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

作者:石章鱼



    陈绍斌在上次辞职风波之后,就投入股市期货中,经过上次的事情,他和张扬的友谊更加深厚,张扬只要开口,他自然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利用老爷子省委宣传部长陈平潮的影响力,让舆论方面尽量控制尺度。

    张扬在省教育厅并没有熟人,和陈绍斌交流之后,陈绍斌提醒他,可以去找宋怀明,毕竟宋怀明是他的未来岳父,就算不方便出面,指点张扬应该怎么做还是可以做到的。

    张扬和陈绍斌通话之后。过了好一会儿,才决定给宋怀明打这个电话,如果事情限制在江城范围内,他可以不必惊动宋怀明,可这件事已经被直接捅到了平海教育厅,这已经超出了张扬的个人能力范围之内,他必须要借助其他的力量,未来岳父宋怀明无疑成为了他的第一选择。

    宋怀明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办公室内,他的秘书钟培元拿着重要的文件让他批示。宋怀明听到张扬的声音,摆了摆手,示意钟培元从办公室先出去。

    张扬礼貌的叫了声宋叔叔。

    宋怀明道:“今天怎么有空给我电话?”

    张扬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虽说宋怀明是自己的未来老岳父,可毕竟是未来的,自己遇到麻烦找人家总不是那么回事儿。

    宋怀明道:“有什么事情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张扬这才把发生在丰泽的事情简略向宋怀明说了一遍,宋怀明并不知道这件事,心中颇感差异,他皱了皱眉头道:“高考舞弊,这可不是小事!”

    张扬道:“我知道不是小事,可这件事有些蹊跷,举报者早就知道有人替考,可他非得要等到事情发生之后再举报,明明可以提前阻止这件事,他偏偏不去做,根本是想制造事端!”

    宋怀明忍不住道:“张扬,你这是什么态度,出了问题就去找别人的毛病!你是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出了事情首先要考虑到自身的责任,如果你切实的把教育工作给抓好,把高考当成一件重要事去办,会发生这种事情吗?”

    张扬小声道:“这事儿防不胜防!哪年高考没有作弊的啊!”他从心底还是没把这件事看得多严重。

    宋怀明叹了口气道:“你啊!”

    张扬道:“宋叔叔,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处理好,尽量控制住影响,让丰泽的高考秩序稳定,作弊者和相关人员已经被控制了,具体案情正在进一步调查中,至于责任,等到高考之后,我绝不会推卸!”

    宋怀明道:“一定要处理好这件事,稳定师生的情绪。”他停顿了一下忽然道:“假如你在荒野中,突然被剧毒的毒蛇咬中了手指头你怎么办?”

    张扬内心微微一怔,旋即就明白了宋怀明这番话的用意,假如被剧毒的毒蛇咬中手指头,如果第一时间切掉被咬中的地方,毒性不至于蔓延到身体的其他部位,至少可以保全性命。宋怀明在提醒自己当机立断,弃卒保帅。

    张扬抿了抿嘴唇道:“我从不逃避责任!”

    宋怀明淡然道:“责任是一回事。斗争又是另外一回事,斗争也是一门艺术!”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宋怀明虽然嘴上没说,可是他心底却赞同张扬的阴谋论,这次的舞弊案没有那么简单,应该说是一次有蓄谋有计划的行为。

    

    宋怀明虽然把这件事看得很透,可是他并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惊动省委书记乔振梁。当天的省常委会议要结束的时候,乔振梁提起了丰泽高考舞弊事件,乔振梁道:“想必大家都知道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在平海发生了一件让我们整个平海教育界蒙羞的事情,有五名替考者被当场抓住!”

    宋怀明内心一怔,这件事的确性质严重,可也没严重到让乔振梁在常委会上拿出来讨论的地步,宋怀明很快就意识到,乔振梁提出这件事的本意,自从乔振梁来到平海之后,两人之间表面上还是相安无事,乔振梁大面上表现的极其和蔼,平易近人,可宋怀明却明白,乔振梁出来平海,他必须要有一个了解适应期,在了解情况之后,必然会展开手段显露出他的威势。乔振梁重点提出丰泽高考舞弊事件,很可能要由这件事入手立威。

    乔振梁道:“这件事一定要严格查办,涉案人员必须严加处理,对相关责任人员绝不姑息!”乔振梁的这番话宛如重锤般击落在每个人的心底。

    常委们心知肚明,丰泽主管教育的是张扬,而张扬是宋怀明的未来女婿,乔振梁借着这件事敲打张扬。那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要借着这件事给宋怀明点颜色看看,让平海体制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平海的一把手是谁?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我赞同乔书记的说法,一年一度的高考在全国的影响都很大,丰泽出了这样的事情,让整个平海为之蒙羞,事情既然已经发生,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亡羊补牢,高考还要继续进行,以后还有两天的时间,我们要从中吸取教训,确保同类的事情发生!”

    乔振梁静静看着宋怀明,想要管理好一个省,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当好一把手,仅仅依靠平易近人是不够的,以德服人那是对待老百姓,对于这些上的高手,最有效地办法就是立威,想要立自己的威风就必须要挫他人之锐气,平海唯一有能力和自己对抗的就是宋怀明,乔振梁并非是有意树敌。这是必经的步骤,他要让宋怀明安于现在的位置,要让宋怀明老老实实的当好自己的副手,乔振梁对张扬是没有任何敌意的,可在舞弊这件事情上,他仍然要大张旗鼓的敲打一下,敲打的真正目标并非张扬,而是省长宋怀明,张扬只是一个道具而已,隔山打牛,目标虽然是牛。可这一拳却要真真正正的落在山体之上。

    散会的时候,宋怀明和陈平潮并肩离开,宋怀明道:“听说丰泽的高考舞弊事件已经成了新闻热点?”

    陈平潮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道:“压不住!”虽然张扬通过儿子给他打了招呼,可陈平潮从刚才的常委会上已经感觉到了风雨欲来的征兆,他如果干预的太明显,说不定会触怒乔振梁,这件事让陈平潮感到很棘手。

    宋怀明淡然一笑:“既然压不住,何须要压?顺其自然就是!”

    陈平潮有些奇怪,停下脚步,宋怀明却没有减慢他的步伐,继续向前走去。

    回到办公室,宋怀明向秘书钟培元道:“小钟,我让你查的事情查清了没有?”

    钟培元点了点头道:“查清楚了,平海近五年内都有高考舞弊事件,不过集体替考的事情还是在七年前!”

    宋怀明点了点头,拿起电话,他拨通了省教育厅厅长薛国元的电话,宋怀明的意思很简单,贯彻乔书记的指示,让省教育厅加强高考考场秩序监测,在平海各地大力加强考场巡视,严肃考场纪律,务必要保证接下来两天的高考顺利进行。

    钟培元一旁听着,心中知道,省长大人生气了,他这一手不仅仅是为了严肃考场纪律,似乎还有另外一层的目的,舞弊事件每年都有,这件事是根本不可能杜绝的,宋省长特意强调考场巡视,作弊者会不会越抓越多。钟培元想到这里,忽然明白,宋省长就是想借着这件事把事情捅大,你乔书记不是想在丰泽舞弊案上借题发挥吗?我就给你来一个变本加厉,只要铁下心去查,我不信在平海查不到其他的作弊事件。你说丰泽的事情让整个平海教育界蒙羞,我就让你看看,平海教育界蒙羞的事情不止这一件。

    宋怀明要求教育厅加强各地考场巡视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乔振梁的耳朵里,乔振梁听到这个消息顿时笑了起来,乔振梁有个特点,开心的时候会笑,不开心的时候也会笑,两者最大的不同是,他不开心发笑的时候,眼睛很冷,没有丝毫的笑意。宋怀明很不简单,他识破了自己的意图,在这件事上,他想要保护张扬,却又不好做得那么明显,所以他才想出这个办法,其用意是查出更多的高考舞弊事件,分散公众的注意力,让处于风口浪尖的张扬得以喘息。

    在平海两位大佬的悄然博弈之下,平海有史以来最严厉的一次高考整风行动开始了。

    

    来自高层的任何风吹草动,在下面表现出的就可能是惊涛骇浪。张扬接到省教育厅下发通知的同时,常凌峰也将辞职书递到了他的手里。

    张扬看了看这份辞职书:“现在不是工作时间!”

    常凌峰道:“有什么分别,反正都是这个结果。”他将整件事看得很清楚,这场风浪蓄谋而来,如果自己不做出果断的选择,只会连累张扬。

    张扬道:“凌峰,高考每年一届,哪年不出几个作弊的?又有多少校长因为作弊事件而辞职?”

    常凌峰道:“这次不一样,五名学生替考,全都发生在丰泽一中,现在记者们的文章已经开始在教育制度上找根源了。”

    张扬明白常凌峰的意思,常凌峰是想牺牲他自己来保全张扬,避免这件事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化,以至于牵涉更多。其实在和宋怀明通话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意思。张扬摇了摇头道,把辞职信推给常凌峰道:“我不接受,现在你辞职等于认输,这件事摆明了有人在背后做文章,这个举报者处心积虑的搞出这场风波,其目的就是想让你下台,让我难看。”

    常凌峰道:“既然你看得这么清楚,为什么还要反对?我辞职之后,从根源上就解决了这件事,舞弊事件的责任我来承担,那些想要搬弄是非的小人就不再有机会。”

    张扬道:“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我坚持认为这件事是个阴谋,而且他们冲的并不是你,就算你辞了职,某些阴谋家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也不会罢休,这么多新闻媒体都一窝蜂的来到丰泽,目的就是为了制造影响,让我难堪,壮士断腕、弃卒保帅,谁都懂,可事情没发展到那种地步。”

    常凌峰道:“省教育厅刚刚下发了加强各地高考考场监察及巡视的通知书,这就证明,事情已经惊动了省里,如果我们不能作出及时的反应和应对,局面会变得越发被动。”

    张扬道:“我不管什么被动不被动,这辞职信你给我拿回去,平海哪年不出几件高考作弊的事儿,今年发生在丰泽,拿作弊说事,好!我倒要看看,这些阴谋家能够闹出多大的动静!”

    

    【晚上的一章更新会稍晚,十二点前发出!请大家继续支持!】(!)

上一篇:第三百九十八章 舞弊事件 下一篇:第三百九十九章 隔山打牛(下)