赶到了,他们把记者拦住,让张扬得以顺利进入大楼内。

    张扬走入大门,公安局长程焱东迎了出来,程焱东的脸色也不好看,他来到张扬面前低声叫了声张市长。

    张扬道:“去你办公室再说!”

    来到局长办公室坐下,张扬把T恤衫的扣子全都解开:“有谁没有?”

    程焱东去冰吧里拿了瓶冰镇矿泉水递给他,张扬一口气灌了大半瓶,方才道:“我刚从京城回来,这丰泽的事情怎么就这么不省心,才走了几天就出这么大的事儿!”

    程焱东无奈笑道:“张市长,你也别急,事情已经出了,也不是你急就能解决问题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

    程焱东这才把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丰泽二中也是这次高考的考场之一,在考试进行中,市教育局下来的考场巡视员直接前往第四考场,根据刚才他们所说是接到了举报,有人替考舞弊,现场就抓住了五名替考者。

    张扬道:“又是举报,麻痹的,丰泽地方不大,阴谋诡计倒是层出不穷!”

    程焱东道:“监考老师也被我们带来了,根据初步审问,和他的关系应该不大,报名的时候由班级班主任统一报名,准考证上的照片和替考考生相符,证明他们在报名的时候就已经动了手脚,被替考的考生全都来自同一学校!”

    张扬本以为这些事都是丰泽二中的学生所为,这时才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低声道:“这些考生是哪个学校的?”

    “丰泽一中,高三二班班主任赵福成已经被我们请来了,校长常凌峰也在协助调查!”

    张扬意识到,无论他情不情愿,这把火显然已经烧到了自己的头上,丰泽一中出事,身为校长的常凌峰肯定要被追究责任,张扬倒不是想推卸责任,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在官场的时间越久,张扬就越相信阴谋论。从江城市教育局巡视员接到举报,到事情上报到江城教育局,平海省教育厅,甚至省市各大媒体记者过来采访,一切都太快,如果没有预先计划,是不可能。张扬道:“举报者一定事先就知道替考的事情,他选择高考进行之后才举报这件事,其目的就是要制造事端!”

    程焱东望着张扬,虽然他也是这么想,可这句话不应该由他说出来。

    张扬道:“作弊本身很可耻,这个举报者也光彩不到哪里去,我一定要找到这个举报者。”

    丰泽一中代校长常凌峰在公安局副局长丘金柱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张扬笑着向常凌峰点了点头道:“凌峰,坐!”

    常凌峰露出一丝苦笑,他在张扬对面坐下,低声道:“对不起!”

    张扬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说对不起也没用了!”

    常凌峰道:“我会承担应负的责任,等高考之后,我马上辞职!”

    张扬道:“这件事回头再说!”

    丘金柱道:“五名替考的学生全都来自东江大学一年级,经过初步审讯,这件事在高考报名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操作了,班主任赵福成对此事先知情,并帮助联系了替考者。”

    张扬骂道:“混账东西,他不知道为人师表这四个字代表的意义吗?”

    常凌峰叹了口气道:“每到高考,老师们所面临的压力都很大,谁都想出成绩,提高上线率,在激烈的竞争下,有些老师顶不住压力,采用这样的手段也是很无奈的事情。”

    程焱东道:“事情已经闹开了,公安机关介入,据我们所知,市教育局,省教育厅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刚才市里还打了电话,让我们尽快侦破此案。”

    丘金柱凑在窗口向外望了望,那群记者仍然聚在办公大楼门口,显然是等待采访呢。丘金柱道:“这次的事情闹大了,我看麻烦!”

    几个人都看着张扬,事到如今谁都没有太好的办法。

    张扬道:“这帮记者不知要夸张到什么程度,防民之口甚于防洪,事情已经出来了,我们肯定防不住!”

    常凌峰道:“这下别人有话说了,说我们丰泽过去高考成绩好,上线率高,都是作弊得来的!”

    丘金柱道:“其实每年高考,哪儿没有作弊的?在丰泽抓住作弊的,在别的地方肯定也有,只不过他们运气好而已。”

    张扬道:“话不能这么说,作弊本身是不值得提倡的,我就是纳闷,这个举报者既然早就知道有人替考,为什么不提前举报,非得要等到高考进行之后,作弊既成事实才开始举报?”张扬生气不无道理,这好比一个人明明知道要有谋杀案发生,却非要等到人被杀死之后才去报警,从这一点上来说,报案者比作案者还要可恶。

    张扬离开公安局之前交代程焱东,这件事加紧审讯,就算问出结果也先拖着,那帮记者能赶多远就赶多远,另外要尽量将举报者挖出来。

    

    常凌峰和张扬一起上了他的皮卡车,虽然感受到皮卡车天翻地覆的变化,可常凌峰现在的心情却兴不起半点评论的意思,他叹了口气道:“对不起!”

    张扬笑道:“有什么对不起的?谁也不想这种事发生!”

    常凌峰道:“这件事的责任我会承担!”

    张扬一边开车一边道:“这件事很蹊跷,我总感觉是一个阴谋!”

    常凌峰难得笑了一声:“你越来越像一个阴谋论者。”

    张扬道:“官场之上步步惊心,到处都是阴谋陷阱,不得不防啊!”

    常凌峰道:“高考舞弊影响很坏,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张扬道:“你其他的先不要管,目前最重要的是严肃考场纪律,确保接下来高考科目的顺利进行,千万不要让不安情绪蔓延,影响到监考老师和考生的正常状态。”

    常凌峰点了点头。

    张扬道:“别忘了,你现在还是丰泽一中的校长,干一天就要做好属于自己的工作。”

    让张扬奇怪的是,除了教育局长刘强的那个电话,到现在为止,丰泽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没有一个人和他主动联系。

    张扬来到市政府,下午上班没多久,秘书傅长征看到他回来,慌忙向他汇报道:“孙市长他们都在小会议室开会,讨论这次丰泽二中舞弊案的事情!”

    张扬淡然道:“知道了,你去外面盯着,什么时候他们散会,你过来通知我!”

    傅长征点了点头,转身出去,来到门口的时候,又被张扬叫住,张扬道:“沈书记在吗?”

    傅长征摇了摇头道:“沈书记去江城开会了,今天回不来!”

    张扬皱了皱眉头,沈庆华这个会开得可真是时候,话说回来,沈庆华就是留在丰泽,也没什么用,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教育是自己分管的工作,沈庆华肯定不会帮助自己分担责任。

    张扬摆了摆手,傅长征从外面带上了房门。

    张扬十指交叉在一起,事情真正来临,急火生气于事无补,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冷静。张扬知道无论是沈庆华还是孙东强都不可能帮助自己承担这件事,以目前他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两个人只会落井下石。想要解决这件事,只能依靠自己。

    

    【今天八千字一次更完,晚上休息一下,大家看完之后,请投票,月底了,推荐票、月票、评价票啥的,随便给点!那啥会一波又一波的!】(!)

上一篇:第三百九十七章 改装 下一篇:第三百九十九章 隔山打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